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遭父母遺棄,卻蒙上帝眷愛

遭父母遺棄,卻蒙上帝眷愛

 遭父母遺棄,卻蒙上帝眷愛

蓓爾娜黛特·芬恩自述

我和四個姊姊自幼就給雙親遺棄,送到女修道院去。當時我還不到4歲,白德蒂12歲、菲莉斯8歲、安娜梅則7歲。她們記得我因失去父母而放聲啼哭,尖聲慘叫。這種情形持續了幾星期。為什麼父母忍心拋棄我們呢?

1936年5月28日,我出生在愛爾蘭的一個大家庭裡。父母都是天主教徒。我們一家大小住在偉克斯福德郡鄧科米克市的一所小房子裡。我在家中排行第八,跟七個哥哥姊姊睡在同一張大床上。後來出生的弟弟妹妹則要睡在梳妝檯的抽屜裡。

爸爸在農莊辛勤幹活才能養家活口,但可惜入不敷出,一家人常常食不果腹。偶爾一為之母親給哥哥姊姊一點食物帶回學校,在午膳時進食。那時愛爾蘭一般家庭都十分貧窮,加上天主教會苛酷的統治,一般人的生活相當艱苦,我們一家人也難倖免。

我們經常上教堂望彌撒,可是媽媽對屬靈的事情似乎沒多大興趣。然而,姊姊記得有一次她坐在火爐前閱讀一些聖經書刊,並且把讀到的資料告訴我們。

「媽媽!你在哪裡?」

到修道院去那天的情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我還記得當時父母神情嚴肅,站在一條廊子上跟修女說話。我跟修道院的女孩子玩得快快樂樂的,不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我突然回頭張望,卻見不到爸媽的蹤影。我很驚慌、高聲喊叫:「媽媽!你在哪裡?」正如文章起頭指出,我哭哭啼啼,一直持續了幾個星期。

至少還有三個姊姊在身旁,我感到少許安慰。可是我們住在修道院的不同地方,因此很少機會見面。晚上年幼的孩子先上床睡覺,兩小時後就輪到較大的孩子了。我常常上床後也不會入睡,耐心靜候,一聽到姊姊們準備就寢就悄悄地爬出床外,踮著腳走到樓梯頂。見到姊姊向我揮手,此時此刻無比珍貴,是我每天熱切期待的。

由於修道院不鼓勵家長探望,所以我們很少見到父母。跟他們疏遠使我幼小心靈受到很大的創傷。事實上,在我記憶中,父母只探望過我們一次。我記得那次大家只是遙遙對望。可是姊姊卻記得父母還有幾次來見過我們。

過了一段時間,我漸漸接受了修道院就是我的家、就是我的世界,院裡的人是我的家人。我在修道院過了12年,其間,只有外出兩次,到鄉村遊覽觀光。看見樹木和動物,已教我興奮不已。不然的話,我從沒有見過車子、公共汽車和商店。老實說,除了神父之外,我很少見到其他男子。

 修道院生活

在修道院過的生活有快樂的一面,也有辛酸的一面,但辛酸的經歷卻十有八九。一個和藹的年輕修女設法教導我們認識天主。她告訴我們天主是仁愛的父親,知道這一點教我高興不已。自那日起,我決定認天主作我的 爸爸,因為他比我的親爹更慈愛。自此以後,我許多時向天主作簡單的禱告,像小孩子般向他傾吐心事。後來這個修女離開了修道院,但我依然對她念念不忘。

修道院給了我良好的基本教育,我對此感激不已。然而我還記得在日間到修道院上學的女孩子,她們出身富裕家庭,受到修女寵愛優待。每逢她們來上課時,我們都要匆匆離開教室。修女常常說我們只是孤兒,不要忘記自己出身低微,務要安分守己。

在修道院裡,我們要守很多規條,有些是合情合理的。我們大部分人都看出必需守規矩。這些規條對我們很有益,教我們學會循規蹈矩,待人有禮等。至今我也沒有忘記這些有益的教訓,我一生一世都受用不盡。可是有些規條十分瑣碎,而且看來很不公平。另一些則矛盾百出,令人泄氣。舉例說,夜間尿床要受罰,晚上去廁所也要受罰。

一天,我上樓時和身旁的女孩子談話。修女叫我回來,我因談話而受到懲罰。怎樣處罰呢?整個冬天只可穿著單薄的夏天裙子,而愛爾蘭的冬天尤其寒冷刺骨!我體質弱,許多時不是哮喘發作,就是扁桃腺發炎。愛爾蘭的嚴冬實在冷得難以忍受,結果我病倒了,而且病得很厲害,最後還患上肺結核。修道院許多女孩都染上肺結核。雖然我們受到隔離,住在不同的宿舍,但沒有醫藥護理,有些女孩子結果死去。我的好朋友也難倖免。

有些女孩子因犯了一點兒規條就要捱打一頓。有一次,所有學生在禮堂集合,看一個女孩子給修女毒打兩個多小時。我們人人都一齊哭起來。說句公道話,當然並非所有修女都是不好的。可是,誰可以這樣殘酷地處罰無力還抗的孩童?我想來想去,也無法想得通。我相信一輩子也找不到答案來。

過了一段時間,白德蒂和菲莉斯離開修道院,剩下我和安娜梅。我倆相依為命。安娜梅常常講故事安慰我,說一天父母會到修道院來,帶我們遠走高飛。後來,安娜梅也離開了修道院。我的心幾乎碎了。我在修道院多留了三年。

適應外面生活

離開修道院是個相當可怕的經歷。當時我只有16歲,對修道院圍牆以外的世界一無所知。要面對這個陌生世界使我不知所措。我首次搭乘公共汽車時,司機叫我支付車費,我完全不知道車費是什麼的一回事。由於我身無分文,司機立即趕我下車。我惟有徒步到目的地去。另一次,我想搭乘公共汽車,但苦苦等候,也不見有車來。我壓根兒不知道要在公共汽車站候車。

可是,我學會虛張聲勢,假作大膽適應外面的世界。我也找到一些簡單的工作,但做了 幾個月後,我決定回家去見我的媽媽。我跟弟弟妹妹見面,有幾個更是首次見面。那時我總共有14個兄弟姊妹。由於父母沒有地方給我住,於是安排我到威爾士去,跟姊姊安娜梅同住。爸爸陪我一起去威爾士,但到達後他就走了。

我一貧如洗,但僥倖能夠活下來。後來,1953年,我搬到英格蘭的倫敦市居住,在天主教的福利團體聖母軍工作。可是在那裡工作令我大失所望,我以為跟聖母軍的人一起工作會滿足我的靈性需要,我喜愛談及屬靈的事,但在聖母軍的工作十分單調乏味,大家似乎沒空交談屬靈的事。

我住在倫敦時結識了帕特里克,他是我哥哥的朋友。我們開始談戀愛,後來在1961年結婚。我們的長女安潔拉和長子斯蒂芬都在倫敦出生。1967年,我們移民到澳大利亞去,第三個兒子安德魯就在那兒出生。後來我們在新南威爾士州的小村鎮邦巴拉定居下來。

屬靈渴求終於獲得滿足

我們到達澳大利亞後住在邦巴拉,一個名叫比爾·勞埃德的青年人上門探訪,跟我們談論聖經。我有許多問題,他總是能夠直接從聖經提供令人滿意的答案,我感到興奮不已。儘管我很快看出比爾所說的就是真理,可是我還不斷反駁他。但我不想他走,想他多些解釋聖經給我聽。後來,比爾給了我一部聖經和一些雜誌。

我很喜歡這些雜誌。但出版這些刊物的人竟然不相信三位一體,令我為之愕然。我擔心這些雜誌會破壞帕特里克的信心,於是把它們收藏起來。我下定決心,比爾回來探訪我們的時候,把雜誌退還給他。可是,下一次探訪時,比爾指出三個位格合成一個神格的道理完全不符合聖經。我不久就清楚明白耶穌其實是上帝的兒子,是由他的父親耶和華上帝所創造的,所以他有個開始,而且父親是比他大的。——馬太福音16:16;約翰福音14:28;歌羅西書1:15;啟示錄3:14

後來我獲悉自幼從天主教學到的許多道理都是錯的。舉例說,聖經並沒有主張人有不死的魂,也沒有說有一個烈火熊熊、令人受苦的地獄。(傳道書9:5,10;以西結書18:4)獲悉真相令我如釋重負!一天,我在廚房裡,想起自己一直深愛這位仁愛的父親,但從來沒有機會認識他,現在終於尋到他了,我簡直心花怒放,樂不可支,高興得手舞足蹈。我的靈性渴求開始得到滿足。帕特里克也和我一樣因找到真理而感到興奮,真是樂上加樂。

比爾邀請我們參加耶和華見證人在特莫拉小鎮舉行的大會。雖然特莫拉很遙遠,但我們樂意接受比爾的邀請,星期五傍晚時分就到達。星期六早上,許多人齊集在大會禮堂,預備從事逐戶傳道。帕特里克和我渴望向人傳道已有一段時間,於是十分雀躍。可是比爾說我們仍然吸煙,就不可以傳道。然而比爾一離開,我們就跟了另一組人。他們以為我們是見證人,於是讓我們跟他們一塊兒傳道。

後來我們知道從事宣揚好消息工作必須符合 聖經的標準。(馬太福音24:14)我們終於戒了煙。1968年10月帕特里克和我受了浸,象徵我們獻身給耶和華上帝。

信心考驗

隨著我們的聖經知識不斷增加,跟耶和華的關係越來越鞏固,我們也漸漸堅信上帝的應許。後來,帕特里克被委派為澳大利亞首府堪培拉耶和華見證人會眾的長老。我們悉心用耶和華的思想規正,把兒女撫養成人,同時也要應付養育青年人所面對的種種困難。——以弗所書6:4

我們的兒子斯蒂芬很不幸因車禍,18歲就英年早逝。我們悲痛欲絕,但知道斯蒂芬生前已成為耶和華的敬拜者,為我們帶來莫大的安慰。耶和華把死者從紀念墓裡復活過來的時候,我們會重聚天倫。(約翰福音5:28,29)我們十分盼望這個日子來臨!翌年1983年,我學習長女安潔拉的好榜樣,加入全時的服務,直至今日。告訴別人聖經的希望幫助我對人生懷有樂觀的態度,也可減輕內心的痛苦。令我歡欣雀躍的是,最近聽到在威爾士的姊姊安娜梅也開始跟耶和華見證人研讀聖經。

1984年,帕特里克患上一種怪病,當時病因不明。後來醫生診斷他患了慢性疲勞綜合徵。最後他不得不放棄世俗工作,同時辭去長老的職務。值得慶幸的是,現在他的健康稍為好了一點,他又再被委任在會眾裡當僕人。

我從童年的經歷學會自律和捨己為人。我也學了怎樣過簡樸的生活,即使沒有很多物質資財也知足常樂。父母多年前已經逝世了。可是,一個問題縈迴腦際,為什麼我們四姊妹給遺棄在修道院,但另外十一個兄弟姊妹得以留在家裡呢?我百思莫解。我安慰自己說,在那些艱難的歲月,環境迫人,父母也身不由己,作出取捨殊不容易,他們的確盡力而為。我可能永遠無法了解他們的苦衷。我決定既往不咎,因為他們畢竟把生命的恩賜傳給我,及竭盡全力照顧我,我感激萬分。最重要的是,耶和華對我表現慈父般的關懷,我對他實在感激不盡。

[第22頁的圖片]

新婚照

[第23頁的圖片]

兒女還年幼的時候

[第23頁的圖片]

跟帕特里克的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