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熬過不堪回首的慘劇

熬過不堪回首的慘劇

 熬過不堪回首的慘劇

詹姆斯·賈拉諾自述

含飴弄孫確實是人生一大樂事。我和妻子維姬都熱切期待抱孫之日。女兒特蕾莎和她丈夫喬納森預計嬰兒會在2000年10月初出生。怎料橫禍飛來,叫我們不堪回首。

9月23日星期六,我和妻子、兒子、媳婦啟程到北卡羅來納州,探望當地的親友,並在外灘群島度假一週。由於特蕾莎已經有九個月的身孕,加上路途遙遠,從家鄉俄亥俄州行車11小時才會到達目的地,因此她和喬納森決定不與我們同去。

起初我們打算延期度假,特蕾莎卻力勸我們不要改變計劃,還再三請我們放心,說她會平安無事。再者,醫生說她很可能會足月分娩,而且距離產期只有兩個星期左右。我們於是按照原定計劃出發。

2000年9月27日星期三,天朗氣清。過去幾年來,我們整家人都喜歡到外灘群島度假。然而,晴天霹靂,當天還沒有結束,我們日後的生活從此完全改變了。

「特蕾莎失蹤了!」

當晚,弟弟從俄亥俄州打電話給我。他吞吞吐吐,十分慌張。最後,他說:「特蕾莎失蹤了!」由於特蕾莎離奇失蹤,警方派人調查這件事。當天下午,喬納森回家時發覺大門並沒有鎖上,特蕾莎的早餐還在桌子上,錢包原封不動。最奇怪的是,她有了九個月身孕後惟一合穿的鞋子,卻擱在門邊。

喬納森曾經在上午9時30分左右跟特蕾莎通電話。特蕾莎告訴他有一個婦人打過電話來,說想看看他們打算出售的汽車。然後,特蕾莎出外辦點事。喬納森在午餐時間再打電話到家裡去,卻找不到妻子。下午,喬納森再三打電話給特蕾莎,仍然沒有人接聽。他在下午4時15分回到家裡,發覺車子不見了,心裡想特蕾沙也許臨盆了,於是撥通醫院查詢,特蕾莎卻不在醫院。喬納森隨即打電話給一些親友,可惜大家都茫無頭緒。 那時,喬納森心慌意亂,惟有報警求助。當日下午6時左右,警方在他們家附近發現失蹤的車子。可是,特蕾莎仍然下落不明。

當時我們身在遙遠的北卡羅來納州,聞訊後非常震驚。於是我和妻子、兒子、媳婦立即收拾行裝,火急回程。歸途漫長,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沉重。我們徹夜趕路,到第二天早上抵達俄亥俄州。

案情漸見端倪

當時喬納森和一些親戚、好友等人,整夜跟警方合力搜索特蕾莎。搜索行動持續了五天,苦無收穫。10月2日星期一,案情漸見端倪。當天,警方追尋特蕾莎星期三早上接聽過的那個電話來源。原來是個住在附近的婦人用無線電話接觸特蕾莎。

警方查問過那個婦人後,覺得她有點可疑。當晚稍後時間,警方再次到婦人的家去。他們走近大門時,忽然聽見槍響一聲,於是破門而進,發現婦人已飲彈自盡。令他們大感意外的是,在二樓一個房間裡有個初生的男嬰。儘管屋內人聲喧嚷,這個嬰兒竟也睡得香甜!

特蕾莎仍然生死未卜。警方繼續在屋內搜查,希望找著任何顯示特蕾莎下落的蛛絲馬跡。直至星期二清晨,他們在汽車間內終於有所發現,搜索行動才告結束。他們發現特蕾莎的屍首被人草草埋在那裡。後來驗屍官證實,兇徒首先把特蕾莎打昏,然後在她後頭開槍,特蕾莎當場喪生。兇徒隨後從她腹中把嬰兒取出來。我們回想起來,知道特蕾莎沒有受到很大的折磨,也稍得安慰。

這個初生嬰兒給送到醫院檢驗,報告顯示他安然無恙,十分健康!DNA測試鑑定他果然是我們的外孫。喬納森把兒子起名為奧斯卡·加文。這個名字是他和特蕾莎一起選取的。奧斯卡在醫院住了不久,到10月5日星期四,喬納森把兒子接回家去。當時外孫的體重差不多有4公斤。我們得嘗抱孫之樂確實甜在心頭,但想到特蕾莎已無法摟抱自己的嬌兒,我們內心的痛苦實在難以形容。

公眾反應

我們一家得到很多人傾力幫助,當中有些人甚至是我們素昧平生的,這實在叫我們感動得流下淚來。特蕾莎失蹤期間,有幾百人自告奮勇協助搜索。不少人捐款幫助我們。本地有幾個文具店免費為我們印製數以千計的尋人傳單,然後由志願人員分發到特蕾莎的家周圍許多公里。

一個基督徒姊妹為本地一個律師工作。律師從姊妹口中知道我們的處境後,自願伸出援手。他的確幫了我們大忙。他不但代表我們回應傳媒,也為我們處理法律上的問題。他還介紹兩個私人偵探,給我們很大幫助。這些人的真摯關注使我們感激萬分。

我們得回外孫後,各方面的幫助有增無已。幾個雜貨店送了不少食物和日用品給我們。有些人也捐衣服、尿布、奶粉和玩具給奧斯卡。他們的捐助遠超過奧斯卡所需的,因此我們把過剩的物資送給本地一所醫院的產科病房。由於傳媒報導這宗事件,我們收到本區和世界各地的人寄來的慰問卡和慰問信,數目多不勝數。

特蕾莎的追悼會在10月8日舉行。當天,大家的支持尤其明顯。我們知道很多人都想出席,人數卻大大出乎我們所意料的。追悼會 在本地一所中學的禮堂舉行,座無虛席,人數超過一千四百人。出席的包括家人、朋友、警務人員、市長,以及本區居民。除了有記者採訪之外,本地電視台也把追悼會的演講過程拍攝下來,通過互聯網現場播放。此外,有幾百人或在學校大堂裡,或在大堂外冒著風雨,站著聆聽揚聲器播放出來的演講。這個演講為我們的聖經信仰作了廣泛的見證。

演講結束後,幾百人耐心地排隊上前慰問我們。我們用了差不多三個鐘頭,與每個前來的人擁抱,感謝他們出席。追悼會結束後,本地一家旅館為我們三百多人提供膳食,當中包括我們的家人、好友,以及其他有分協助我們得回奧斯卡的人。

對於所有幫助過我們的人,我們實在感激不盡。事實上,他們大部分都是我們素不相識的。這個經歷使我們更加決心全力參與基督徒的傳道工作,宣揚上帝王國的好消息,因為世上還有很多心地善良的人。——馬太福音24:14

會眾的幫助

從這個痛苦經歷的起頭,會眾的弟兄姊妹就一直安慰我們。除了我們隸屬的會眾之外,鄰近各地的會眾也不斷給我們所需的幫助。

甚至在我們還沒有從北卡羅來納州回來之前,會眾長老已安排人手找尋特蕾莎的蹤跡。不少弟兄姊妹特地請假,好加入搜索行動。有些信徒同工甚至願意因此損失工資,但也有些雇主沒有扣除他們的工資。特蕾莎失蹤期間,有些弟兄留在喬納森身邊照應他。此外,不少弟兄姊妹前來替我們打掃房子、供應膳食給志願人員,以及代我們接聽電話。

特蕾莎死後六個星期左右,我妻子和喬納森開始收拾特蕾莎的遺物,清理她的房子。這樣做令他們無限感傷。為免觸景生情,喬納森決定把房子賣掉。對他們來說,收拾特蕾莎的遺物叫他們痛苦不堪。他們每每睹物思人,對特蕾莎想念不已。弟兄姊妹也前來幫忙,把特蕾莎的遺物一一裝箱,甚至把房子維修一番,等待出售。

更重要的是,弟兄姊妹也給我們屬靈和感情上的支持。他們打電話慰問我們,或親自到訪安慰我們。我們也收到很多慰問卡和 來信,裡面所寫的話令我們深受感動。多個月來,我們不斷受到他們這麼親切的關注。

不少弟兄姊妹主動向我們表示,他們隨時都樂意聆聽我們傾訴。難得有知己良朋分憂解愁,真叫人感到安慰!他們確實體現了聖經箴言的話:「真朋友時刻顯出愛心,像兄弟為共患難而生。」——箴言17:17;18:24

心靈創傷

我不得不承認我們一家實在很難接受特蕾莎慘遭殺害這個事實。這個悲劇大大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有時候,我會因愛女已不在自己的身邊而感到悲憤。我多麼渴望能夠再次與她共享天倫。

我的妻子維姬與特蕾莎的關係十分親密。母女二人天天都一起交談。她們用了很多時間談論特蕾莎懷孕的事,甚至合力為未來的小寶寶布置房間。

維姬透露心聲說:「有很多往事都叫我非常懷念,例如跟她一起做傳道和逛街買東西。最叫我痛心的是,她已經無法看見自己的兒子。我知道甚至奧斯卡還沒有出生,特蕾莎就已經很疼愛他了。特蕾莎知道自己會生個男孩子。我親手為小寶寶做了一張毛毯,後來特蕾莎送給我一張卡,上面說:

『親愛的媽媽:

衷心感謝您給小寶寶做了一張好漂亮的毛毯。真的很感激您花了這麼多心血。多虧您的幫助和鼓勵,我才能安然度過人生的種種難關。您的恩情似海,叫我沒齒難忘。有人說:人長大以後會發覺,最好的朋友始終是母親。幸而我無需許久以後才領會這點,我為此天天感謝耶和華。我永遠愛您。』」

女婿的苦況也叫我們心酸。奧斯卡住院期間,喬納森不得不面對一件非常傷心的事。嬰兒房間是他和特蕾莎親手布置的。由於他決定暫住我們的家裡,他不得不把那裡的木馬、嬰兒床和布偶一一打包,搬到我們的家裡。

如何熬過喪女之痛

人驚聞如此可怕的噩耗,內心自然會充滿困惑,百感交集。我是個基督徒長老,安慰過不少痛失親者的人,幫助他們消除內心的困惑,使他們得到舒解。然而,一旦遭遇不幸的是自己,人就會很容易情緒激動而喪失理智。

舉例說,我知道特蕾莎的產期臨近,但適逢我們又將要度假一週,於是祈求耶和華保護女兒。女兒慘遭毒手之後,我得承認起初真不明白為什麼上帝沒有垂聽我的禱告。當然,我知道耶和華沒有保證會用奇跡,去保護他手下個別的子民。我不斷祈求上帝幫助我對這件事看得更加清晰。後來我看出一點叫我深感安慰:耶和華給他的子民屬靈的保護,幫助我們與他的關係得以鞏固而不致受到破壞。在屬靈的意義上,耶和華確實保護了特蕾莎,因為特蕾莎至死對上帝保持忠心。既知道愛女的未來生命掌握在仁愛天父的手裡,我的內心得以平靜下來。

我從很多經文得著安慰,有助我克服喪女之痛。例如:

「義人和不義的人都要復活。」(使徒行傳24:15)我久已相信聖經應許死人會在地上樂園裡復活。如今我把這個應許看得更加真實。想到將來我能夠與愛女重聚,這使我有力量熬下去。

「耶和華……不是死人的上帝,而是活人 的上帝,因為在他眼中,他們都是活的。」(路加福音20:37,38)死人不但將要復活,甚至現今在上帝眼中「都是活的」,這點特別叫我感到安慰。在上帝看來,我們的女兒特蕾莎是活著的。

維姬也很喜歡告訴大家什麼經文尤其能夠強化她:

「『上帝……不可能說謊。』(希伯來書6:18;提多書1:2)耶和華既是個不說謊的上帝,我知道他必定會實現自己的應許,使死人復活。

「『不要為這件事驚奇,因為時候要到,所有在紀念墓裡的人都要聽見[耶穌]的聲音,就出來。』(約翰福音5:28,29)『紀念墓』一詞顯示,特蕾莎留在耶和華的記憶中,直至上帝通過他的兒子耶穌基督把她復活。特蕾莎能夠留在耶和華完美的記憶中,世上沒有其他地方比那裡更安全的了。

「『只要凡事藉著禱告和懇切祈求,連同感謝,把你們所請求的告訴上帝。這樣,上帝就必賜你們平安,超越人所能理解的。這種平安藉著基督耶穌,可以守護你們的內心和頭腦。』(腓立比書4:6,7)我特別祈求耶和華賜我聖靈,使我得著力量。每當我感到沮喪,就對耶和華說:『求您賜我更多聖靈吧。』於是,上帝再次幫助我熬過另一天。有時候,我甚至不知該用什麼言詞去表達自己的感受才好,可是上帝仍然賜我力量忍耐下去。」

耶和華的確幫助了我們熬過這個不堪回首的慘劇。當然,我們仍然為特蕾莎不幸喪生而哀傷。也許直至耶和華的新世界來臨,當我們能夠與愛女重聚後,我們的心靈創傷才會痊癒。現在我們要更決心忠貞事奉耶和華。喬納森決定盡力撫養奧斯卡,教導兒子愛戴、事奉耶和華。我和維姬必定會全力協助他。我們憧憬在上帝的新世界裡,迎接特蕾莎從死裡復活,並讓她認識自己未能摟抱的愛兒。

[第19頁的圖片]

女兒特蕾莎正聆聽腹中小寶寶的心跳聲

[第20,21頁的圖片]

我們在追悼會裡得到莫大的安慰

[第23頁的圖片]

我和妻子維姬在特蕾莎的婚禮裡合影

[第23頁的圖片]

外孫奧斯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