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放下「干戈」頌和平

放下「干戈」頌和平

 放下「干戈」頌和平

多蘿茜·赫勒自述

1919年,我在美國特拉華州威爾明頓市出生,自小在一個意大利的天主教家庭長大。爸媽雖然從不上教堂,卻要我和姐姐妹妹到教堂去。宏偉的教堂、富麗的建築、美麗的塑像、莊嚴的場面,這一切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然而,我對天主教漸漸失去興趣。教會沒有真正教導人明白聖經。爸爸不但尊重聖經,還經常閱讀。此外,教會的通報常常提及捐款人的名字,以及捐款的數目,這令我十分反感。不但這樣,我對於教士的放蕩行為也時有聽聞。結果,我15歲時就不再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了。這使我有更多的時間來鑽研美術。

美術事業

我在21歲那年(即1940年)與威廉·赫勒結為夫婦。我把威廉暱稱做比爾,他很喜歡繪畫任何跟軍事有關的東西,例如戰機、士兵、槍和戰艦。比爾因我是個畫家而感到高興,我第一批油畫顏料就是他送的。我開始鑽研早期大畫家的繪畫技巧。

婚後兩年,比爾開始喜歡用鉛做軍事模型,甚至成為嗜好。他所做的是玩具士兵嗎?當然不是!他希望做出真真正正的藝術作品來。一般工匠通常用塑料、木材或石膏造模型,但由於比爾受過訓練,熟悉機械操作,因此很容易掌握鉛這種金屬。

他首先設計一個人物的模樣,接著做個模子,然後把鉛澆鑄進去。比爾在製作人物模型方面的技巧越來越熟練,包括把澆鑄好的組件組合起來、焊接、銼平和磨光等。起初他用熟石膏做模子,後來改用牙科複合物。這樣,他的模型就可以做得比較精細。

每個金屬模型完成以後,我就著手作最後的修飾了。我們作過一番徹底的研究後,終於找著有關舊式軍服的細節,包括鈕扣、飾帶、不同軍銜的徽章,以及顏色等資料。

我借助放大器把一些特別適用於金屬的顏料塗在模型上,這一切有助我們把模型做得栩栩如生。我們的工作室就在賓雪法尼亞州費拉德爾菲亞市的一個小地窖。在那裡,有很多製成的模型,例如美洲印第安人、內戰時期的士兵、美國海軍陸戰隊、拿破侖時代的馬和騎士、埃及馬穆魯克軍隊,還有阿爾及利亞的佐阿夫兵等。

美國海軍陸戰隊請比爾製造在1939年以前,美國駐中國北京的第一支海軍分遣騎兵隊 模型。我們夜以繼日地埋頭苦幹,最後在1954年把這個模型呈交給美國哥倫比亞特區華盛頓的史密森學會。多年後,總統約翰遜問我們這個模型可否放在白宮裡。我們欣然同意。

我們從不售賣自製的人物模型,但比爾卻為這些模型花了上千美元。不少論及士兵模型的書也讚揚我們的造詣。1965年,我們的作品在紐約昆斯區弗拉興草地的世界博覽會上展出。博物館也向我們索求模型。此外,美國南北戰爭史學家布魯斯·卡頓在他所出版的書裡,也使用我們的立體布景和人物模型,作為插圖之用。

困惑人生

我大約40歲的時候來到人生一個轉捩點。我開始想到有關上帝的問題。在一個聖誕節裡,五個天主教的孩子在家裡一場火災中給燒死,當時他們的父母正在教堂。我不禁想道:「天主怎麼會在自己的生日容許這個悲劇發生呢?」此外,我也讀過一本論及納粹大屠殺暴行的書。這些和世上其他的可怕事件使我不禁想道:「上帝在哪裡呢?他根本沒有盡本分!」

鑑於爸爸早年的榜樣,我覺得答案必然能夠在聖經裡找著。我於是到費拉德爾菲亞我家附近的天主教教區長住所,約見司鐸討論聖經。我等了很久,始終未能會見司鐸。我每星期都到教區長的住所去,但一連四個星期都無法接觸到司鐸。

一天黃昏,我感到很苦惱,凝望天際,不禁禱告說:「我不知道你是誰。我也不知道哪一個宗教是你悅納的,但我深信你是存在的。求你幫助我認識你吧!」過了不久,耶和華見證人上門探訪我。

我偶爾也看見耶和華見證人從車子出來,然後探訪不同的住宅。我對他們一無所知,也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四處探訪人,但他們的工作卻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見證人在1961年那天到訪的時候,我感到很沮喪,因為我在尋找真神方面一無所獲。當時我正洗擦房子的大門,一位名叫瑪吉·布里翁的中年婦人走上門廊的台階,向我打招呼。我故意不理不睬,毫無反應。可是,當她談到地球將會變成一個美麗的樂園時,我留心聆聽她所說的每一句話。最後她說:「請問你聽不聽見我所說的話呢?」

我於是複述她所說的每一句話,包括她所引用的經文以賽亞書55:11。我轉個身來,抓住她的臂膀,說:「請進來吧!」瑪吉給了我一 本聖經(這是我生平的第一本聖經),還有一本助人明白聖經的書,書名是《從樂園的失落到樂園的復得》。不但這樣,她也向我提出一個定期的聖經討論安排,這正是我一直渴望能夠從天主教會得到的。

瑪吉每星期與我討論聖經兩次,因此,我的學習進度也相當快。過了不久,我已清楚看出所學的都是真理。當我認識上帝的名字耶和華時,那種興奮的感覺實在無法形容。(詩篇83:18)不錯,他就是我自小以來一直渴望認識的上帝!我也明白到他的兒子耶穌基督,並不是三位一體的神當中一個神秘部分。(約翰福音14:28)我很快就出席耶和華見證人的基督徒聚會,還渴望全時向人傳講聖經的信息。

重大抉擇

最大的考驗來到了。我該解散威廉·赫勒與多蘿茜·赫勒的藝術組合嗎?我怎能一方面事奉和平的上帝及他愛子和平的君,但另一方面卻通過藝術去歌頌戰爭呢?(以賽亞書9:6)耶和華豈不是應許他會「止息刀兵,直到地極」嗎?(詩篇46:9)既是這樣,我為什麼繼續做一些上帝將要毀滅的東西呢?先知以賽亞豈不也預言上帝的子民會「將刀打成犁頭」、不再學習戰事嗎?(以賽亞書2:4)我反覆思量這些問題,並懇切向上帝作悠長的禱告。最後,我的決定是:「我絕不能繼續做那些東西了!」1964年4月25日,我通過浸禮象徵我已獻身給耶和華上帝。

比爾常常說他很擔心終有一天,死亡會把我倆分開。我學習聖經以後,就告訴他:「比爾,我們能夠永遠生活在上帝的新世界裡!」(以賽亞書25:8;啟示錄21:4,5)可是,他認為我只是痴人說夢罷了。當我告訴他我再不能違背良心去做軍事人物模型的時候,他勃然大怒,還恐嚇說要離開我。最後,他真的捨我而去。

隨後多年,比爾一直獨自做軍事人物模型。他搬到一個離家不遠的地方,並繼續維持我和兒子克雷格的生活。克雷格是在1942年出生的。1988年,比爾終於與我們團聚,直至他在十年後去世為止。

1966年,我達到當先驅(全時傳道員)的目標。我一直沒有後悔自己當年所作的決定。我很高興能夠幫助姊姊明白聖經。她接受了聖經的真理,目前仍然是個活躍的見證人。爸爸也聆聽聖經的信息,兩星期後就開始出席王國聚會所的聚會。他在75歲的高齡受浸,並且繼續忠心事奉上帝,直至他在81歲去世為止。媽媽在去世前雖然仍沒有獻身給上帝,可是她也認定耶和華是她的上帝。媽媽去世時差不多94歲。

多年以來,和平的上帝耶和華大大祝福我。目前我已81歲,雖然行動有點兒不便,但仍然從事先驅的工作。我對於使徒保羅這番話很有同感:「我感激那賜力量給我的、我們的主基督耶穌,因為他認為我忠信,把服事職務委派給我。」(提摩太前書1:12)這服事職務實在多麼美好!我曾幫助很多人明白聖經,他們當中也有不少人為了事奉慈悲的上帝而甘願作出犧牲。

我很遺憾並非所有家人都響應聖經的真理。也許將來會有更多的家人接受真理吧。耶穌曾說他的門徒將會「在現今這段時期得著百倍的,就是家宅、弟兄、姊妹、母親、孩子」。(馬可福音10:30)我體驗到這番話實在千真萬確。不錯,耶和華使我在靈性上非常富足。我拋開名望,放下「干戈」,以求得到上帝的嘉許與和平,這樣做是我的光榮,我的福分!

[第22頁的圖片]

與小謝潑德將軍在1954年合影

[鳴謝]

Defense Dept. photo (Marine Corps)

[第23頁的圖片]

(大小跟實物一樣)

[第24頁的圖片]

現年81歲,從事先驅工作30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