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一場跨欄賽跑

一場跨欄賽跑

 一場跨欄賽跑

天下母親走的路既艱難曲折,卻又妙不可言。對母親來說,珍貴的生活片段是一刻千金,千金難買的。儘管這樣,有時候,一些母親卻又覺得自己快要累垮了。海倫就把母親的一生比作一場跨欄賽跑。而且,隨著時間過去,要跨過的欄架還越來越多,越來越高。

做母親的也許得犧牲娛樂的時間,減少社交活動,為求能夠好好照顧孩子。有五個孩子的埃絲特說:「我是隨叫隨到的。熱水浴沒法享了,只能匆匆洗個澡;情調浪漫的晚餐沒法吃了,只能快快用微波爐做點吃的。現在,度假度不成,要去的地方去不了,要做的事情沒有做。可是嘛,衣服都洗得乾乾淨淨,摺疊得整整齊齊哩!」

儘管這樣,做母親的談起兒女成長的樂事,臉上總有一份掩不住的喜悅。埃絲特說:「一個親切的笑容,一句溫馨的『謝謝你,媽媽』,一次熱烈的擁抱,也就為你注入新的動力,叫你再接再厲。」 *

 媽媽上班去

做媽媽不容易的一個主要理由是,她們既要負起照顧兒女的責任,料理家務,又要出外謀生,幫補家用。許多母親不得不出外工作,否則家人,特別是孩子們,也許就得節衣縮食。在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社會裡,婦女掙的錢儘管比男的要少,可是這份收入還是不可或缺的。

舉個例,在巴西聖保羅市,百分之42的勞動人口是婦女。當地一份報章甚至把專職照顧子女的家庭婦女稱為「瀕危物種」。在非洲的農村,到處可以見到辛勤工作的婦女,頭上頂著大捆木柴,背上背著自己的小孩。

工作壓力大

此外,職業婦女工作時間越來越長,也叫她們當中做母親的吃不消。可是,其他無形的壓力還多著哩。家住希臘的馬麗亞受雇時,雇主要求她答應三年內不懷孕。如果她真的有了孩子,就得賠償公司的損失。馬麗亞不得不接受公司的要求,並且簽字為憑。約一年半後,她懷孕了。雇主拿出她已簽署的文件,要求賠償。馬麗亞遂向法院提出訴訟,質疑公司政策是否合法,現正等候法院作出裁決。

即使一般雇主不至於這麼不近人情,可是他們大都要求雇員產後儘快回到工作崗位。很少雇主願意通融,讓產後的雇員減少工作時間,好讓她們多照顧初生的嬰兒。如果這些母親不得不休假,生活也就捉襟見肘了。此外,託兒所設施欠佳,或者社會福利津貼不足,也令做母親的百上加斤。

另一方面,有些婦女出外工作,只是為了發揮自己的才能,不是為了經濟的理由。莎蒂生下兩個孩子以後,兩次都決定重返工作崗位。她憶述獨自在家照顧嬰兒的那段日子,說:「我在窗前凝望,心裡想,我呆在家裡,跟外面的世界豈不脫了節!」此外,有些婦女為了逃避家裡煩心的事,寧願上班。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對一些夫婦來說,辦公室是個避難所,多呆幾個鐘頭沒關係。這麼一來,惡性循環就產生了:父母跟兒女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孩子們也越來越冷漠、放肆和反叛。」

身兼多職

母親要兼顧家庭和事業,真的談何容易!荷蘭一個母親的話大概道出了許多人的心聲,她說:「太累了!太累了!早上一睜開眼已覺得累!忙了大半天,下班回到家裡,已是精疲力竭;聽到孩子說『媽媽老是這麼累』,心裡不禁內疚起來。我不想放下事業,又想做個有求必應、面面俱到的媽媽。可是,現實跟理想實在差得遠了。」

 今天,千百萬的職業婦女認為,只要她們陪孩子的是「優質時間」,多少能彌補常常不在家的遺憾;到頭來卻發現,這只是一廂情願、自欺欺人的想法罷了。許多母親覺得自己既要應付工作的壓力,又要照顧家庭的責任,實在是操勞過度,壓力過大,薪酬過低。

孩子最渴望母親陪伴他們,關心他們;母親上班的時間長,也就無法滿足孩子的需要了。巴西一個兒童心理學家費爾南達·利馬認為,媽媽就是媽媽,別人是無法替代的。她說:「孩子出生頭兩年是最關鍵的時期。孩子太小,不會明白媽媽為什麼不在身邊照顧自己。」雖然有些事情別人可以代勞,可是誰也替代不了媽媽。利馬說:「小寶寶心裡知道,他就是得不到媽媽的呵護和關懷。」

凱西是個職業婦女,有個幼小的女兒。她說:「我簡直內疚死了,覺得自己是把女兒丟棄在幼兒院似的。一想到看不見孩子逐步成長的過程,一想到她寧願留在幼兒院,不願意跟自己回家,那種感覺怪難受的。」墨西哥的一個空中小姐說:「過不多久,孩子連媽媽也不認得了。你沒有盡本分,他就乾脆不理你。他知道你是媽媽,可是他卻寧願跟照顧他的那個女人在一起。」

另一邊廂,專職照顧孩子的媽媽卻又覺得,在這個世界裡,有能力掙錢的就受到吹捧,家庭主婦反而被人瞧不起。在一些國家裡,留在家裡相夫教子的婦女再不像以往一樣受人尊重了。許多婦女即使毋須掙錢幫補家用,也寧願出外工作,不想受人輕視。

獨力支撐

做媽媽不容易的另一個理由是:一天工作已夠累,下班回到家裡,沒完沒了的家務還在等著哩。無奈傳統的觀念是,不管媽媽要上班不要上班,料理家務和照顧孩子主要還是媽媽的責任。

雖然婦女工作時間越來越長,做父親的卻不一定願意在家裡幫忙。倫敦《星期日泰晤士報》報導:「在英國,爸爸不在家的問題十分嚴重。據最近一項調查顯示,英國的爸爸每天跟孩子一起的時間只有15分鐘……。許多男人根本沒有興趣跟家人共享天倫……。 可是,英國的職業婦女每天跟子女一起的時間卻多達90分鐘。」

有些丈夫埋怨妻子根本不讓人幫忙,因為一切家務都得用她的方法去做。「不然的話,你就是做得不對!」丈夫們說。顯然,家務繁忙的妻子如果希望丈夫能分工合作,也許就得讓點步,不斤斤計較方法的問題。另一方面,做丈夫的也不應該以此作為躲懶的藉口。

 困難重重

此外,要擺脫根深蒂固的傳統縛束也不容易。在日本,一般人怎樣教養孩子,做母親的就得怎樣教養自己的孩子。如果其他孩子都學鋼琴,學畫畫,你就得依樣畫葫蘆。不但這樣,學校也常向父母施壓,要他們的孩子跟同學參加一樣的課外活動。你要是不參加,就難免受到同學、老師、家長和親友所排擠了。在其他國家,類似的情況也屢見不鮮。

廣告宣傳和消費主義也大大挑起孩子的物慾。在一些發達國家,為人母的看見其他母親對孩子有求必應,就覺得自己的孩子要什麼,都得給他買。否則,自己就不是個好媽媽了。

話說回頭,雖說在這個時代做媽媽難,可是天下間有千百萬的母親不顧自己,竭盡心力,克盡母職,悉心養育下一代,實在值得大大表揚。這是天職,也是殊榮。聖經說:「孩子是耶和華所賜的[福],腹中所懷的胎是他的賞賜。」(詩篇127:3)有兩個孩子的米莉雅道出了不少母親的心聲,她說:「做母親不容易,可是為母之樂也是無可比擬的。看到兒女受教聽話,對社會有貢獻,沒有枉費父母的苦心,我們也就心滿意足了。」

那麼,你怎樣才能充分享用上帝這份賞賜呢?下篇文章會提出一些有實效的建議。

[腳注]

^ 4段 這系列的文章主要針對已婚媽媽的情況。日後《警醒!》會另有文章探討單親媽媽和未婚媽媽須要應付的問題。

[第6頁的附欄]

「母親節」

在非洲南部,做媽媽的吃盡苦頭。她們一貧如洗,目不識丁;同居男子又不負責任,常常虐待她們。此外,她們還飽受愛滋病的煎熬。母親節那日,南非《公民報》評論:「即使在這個敬重母親的節日,數以千計的婦女也會慘遭伴侶虐待,有的更會喪命。」每年南非有許多媽媽,因為無法應付難題,就拋棄自己的嬰兒。這兩年期間,當地棄嬰的數目上升了百分之25。更可悲的是,有越來越多的婦女給難題壓垮了,走投無路,因而輕生。不久前,有個窮苦的媽媽緊緊摟著三個兒女,站在鐵路軌上,火車疾馳而來,結果他們全部死去。有些媽媽為了養家糊口,不惜賣淫販毒,或者慫恿女兒這樣做。

根據來自香港的一份報導,「有些女子年紀輕輕,就做了媽媽。她們無法應付生活的壓力,所以一旦生下嬰兒,就把骨肉殺死,或丟掉在垃圾桶裡」。《南華早報》報導,香港有些已婚的年輕女子「受著生活的重壓,一旦抑鬱的情緒加劇,就可能會自尋短見」。

[第7頁的附欄]

媽媽生活面面觀

時間太少了

香港一份調查顯示,百分之60的在職媽媽都認為,自己用來陪伴兒女的時間不足夠。三歲以下的孩子當中,有百分之20在週日不跟父母住,因為父母都是上班一族。這些孩子大多跟祖父母,或外祖父母住在一起。

墨西哥的婦女一生中花大約13年的時間,來照顧至少一個五歲以下的孩子。

竭盡母職

愛爾蘭,有百分之60的婦女留在家裡照料兒女。在希臘、意大利西班牙只有百分之40的婦女這樣做。

分工合作

日本,百分之80的家庭主婦都渴望家人能夠幫忙做點家務。她們病倒時,尤其需要家人幫一把。

荷蘭的男子每天花大約兩小時陪伴兒女,花42分鐘的時間做家務。女子陪伴兒女的時間約三小時,做家務的時間是102分鐘。

壓力太大

德國,超過百分之70的媽媽都覺得生活壓力太大。大約百分之51發現自己的脊椎和椎間盤都出了毛病。超過三分之一經常覺得疲累和沮喪。另外,差不多百分之30就受著頭痛或者偏頭痛所苦。

遭人虐待

受訪問的香港婦女當中,百分之4說在懷孕期間曾遭人虐待。

德國《焦點》雜誌一項調查顯示,差不多每六個媽媽中,就有一個承認子女至少一次曾出手打她們。

[第7頁的圖片]

職業婦女要兼顧事業與家庭,壓力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