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宗教的前景如何?

宗教的前景如何?

 宗教的前景如何?

在前蘇聯國家裡,宗教得以蓬勃再興,重見天日,實在是出人意表的發展。單在俄羅斯,現時一半人口自稱是正教徒,另外數以百萬計的人信奉各種各色的宗教,其中包括歷史悠久的伊斯蘭教、猶太教和佛教。至於耶和華見證人,他們在蘇聯也有一段不短的歷史。

早於1891年,聖經研究者(耶和華見證人在1931年之前的名稱)的代表曾到訪蘇聯(現在是摩爾多瓦境內的基希納烏)的基什尼奧夫市,在那裡跟信徒同工舉行聚會。1928年,聖經研究者特別代表喬治·揚格跟蘇聯官方在莫斯科會面,請求當局批准他們印製聖經書刊。後來,因為政府力圖消滅見證人,令他們聲名遠播。

差不多十年前,蘇聯突然解體,令不少人納罕:「蘇聯政府為什麼企圖消滅宗教呢?」數十年來被人灌輸無神主義的一代抱著好奇,開始想探究一下宗教對他們有什麼好處。究竟這本被列為禁書的聖經,能不能夠解決當前困擾人類的種種問題呢?俄羅斯人正紛紛探究這些問題的答案。

另一種宗教問題

在前蘇聯地區內,由於越來越多人對聖經表示興趣,倒產生了另一種的宗教問題。去年,英國倫敦《衛報》曾有以下的評論:『有神與無神的戰爭』也許終告一段落,可是,當世上第一個公然信奉無神主義的國家黯然離場不足十年,在俄羅斯舞台上,一輪全新的宗教冷戰卻才剛剛開始。」這場所謂的宗教冷戰指的是什麼呢?

正如上一篇文章指出,俄羅斯正教會為了求存以及保住自己的特權,不惜跟蘇聯領導層打成一片,狼狽為奸。據《衛報》報導,這種親密關係一直存在:「過去十年,正教會跟俄羅斯政府的關係密切得令人不安;事實是,這個政府就是曾經壓制教會的同一個政府,外貌固然不同,實質卻沒有改變。教會處處為政府的政策護航(例子之一就是正教會最高級主教贊成俄羅斯出兵車臣),以求換取在政治上的龐大勢力。」

1999年2月10日《洛杉磯時報》就「良心與宗教組織自由法」作出評論時,特別提到教會所操有的政治勢力。據《洛杉磯時報》指出,由總統葉利欽於1997年9月簽署的這條法案,其實「是由俄羅斯正教會倡議的」。法案把「傳統」宗教的特殊地位授予正教會、伊斯蘭教、猶太教和佛教。法案條文還規定俄羅斯境內的所有宗教團體必須重新登記。

1999年2月11日《紐約時報》報導,有關法案一旦通過,「正教會就著手向被視為競爭對手的宗教大施壓力」。《紐約時報》補充說:「去年8月,俄羅斯正教會最高級主教阿列克謝二世,請求當局禁制一切傳教活動,尤其要禁制那些引誘人背離『祖先宗教信仰』的團體。」自那時起,當局對所謂 的傳教活動開始諸多鉗制,一個稱為「宗教冷戰」的局面就這樣開始了。

其中一個攻擊目標

在這場由俄羅斯正教會發動的攻擊中,耶和華見證人首當其衝。1996年6月20日,莫斯科檢察官辦公室著手處理一宗由反邪教的「防偽護幼協會」(或保護青少年提防邪教協會)提出的訴訟案。由於指控見證人違法的控罪證據不足,開審日期再三押後,有關方面卻一再堅持要進行重審。

與此同時,見證人成了宣傳攻勢的箭靶,抹黑見證人的信息鋪天蓋地而來。銷數達120萬份的俄羅斯日報《共青團真理報》在1998年11月21日作了以下的報導:「在短短兩年間,俄羅斯正教會發行了超過十本書刊、冊子和手冊,全為『針對』耶和華派而寫。」正教會為什麼千方百計要醜詆見證人呢?

《共青團真理報》繼續寫道:「主要原因可能是因為在過去短短七年間,這個宗教團體的成員已激增十倍。跟其他階級分明的機構一樣,俄羅斯正教會是不能容忍有競爭對手的。」

早於1999年,針對見證人的訴訟案件再次開庭,引起了世上各界人士廣泛關注。2月11日的《紐約時報》以大字標題報導:莫斯科法院權衡應否禁制耶和華見證人。文章指出:「宗教界和人權組織正密切注視這宗在莫斯科民事法庭一個房間內審理的案件,因為這是當局計劃引用(良心與宗教組織自由法)壓抑崇拜自由的首個重要案例。」

赫爾辛基國際人權聯合會總幹事柳德米拉·阿列克謝耶娃說,針對見證人的這宗案件為什麼引起各界人士關注。她說,如果當局獲「勝訴」,能夠成功打壓耶和華見證人的活動,「他們勢將肆無忌憚地對付其他(非傳統宗教)的團體了」。然而,這宗案件後來再次押後至1999年3月12日重審。出乎意料的是,一個多月後,即4月29日,俄羅斯司法部簽發了註冊證書,正式確認「俄羅斯耶和華見證人行政中心」的合法地位。

儘管受到政府正式認可,在俄羅斯以及其他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內,見證人和其他少數宗教團體仍然到處受人無理攻擊。在英國牛津凱斯頓研究院任職的勞倫斯·烏扎認為:「留意當局對待見證人的方式很管用」,因為見證人的際遇往往是最早的「警報訊號」。不錯,千百萬人的宗教自由正面臨重大威脅!

無端的攻擊

在公元1世紀,耶穌的跟從者也曾遭大祭司和其他宗教領袖猛烈迫害。(約翰福音19:15;使徒行傳5:27-33)結果,有人論及當時的基督教說:「老實說,我們知道這個教派是到處受人抨擊的。」(使徒行傳28:22)因此,現代真正基督徒若好像以往的耶和華見證人般遭人造謠誣衊,也實在不足為奇。

然而,當日一位有名望的法利賽派律法師迦瑪列,對早期基督徒所受的指控作過仔細查究之後,提出了以下的忠告:「不要干涉這些人,任由他們吧;(因為這個計劃、這種作為要是出於人,就會被推翻;但要是出於上帝,你們就不能推翻他們。)不然的話,恐怕你們其實同上帝對抗了。」——使徒行傳5:38,39

 同樣地,今天一些批評者也曾對耶和華見證人的組織作過深入研究。結果怎樣呢?自稱是正教徒的謝爾蓋·布拉戈達托夫在《共青團真理報》這樣寫道:「過去一百年間,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可以提出真憑實據,證明(耶和華見證人)的成員做過觸犯法紀,作奸犯科的勾當。」

宗教的前景如何?

聖經曾論及一種「潔淨沒有污穢的崇拜」。(雅各書1:27上)正如上一篇文章指出,聖經把偽宗教世界帝國描述為一個「大娼妓…地上的列王跟她行淫亂」。大巴比倫這個象徵性的宗教娼妓被形容為「喝醉了聖民的血和耶穌的見證人的血」。——啟示錄17:1-6

對於那些為了保住權位,不惜跟政治狼狽為奸的宗教,聖經這項描述實在是貼切不過的!然而,象徵性大娼妓的悲慘下場已成定局,是不可逆轉的了。關於這點,聖經說:「不過一日的光景,她的災殃就會來到,就是死亡、哀慟、饑荒,她還要被火完全燒掉;因為審判她的耶和華上帝是能力高強的。」無怪天使向人發出緊急的呼籲,說:「你們要是不想……有分受她的災殃,就從她裡面出來吧。」——啟示錄18:4,7,8

那末,「潔淨沒有污穢的崇拜」是怎樣的呢?使徒雅各說:這種崇拜「不……沾上世界的污點」。(雅各書1:27下)此外,耶穌基督論到他真正的門徒,說:「他們不是世界的一部分,正如我不是世界的一部分。」(約翰福音17:16)因此,你能夠看出,為什麼耶和華見證人不願涉足於世界的政治事務,不願跟政治同流合污嗎?他們採取這個立場,是因為他們堅信聖經以下的應許:「這個世界和世界的慾望正在過去,可是實行上帝旨意的,卻永遠長存。」——約翰一書2:17

[第15頁的圖片]

1999年2月,莫斯科法院就案件舉行聆訊被告(左方)、法官(中間)、控方(右方)

[第15頁的圖片]

聖經描述世上宗教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