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宗教如何歷劫猶存?

宗教如何歷劫猶存?

 宗教如何歷劫猶存?

當納粹德國於1941年6月進侵蘇聯時,俄羅斯正教會幾乎已被蘇聯政府瓦解,奄奄一息。然而,納粹黨發動襲擊以後,蘇聯政府卻突然改變對宗教的態度。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倫敦英王學院現代歷史系教授理查德·奧弗里在《蘇聯的戰爭——雪地血跡斑斑》一書中寫道:「就在德國進侵那一天,俄羅斯正教會當時的牧首——都主教謝爾蓋——呼籲信眾要不惜一切代價,擊退敵人。隨後兩年間,他寫了不下23封書信給屬下教友,促請他們為信奉無神主義的祖國戰鬥到底。」因此,正如奧弗里教授補充說:「斯大林才讓宗教重見天日,再次勃興。」

1943年,斯大林把謝爾蓋立為 正教會的最高級主教,正教會的地位正式受到確認。「為了投桃報李,正教會四出向信徒募捐,籌款資助新設的裝甲部隊。」奧弗里教授寫道:「各教士和主教籲請屬下信眾,要持守信仰,就是對上帝的信仰,以及對斯大林的信仰。」

對於蘇聯這段時期的歷史,俄羅斯宗教學者謝爾蓋·伊萬年科教授有以下的論述:「俄羅斯正教會出版的《莫斯科的最高級主教》雜誌把斯大林譽為歷代各國中,最偉大的領袖和導師,是受上帝所差派,來拯救國民擺脫地主與資本家的剝削和壓迫的。雜誌呼籲信眾,要盡忠報國,為了保衛蘇聯,不惜流出最後一滴血,為了創建共產主義,不惜奉獻自己的一切。」

「深受國安會器重」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正教會對政府當局仍然有它的利用價值。由哈里森·索爾茲伯里編撰的《蘇聯——五十年歲月回顧》一書道出兩者的關係,說:「戰爭結束後,斯大林就冷戰訂定的外交策略得到教會領袖的大力支持。」

新近出版的《劍與盾》闡述當時正教會的領袖怎樣為蘇聯政府賣力。例如,於1945年繼謝爾蓋出任最高級主教的阿列克謝一世為表示支持政府,正式「加入世界和平議會,即蘇聯於1949年建立的外交陣線」。書中同時提及他和都主教尼古拉「怎樣被國安會視作操控民眾的重要工具,深受器重」。

最高級主教阿列克謝一世於1955年作的聲明特別值得注意,他說:「俄羅斯正教會全力支持我國政府為促進和平而訂定的外交政策。雖然有人指稱這是因為教會別無選擇,事實是,正教會認為蘇聯政府的政策不但公正公平,而且是跟教會所倡導的基督教理念完全一致的。」

2000年1月22日倫敦《衛報》引述正教會異見教士格奧爾基·埃德爾施泰恩的講話,說:「所有正教會的主教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以確保他們貼貼服服的聽命於中央。他們都是 國安會的特務。代號『德羅茲多夫』的最高級主教阿列克謝是國安會招聘的特工,也是盡人皆知的事實。[主教們]很懂得玩弄政治手腕,跟二三十年前的情形沒有兩樣。」

蘇聯政府的家奴侍婢

對於當時正教會與蘇聯政府之間的親密關係,1959年9月14日《生活》雜誌有以下的評論:「斯大林向宗教稍作讓步,教會就奉他如沙皇般,向他俯首稱臣。為了確保教會與政府之間的這種協作關係,當局設立了專責監管的部門。自此以後,正教會一直被視作政府的機關。」

蘇聯教會事務權威馬修·斯平加證實教會與政府之間確實關係密切。他在1956年出版的《蘇俄治下的教會》中寫道:「現任最高級主教阿列克謝刻意使正教會成為為政府效力的工具。」事實上,正教會得以立足生存,代價就是做政府的家奴侍婢。可是,你也許會問:「這也不算是什麼大罪吧?」且讓我們來看看上帝和基督對事情的看法好了。

耶穌基督論及他的真正門徒說:「你們不是世界的一部分,而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此外,聖經一針見血的說:「你們這些通姦的婦人,難道不知道同世界友好,就是同上帝敵對嗎?」(約翰福音15:19;雅各書4:4)因此,聖經表明,任何教會如果跟「地上的列王……行淫亂」,就是宗教的娼妓。這樣,跟政治勾結的宗教就成為聖經描述的:「大巴比倫,眾娼妓和地上可憎東西的母親」的一部分了。——啟示錄17:1-6

見證人如何歷劫猶存

另一方面,耶穌基督表明真正跟從他的人有什麼標誌,說:「你們要是有彼此相愛的心,所有人就因此知道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翰福音13:35)見證人得以在前蘇聯統治下歷劫猶存,正是因為他們之間有這種真愛,正如《劍與盾》報導說:「不論在勞役營抑或放逐期間,耶和華派的成員都不遺餘力地協助信徒同工,向他們提供金錢、糧食和衣物上的援助。」

事實上,他們向被囚的同工所提供的「糧食」也包括靈糧,就是聖經和聖經書刊。耶穌說,聖經就是「上帝的話語」,是我們維持屬靈生命所必須吸收的知識。(馬太福音4:4)弟兄為了把聖經書刊偷運進營中,要冒極大的危險;如被發現,他們將受嚴懲。

海倫尼·塞爾米娜曾於1962和1966年間被囚於蘇聯的波馬刑事勞役營中。在《蘇聯監獄 的女囚犯》一書中,她寫道:「不少耶和華見證人都是因為在住所裡藏有幾本《守望台》雜誌,就被當局判處十年苦役的。既然擁有這些雜誌已足以被重判,當局一旦發現這些書刊竟在營內,焦慮和憤怒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為了提供靈糧,弟兄們不顧個人安危,置生死於度外,表現出超卓的基督徒愛心!然而,儘管這種真愛是見證人能夠歷盡艱辛,生存立足的重要因素,最關鍵原因卻不是這一個。海倫尼·塞爾米娜寫道:「沒有人能夠理解,在這個四面圍上有刺鐵絲,人與人的接觸極為有限的地方,怎麼可能有禁書流入呢?」不錯,既然所有進入營房的人都經過徹底搜身,能夠偷運禁書確實不可思議。海倫尼繼續寫道:「這些書刊就彷彿是天使在夜間空投下來似的。」

不錯,上帝曾經保證,他絕不會離棄他的子民。因此,前蘇聯境內的所有耶和華見證人衷心認同詩篇執筆者所說的話:「上帝是幫助我的。」(詩篇54:4;約書亞記1:5)不錯,全賴上帝的幫助,見證人才得以在前蘇聯的統治下歷劫猶存!

又是一番新氣象

1991年3月27日,耶和華見證人正式成為蘇聯認可的合法機構。在同一天簽署的憲章裡,有以下一項:「這個宗教團體的宗旨是要繼續執行他們的宗教使命,就是顯揚耶和華上帝的名字,宣揚由耶穌基督掌權的天上王國將為人類帶來的種種幸福。」

此外,憲章還列出他們執行這項宗教使命的方式,其中包括:公開傳道,上門探訪,教導人學習聖經真理,借助聖經書刊跟人作免費的聖經討論,以及分發聖經。

自從這份公文在十年前簽署以來,蘇聯早已解體,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十五個成員國境內的宗教面貌也煥然一新了。那末,對於這些地區的宗教,以及世上各宗教的前景,我們可以說些什麼呢?

[第11頁的附欄]

正教會與蘇聯政府合作無間

埃德蒙·史蒂文斯在1945年出版的《蘇聯一點不神秘》中寫道:「教會謹言慎行,惟恐得罪它的恩人。教會清楚明白,國家向它施恩,期望的回報就是教會全力支持國家的體制,在指定的範圍內規行矩步。」

史蒂文斯補充說:「幾百年來,正教會是俄國國教這個觀念根深蒂固,源遠流長。教會也就順理成章的接受了它的新角色,就是要跟蘇聯政府攜手合作,共同進退。」

英國凱斯頓研究院曾深入研究,最高級主教阿列克謝二世跟蘇聯政府緊密合作的來龍去脈。研究報告的結論是:「阿列克謝跟政治勾結一點都不稀奇,因為差不多所有經政府認可的宗教——包括天主教、浸信會、基督復臨派、伊斯蘭教,以及佛教——它們的宗教領袖都是國安會的特務。事實上,一份報導國安會怎樣招募阿列克謝作特務的報告,也同時提到其他的特工,其中包括一些愛沙尼亞語路德會的教士。」

[第12頁的附欄或圖片]

在勞役營內向人傳道

拉脫維亞記者維克托斯·卡爾寧斯曾在位於莫斯科東南面400公里以外,莫爾多維亞勞役營中度過了近十年(1962-1972年)的牢獄生涯。1979年3月一位《儆醒!》撰稿員問他說:「你認為被囚的見證人知道這個組織在美國,以及其他地區的情況嗎?」

卡爾寧斯說:「他們知道得很清楚,資料來源主要是他們手上的書刊。……他們也常把雜誌給我看。我當然不知道他們的書刊藏在哪裡,因為收藏地點不斷的改變。不過,人人都知道在營裡能看到他們的書刊就是了……守衛跟見證人整天在玩貓捉老鼠的遊戲,一個把書藏起來,一個設法把書搜出來!」

撰稿員又問他說:「那麼,耶和華見證人有沒有找機會跟你談信仰的問題呢?」卡爾寧斯說:「啊,當然有!誰都認識他們。什麼哈米吉多頓……什麼不再有疾病,我們通通都耳熟能詳了。」

[圖片]

在莫爾多維亞勞役營中,弟兄們勇敢地向人傳講聖經真理

 [第8,9頁的圖片]

1951年,沃夫丘克夫婦給放逐到西伯利亞的伊爾庫茨克,至今仍忠心事奉上帝

[第10頁的圖片]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教會由於大力支持政府,斯大林暫時容許宗教再次勃興

[鳴謝]

U.S. Army photo

[第10頁的圖片]

最高級主教阿列克謝一世(1945-1970年)說:「蘇聯政府的政策是跟教會所倡導的基督教理念完全一致的」

[鳴謝]

Central State Archive regarding the film/photo/phono documents of Saint-Petersbu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