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世界在鬧水荒?

世界在鬧水荒?

 世界在鬧水荒?

「能享用來源可靠、潔淨又充足的淡水,是生存、生活舒適、社會及經濟發展的基本條件。可是,我們卻不斷濫用淡水,好像淡水是源源不絕,取之不盡似的。現實可不是這樣。」——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

過去一千年,每逢星期四正午,西班牙巴倫西亞市有個獨一無二的裁判所開庭聆訊,解決供水糾紛。

巴倫西亞的平原土地肥沃,當地農民十分依賴灌溉,要灌溉自然要大量用水。不過,在巴倫西亞一帶,供水一向不足。因此,農民覺得分配不公,就可以向裁判所提出上訴。因水起紛爭不是「新」聞,但問題能妥善地解決的,委實不多。

大約四千年前,以色列別示巴附近一口井,也曾叫牧羊人之間爆發激烈衝突。(創世記21:25)從那時起,中東地區的用水問題變本加厲,至少兩位聲名顯赫的中東領袖更曾揚言,爭奪水源可能是引發他們向鄰國宣戰的導火線。

在雨量稀少的國家裡,水常常觸發強烈的情緒,原因再簡單不過:水是維持生命所不可或缺的。科菲·安南說:「淡水十分寶貴,沒有它,人就活不成了。淡水無可替代,沒有代用品。另外,淡水供應也很容易出問題;人類的活動大大影響了可用淡水的質和量。」

今天,全球淡水的質和量都正大受威脅,程度前所未見。有的地方看來供水充足,倖免於難,但我們不該以偏概全,以為問題不大。

 供水日減

聯合國副秘書長伊麗莎白·多德斯韋爾說:「有些方面,人性是大大矛盾的,其中之一,就是物以稀為貴。井還有水,就不知道水的可貴。有的地區易鬧旱災,井固然日漸枯竭,但現在,就是沒怎麼鬧過水荒的地方,井也開始乾涸了。」

日復一日面對供水不足的人深明其苦。阿索干是印度馬德拉斯的白領職員。每天,阿索干黎明前兩小時就起來,提著五個桶,到公共水龍頭去。其實,路程才5分鐘左右,但供水時間只限於每天早上4時到6時,因此天還沒亮,阿索干就得前來排隊。他帶回家裡去的水,得足夠一天使用。阿索干不少印度同胞,以及世上另外10億人,還不及他幸運;他們的家附近沒龍頭,沒有河,有的連井也沒有。

非洲的薩赫勒地區,情形正是這樣。阿卜杜拉是男孩子,住在當地一個小村莊裡。交通標誌說那村莊像綠洲一樣,但那兒鬧水荒已好些日子,而且幾乎一棵樹也沒有。阿卜杜拉得走到逾1公里以外的井去,給家人打水。

 世上有些地方,潔淨的淡水已開始供不應求,原因很簡單:不少人本就住在長年乾旱或雨量不多的地區,水一向少得可憐。(請參考第3頁的地圖。)據斯德哥爾摩環境學研究所說,世上三分之一的人都住在缺水地區,缺水程度從中等到嚴重不等。與此同時,人們對水的需求也增加了,其增加速度比人口增長還快一倍多。

另一方面,水的供應大致上仍維持不變。把井挖深一點或建造貯水池,也許能暫緩水荒,但降雨量和地下貯水量基本上始終如一。因此,氣象學家預料不出25年,世上每人可用的水可能要減少一半。

影響糧食與衛生

供水不足對生活有何影響?其一,是有損健康。說的並不是人會口渴而死,而是水質惡劣,用來煮菜弄飯或飲用,就可能致病。伊麗莎白·多德斯韋爾說:「大約百分之80的疾病,以及發展中國家的死亡人數逾三分之一,都是污水所引致的。」有的發展中國家雨量不多,供水往往給人或動物的排泄物、殺蟲劑、肥料,或工業化學品所污染,貧苦人家也許別無選擇,能用就用。

人需要水,才能把廢物排出體外;環境要潔淨 衛生,同樣得耗用大量的水。不過,許多人根本沒多少水可供使用。1990年,26億人生活在衛生情況不如理想的地區裡。1997年,人數增加到29億,這數目差不多佔全球人口一半。老實說,搞好衛生是當務之急。在一次聯合聲明中,聯合國官員卡羅爾·貝拉米和尼丁·德賽警告說:「水不適宜飲用,衛生又因缺水而搞不好,於兒童的健康、發育各方面都只有百害而無一利。」

生產食物也無水不行。不少植物固然受雨水滋養,但近年來,世界人口暴漲,糧食需求日增,灌溉的重要自不待言。今天,世上百分之36的莊稼都不澆灌不行,但全球要灌溉的農地,總面積約二十年前達到高峰後,就一直逐步減少。

在家裡,我們如果擰一擰龍頭,水就不絕而來,或者衛生間設備良好,排泄物一下子通通沖走,大概就很難想像世界在鬧水荒了。但我們該記住,世上只有百分之20的人能享用這些「奢侈品」。在非洲,許多婦女每天運取用水,可能要花上6小時,水往往還受污染了。這些婦女對現實的殘酷再清楚不過:潔淨、安全的水很少,而且愈來愈少。

科技能解決問題嗎?人們能夠以更合乎經濟效益的方式運用水源嗎?水往哪兒去了?接著的文章會試著解答這些問題。

[第4頁的附欄或圖解]

哪兒有淡水?

地球上的水約百分之97都是海水,鹽分高,不適宜飲用、澆灌或製造。

其餘約百分之3就是淡水,但像附圖顯示,大部分淡水都不易得著。

[圖解]

(排版後的式樣,見出版物)

永久冰和雪68.7%

地下水30.1%

永久凍土,地下冰0.9%

湖泊、河流和沼澤0.3%

[第5頁的附欄]

水荒危機

污染在波蘭,只有百分之5的河水是適宜飲用的,百分之75的河水已受到嚴重污染,就是作工業用途也不行。

城市供水在墨西哥城,即世界第二大城市,地下水位正持續下降,而該城百分之80的供水都來自地下水。抽取的地下水比天然補給的多百分之50以上。中國的首都北京,情況也大同小異。近年來,北京的蓄水層水位每年下降超過1米,三分之一的水井都已乾涸。

灌溉在美國,巨大的奧加拉拉蓄水層裡的水愈來愈少,得克薩斯州西北部要澆灌的農地因而缺水,面積減少了三分之一。中國和印度,也就是世上第二和第三個主要糧食生產國,情況同樣不妙。在南印度的泰米爾納德邦,灌溉耗用了大量的水,以致地下水位在過去十年下降了超過23米。

河川日少在旱季,恆河這大河的水不再流到海裡去,因為水流給改道,全流到其他地方去了。在北美洲的科羅拉多河,情形也一樣。

[第3頁的地圖]

(排版後的式樣,見出版物)

供水不足的地方

鬧水荒的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