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我戰勝了產後抑鬱症

我戰勝了產後抑鬱症

 我戰勝了產後抑鬱症

我還記得看著丈夫興高采烈地逗玩新生的女兒,自己暗忖:沒有我,他們會活得更快樂。我覺得自己是個負累,真想遠走高飛,一去不返。當時還不知道自己已患了產後抑鬱症。

婚後十年,活得非常幸福。我和賈森忙於養育長女莉亞娜,一家三口,樂也融融。後來,我再度懷孕,大家都興奮不已。

不過,這次懷孕可真不易。產後的併發症使我差點兒丟了性命。事實上,快將臨盆的時候,就開始覺得頭腦昏昏沉沉。我和小女兒卡爾莉出院回家後,情況更 糟。我時常疲憊不堪,在小事上也拿不定主意。每天給賈森打電話許多次,只是問他該做什麼家務,或只想聽他說,我沒說錯話和做錯事。

我很害怕跟人接觸,甚至連老朋友也不想見。要是有人突然造訪,我就躲在臥室,不敢應門。家總是亂七八糟的。我很容易心神恍惚,頭腦紛亂。我本來很愛讀書,但現在根本無法集中精神。我很難向上帝禱告,跟上帝的關係因而大受影響。我感情麻木,不再愛任何人;我胡思亂想,真怕自己會傷害小女兒。不用說,自尊心一落千丈。我快要發瘋了。

在這段艱難的日子,賈森下班回家就會幫我收拾房子或做晚飯。可是,我不但沒感謝他,反而生他的氣。我覺得他幫我的忙,分明是說我不是個稱職的媽媽。另一方面,如果他不幫一把,就會怪他不關心我。要不是賈森處事成熟,盡所能包容我,相信我們的婚姻早已觸礁了。不如讓賈森說說他的感受好了。

丈夫的心路歷程

「起初賈內爾的改變令我愕住了。她一向性情活潑開朗,現在前後判若兩人。不論我說什麼,都認為是對她品頭論足。幫她做家務,她也會生氣。我真想告訴她,別鬧情緒,振作一點罷。但深知這樣做實在無濟於事,只會令她難受。

「我們的關係很緊張。賈內爾似乎覺得人人都不喜歡她。我曾聽說有些患了產後抑鬱症的女子,都有相似的症狀。我猜想賈內爾可能也患了同樣的病。於是,搜集 了許多跟這病有關的資料,設法了解病情,結果證實自己猜想得不錯。我也明白到,賈內爾之所以患了這病,並不是因為疏忽健康而咎由自取的。

「我不得不承認,要照顧有病的妻子和兩個小女兒,使我心力交瘁。有兩年的時間,我身兼多職,除了上班、做個好丈夫和好爸爸外,還要肩負會眾長老的職責。但令我高興的是,我能夠調整上班時間,可以早點兒下班。在有聚會舉行的晚上,我尤其需要早些回家,幫賈內爾做晚飯,幫小女兒穿衣服。這樣,一家人就能夠一起參加聚會。」

踏上康復之路

要是沒有賈森的愛護和支持,相信我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康復。每次傾訴內心的恐懼時,他都不厭其煩地留心聆聽。我學會不要壓抑煩躁的情緒。有時我說話好像滿腔怒氣。但賈森不斷向我保證,他對我的愛始終如一,願意跟我甘苦與共。他總是幫助我抱樂觀態度。事後,我向他道歉,因一時憤怒說了些不該說的話。他卻寬慰我,只是有病在身,我才說出這些話來。回顧這段日子,現在我才明白他體貼的言談給了我很大的安慰。

賈森陪伴我延醫,終於找到了 一位慈祥和藹的醫生。這位醫生耐心傾聽我的病情。經過診斷後,證實我患了產後抑鬱症。他提議我吃藥,以減輕焦慮,鼓勵我接受精神科醫生的治療,又建議我經常運動,說這是抗抑鬱的良方,曾使許多人得益。

治療期間,最大的路障就是自慚形穢的感覺。人們往往因為不了解某種病症,就很難體恤患者。舉例說,一個人要是腿折了骨,別人很容易看得見,並會同情他。但產後抑鬱的症狀卻是不一樣。可是,家人好友卻明白我的苦楚,他們感同身受,對我呵護備至。

家人好友助一臂之力

這段艱難的日子,我的情緒有時真讓賈森吃不消,他也需要空間,好紓緩一下壓力。我的媽媽很多時幫我們一把,我和賈森感激不已。媽媽開朗樂觀,沒搶著要做我的工作,反之不斷給我打氣,鼓勵我盡力而為。

會眾的弟兄姊妹也對我關懷備至。許多人寫信給我,字裡行間洋溢著真情。我字字珍惜!我很害怕跟人談話,不論是通過電話還是面對面傾談;我甚至很害怕在聚會開始前或結束後,跟弟兄姊妹交談;因此他們的書信尤其給我很大的安慰。他們 了解我的難處,明白抑鬱令我恐懼社交。他們的確關懷我們一家人。

非不治之症!

多虧醫生精心醫護、家人關懷備至、朋友體諒安慰,現在我的健康已大為好轉。我仍然經常運動,就算疲倦也不會停止,因為運動的確對我的康復大有幫助。我欣然接受別人的鼓勵。每當情緒低落,就會聆聽聖經錄音帶和耶和華見證人發行的《王國旋律》,美妙的音樂滋潤我的心靈。這些良助不但使我靈性重新振作,還幫我思想積極樂觀。最近,我能夠再次在聚會裡發表學生演講。

經過兩年半的苦鬥,終於我能再次愛丈夫、女兒和其他人,也能抒發自己的感情。一家人共同熬過一段艱難的歲月,這個經歷使我們的關係更加親密融洽,是從未有過的。我特別感激賈森,我陷入抑鬱的谷底時,他總是包容我;我需要安慰時,他一直與我共度難關,我體會到他多麼深愛我。最重要的是,現在我倆跟耶和華有更親密的關係,靠著耶和華所賜的力量,我們能夠面對困境。

抑鬱的感覺仍然不時悄然襲上心頭,但仗著家人和醫生的幫助,又加上會眾和聖靈的支持,我看見漆黑地道盡頭的光,越照越明。不錯,產後抑鬱症並非不治之症。我們可以戰勝這個病魔。——賈內爾·馬歇爾自述

[第20頁的附欄或圖片]

產後抑鬱症的成因

除了激素的變化外,還有其他因素可能導致產後抑鬱症:

1.不愉快的童年經歷、跟父母關係疏離影響了病人對當媽媽的看法,使她們有自己的一套見解。

2.社會對媽媽有不合理的期望。

3.家族有抑鬱症的病史。

4.琴瑟不調,又得不到親人和親戚的支持。

5.自覺一無是處。

6.夜以繼日地照顧嬰兒,不勝負荷,給壓得透不過氣來。

產後抑鬱症的成因很多,上面只列舉其中幾個而已。至今,人還未完全了解病症的成因。

[第21頁的附欄]

非一般的產後沮喪

我們不該把產後抑鬱症和常見的產後沮喪混為一談。羅拉·米勒醫生說:「大約有一半的婦女產後情緒不穩定,喜怒無常,經常無故哭泣。通常分娩後的三至五天,病人的情緒波動得最厲害,之後就逐漸好轉,數星期後,病狀完全消失。」研究人員認為,婦女產後激素改變導致情緒波動。

跟短暫的產後沮喪不同,產後抑鬱症令婦女長期情緒低落。病人可能在剛分娩後就發病,又或在數星期或多個月後才出現病狀。剛做媽媽的要是患上這病,精神會時而亢奮,時而低落,甚至萌生自殺念頭。此外,她脾氣暴躁、鬱鬱不快;不愛自己的新生嬰兒,認為自己不能做個稱職的媽媽。這種感覺縈繞心頭,揮之不去。米勒醫生說:「一些被診斷患上產後抑鬱症的媽媽,知道理應很愛自己的骨肉,無奈卻感情麻木。她們態度冷漠、心情煩躁,又厭惡自己的寶寶。有些還有傷害孩子的念頭,甚或想把他們殺死。」

許久以前,人已認識產後抑鬱症。早在公元前4世紀,希臘醫師希波克拉底觀察到,婦女生產後,情緒會急劇改變。《巴西醫學與生物學研究雜誌》的報告指出:「產後抑鬱症不容忽視,世界各地有百分之10至15的婦女正受到這病折磨。」可是,「在大多數的病例中,病人因為得不到正確的診斷而無法獲得適當的治療」,實在令人惋惜。

產後精神病雖不常見,卻是種嚴重的精神失調。病人可能產生幻覺,聽到聲音,神志不清;不過,偶爾也有幾天或幾小時回復正常。至今,人還未明白產後精神病的成因。米勒醫生指出:「病人的基因有缺陷、加上產後激素變化,看來是這病的主要成因。」醫術精湛的醫生可給患產後精神病的人不少幫助。

[第22頁的附欄或圖片]

自強不息康復有望 *

1.要是經常精神沮喪,就要延醫就診。越早醫治,就越早康復。要找一名既體諒病人又熟悉病情的醫生,給你治療。不要因患了產後抑鬱症而羞恥,也不要因接受藥物治療而難堪。

2.經常運動。一些研究指出,經常運動能有效地治療抑鬱症。

3.跟你丈夫、密友談談你的感受。不要孤立自己或壓抑情緒。

4.無須把居室打掃得一塵不染。要簡化生活,分清輕重緩急。

5.祈求上帝賜予勇氣,幫助你保持忍耐。要是你很難向上帝禱告,就要請其他人跟你一起這樣做。不要自責或自覺一無是處,懷有這樣的思想只會令你遲遲不能恢復健康。

[腳注]

^ 39段 《警醒!》並不推薦任何特定療法。文章提出的建議不是適合任何情況,有些建議可能對病人不奏效。

[第23頁的附欄]

丈夫助一臂之力

1.丈夫要明白,妻子患上產後抑鬱症並非咎由自取。要是病情持續,未有改善,就要給妻子找個既體諒病人又熟悉抑鬱症的醫生,好讓她接受治療。

2.妻子向你說話時,要耐心聆聽,體諒她的苦情。即使妻子態度消極,也不要為此生氣,要鼓勵她積極樂觀,安慰她病情終歸會好轉過來。妻子向你提及她的難題時,不要以為你要幫她一一解決。她很可能只想得到你的安慰,而不是想你替她解決問題。(帖撒羅尼迦前書5:14)還有一點是,患上產後抑鬱症的人都會思想紊亂、沒有條理。

3.減少不必要的活動,爭取時間照顧妻子,這有助她迅速康復。

4.丈夫身心健康、靈性良好才可以支持妻子,所以要忙裡偷閒,讓自己鬆弛一下。

5.跟朋友傾談大有幫助。要是對方是個靈性成熟的男子,妻子也曾患有產後抑鬱症,他可以給你不少鼓勵。

[第23頁的圖片]

馬歇爾舉家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