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面對恐怖主義的威脅

面對恐怖主義的威脅

 面對恐怖主義的威脅

20世紀80年代末期,恐怖活動看來好像有所減少。時移勢遷,新一派的恐怖分子已經崛起了。現今恐怖活動主要是由極端分子策劃的。他們有很多門路籌集資金,例如販運毒品、經營私人企業等。他們還有私人財產可以動用,又得到慈善團體和本地財團的資助。他們一如既往,到處橫行,極盡殘暴之能事。

近年無理性的恐怖活動激增。在紐約市世界貿易中心發生的炸彈爆炸事件中,有6人罹難,大約1000人受傷。一個激進教派在東京的地下鐵道釋放了一種稱為沙林的神經毒氣,事件導致12人喪生,逾5000人受傷。一個恐怖分子引爆了一顆貨車炸彈,把俄克拉何馬城一棟聯邦政府大樓夷為平地。這起事件奪去了168條人命,害得盈千累萬的人受傷。除了上述事件以外,正如第4~5頁的附欄表明,恐怖分子並沒有罷手,至今仍然策劃各種各樣的恐怖活動。

從總體上看,恐怖分子再也不像過去那樣,採取克制態度。1995年,俄克拉何馬城一棟聯邦政府大樓被炸毀。罪魁已經判了罪。報導引述 他的話說,但求引起有關方面的注意,他不惜任何代價,要取得「死者枕藉」的效果。1993年,一個團體承認,紐約市世界貿易中心的炸彈爆炸事件是他們幹的。世界貿易中心由兩座聯立式塔樓組成。該團體的頭目企圖用炸藥使其中一座塔樓倒下,撞向另一座,使兩座塔樓裡面的人同歸於盡。

新武器層出不窮,恐怖分子現今大有選擇的餘地。專門研究恐怖主義的小路易斯·米澤爾說:「我們生活在動輒發怒的時代。人們的火氣大得簡直不可想像。末日將至的恐懼籠罩全球,核武器、化學武器和生物武器無所不用其極,全球災難一觸即發。」極端分子為求引起轟動,不惜使用殺傷力更大的尖端武器產品。

用電腦進行恐怖活動

網絡恐怖主義,顧名思義,是用電腦一類的現代科技進行的恐怖活動。恐怖分子用電腦病毒做武器,吞噬攻擊目標的電腦數據,使對方的系統失靈。他們也用「邏輯炸彈」去欺騙對手的電腦系統,指示對方的系統執行一些無法執行的程序,以致系統發生故障。世上的國家日益依賴信息網絡系統去進行經貿活動,搜集國防情報,保障國家安全。由於這個緣故,許多人都覺得,公眾越來越容易遭受恐怖分子的攻擊。武裝部隊大多有自己的通信系統,即使在核戰期間,隊員也能互通信息,彼此保持聯繫。像電力供應、交通運輸、金融市場一類對公眾開放的網絡,就比較容易受到破壞了。

假設恐怖分子想要中斷德國柏林的電力供應。這件事要是發生在好幾年前,恐怖分子就可能要到電力公司幹活,才能找機會破壞電力系統。現在形勢不同了。有些人認為,一個受過訓練的電腦黑客,即使處身在地球另一邊的僻遠鄉村,也可以利用家裡的電腦使柏林市陷於黑暗。

不久前,瑞典一個黑客侵入了美國佛羅里達州一個電腦系統,害得當地的緊急救援服務停頓了一小時。這其間,警務處、消防處和救護車服務一律接收不到緊急求助的信號。

弗蘭克·奇盧福評論說:「我們實質上製造了一個不受警察監管的地球村。」奇盧福在美國的策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任職,是信息戰爭特別工作組組長。策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高級顧問羅伯特·庫珀曼,曾在1997年說過,如果恐怖分子決定用高科技進行攻擊,「後果實在不堪設想,現存的政府機關,沒有一個能應付」。

有些分析家認為,恐怖分子能把各種各樣 的電腦科技弄到手,不管保安部門設立什麼防護措施,他們總有法子闖進電腦系統去。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喬治·特內說:「對手只要傳播特定的病毒,或闖進特定的電腦終端機,就可以造成慘重的破壞。」

用化學物質和細菌進行恐怖活動

用生化武器進行攻擊的恐怖活動也令人擔憂不已。1995年年初,恐怖分子在東京的地下鐵道釋放毒氣的事件,震驚世界。一個末日教派直認,這起事件是他們幹的。

在美國防務分析研究所任職的布拉德·羅伯茨說:「恐怖主義的面貌改變了。以往恐怖分子出擊,目的是要迫使政府當局讓步,答應他們的要求。現在形勢不同了。有些團體居然聲稱,他們旨在造成大量傷亡。這就是生物武器深受恐怖分子歡迎的原因。」要把生物武器弄到手有多困難呢?《科學美國人》雜誌說:「人不用怎麼冒險,就能培養數以萬億計的細菌。培養細菌的工具並不複雜,只需一個啤酒發酵器、一種用蛋白質做基本成分的培養基、一個防毒面具和一件塑料外衣就行了。」細菌準備好後,要傳播開是很容易的。恐怖分子暗中使用生物武器,攻擊對象根本無從防範。直到一兩天之後,他們才發覺自己感染了細菌,可惜為時已晚。

有人說炭疽桿菌很適合做生物武器。炭疽桿菌可以通過接觸,從牲畜傳染給人。人感染後,皮膚會生膿疱。炭疽病從希臘語「炭」這個詞得名,意指瘡口上所結的一層黑痂。制訂防禦計劃的人還有多一層顧慮:炭疽孢子可以通過呼吸系統侵入肺部。炭疽病患者的死亡率相當高。

用炭疽桿菌做生物武器效果驚人。為什麼呢?這種細菌具有高度的抵抗力,而且很容易培養。人感染後,不會馬上顯出病狀。再過幾天, 受害人就會感到不適,身體倦怠,像是得了流感似的。咳嗽、胸部憋悶等症狀隨後出現。患者急促地呼吸著,接著休克了,幾小時後就死去。

核武器落入恐怖分子手裡?

蘇聯解體以後,有些人很想知道,偷來的核武器會不會在黑市上出售。許多專家都認為,這種可能性不大。先前引述的羅伯特·庫珀曼指出:「沒有證據表明,有任何恐怖組織想要把核材料弄到手。」

其實,當前急需注意的,倒是跟核彈密切相關、殺人不聲不響的放射性材料。放射性材料不會爆炸,所以不會釋放爆炸氣浪,也不會引起發熱爆破。儘管這樣,放射性材料卻默默地發出輻射,傷害個別的細胞。首當其衝的是骨髓細胞。這些細胞一死去,就會產生一連串的壞影響,例如出血和免疫系統衰竭等。放射性材料跟化學武器可不一樣。化學武器一接觸到氧氣和濕氣就會分解。放射性材料長年累月都發出有害的輻射。

在巴西中南部戈亞尼亞城發生的意外事故,足以說明輻射具有多大的殺傷力。1987年,一個男子毫不提防地把一個鉛罐打開了。這個鉛罐連接在廢置的醫療器材上,罐裡含有銫-137。男子對這顆發出藍光的石子很好奇,於是向朋友展示自己的新發現。不出一個星期,最先受害的男女就相繼到診所求醫。後來,盈千累萬的人都接受了檢查,為要確定自己有沒有受輻射影響。在這起事件中,約有一百個居民感到不適,五十人需要住院治療,四人不幸喪生。反恐怖主義專家認為最可怕的是,有人刻意把銫擴散開。要是這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代價高昂

顯而易見,恐怖活動造成慘重的人命損失。不止這樣,恐怖活動也波及其他層面。地球上有些地區糾紛迭發。恐怖活動能破壞或延誤這些地區的和平進程。恐怖主義能激起衝突,使衝突延續下去,根深蒂固,難以消除。恐怖活動使暴行循環不止,情況越變越壞。

此外,恐怖主義也加重了國民經濟的負擔。各國政府不得不花費大量時間和資源,去對付恐怖主義。就以美國為例,政府當局在2000年按預算撥了逾十億美元打擊恐怖活動。

不管我們有沒有注意,恐怖主義對我們大家都有影響。且以出外旅遊為例。搭乘什麼交通工具?去什麼地方旅遊?我們所作的決定都不免受恐怖活動左右。由於恐怖分子為患,各國政府不得不耗費大量稅款,保護社會名人、國家重要設施和老百姓,以免受恐怖活動所害。

說到這裡,以下的問題仍然有待解答:恐怖主義的禍害能永久消除嗎?下篇文章會探討這個問題。

[第7頁的附欄或圖片]

假保護生態為名的恐怖活動

《俄勒岡人報》報導,恐怖分子使出新的花招,「以保護環境和動物為名,故意縱火,肆意投彈,蓄意破壞」。有人把這樣的破壞行動稱為生態恐怖主義。自1980年以來,造成嚴重破壞的生態恐怖主義行動,在美國西部發生了不下一百次,損失總額達4280萬美元。一般說來,犯這類罪行的用意是要中斷木材採運作業,阻止當局把莽原區開闢為休閒場所,或者抗議人們用動物的毛皮做衣服、以牠們的肉為食物、用牠們做研究實驗等等。

以上所描述的都可以說是恐怖活動,因為當事人企圖用暴力迫使有關人士和有關機構改變行事方式,強迫當局改變公共政策。假保護生態為名的恐怖分子,喜歡在夜間出動,攻擊僻遠的目標。他們作案不留痕跡,只留下一片焦土,使偵查人員很難理出個頭緒來。好幾年前,以環保名義犯下的罪行,對受害地區所造成的影響還是很有限,而且鮮為人知。近年來,形勢已有所改變,攻擊對象的範圍不斷擴大。雅姆·達米蒂奧是美國林務局一個經驗豐富的調查員,也是特工。他說:「這些人旨在喚起大眾的注意,好使他們要求的改革能夠實現。他們要是覺得自己受忽視,就會變換花樣,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第10頁的附欄或圖片]

恐怖主義與傳媒

新聞記者特里·安德森曾在黎巴嫩被恐怖分子囚禁了差不多七年。他說:「恐怖分子傷害無辜,既可以引起轟動,又可以利用傳媒的報導去推行政治運動,擾亂民心,真是『一舉兩得』。對恐怖分子來說,不管是政治綁架、暗殺,還是傷人害命的爆炸事件,只要傳媒多加報導,他們就已經達到目的了。沒有世人的注意,這些殘暴行為就失去意義,他們一點好處也撈不著。」

[第8,9頁的圖片]

1.在以色列耶路撒冷發生的自殺式爆炸事件

2.在斯里蘭卡科倫坡,種族主義恐怖分子炸毀了一家銀行

3.在肯尼亞內羅畢,一顆汽車炸彈爆炸了

4.俄羅斯莫斯科發生炸彈爆炸後,受害人的家屬悲痛萬分

[鳴謝]

Heidi Levine/Sipa Press

A. Lokuhapuarachchi/Sipa Press

AP Photo/Sayyid Azim

Izvestia/Sipa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