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憑著信心而大有力量

憑著信心而大有力量

 憑著信心而大有力量

蕾切爾·扎克施奧尼-勒韋自述

由於我拒絕替納粹黨製造轟炸機零件,衛兵連連毒打我的面。這時候,另一個衛兵說:「你還是停手吧。這些聖經研究者為了忠於他們的上帝,就算給我們打死,也不會屈服。」

事情發生在1944年12月,我當時身處鄰近德國北部鹽坑的本多夫女子苦工營。讓我告訴大家,我怎樣來到這個地方,又怎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數月保全性命。

1908年,我在荷蘭阿姆斯特丹一個猶太家庭出生,在家中排行第二,有一個姊姊和一個妹妹。我的爸爸像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阿姆斯特丹的許多猶太人一樣,是個琢磨鑽石的工匠。爸爸在我12歲那年過世。爸爸死後,祖父搬來我家,跟我們一起生活。祖父是個虔誠的猶太教徒,因此,他盡力按猶太傳統將我們撫養成人。

我跟爸爸一樣,學習琢磨鑽石這門技藝。1930年,我和一個同事結婚,並誕下兩名兒女。兒子名叫西爾萬,是個活潑好動的男孩子。女兒名叫嘉莉,是個可愛文靜的小女孩。可惜,這段婚姻只維持了一段短時間。離婚之後不久,我在1938年跟路易斯·扎克施奧尼結婚。路易斯也是個琢磨鑽石的工匠。1940年2月,我生了另一名女兒約翰娜。

路易斯是個猶太人,卻沒有奉行猶太的宗教習俗。那些我小時候覺得相當吸引的猶太節日,我們已經不再慶祝了。雖然如此,我心裡仍然相信有上帝存在。

改變信仰

1940年初,德軍入侵荷蘭的那年,一個女子登門探訪我,跟我談論聖經。我雖然不大明白她的話,但她帶來的書刊,我都一一接受。我從小知道耶穌是個叛離了猶太教的人,因此,我從沒有閱讀過留下來的書刊,也不想跟耶穌扯上任何關係。

後來,另一個男子來探訪我。我問了他多個問題,例如:「亞當夏娃犯罪以後,上帝何不創造其他的人呢?世上為什麼有這麼多苦難?人為什麼會互相仇恨,發動戰爭?」 這個男子請我耐心一點,他會用聖經回答我所有的問題。於是,我就開始跟他學習聖經。

然而,我仍拒絕承認耶穌就是彌賽亞。其後,我為這事向耶和華禱告,並開始從不同角度閱讀聖經有關彌賽亞的預言。(詩篇22:7,8,18;以賽亞書53:1-12)耶和華讓我清楚看出,這些預言怎樣一一應驗在耶穌身上。我的丈夫對我所學的不感興趣,但他並沒有阻止我成為耶和華見證人。

四處躲藏,仍繼續傳道

德軍侵佔荷蘭的時期,我的處境的確很危險,一來我是個猶太人,會被德軍關進集中營,二來也因為我是個耶和華見證人。耶和華見證人是當時納粹黨力圖瓦解的一個宗教團體。雖然這樣,我仍然經常傳道,每月平均用60小時向人傳講聖經的光明希望。——馬太福音24:14

1942年12月的一個黃昏,我的丈夫下班後沒有回家。後來,我獲悉他跟其他工匠一併被人逮捕,自此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他了。有些見證人建議,我應該跟孩子一起躲起來。於是,我就到阿姆斯特丹的另一邊,在一個基督徒姊妹家中暫避。由於我跟孩子四人匿藏在同一地點,實在太危險了。因此,我只好把孩子交給別人照顧。

有好幾次,我幾乎被捕!一天晚上,一個見證人騎著腳踏車,送我到新的藏身地方。我們所騎腳踏車的照明燈剛好失靈。兩名荷蘭警察看見我們,就勒令我們停下來,並用手電筒照向我的臉。他們必定看出我是個猶太人。幸好,他們只是說:「快點繼續上路,不准騎腳踏車。」

被捕入獄

1944年5月的一個早上,我準備出發傳道之際,被人逮捕。我遭拘捕只因為我是個猶太人,跟我是個見證人無關。我被送到阿姆斯特丹監獄,在那裡呆了十天。其後,我跟其他猶太人被解上一列火車,送往荷蘭東北部的韋斯特博克臨時難民營。猶太人就在那兒被轉送到德國去。

在韋斯特博克,我遇見我的姐夫和他的兒子。他們跟我一樣被逮捕。被囚的猶太人當中,只有我是見證人,因此,我不斷懇求耶和華扶持我。兩天後,我和姐夫及他的兒子被關在一列運載牲口的火車,準備前往波蘭的奧斯威辛或索比坡集中營。突然,我聽到有人大聲呼叫我的名字,我接著被帶到另一列普通載客火車。

那列火車載著的全都是以往和我共事的鑽石工匠。我們一行100人被送往德國北部的貝爾根-貝爾森。其後,我獲悉我的工作專長使我逃過大難,因為被送往奧斯威辛或索比坡集中營的猶太人,一般會直接被解往毒氣室處死。我的丈夫、兩個孩子及其他親屬就是這樣 死去。可是,當時我卻不知道他們已遭遇不測。

在貝爾根-貝爾森,琢磨鑽石的工匠住在一個特別兵營裡。為了保護雙手,我們除了琢磨鑽石之外,一律無須做其他工作。工作小組中只有我是見證人,我鼓起勇氣向其他猶太人作見證。然而,他們認為我叛教,像公元1世紀的人把保羅視為叛道者一樣。

在營中,我熱切渴求得著屬靈滋養,可惜沒有聖經。剛巧營中一個猶太醫生有一本聖經,我就用幾片麵包、一些黃油,換取了這本聖經。我在貝爾根-貝爾森與其他鑽石工匠一起過了七個月。我們的待遇比營中的其他猶太人好,這一點反而令我們有點不好受。後來,由於沒有找到其他鑽石,我們被迫停工。1944年12月5日,我們當中大約70名猶太婦女被送往本多夫女子苦工營。

拒絕製造武器

在苦工營附近一個約400米深的鹽坑,一班囚犯獲派製造轟炸機零件。由於我拒絕合作,於是被衛兵連連毒打。(以賽亞書2:4)衛兵大聲斥責我,吩咐我次日要好好合作。

次日早上,我留在營裡,沒有到工作地點報到。我當時以為必定會被槍斃,因此,我懇求耶和華顧念我的信心,獎賞我。我不斷背誦詩篇所載的經文:「我信賴上帝,必不害怕。世人能把我怎麼樣?」——詩篇56:11

衛兵徹底搜查苦工營,把我帶了出來。就在這時候,一個衛兵狠狠地打了我一頓,說:「誰准許你不工作?」我每一次都說是上帝。於是,另一個衛兵說:「你還是停手吧。這些聖經研究者 *為了忠於他們的上帝,就算給我們打死,也不會屈服。」衛兵的話大大強化了我的信心。

我被派清潔洗手間,作為懲罰。雖然,我覺得這件工作骯髒不堪,但我不用違背基督徒的良心,這令我大感欣慰。一天早上,一個人人都很害怕的司令官走到我跟前,說:「你就是那個不願製造轟炸機零件的猶太人?」

我說:「你看,我不是正在工作嗎?」

「但是,你不做任何跟戰爭有關的工作,對嗎?」

我回答說:「對,因為上帝不想我這樣做。」

「可是,我又不是叫你去殺人!」

我解釋說,如果我協助製造武器,就違背了基督徒的良心。

他拿去我手上的掃帚,說:「我可以用這件東西把你殺掉嗎?」

我回答說:「當然可以,但掃帚始終不是武器,槍械才是。」

 之後,我們談到耶穌是猶太人,又說到我自己雖然是猶太人,但後來怎樣改信成為耶和華見證人。其他囚犯對於我能夠在司令官面前放膽發言,都很詫異。司令官離開後,他們紛紛來到我身旁,問個究竟。我告訴他們,這跟我的膽量無關,是上帝加力量給我的。

在大戰後期保全性命

1945年4月10日,盟軍即將來到本多夫,我們差不多一整天都要站在院子裡點名。後來,我們150名婦女被擠進一列運載牲口的火車。火車上沒有食物,沒有食水,目的地也不詳。火車有好幾天在前線附近來來回回。為了爭取多點空間,有些囚犯在車廂中推推搡搡,互相踐踏。結果,許多女子都驚惶失措,嚇得要命。然而,我對耶和華的照顧懷具信心,堅信必能履險如夷。

一天,我們的火車在一個囚禁男子的集中營旁停下來。衛兵准許我們下車,並吩咐幾個人到營裡去取幾桶水。我走到水管旁邊,禁不住喝了多口,然後才把桶子盛滿水,返回火車。我走到火車前面,一大群又飢又渴的婦女像野獸般向我撲過來,把桶子內的水全都打翻。黨衛軍(希特勒的精銳部隊)就站在一旁,嘲笑我們。十一天後,火車終於在漢堡近郊的艾德爾施泰特集中營停下來。很可惜,我們當中大約一半人都無法熬過這段艱苦的日子。

有一天,我正在艾德爾施泰特集中營向幾個女子朗讀聖經經文。一個司令官突然站在窗旁。當時,我們真的怕得要死,因為營中是嚴禁使用聖經的。司令官走進來,拿去我的聖經,說:「啊,這裡居然有聖經!」接著,他把聖經還給我,並說:「如果你們當中有人死去,你們就應該大聲讀出經文來。」他的反應令我大感意外,也叫我放下心來。

團聚一堂

我們重獲自由14天後,紅十字會把我們送到瑞典馬爾默鄰近的一間學校。我們在那兒被隔離了一陣子。我請求負責看管我們的職員通知其他見證人,我就在難民 中心。幾天後,一個婦人大聲呼叫我的名字。我告訴她我是耶和華見證人,她就哭起來。原來她也是耶和華見證人!她心情平復後才告訴我,瑞典的見證人常常為納粹集中營的弟兄姊妹代禱。

從那時起,一個姊妹天天都帶著咖啡和甜品來探望我。離開難民中心後,我被送到哥德堡附近的一個地方。在那裡,弟兄姊妹特別為我安排了一個午間小敘。我雖然跟他們言語不通,但能夠再次跟眾多弟兄姊妹交往,實在令人高興。

在哥德堡,我收到阿姆斯特丹見證人寄來的一封信,信中提到當局捉拿了我的兒子西爾萬和女兒嘉莉,還有其他親戚,此後他們就一去不復返了。我只知道女兒約翰娜和妹妹仍然在生。最近,我在猶太人的名冊中,發現了兒子和女兒的名字,知道他們已經死在奧斯威辛和索比坡集中營的毒氣室裡。

戰後活動

後來,我返回阿姆斯特丹,跟小女兒約翰娜團聚,當時她剛剛五歲。我很快再次做起傳道工作來。有時候,我在傳道時遇見荷蘭國家-社會運動黨(荷社黨)的成員,他們曾跟德國人合作。這些人有分殘殺我的家人。我需要消除對他們的仇恨,才能跟他們分享上帝王國的好消息。我不斷提醒自己,耶和華是鑑察人心的,而且作最後審判的不是我而是耶和華。我調整了自己的想法,使我快樂多了!

一個婦人開始跟我學習聖經。她的丈夫是個反猶太分子,由於曾跟納粹黨合作而被捕入獄。每次我沿著樓梯前往她的家時,都會聽見鄰居說:「看!這個猶太人又來探訪荷社黨人了。」雖然婦人受到獄中丈夫極力反對,但她和三個女兒都相繼成為耶和華的敬拜者。

我的女兒約翰娜後來也獻身成為耶和華的僕人,的確令我高興極了。我和約翰娜遷往對王國宣揚者需求大的地方服務,並獲得許多屬靈福分。目前,我住在荷蘭南部一個小鎮,經常跟當地會眾一起做傳道。回顧以往,我可以說,耶和華從沒有離棄我,甚至在最困苦的時候,耶和華和他愛子耶穌基督仍跟我同在。

在戰爭期間,我失去了丈夫、兩名子女,還有不少家人,但我深信我們很快會在耶和華的新世界裡重聚。每當我感到孤單,想起以往痛苦的經歷時,我會回想詩篇執筆者的話:「耶和華的天使在敬畏他的人四周安營,搭救他們。」(詩篇34:7)這樣我就能繼續保持喜樂,滿心感謝耶和華。

[腳注]

^ 25段 當時德國耶和華見證人的名稱。

[第20頁的圖片]

猶太人從韋斯特博克難民營轉送往德國

[鳴謝]

Herinneringscentrum kamp Westerbork

[第21頁的圖片]

我跟女兒嘉莉和兒子西爾萬合照,他們在納粹大屠殺中死去

[第22頁的圖片]

在瑞典的隔離所

[第22頁的圖片]

給遣返回國時的臨時身份證

[第23頁的圖片]

我跟女兒約翰娜的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