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蝴蝶、花、螞蟻——相依為命

蝴蝶、花、螞蟻——相依為命

 蝴蝶、花、螞蟻——相依為命

荷蘭《儆醒!》撰稿員撰

7月了,西歐的小藍蝶知道是時候傳宗接代了。不過小藍蝶需要的不單是配偶,牠們還需要盛開的沼澤龍膽花和飢餓的紅螞蟻為自己效勞。此話何解呢?花和螞蟻在這些蝴蝶的生活周期中究竟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要實地觀察這種有趣的三角關係,可以到荷蘭北部德溫厄代爾瓦勒國家公園一遊。這個公園裡住了大量藍蝴蝶。每逢春夏兩季,這個公園裡的灌木林都會變成一塊五彩繽紛、由盛放的花朵拼合而成的地毯,其中有藍色的沼澤龍膽花、粉紅色的泥澤石南花和黃色的泥澤常春蘭。藍蝴蝶對精緻的泥澤石南花和有穗邊的藍色沼澤龍膽花特別鍾情,不過各有 不同原因。泥澤石南花在開花的時候是很受歡迎的食物供應站,專門提供花蜜,而沼澤龍膽花則可能成為收藏庫。但是藍蝴蝶會把什麼東西收藏起來呢?

求生妙計

雌蝴蝶在交配以後會找一朵長得比四周草木高的沼澤龍膽花,然後停在其上,產下一些白色的蝴蝶卵。四到十天以後,卵子孵化,兩到六條小毛蟲展開新生命,隨即就鑽進糧食庫中。毛蟲在接下來的兩三個星期裡吃個不停,然後下到地面去。

說出來很妙,原來毛蟲通常是等到傍晚以後才降落的。這一著相當重要,因為同樣是住在國家公園的兩種紅螞蟻要到傍晚以後才會離窩覓食。毛蟲就不偏不倚地落在覓食螞蟻群的必經之路上。毛蟲走這一著雖然看似自尋死路,實際上卻是求生妙計。那接下來會怎麼樣呢?

過了不久,一些紅螞蟻碰上攔路的毛蟲,於是很快地合力把毛蟲拖回窩中。毛蟲進入了螞蟻的窩以後,立即如上賓一般大受禮待,在美食任君嘗的環境下又安全又舒服地度過了秋去冬來,冬去春來的日子。不過所謂美食是有限的,就是螞蟻的幼蟲和由工蟻反吐出來的主糧。但是螞蟻也有利可圖,就是定時向毛蟲榨取美味的蜜露。就算到了結蛹期,毛蟲仍然繼續向螞蟻供應蜜露和別的分泌物,通通都是螞蟻的精選美食。不過一到了那時候,這段共存的關係很快就要告終了。

 貴賓頓變不速客

毛蟲在結蛹期中開始轉化成蝴蝶。轉化過程一完成,蝴蝶就會破蛹而出。要注意蝴蝶多數在一大清早破蛹。為什麼呢?因為早上的螞蟻不是很活躍,這次跟毛蟲從花兒落到地面的那次不同,這次最好別讓眾房東知道。

螞蟻終於還是要來取蜜露,那時候牠們才驚覺一隻有翅膀的外來生物竟然在窩中出現,於是立即群起攻擊。剛由毛蟲變身而成的蝴蝶為保足翼和生命,急忙往出口撲去。蝴蝶一離開蟻窩,就沿枝頭向上爬,這時螞蟻也撤軍了。

蝴蝶到達安全的高度以後,會伸展翅膀讓風吹乾。然後,在蝴蝶誕生差不多一年以後,偉大的時刻來到了,蝴蝶首次振翅。飛起來了,就在花叢中展翅上騰!交配的時候指日可待,牠很快就要找一棵高的藍色沼澤龍膽花了。畢竟這該是為下一代未雨綢繆的時候了。

[第18頁的附欄]

絕種邊緣的蝴蝶

石南花叢是藍蝴蝶棲息的地方。許多世紀以前,在西歐各地,人們砍伐原始森林,結果產生石南花叢。過去紫色的石南花處處可見,覆蓋了比利時、德國和荷蘭的大片土地,但今日只有零星的殘留下來。結果可以容納藍蝴蝶的土地迅速減少。十年前,已知的藍蝴蝶天然棲息地在荷蘭共有136個,但十年之間,其中57個棲息地已不再有藍蝴蝶的蹤影了。事實上,由於藍蝴蝶的生存大受威脅,以致在歐洲委員會由編纂,記錄瀕臨絕種蝴蝶品種的文件裡,這種蝴蝶給列於瀕臨絕種及容易受傷害蝴蝶的名單上。

為了讓德溫厄代爾瓦勒國家公園繼續做藍蝴蝶的安樂窩,公園的看守人正嘗試運用幾百年前的農耕法,希望能保住石南花叢。古老的方法就是讓牧羊人在石南花叢中放羊,田野上長出較堅韌的草就放牛來吃。牛羊把草吃掉,石南花和其他植物就能生長。(現時這公園裡大概長了580種植物。)結果德溫厄代爾瓦勒公園裡的藍蝴蝶也盡了本分——牠們的數目增加了。事實上,由於這個歐洲最大,最重要的石南花公園為各種蝴蝶提供如此慷慨的家園,難怪荷蘭全國有百分之60的蝴蝶品種可以在這裡見到。

[第16頁的圖片]

一隻蝴蝶飛到藍色的沼澤龍膽花上產卵

[第17頁的圖片]

紅蟻照顧蛹

[鳴謝]

Ants on pages 16 and 17: Pictures by David Nash; www.zi.ku.dk/personal/drnash/atta/

[第17頁的圖片]

粉紅色的泥澤石南花

[第17頁的圖片]

黃色的泥澤常春蘭

[第18頁的圖片]

牛羊齊助蝴蝶棲息地重獲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