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一個媽媽,十個女兒

一個媽媽,十個女兒

 一個媽媽,十個女兒

愛斯特·洛薩諾自述

我的雙親都在土耳其的比特利斯出生,是亞美尼亞人。上個世紀初,亞美尼亞人慘遭種族屠殺,爸爸就在那個時候離家到了美國,年約25歲。媽媽索菲婭後來離國,走的時候只有12歲。

看來他們雙方家長約定把媽媽送到美國,好跟爸爸——亞蘭·瓦塔尼安——結婚。媽媽到了加利福尼亞州弗雷斯諾市以後,因為年紀尚輕,就先住在未來婆婆家裡,等到成年以後,就跟爸爸結婚。

媽媽生的第一個孩子是男的,爸媽叫他安特拉尼克,後來他自己取名為巴尼。巴尼在1914年8月6日出生。爸媽往後再生了十個孩子,全是女的。1924年,希爾德·圖詹到訪弗雷斯諾市,在亞美尼亞人的社區發表演講,爸爸就在那個時候成為聖經研究者,即耶和華見證人當時的名稱。自那時起,我們一家人經常參加基督徒的聚會。

1931年,我們舉家搬到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市,跟當地會眾一起崇拜上帝。巴尼一直在加利福尼亞州涅帕市為耶和華服務,直至他 在1941年去世為止。我在女孩子中排行第三,1935年獻身受浸。我的姊妹阿格妮絲跟我們一起參加聚會75年之後,幾年前才受浸!我們一家在場,看見十姊妹中最年幼的也終於受浸,心裡實在興奮得說不出來。

可惜,媽媽看不見這個光景了。她剛剛在前一年去世,享年100歲零兩天。加利福尼亞州海沃德市的《每日評論》在1996年5月14日也刊登了媽媽的訃聞。文章有這樣的報導:「[瓦塔尼安太太]是個耶和華見證人,生前在社區裡致力義務工作……教導人學習聖經達54年。」文章還引述了我的姊妹伊麗莎白的話,說:「她的家是永遠向外開放的,她的餐桌總留有一個空位給客人……一句話她老掛在口邊,說:『來,嘗嘗我弄的牛仔咖啡。』你來的時候,如果她剛烤了蜜糖果仁千層酥的話,你就真有口福了!」

大姊姊格拉迪斯現年85歲,最年幼的妹妹也66歲了。我們十姊妹都是活躍的見證人。其中三個在守望台基列聖經學校畢業,曾做過海外傳道員。現居於加利福尼亞州紐波特比奇市的伊麗莎白,則在第13屆基列學校畢業,後來在秘魯的卡亞俄服務了五年。至於露斯,她是第35屆的畢業生,後來跟丈夫阿爾文·斯托弗在澳大利亞做了五年的海外傳道工作。我自己是在第4屆畢業的,1947年被派到墨西哥服務,1955年跟魯道夫·洛薩諾 *結了婚,兩口子一直就在墨西哥服務。

令我們深感欣幸的,就是我們十姊妹身體還算健康。只要是上帝的旨意,我們希望繼續用全顆心,全副思想和全部力量來事奉耶和華,在現行制度裡,在新世界中,從今直到永遠。

[腳注]

^ 8段 洛薩諾弟兄的經驗見於《守望台》2001年1月1日刊

[第20頁的圖片]

1997年,阿格妮絲受浸

[第20,21頁的圖片]

1949年,伊麗莎白在基列學校畢業

[第21頁的圖片]

1950年,愛斯特(右方)在墨西哥分社

[第21頁的圖片]

1987年,露斯和阿爾文·斯托弗以國際僕人身份探訪墨西哥分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