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尋找容身之所

尋找容身之所

 尋找容身之所

「家雖徒四壁,何處及吾家。」——約翰·霍華德·佩恩。

先是一場仗,一場打不完的仗。然後是旱災,一場狠狠的旱災。饑荒接踵而至。人們迫於無奈,只好放棄家園,往外尋找食物、水和工作。

成千上萬人來到邊防站。但近年來,鄰國已收容了一百萬個難民,不會再收容額外的了。邊防警察手持警棍把守著,絕不容任何人偷渡入境。

為什麼要遏止難民湧入呢?當地一位移民官直言不諱地說:「他們不交稅,又破壞道路,亂砍樹木,把水用光。不,我們再不會收容難民的了。」 *

難民被拒諸門外,這樣的悲劇屢見不鮮。這些人離鄉背井,想找地方安頓下來,越來越困難了。最近,國際特赦組織一份報告說:「尋求庇護的人增加了,而各國則越發抗拒向人提供庇護。」

僥倖逃到難民營的,多少會感到好過一點。但難民營可不像家,情況更可能跟理想相去甚遠。

難民營的生活

一個非洲難民抱怨說:「不走的話,可能死於槍下。但在這裡[難民營],孩子就可能要餓死了。」這個絕望父親的話一點不假。許多難民營長期缺水缺糧,生活空間狹窄,衛生環境欠佳。一些發展中國家可能自顧不暇,難民忽然蜂擁而至,他們的支援自然有限。至於富裕國家,也有自身問題要應付面對,不一定願意扶助別國的難民。

1994年,兩百多萬人逃離非洲某個國家。若干地方草草建成難民營,供水有限,衛生不佳。結果,幾千人感染霍亂死去,疫病才受到控制。但這還不止。有些持械軍人竟混入難民當中,迅速操縱了救援物資,叫難民的景況雪上加霜。這種事情不止發生一次。聯合國一份報告說:「武裝分子混進難民當中,恐嚇、折磨難民,或強迫難民成為他們一分子,令難民的處境越發艱險。」

大量飢腸轆轆的難民湧入,本地人也難免受到影響。在非洲大湖區一帶,一些官員埋怨:「[難民]把我們的糧食儲備吃光。他們糟蹋我們的田地,殺我們的牲口,又破壞我們的自然保護區,引發饑荒,傳播疫病。……[難民]有人救濟,我們卻什麼也沒有。」

 但是,最棘手的問題可能是,許多臨時難民營最終竟成了難民的永久居所。且舉個例。在中東某個國家,大約二十萬個難民擠在一個營裡,但這個營本來只供五萬人居住。一個難民嘆道:「我們還能到哪裡去呢?」這些難民在本國飽受煎熬。據估計,該國多達百分之95的人不是失業,就是就業不足。一位負責難民事務的官員說:「我真不知道,[他們]怎麼能熬得下去。」

難民營的生活聽起來固然不堪,但那些被迫留在本國的難民,情況則可能更糟糕。

流離失所,苦不堪言

據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說:「毫無疑問,國內遷徙問題的嚴重、廣泛程度,問題的誘因,以及其對國際和平的影響,都促使問題成為國際關注焦點。」這些無家可歸的人往往比難民更可憐,原因有下面幾個。

一般國際組織都不關心這類難民的福利,傳媒也很少留意到他們的苦況。本國政府可能正面對武裝衝突或類似問題,不願意或無法保護平民。逃命之際,一家人往往各散東西、骨肉分離。有些人只能徒步離去,結果還沒到達安全地方就死去了。

捨棄家園後,這些人多半向城市尋求庇護,在臨時搭蓋的房子或空置的建築物裡棲身。一些人則擠在臨時庇護所裡,冒著遭人欺凌襲擊之險。一般來說,這些人的死亡率比國內任何一類人都要高。

就算有人好意伸出援手,要紓緩難民困境,後果也可能適得其反。《2000年全球難民狀況》(英語)說:「在20世紀最後十年,人道組織在受戰火蹂躪國家中拯救了成千上萬人的性命,以及努力緩解 難民的苦況。可是,這十年也給我們上了寶貴一課。那就是,出於人道立場的援助容易受好戰分子操縱,結果倒過來鞏固了他們的勢力,讓他們繼續踐踏人權。這真是始料不及。此外,人道組織提供的救援物資也可能被用來支持戰爭,使戰爭持續下去。」

追尋理想

除了上述兩類難民之外,經濟難民也正與日俱增。究其原因,主要是各國貧富懸殊問題日趨嚴重,電視天天向窮人展示富裕國家的生活,以及到外地旅遊或過境都比前容易。內戰、種族或宗教分歧,也使人渴望移居他鄉,過較安定繁榮的生活。

有人(特別是有親戚在工業國家的人)成功移民,但有人一生卻因而毀了。要是落入犯罪分子手中,後果就更不堪設想。(請參閱附欄。)為了經濟理由而打算移民,真該三思後行。

1996年,一艘破舊漁船在地中海翻了,280人葬身大海。這些遇難者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每人付了6000到8000美元,期望偷渡到歐洲去。船沉沒前,他們已缺水缺糧多天,甚至曾遭虐待。是次「奔向繁榮之旅」竟成噩夢,以悲劇告終。

事實上,難民也好,偷渡者也好,都各有辛酸。為了逃避戰火,或擺脫貧窮迫害,他們捨棄家園,吃盡苦頭。這些事叫人不期然地想到,難民問題有解決的一天嗎?還是只會變本加厲而已?

[腳注]

^ 5段 上述情況發生於2001年3月亞洲某個國家,但非洲一些國家也曾出現類似問題。

 [第8頁的附欄或圖片]

人蛇境況堪憐

除了逃亡國外和留在本國的難民之外,世上還有差不多1500萬到3000萬個「非法移民」。這些人大部分都渴望擺脫貧窮歧視,或逃避迫害,於是鋌而走險,偷渡到外國去。

近年來,循合法途徑移民的機會減少了,結果偷渡活動應運而生。事實上,不少偷運人蛇的活動都由國際犯罪集團一手策劃,而且利潤豐厚;據調查人員估計,偷運人蛇的利潤每年高達120億美元,而犯罪集團幾乎不用承擔任何風險。聯合國副秘書長之一皮諾·阿拉基說,偷運人蛇是「世上擴張得最厲害的非法勾當」。

非法入境者完全不受法律保障,護照更往往被犯罪集團沒收。結果,部分偷渡者得長時間工作,當家庭傭工或打魚務農,而工資卻少得可憐。有些女子被迫當娼,一旦給警方抓住,多半就被遣返,落得身無分文。她們要是不肯就範,可能遭毒打或性侵犯。有時候,犯罪分子更以傷害故鄉親人來要挾他們。

犯罪集團常常以替人尋找高薪厚職來引君入甕。於是,貧困家庭可能把家中所有東西抵押,讓其中一人偷渡到美國或歐洲去。付不起旅費的,偷渡後就得以工資抵債;偷渡費可能高達四萬美元。結果,犯罪集團口中的「新生」,往往演變成奴隸般的非人生活。

[圖片]

西班牙的非法難民

 [第9頁的附欄或圖片]

夢想幻滅

西妮一家住在東南亞山區一帶,以種植稻米為生。一天,有個女子跟西妮的父母說,可以替西妮在城裡找工作,工資有2000美元那麼多。在山區務農的人看來,工資這麼可觀,實在難以抗拒。但沒多久,西妮就發現自己身陷妓院,要贖身就得付8000美元才行。

西妮當時才15歲,自然無力還債。結果,她遭人毒打強姦,被迫就範。只要西妮一天能賣淫,她就一天受制於人。最可悲的是,許多這類妓女感染愛滋病後才得以重獲自由,最後死在家鄉。

在世上其他地方,類似情形也相當普遍。1999年,一份題名為《美國女人蛇》(英語)的報告估計,每年有70萬到200萬婦孺被偷運入境,當中許多被迫當娼。不管他們是被騙,還是被誘拐回來,賣淫都絕非出於自願。一個十來歲的東歐少女獲救後說:「我做夢也沒想過會這樣的。操縱我們的人簡直禽獸不如!」

部分不幸婦女原本住在難民營。她們聽說能到美國或歐洲去,有工做甚至賺點錢,自然躍躍欲試。為了改善生活,無數婦女落入圈套,結果淪為性奴。

[第10頁的附欄或圖片]

為經濟理由移民,務要三思

有鑑於許多犯罪集團都染指偷渡活動,人要合法地移民到發達國家去也不容易。如果人考慮移民,就該仔細衡量以下問題。

1.本國經濟真的這麼糟糕嗎?我們一家或其中一人真的非往外闖不可嗎?

2.為了支付旅費,我們得借多少錢?日後怎樣還債?

3.為了經濟寬裕點就骨肉分離,值得嗎?往外闖也不一定能改善生活。許多偷渡者發現,要在發達國家找份穩定工作根本是不可能的。

4.「外國工資高,社會福利多。」這樣的話可信嗎?聖經說:「缺乏經驗的,凡話都信;精明的人,步步留心。」——箴言14:15

5.我怎麼可以確定,我們不會落入犯罪集團手中,受他們操控?

6.如果旅程真的由犯罪集團安排,妻兒日後就可能被迫當娼。我想過這個可能性嗎?

7.偷渡到外國去,不一定就能找著固定、有保障的工作,還可能被遣返回國,白花了旅費。我想清楚了嗎?

8.我真的想偷渡,或借助非法勢力到較富裕的國家去嗎?——馬太福音22:21;希伯來書13:18

[第8,9頁的圖解或地圖]

(排版後的式樣,見出版物)

難民及非法入境者採用的路線

大量難民滯留的地區

→ 偷渡者的主要路線

[鳴謝]

資料來源:《全球難民狀況》《全球偷渡危機》以及《1999年全球難民普查》。

Mountain High Maps® Copyright © 1997 Digital Wisdom, Inc.

[第7頁的圖片]

難民在等候重新安置

[鳴謝]

UN PHOTO 186226/M. Graf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