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探索動物「傳情達意」的奧妙

探索動物「傳情達意」的奧妙

 探索動物「傳情達意」的奧妙

《警醒!》肯尼亞撰稿員來稿

毫無疑問,人類最得天獨厚之處,其中之一莫過於能互相溝通。憑著說話或手勢,我們能傳遞重要的信息。事實上,由於每個人都有說話的自由,人與人之間就難免會有衝突,這樣的事遍及世界每個角落。因此,有人認為溝通的能力只是人獨有的恩賜。

然而,研究顯示,動物溝通的方式錯綜複雜,有時甚至令研究員也感到困惑。不錯,牠們「說話」不靠言語,卻能夠以動作表達,例如,擺擺尾、拍拍翼或把耳朵豎起來。其他以聲音傳意的方式有吠、吼、嚎叫或鳥鳴。有些動物的「語言」顯淺易明;有些卻需要詳細的科學分析,才能明白。

逃避猛獸

七月中的仲夏時分,在坦桑尼亞塞倫蓋蒂國家公園的外圍,成千上萬的斑紋角馬,往北走向肯尼亞的馬薩伊馬拉禁獵區,尋找嫩綠的草原。在這每年一度的大遷徙中,斑紋角馬隆隆的踢蹄聲響徹四方,令廣大的平原也震動起來。然而,斑紋角馬途經之處卻危機四伏,因為牠們的遷徙路線會經過獅子、獵豹、土狼和斑豹這類猛獸的地頭。不但如此,斑紋角馬還會冒險橫越滿布鱷魚的馬拉河。牠們究竟如何避開這些猛獸的襲擊呢?

斑紋角馬為了擾亂猛獸的追捕,牠會疾跑一段短距離,然後突然轉身面向敵人,接著不斷把頭搖擺,由一邊擰往另一邊;牠會上下舞動雙腿,做出一些古怪動作,就像上演一幕滑稽劇。甚至是強悍的猛獸,面對這樣的場面也不得不停下來,驚奇地觀看斑紋角馬這古里古怪的舞姿。假如猛獸繼續走近,斑紋角馬就會把這幕劇再演一次,令來犯者感到困惑;當表演完畢時,來犯者或許已忘記追捕獵物。斑紋角馬 的笨拙舞步,使牠成為草原上「赫赫有名」的小丑。

黑斑羚是斑紋角馬的近親,牠們雖然體型較小,卻以巨大的跨躍聞名。對很多人來說,牠們的跳躍步姿是優美與速度的象徵。當黑斑羚被猛獸追獵時,牠會以跨步跳躍這看家本領逃逸,令追獵的經常撲個空。黑斑羚每步的跨度可達9米,這給獵者一個清楚的信息:「若跟得上就只管來吧!」對這不願就擒的黑斑羚,甚少猛獸真的會追上去,一般都是眼睜睜地目送牠離去。

吃飯了!

要成為出色的獵者,就必須學會捕獵的技巧,因此,幼獸必須敏於學習父母如何捕殺獵物。在非洲的一個動物保護區,研究員觀察到一隻叫薩巴的獵豹,正在教導牠的幼豹生存之道。薩巴花了一小時潛近一隻正在吃草的托氏羚羊,然後突然大步撲出,把這隻可憐的羚羊擒住。可是,薩巴沒有立時把羚羊殺死。過了一會兒,薩巴把那隻頭昏眼花的羚羊放在牠的幼豹面前,幼豹驚訝之餘又有點猶豫,不敢撲向羚羊。牠們現在知道母豹為何要給牠們一隻活的獵物,皆因牠們必須學會宰殺獵物。每當羚羊嘗試逃跑時,幼豹就會興奮地把羚羊按下,羚羊漸漸筋疲力竭,最後終於放棄了。薩巴離遠觀看,並對幼豹的做法示意嘉許。

有些野獸在尋找食物的時候,會拉高嗓門,發出嘈雜刺耳的聲音。當一群斑鬣狗尾隨獵物時,牠們會發出呼嚕聲、噴鼻息聲和「哈哈傻笑」聲。一旦獵物到手,斑鬣狗會發出那無人不曉,卻令人心寒的「笑聲」,邀請其他同伴來分享獵物。可是,斑鬣狗並非每次都親自獵殺動物來找吃。牠們會強搶「別人」的獵物,是動物界芸芸強盜中最討厭的一群!牠們用盡方法去纏擾那些捕得獵物的猛獸,令猛獸不勝其煩,最後只好把獵物讓給牠們。真的可能嗎?不錯,牠們甚至曾把正在大快朵頤的獅子「嚇跑」。牠們究竟怎樣做呢?就是靠著死纏不休,一味賴皮。假如獅子對斑鬣狗的纏擾不加理會,斑鬣狗就更加興高采烈,得寸進尺。最後, 獅子和斑鬣狗正面衝突,但結果卻是獅子把獵物「拱手讓人」,無奈地離去。

蜜蜂尋找食物的過程很令人費解。對蜜蜂作了一番深入的科學研究,發現牠們是以飛行舞步來通知在蜂巢的同伴,關於食物的位置、種類和質量。蜜蜂還會把花蜜和花粉的樣本,帶回給巢內的同伴。打一個阿拉伯數目8字的飛行,不單表達了食物所在的方向,也傳達了食物所在的距離。啊,小心!一隻蜜蜂在你身邊盤旋,說不定牠是在收集一些重要資料,你身上的香水可能令牠誤以為是花蜜的氣味,結果可能讓牠的同伴撲過空!

溝通無間

在寂靜的夜晚,很少動物的叫聲像獅吼那樣叫人驚心動魄。獅子的吼叫聲可能有幾種意思。雄獅沉實而雄渾的叫聲可能是向外界宣示,這是牠的地盤,誰敢來犯後果自負!另一方面,獅子在日常生活上,也會以吼聲跟其他同伴聯絡,但所用的聲調通常會較為柔和,不那麼嚇人。有人曾聽見一隻獅子在一個晚上每15分鐘就發出吼聲,直至牠的同伴在遠方發出吼聲回應,牠們繼續以這方式「談」了15分鐘,直至會面,吼聲才停止。

這樣的聯繫不單可鞏固族群內彼此的關係, 還可在天氣惡劣時大派用場。母雞會以幾種啼聲來向小雞表達不同的意思。其中最易識別的,是黃昏時長而低沉的啼叫聲,表示母雞要回家休息了。分散在各處的小雞聽到這啼喚聲,就會回到母雞的翅膀下,安舒地度過漫漫長夜。——馬太福音23:37

如何「談情」

路旁悅耳的鳥聲,曾令你暫時拋開俗務,駐足細聽嗎?有誰不會受牠們非凡的歌藝吸引呢?然而,牠們的歌不是為人而唱的,給人娛樂只是因利乘便罷了。歌聲其實含有重要的信息,鳥兒不時藉歌聲向外界宣布自己的「領土」範圍。另一方面,求偶也是鳥兒歌唱的另一個主要目的。據《現代知識寶庫》(英語)所說,鳥兒一旦覓偶成功,「牠們的叫聲就會減少百分之90」。

可是,有時單單一首好歌不能就此「贏得美人歸」。有些「新娘」要先見過「聘禮」才肯下嫁。因此,雄鳥得在「談情」之前,先顯一顯自己築巢的本領,以此為「聘禮」。另一些鳥類的求偶方式,是雄鳥會餵食物給雌鳥,以此證明自己能養家活口。

動物的溝通方式,雖然錯綜複雜,卻是生活所需,而且也有助減少衝突和促進和平。我們就動物如何傳情達意所作的進一步研究,尚未完全解開「動物語言」之謎。但這件事已讓我們清楚看出,創造主耶和華實在值得衷心讚美,因這套「語言」是他設計的。

[第18,19頁的附欄或圖片]

大象的「無聲語言」

一個炎熱的下午,在肯尼亞安博塞利國家公園的邊陲,一群數目很多的大象看來悠然自得,不讓外界的事物叫牠們分心。空氣彌漫著牠們喧鬧的「談話」聲,有噴鼻息聲,有隆隆低沉的呼號聲,也有尖銳刺耳的吼叫聲。牠們有些「話」是以人耳聽不到的低頻發出,但在數公里外的同伴卻清楚可聞。

動物行為學家對大象彼此間複雜的感情交流,仍然感到困惑。喬伊斯·普爾花了超過20年的時間,研究非洲象群以什麼方法進行溝通。她認為很少動物跟大象那樣,流露出這麼豐富的情感。她對這些以長獠牙聞名的大塊頭有這樣的看法,「當有小象出生時,家庭或族群內的成員會互相恭賀。大象這種不尋常的行為十分罕見,……不難想像牠們內心有著強烈的情感,可以用歡欣、親愛、友情、滿足、歡樂、愉快、安舒和尊嚴來形容」。

當大象久別重逢時,牠們會互相問候,但由於情緒激動,很快就會喧嚷起來。牠們會舉頭相擁,把耳朵捲起和不住拍打。有時,大象甚至把鼻子伸入同伴的口中,這樣的問候看來給大象一種深深的喜悅,牠們彷彿在說:「嗨!真高興我們又聚首一堂了!」牠們這種親密的關係對牠們的生存有很大幫助。

大象看來也有幽默感。普爾觀察到大象有時嘴角微揚,她認為這是大象在微笑,而搖頭擺腦就表示很開心。普爾曾給大象玩一個遊戲,大象有15分鐘之久玩個痛快。兩年後,一些曾參與遊戲的大象,彷彿認得普爾曾跟牠們一起玩過似的,向普爾發出「會心微笑」。大象不單以群體遊戲作為娛樂,也以模仿別的聲音自娛。普爾曾聽到一種和一般大象不同的叫聲,經分析後,她認為這是大象模仿附近經過的貨車的聲音,顯然大象是以模仿這聲音為樂。牠們好像會利用任何機會來尋開心。

據說,當大象有家庭成員去世,牠們看來會為此而舉哀。普爾曾觀察一頭母象守著一頭夭折的小象三天,她形容母象把耳朵和頭垂下,嘴角向下微彎,「表情」看來就像一個「心靈破碎、意志消沉」的人。

那些為了象牙而獵殺大象的人,從沒想過那些親眼目睹母象被殺的小象,「心靈所受的創傷」。這些「孤兒」在動物收容所,要花數天時間去克服內心的悲傷。該收容所的一個管理人報告,曾聽到那些「孤兒」在早上「悲鳴呼號」。觀察發現,小象喪親之後數年,仍會午夜夢迴,想起親人被殺的情景。普爾認為,小象會記得牠的傷痛是由人促成的。我們盼望終有一天,人和動物能和平共處,不再彼此傷害。——以賽亞書11:6-9

[第16,17頁的圖片]

鯡鳥正在彼此問好

[第17頁的圖片]

斑紋角馬以古怪的舞步擾亂敵人

[第17頁的圖片]

斑鬣狗那聲名狼藉的「醜陋笑臉」

[鳴謝]

© Joe McDonald

[第18頁的圖片]

蜜蜂的飛行「舞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