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列國漠視前車之鑑

列國漠視前車之鑑

 列國漠視前車之鑑

人如果能向歷史學習,就會學到多麼寶貴的教訓!可是,在激情煽動、政黨牽引之下,我們就變得盲目了。經驗的啟迪只是一盞掛在船尾的燈,僅照亮輪船駛過的航道。——英國詩人塞繆爾·泰勒·柯爾律治

你同意以上一席話嗎?我們受到激情蒙蔽,為了達到目標而重蹈前人覆轍,這是可能的嗎?

十字軍

請想想在十字軍東征期間,人們怎樣為害同胞。公元1095年,教宗烏爾班二世號召「基督徒」從伊斯蘭教徒手中收復聖地。在教宗管轄的國家裡,君主、貴族、武士以至平民,都群起響應。中世紀歷史家指出,「那些按照基督律法而生活的人」,無不踴躍響應教宗的號召。

歷史家佐伊·奧爾登布爾格說,大多數戰士都深信,「加入十字軍,就表明他們為上帝效勞」。他們又認為自己充當「天使,奉命殲滅魔鬼的兒女」。作家布賴恩·莫伊納漢說,十字軍相信「戰死沙場的人,都能在天上贏得烈士的榮譽」。

十字軍或許不知道,他們的敵人也有類似的想法。歷史家J.M.羅伯茨在《世界簡史》說,參戰的伊斯蘭教徒堅信他們為真主而戰,「要是為了鏟除異教徒而殺身成仁,就能進入[天上]的樂園」。

交戰雙方受到薰陶,認為自己為正義而戰,得蒙上主嘉許和庇佑。宗教和政治領袖鼓吹這種信仰,煽動人民的情緒,結果雙方兵戎相見,大肆殺戮。

誰人所為?

這些殘酷的暴行,究竟是誰人所為?他們大都只是普通人,跟今天的人沒多大分別。無可否認,許多人是為了追求理想,一心 要糾正時弊。但他們在情緒受到煽動下,竟不察覺自己為「正義」而戰,最終卻帶來不平、痛苦,令千萬無辜平民飽受戰爭蹂躪。

以上談到的事,在歷史上不是司空見慣嗎?那些善於鼓動群眾的政治領袖,不是再三號召無數從沒想過參軍的人民,殘殺宗教和政治對頭嗎?雙方的政治領袖呼籲人民武裝起來,還聲稱上帝跟他們同在,這樣一來,壓制政治和宗教的異己分子就變得合理合法。多個世紀以來,暴君都慣用這伎倆來達到目的。莫伊納漢說,這成了一個既定的模式,「第一次十字軍東征、納粹期間的大屠殺和現代的種族清洗暴行,都是按照這個模式策動的」。

你可能說:「現今的人明白事理,不會再這樣任人擺布,我們不是文明得多了嗎?」情形理當如此。但是,人類可曾以史為鑑呢?回顧過去幾百年的歷史,誰敢說人類確有記取歷史的教訓?

第一次世界大戰

世人重蹈十字軍的覆轍,從第一次世界大戰足以見之。羅伯茨指出:「1914年一反常理的是,每個國家竟然都有大批來自各政黨、信仰、種族的人,甘心樂意地投入這場大戰。」

為什麼這樣多的平民「甘心樂意地投入這場大戰」呢?情形就跟前人一樣,他們讓當時風行的哲理塑造自己的價值觀和信念。無疑有些人為了自由公平而爭戰,但其實許多人卻受到高傲自大的思想所影響,認為自己的國家比其他的優越,理應稱霸世界。

在這樣的薰染下,這些人也開始相信,戰爭合乎常情,根本無可避免,「是生存所必需的」。作家菲爾·威廉斯說,「社會達爾文主義」提倡相同的見解,要淘汰「不配生存的物種」,就得用上戰爭這個合法手段。

人人都認為自己追求的目的合乎正義。結果怎樣?作家兼歷史家馬丁·吉爾伯特說,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各國政府高舉種族主義、國家主義的旗幟,炫示軍力」,人民就這樣盲目追隨。大戰爆發期間,經濟學家約翰·肯尼思·加爾布雷思生長於加拿大的鄉間地區,他身邊的人都認為「在歐洲爆發的衝突,簡直愚蠢透頂」。他們說:「有思想的人絕不會做出這麼愚蠢荒唐的事。」但言猶在耳,他們自己又走上戰場。結果,在這場令人惡心的第一次世界大戰裡,交戰雙方有九百多萬個軍兵喪命,當中大約六萬個是加拿大士兵。

 漠視前車之鑑

在其後20年,隨著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崛起,同樣的精神態度再次風行。作家休奇·珀塞爾說,提倡法西斯主義的人,利用「標誌和神話一類傳統的宣傳工具,煽動人們的情緒」。他們強有力的武器就是,把宗教和政治混為一談,祈求上帝庇佑己方的軍隊。

一個「善於籠絡人心,又能言善辯」的領袖,是阿道夫·希特勒。迪克·吉爾里在《希特勒與納粹主義》說,希特勒像以往蠱惑人心的領袖一般,相信「群眾受到感情而非理智所牽引」。珀塞爾也說,希特勒利用人類這個弱點,重施古老的狡計,煽動國民共同憎恨一個對象,「把德國人的恐懼和憤懣宣泄在猶太人身上」。希特勒醜詆猶太人,說「他們腐化了德國」。

最駭人聽聞的是,那個年代數以百萬計看來正派的人,竟然很容易受到挑唆,大肆殺戮。吉爾里問道:「這些文明國家的人民,不但容忍納粹國家的兇殘屠殺,還親自參與其事,這怎麼可能呢?」況且,這不僅是個「文明」國家,還是基督教國家呢!這些人支持殘忍暴行,是因為他們重視人為哲理和計謀,過於耶穌基督的教訓。自那時起,實在有許多滿腔熱忱、抱有理想的男男女女,就是這樣捲入殘暴的屠殺中。

德國哲學家格奧爾格·黑格爾說:「經驗和歷史告訴我們,人民和政府從沒有以史為鑑,吸取任何教訓,也從不按歷史的教訓行事。」很多人也許不同意黑格爾的人生哲學,但不少人會同意他上述一席話。人看來難以知往鑑今,這真是可悲!你又怎樣呢?

誠然,有個清晰的教訓是我們必須記取的:要避免重蹈覆轍,就得找著比人為哲學更可靠的指引。既然人為哲學靠不住,我們應該跟從什麼指引呢?早於十字軍東征之前千多年,耶穌的門徒表現了真正基督徒的行事方式,這也是惟一正確的途徑。讓我們看看他們怎樣避免捲入當日的流血衝突中。今天的各國會引以為鑑,從而避免衝突嗎?不論各國選擇怎樣做,上帝會如何終止人間的苦難呢?

[第6頁的圖片]

人類衝突蠻橫殘暴,叫人苦不堪言

 [第7頁的圖片]

上圖:戰亂地區的難民

文明國家的人怎可能做出這麼殘忍的暴行呢?

[鳴謝]

盧旺達難民:UN PHOTO 186788/J. Isaac; 世貿中心坍塌:AP Photo/Amy Sancet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