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大戰沒有使我們停止傳道

大戰沒有使我們停止傳道

 大戰沒有使我們停止傳道

萊奧德加里奧·巴蘭口述

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為了爭奪我的家鄉菲律賓,美國和日本爆發連場激戰,難解難分。我在塔博南的山村被抗日游擊隊拘捕。他們把我毆打一頓,指控我是特務,又恐嚇說要把我處決。讓我解釋一下我怎樣落入這樣的困境,以及怎樣逃生。

1914年1月24日,我在邦阿西楠省的聖卡洛斯市出生。20世紀30年代,父親送我去修讀農學。每逢星期日,我就去望彌撒,在教堂裡聽神父談及福音書(瑪竇福音、馬爾谷福音、路加福音和若望福音)。於是,我很渴望能夠有機會讀到這幾本書。

我賣了些蔬菜,於是有些金錢。有一天,我特地到修道院去買福音書。怎知道他們只是給了我一本題名為《天堂之路》的小冊子,根本與福音書無關。我大失所望。後來,為了滿足自己的願望,我專程到馬尼拉去。我在馬尼拉有個叔叔是個耶和華見證人,他送了一本聖經全書給我。

我在馬尼拉遇見幾個見證人,他們善於引述經文,叫我佩服不已。雖然我有許多疑問,他們總是能夠提出令人滿意的答案。最後, 我叔叔理卡多·烏松帶我到耶和華見證人的分社參加聚會。快要到達分社的時候,我燃點一根香煙。叔叔告訴我說:「扔掉那根香煙吧,耶和華見證人是不吸煙的。」於是,我毅然拋掉那根香煙,自此以後,就再沒有吸煙了。我結識了分社監督約瑟·多斯桑托斯,以及其他見證人。時至今日,雖然隔了這麼多年,我仍然把這些優秀的基督徒銘記於心。

渴望事奉上帝

1937年10月,我還在洛斯巴尼奧斯農業大學念書。那時候,我已不再去望彌撒,只是自己閱讀聖經和叔叔給我的書刊。有一天,一群耶和華見證人來到大學的校園裡傳道,我跟其中一個見證人埃爾維拉·阿琳索作了一番討論,結果這次討論使我內心充滿了為耶和華服務的強烈願望。

我告訴大學的導師我打算輟學,他們就問道:「你怎樣維持生計呢?」我解釋說,深信只要我忠心事奉上帝,他必定會供給我一切所需。輟學之後,我就到守望台聖經書社的分社辦事處,表明自己想做義務工作人員,並且解釋說:「我已看過《忠貞》、《豐富》和《死者在哪裡?》等書刊,現在我想全時為耶和華服務。」結果我被派到宿霧省,跟三個先驅傳道員(耶和華見證人的全時傳道員)一起傳道。

開始傳道

1938年7月15日,我抵達宿霧島,薩爾瓦多·利瓦格在碼頭迎接我。次日我開始逐戶向人傳道,可是,我卻沒有受過任何訓練。我只是把說明傳道工作目的的見證卡遞給住戶看。事實上,我甚至不懂當地的語言,最多只能用宿霧語說出兩個詞。就這樣,我開始傳道了。

每逢到新市鎮做見證工作,我們就慣常先到市政大樓去。抵達之後,利瓦格弟兄向市長作見證,巴勃羅·包蒂斯塔跟警察局長傳道,孔拉多·達克蘭找法官交談,而我則跟郵政局長說話。接著,我們到公共汽車終點站、警察營房、商店和學校去向人傳道。此外,我們也到人們家裡探訪,分發稱為《仇敵》的聖經輔助書刊。我學習同伴作見證的方法,也慢慢學會了說宿霧語,並且開始分發書刊。不到三個月,我們已經走遍了整個宿霧省,探訪了省內54個市鎮。那時我問利瓦格弟兄:「現在我可以受浸嗎?」

利瓦格回答說:「我的弟兄,還不可以。」我們被調到另一個海島——保和島,在那裡傳道個半月,走遍島上36個小鎮。我再次提起自己想受浸,但得到的回答是:「巴蘭弟兄,還是不可以。」於是,在保和島和甘米銀島做傳道工作後,我們就起程到棉蘭老的大島去,在卡加延-德奧羅市傳道。

就在這時候,比希尼奧·克魯斯加入先驅的行列。他本來在公立學校任職教師,卻辭去教職以至能夠從事先驅工作。我們一夥人轉到其他市鎮繼續傳道,最後我們抵達拉瑙湖。在那兒,我又再次提起自己渴望受浸。1938年12月28日,做了六個月的先驅工作之後,我終於如願以償,克魯斯弟兄在倫巴坦市的拉瑙湖替我施浸。

信賴上帝的獎賞

後來,我到西內格羅斯省跟三個先驅會合。他們的名字是富爾亨西奧·德赫穌斯、艾斯佩蘭薩·德赫穌斯和娜蒂維達德·桑托斯。我們替娜蒂維達德改了個別號,稱她為娜蒂。我們走遍西內格羅斯省的多個市鎮向人傳道。我們須要全心信賴耶和華,因為有 時候我們經濟拮据。有一次,我們想煮些魚做配菜,讓我們佐餐。我在海灘上遇到個男子,想向他買些魚,可惜他已把全部漁獲都送到市場去。但是他還有一條魚,是留下來給自己吃的,他卻願意把魚讓給我。我問他這條魚要多少錢,他回答說:「沒關係,是送給你的。」

我向他道謝離去,但邊走邊想一條魚不能餵飽四個人。後來我路經一條小溪,竟見到一條滑乎乎的魚在石頭上,真是叫人感到意外。我對自己說,「魚可能已死去了」。但出人意表的是,我拾起魚的時候,發覺牠還是活生生的。我立即把魚抓緊不放,頓時記起耶穌曾經應許說:「這樣,你們要不斷首先尋求王國和他的正義,這一切別的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6:33

戰亂期間繼續傳道

我們的先驅人數不斷增加,最後增至九人,於是,我們分為兩組。我們的一組被派到宿霧去。當時是1941年12月,菲律賓也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場。我們在圖布蘭市的時候,菲律賓軍隊的中尉,在午夜來到我們的房間喚醒我們,說:「起來吧,士兵正在找你們。」他們懷疑我們是日本特務,所以整夜審問我們。

後來,我們被關在市立監獄裡。駐在宿霧市的美國軍隊命令我們,把社方的書刊交出來,好讓他們決定我們是不是日本特務。許多當地的居民都到監獄來探我們,他們感到很好奇,想知道日本特務是什麼樣子的。有些人還問我們問題,於是我們有機會為上帝的王國作見證。

我們關在牢裡五日之後,警察局長收到來自美國軍隊總部的電報,命令他把耶和華見證人釋放。可是,他嚴厲地吩咐我們在戰爭期間不准傳道。我們向他解釋,既然我們從上帝接獲任務,就不能停止傳道。(使徒行傳5:28,29)局長勃然大怒說:「你們要是繼續傳道,別人想殺害你們,我也不會干涉。」

在隨後的數天,警察局長設法再次逮捕我們。最後,一隊美國軍兵截停我們,一個名叫索里亞諾的中尉向桑托斯姊妹問道:「你會停止傳道嗎?」

「不會。」她回答說。

「假如把你交到行刑槍手面前,那又怎麼樣?」他問道。

「我們仍然不會改變心意。」她說。

他們聽見桑托斯姊妹堅決的回答之後,就命令我們所有人上了一輛貨車,把我們押到宿霧市去見埃德蒙上校。索里亞諾中尉向 上校解釋我們是什麼人,說:「他們是耶和華見證人,是日本特務!」

上校問道:「耶和華見證人?我很熟悉美國的耶和華見證人,他們不是特務!他們嚴守中立。」他接著對我們說:「可是,由於你們嚴守中立,我們不能釋放你們。」我們被關在儲物室一陣子後,埃德蒙上校再次跟我們說話,他問道:「你們是否仍然堅守中立?」

「是的,上校。」我們回答說。

「那麼,我們不能釋放你們,因為要是你們出了去的話,就一定會繼續傳道。那些歸信你們宗教的人也會保持中立,如果人人都這樣做,就再沒有人會為國家作戰。」

重獲自由再傳道

後來,我們被押送到宿霧市的牢獄。1942年4月10日,日軍入侵宿霧。市內四周彈如雨下,引發了一場大火災!桑托斯姊妹的牢房是在監獄的前端,監獄的守衛見到桑托斯姊妹還在獄裡,禁不住驚叫起來,「天啊!耶和華見證人還被關在獄裡!快開門吧,讓他們出去!」我們立即感謝耶和華,因為他保護了我們。

我們刻不容緩,立即朝著山上走,去找其他見證人同工。在孔波斯特拉市,我們找著一個見證人。初期他熱心踴躍做傳道工作,但現在他卻決定停止傳道,搬到宿霧市去經營雜貨店的生意。但是,至於我們,無論情勢多麼惡劣,我們仍然堅決要繼續宣揚上帝的王國。

我們手上有許多份《安慰傷心的人》的冊子,我們努力傳道,把冊子分發給地區的人。可是,許多人恐嚇我們,說日本人要是見到我們傳道,就會把我們斬首。不久之後,抗日游擊活動組織起來,那個停止傳道而搬遷到宿霧市經營生意的人遭逮捕。他被人控告是日本間諜,結果被處決。我們聽到消息時都感到很難過。

被人誣衊是特務

與此同時,我們繼續在山區傳道。一天,我們聽聞在一個村落裡住著個喜歡學習聖經的女子,可是,我們須要順利通過幾個游擊隊前哨站,才能抵達她在芒阿邦的家。幾經艱辛,我們終於到達了她所居住的地方,怎知我們在那裡卻遇上村中一小隊士兵,他們喊叫說:「你們到這裡來有什麼目的?」

我回答說:「我們是耶和華見證人。我們 帶來一台留聲機,有個信息想播放給你們聽,你們有興趣聽嗎?」他們同意,於是我播放稱為《知識的價值》的唱片。之後,他們不但搜查我們,還審問我們,然後把我們帶到游擊隊在塔博南村的總部。據聞凡被押到總部的,十有八九都會被處決,於是,我們懇求耶和華保護我們。

我們在守衛監視下受盡惡待。正如文章開始時所描述的情況,我受到虐打,中尉又指著我說:「你是個特務!」他們繼續虐待我們,卻沒有把我們處死,只是判我們服苦役。

我的兄弟貝爾納偉也在塔博南坐牢。每天早上,所有囚犯都要唱「主佑美國」和「主佑菲律賓」這兩首歌。見證人拒絕唱愛國歌曲,反之,他們高唱「誰擁護上帝?」這首歌。一次,負責看管犯人的軍官大聲宣布說:「凡不唱『主佑美國』這首歌的,都會被吊在槐樹上。」儘管他們百般恐嚇,我們沒有人因而喪生。最後,我們遷到其他監獄去。1943年7月,過了八個月零十日的牢獄生涯之後,我終於拿到出獄證。

終生傳道

出獄之後,我們很渴望再次探訪遭逮捕前,在傳道時遇見的感興趣人士。於是,我們徒步60公里,抵達托萊多市。我們在那裡經常舉行聚會,後來有許多人受浸。大戰終於在1945年結束了。兩年之後,也就是我受浸快滿九年,我首次參加大會,大會在馬尼拉市聖安娜馬場舉行,大約有4200人齊集起來,聆聽題名為「萬人的喜樂」的公眾演講。

戰前,菲律賓只有380個耶和華見證人,但到了1947年,人數卻增至2700人!自那時以來,我繼續在耶和華的工作上得享很多服務特權。從1948至1950年,我在蘇里高區從事周遊探訪的工作。1951年,我跟娜蒂維達德·桑托斯結婚,她在大戰期間也跟我們一群先驅勇敢地傳道。婚後,我們繼續從事周遊探訪的工作,在1954和1972年間走遍棉蘭老島。

我父母年事已高,我們需要住在他們的近處,好照顧他們。於是,1972年,我們加入特別先驅的行列。雖然我們現在已年逾八十,卻仍能繼續從事先驅工作。我倆總共用了120多年的時間從事全時服務。能夠目睹菲律賓宣揚上帝王國好消息的人數增至13萬人,實在令我們歡欣雀躍!我們衷心渴望能夠幫助更多人明白上帝的王國是人類惟一的希望,惟有王國才能使人在地上永享真正的和平快樂。

[第22頁的精選語句]

他們懷疑我們是日本特務,所以整夜審問我們

[第23頁的圖片]

1963年,跟朋友攝於保和島。我和妻子(右方第四、五人)

[第24頁的圖片]

跟妻子的近照

[第20頁的圖片鳴謝]

Background photo: U.S. Signal Corps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