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說不定這次他會改過呢!」

「說不定這次他會改過呢!」

 「說不定這次他會改過呢!」

桑娜 *活潑開朗,楚楚可人,有四個孩子,丈夫是南美洲一個很有名望的醫生。她說:「我丈夫很受人歡迎,無論男女都喜歡他。」可是,桑娜的丈夫也有黑暗而鮮為人知的一面。「他忌妒心很重,在家裡簡直是個惡魔。」

桑娜說話的時候,臉上露出焦慮不安的神情。「我們結婚不過幾個星期,問題就出現了。有一天,媽媽和弟弟來探望我,我們有說有笑,多麼愉快。但他們一走,我丈夫就大發雷霆,把我推倒在沙發上。我不敢相信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可悲的是,桑娜的苦難只是剛剛開始。過去多年來,她不斷被丈夫毆打。桑娜的丈夫每次對她拳打腳踢之後,總會連連道歉,並答應以後不再打她。但她丈夫的態度改進了一陣子以後,噩夢又重新開始了。看來不難預料,她所受的虐待會周而復始。桑娜說:「我每次都以為,說不定這次他會改過呢!所以,我離家出走之後,總會返回他身邊。」

桑娜擔心丈夫會變本加厲。她說:「他曾經威脅要把我和孩子殺死,然後自殺。有一次,他把剪刀擱在我的脖子上。另一次,他拿手槍指著我的太陽穴,更扣上板機來恐嚇我!幸好手槍裡沒有子彈,但我已經被嚇個半死了。」

默默忍受

全球有數以百萬計的婦女像桑娜一樣被男子虐待。 *很多婦女雖然受盡折磨,卻默默忍受。她們覺得舉報根本無濟於事, 因為很多虐妻的男人斷然否認指控,說:「我太太反應過敏!」「她說話就是這麼誇大的!」

家,本該是個安樂窩,但很多婦女常常提心吊膽,害怕在家裡被丈夫毒打,這實在令人惋惜。可悲的是,旁人往往同情犯過者而非受害者。的確,有些人就是不能相信,一個看來為人正直的市民,竟然會毆打妻子。就以妮塔為例,她丈夫受人敬重,但當她坦言被丈夫虐待的時候,親友有什麼反應呢?「有個朋友對我說:『你怎麼能誣衊一個好人呢?』另一個朋友卻一口咬定,是我激怒了丈夫。後來,我丈夫的惡行被揭發了。即使這樣,有些朋友仍迴避我。他們認為我本該逆來順受,因為『男人就是這樣的嘛』。」

妮塔的事例表明,許多婦女很難接受被配偶虐待的殘酷現實。男人口口聲聲說愛自己的配偶,到頭來卻打妻子,原因是什麼?別人可以怎樣扶助受虐待的婦女呢?

[腳注]

^ 2段 這系列文章所採用的不是真名。

^ 7段 事實上,不少男子也受到配偶虐待。但研究顯示,被虐待而受傷的婦女比男子多,而且所受的虐待也更加嚴重。因此,這系列文章裡談到的受害者,以婦女為主。

[第4頁的附欄或圖片]

家庭暴力面面觀

根據聯合國的《消除對婦女的暴力行為宣言》,「對婦女的暴力行為」是指「對婦女造成或可能造成身心方面或性方面的傷害或痛苦的任何基於性別的暴力行為,包括威脅進行這類行為、強迫或任意剝奪自由,而不論其發生在公共生活還是私人生活中」。這些暴力行為還包括「在家庭內[和社會上]發生的身心方面和性方面的暴力行為,包括毆打、家庭中對女童的性凌虐、因嫁妝引起的暴力行為、配偶強姦、陰蒂割除和其他有害於婦女的傳統習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