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無拘無束的非洲斑馬

無拘無束的非洲斑馬

 無拘無束的非洲斑馬

《警醒!》非洲撰稿員來稿

一群數目上千的斑馬,無拘無束地在非洲草原上奔馳。牠們兩側的斑紋和頸項上厚密的鬃毛,隨著雄壯的步伐有節奏地起伏跳躍。牠們隆隆的踢蹄聲響徹整個火一般的草原,翻起「滾滾的紅塵」,在數公里外也清晰可辨。馬兒就在這片草原上自由自在地生活。

馬群像是有信號指揮似的,緩緩停下來,用那強而有力的牙齒撕開和嚼碎地上的乾草。牠們時而翹首張望,時而聽聽有什麼動靜,時而嗅嗅飄來的氣味,以保持警覺。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是獅子的吼叫聲。牠們頓時緊張起來,豎起耳朵,連掛在嘴邊的青草也不吃了,一同望向獅子吼叫的地方。馬兒確定沒有即時的威脅後,就繼續埋頭吃草。

驕陽高掛,斑馬又再遷往別的地方去。這次是水的氣味把馬兒引到河邊。由於堤岸頗高,牠們小心翼翼地抓緊岸邊,凝視著徐徐流動的褐色河水。牠們猶豫著,意識到在平靜的水面底下,可能有潛在的危險。實在太口渴了,馬群開始向前推擁,大夥兒走到河邊,盡情地喝個飽,然後轉身走回曠野去。

差不多黃昏的時候,斑馬悠然自得地穿越草叢。火紅的斜陽映照,照得非洲草原分外美麗,野馬的身軀也顯得格外雄壯。

 斑馬的日常生活

斑馬的生活總是千篇一律的。牠們為了尋找食物和水源,必須不斷遷移。在一片廣大的草原襯托下,斑馬看起來給人一種又潔淨又厚實的感覺。在一黑一白的條子下是一副強有力的身軀。斑馬身上的條紋都是獨一無二的,有人認為斑馬的條子是沒有完全相同的。牠們那黑白相間的條紋,對比於草原上別的動物顯得有點不協調。但斑馬的外貌確實引人入勝,牠們是非洲草原上不折不扣的土生野馬。

斑馬的本性非常合群,牠們終生依附在一個馬群內。一群斑馬的數目可多至數千,但總以一匹雄馬和數匹雌馬組成一個家族群。族群雖小,但階級分明。雄馬是馬群之首,主導馬群的遷移卻是雌馬。帶頭的雌馬會聯同其他雌馬一起引領整個馬群。初生的小斑馬會按輩份一匹一匹地走在後面。如果雄馬想改變馬群的移動方向,就會趨近帶頭的雌馬,輕推一下,使牠改變方向。

斑馬喜愛同伴給自己梳理皮毛。牠們彼此輕咬、搓搓肩背、搓搓腰腹。馬兒在出生後數天便曉得這樣做,這種行為使彼此親密無間。如果一匹斑馬發癢,其他家庭成員又沒空給牠搔癢,牠就會在地上打滾,又或把身子靠著樹幹、白蟻墩或其他固定的物體摩擦。

掙扎求存

非洲草原處處危機四伏。獅子、非洲獵犬、土狼、獵豹和鱷魚等都對這些250公斤重的斑馬虎視眈眈。斑馬疾跑的速度可達時速55公里,但有時也會遇襲喪命。例如,獅子會埋伏在隱蔽處;鱷魚會潛藏在混濁的河水裡;獵豹則在暗處埋伏。牠們覷準機會就把斑馬捉個措手不及。

斑馬要確保安全,免受侵襲,就得保持很高的警覺性;當然,馬群也必須行動一致。當牠們晚上睡覺的時候,準會有幾匹馬兒保持警覺,不時留意著四周有什麼動靜,一發覺有猛獸走近時,就會發出噴氣聲,警告其他同伴。當有傷病老弱的斑馬跟不上時,其他同伴會刻意走慢一點, 直等到牠們跟上大夥兒為止。斑馬受到襲擊時,雄馬會無畏地站出來保護雌馬,跟來襲野獸拼過你死我活,同時讓其他斑馬有時間逃命。

博物學家胡戈·范拉維克,在非洲塞倫蓋蒂平原目睹一件令他難忘的事,足以讓人看出斑馬的家庭關係是如何緊密的。一群野狗追獵一群斑馬。野狗把一匹母斑馬、初生的斑馬和小斑馬趕離馬群。其他斑馬相繼逃跑,剩下母斑馬和幼馬奮力抵抗。野狗群越來越兇悍,母斑馬和小斑馬快將力盡就擒,結果不難預料。范拉維克回想起這幾匹斑馬當時的困境,說:「突然,我覺得腳下傳來一陣震動,我望向四周,驚愕地發現有十匹斑馬竟跑回來。牠們很快就跑到母斑馬那裡為牠們解困。牠們圍著母斑馬和小斑馬,然後沿著跑來的方向,跑回馬群那裡去。野狗尾隨牠們走了大約50米,發覺無法得手就放棄了。」

哺育幼兒

雌斑馬會把剛產下的小斑馬和馬群隔離,以防小斑馬受到 傷害。在這段期間,母馬對小馬「舐犢情深」。小斑馬會認出母斑馬身上獨特的斑紋。日後,牠就能識別母斑馬的叫喊聲、身上的氣味和條紋而不會誤認其他雌斑馬為母親。

斑馬出生時,並不像父母有著顯眼的黑白條子。初生斑馬身上的條紋是紅褐色的。隨著年歲漸長,牠們的斑紋才會變得黑白分明。在馬群內,來自不同家庭的小斑馬會一同玩耍。牠們在成年斑馬之間互相奔跑追逐,俏皮地踢向對方,有時還會吸引成年斑馬也跟牠們一同嬉戲。小斑馬用那細長的小腿疾跑奔馳,以追逐飛鳥和小動物為樂。初生的斑馬腿部幼長,一雙黑色的大眼睛加上柔軟而亮澤的皮毛,可說是人見人愛。

可愛卻野性難馴

今天,你仍可看到數目很多的斑馬群,在非洲遼闊的金色草原上自由奔馳,景象實在壯觀。

斑馬天生不受羈絆,卻又對族群感情深厚,加上一身獨特的黑白條紋,誰都會一見難忘。我們深入認識斑馬,就能回答一個幾千年前提出的問題:「誰放斑馬出去自由奔馳?」(約伯記39:5)答案很顯明,就是耶和華上帝,他是萬物的設計者。

[第14頁的附欄]

斑馬毛色為何黑白相間?

相信進化論的人很難自圓其說,為什麼斑馬身上有這樣的條紋。有人認為黑白相間有警告作用,令其他動物不敢走近。但獅子和其他體型較大的猛獸,是不會被斑馬的條子嚇到的。

其他人於是猜測,條紋的作用是吸引異性。但是,既然所有斑馬的黑白紋理都基本相若,根本沒有什麼雌雄之別,這個觀點也就說不通了。

另一個理論認為,斑馬的毛色進化成一黑一白有助於散熱,尤其是牠們要面對非洲熾熱的陽光。但假如這推斷是對的,為什麼其他動物不是黑白相間的呢?

另一個流行的學說認為,斑馬進化成這個樣子有偽裝的作用。科學家發現當非洲草原的溫度上升,斑馬的外貌從遠處看去,就變得模糊不清了。在這麼遠的距離隱藏自己,其實效用不大。因為斑馬的天敵獅子,只會在近距離才施行襲擊。

此外,也有人聲稱,當整群斑馬受驚奔竄時,身上的斑紋會擾亂獅子的視線,令獅子不能專注於追趕某匹斑馬。但就著野生動物所作的研究顯示,獅子獵殺斑馬跟獵殺其他動物相比,無論是熟練程度還是成功率,都沒有什麼大分別。

這個問題眾說紛紜,是由於斑馬身上的條紋,反倒證明對斑馬是不利的。在晚上,月亮光照草原,斑馬身上的黑白條子,比其他顏色顯眼的動物更容易被察覺。由於獅子習慣在夜間獵食,這對斑馬尤其不利。

那麼斑馬為什麼身上會有這種條紋?從以下這句話可以找到答案:「這是耶和華的手所做的」。(約伯記12:9)不錯,造物主在設計生物時賦予牠們不同的特質,有時這些特質會令人覺得不可思議。原因是,我們有很多事情還未完全了解。生物的驚人設計達成了另一個目的。它為我們的生活平添不少樂趣。事實上,今天許多人對生物這麼美妙,都讚嘆不已,就像古時大衛的心聲一樣。大衛寫道:「耶和華啊,你所造的多麼豐富!這一切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大地布滿你所造的萬物。」——詩篇1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