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從前步向死亡,如今生活愜意

從前步向死亡,如今生活愜意

 從前步向死亡,如今生活愜意

迪亞曼蒂·達特賽里斯口述

在醫院的病床上,我看著一個個單位的血慢慢流進靜脈裡,腦海裡不停地想:「早晚是要死的了。」二十多年來,醫生都說我要活下去就得輸血,但我這種生活還說得上是生活嗎?

1969年,我在希臘克里特島的耶拉派特拉出生。出生後不久,醫生就告訴爸媽一個壞消息:他們的小女兒,也就是我,害了地中海貧血(又叫庫利氏貧血病)。重型的地中海貧血是嚴重的遺傳性血液病,在希臘、意大利、中東、南亞洲和非洲等地方的人當中最為常見。

醫生跟爸媽解釋,害了地中海貧血的病人,體內紅細胞產生的血紅蛋白(把氧氣運送到細胞去的蛋白)不足,細胞因而缺氧。另外,肝臟和脾臟是負責消滅異常或舊紅細胞的。由於細胞缺氧,肝和脾就會把紅細胞毀滅、除去,結果紅細胞停留在血流裡的時間很短。

醫生也告訴爸媽,據知唯一的療法是定期輸血,以及除去病人體內積存的鐵。不過,醫生也明白地說,病人以輸血治病,心臟和肝臟積存的鐵會不斷增加,這樣也能致命。病人接受輸血,頭十年還挺得住,但後來卻通常因鐵中毒而死。像我這種長期以輸血治病的人,通常三十歲前就死於心律不齊了。

「死期不遠」

打從幼年開始,死亡的陰影就追隨著我。活著是活著的,但前景一片灰暗,心情沉重得難以言喻。我不敢為未來打算,對正常的成年生活也沒有任何憧憬。我覺得害了這個病,體內就好像有定時炸彈,時候一到我一生就完了。

爸媽關心我的健康狀況,常常步步為營。我成長期間,爸媽常叮囑我要做些什麼,不許做些什麼,像「別跑!」「別太興奮!」「要小心啊!」這樣的話沒完沒了。

媽媽是希臘正教徒。我健康不佳,叫她對宗教尤其熱心。她誠懇地向聖像祈求幫助。有些修道院因信仰治療聞名,離家很遠,但為了改善病情,媽媽也帶我去試試看,又給我各種各樣的護身符。錢花了不少,卻一點用處也沒有。

我不知道該怎樣崇拜上帝,但我相信上帝,也愛上帝。有時候,我覺得絕望無助,就往往流著淚禱告說:「上帝啊!您要是真的存在,真的愛我,請幫助我。」

 急於尋求慰藉

我日漸長大,病情迅速惡化,主要是因為血液含鐵過多。我只好借助儀器來減少血液中的鐵;這是療法的一部分。每天晚上,我都得把針插進肚子的表皮下,讓鐵螯合物整晚一滴一滴地流進體內。我一晚復一晚忍受著同樣的折騰。長夜漫漫,不能成眠,我常常想一死了之。我覺得上帝對我的懇求根本無動於衷。

十六歲的時候,我開始跟一些醉心於重金屬電子搖滾樂的年輕人來往。急於尋求慰藉的我,發現這些歌頌野蠻行為、暴力和撒但崇拜的音樂正好讓我逃避現實。畢竟,我本就倒霉透頂,相信有惡勢力操控宇宙又有何妨。但沒多久,吸毒和撒但崇拜的惡果就呈現了。這些朋友老是東躲西藏,以逃避警方追捕。

我不停輸血,身體出現了後遺症。由於體內的鐵含量過高,我眼下發黑,皮膚泛黃。我的打扮也沒讓我好看多少,因為我愛穿黑衣服、皮夾克,上面還釘著平頭釘和頭骨;跟我來往的人都是這麼打扮的。還好的是,我從沒有沾染毒品。

重金屬電子搖滾樂常頌揚死亡、吸毒、邪靈、通靈術和血。我不住地聽,覺得好像給撒但纏上了一樣。晚上,我鬱鬱寡歡,常常哭泣,這時候,生活正陷於低潮,但希望的曙光卻漸漸露出來了。

人生轉捩點

二十歲的某一天,朋友從耶和華見證人那裡得到一本書,叫做《聖經——上帝的話語抑或人的話語?》 *。朋友對書的內容興趣不大,把書送了給我。我隨手翻來看看,竟然深受書的內容吸引。這本書清楚指出,人實踐聖經原則,生活就會有所改善。另外,書裡談到早期的基督徒遭受迫害,卻甘願以身殉道,也深深打動了我。我把書念完以後,很想讓其他人知道這些事。這時候,我認識了馬諾利斯。馬諾利斯有的親戚是耶和華見證人,對耶和華和聖經的信息都有點兒認識。馬諾利斯帶我到本地見證人聚會的地方去。1990年夏天,我開始跟耶和華見證人學習聖經。

我學習聖經,才知道創造者其實很關心人類,人害病、受苦也跟他無關。(彼得前書5:7)我也認識到,把罪和死亡帶進世界的是撒但,沒多久,耶和華就會消滅舊制度,建立完美的新世界,把撒但的作為通通除滅。(希伯來書2:14)在樂園般的情況下,敬畏上帝的人身心會恢復完美,到時就沒有人會說:「我病了。」——以賽亞書33:24

另外,我知道聖經吩咐人要「禁戒血」。(使徒行傳15:20,29;創世記9:4)我的良心 開始受聖經原則和崇高標準所模鑄、訓練,於是我私底下作了決定,不要再接受輸血。

二十多年來,人家都讓我以為,要活下去就得經常輸血。我遵守聖經的命令「禁戒血」,會不會斷送性命呢?我拒絕輸血,爸媽會怎麼想呢?醫生和其他醫護人員會向我施加壓力嗎?

抉擇

我熱切地向耶和華禱告,把憂慮都交給他。(詩篇55:22)我也決定尋找別的療法。我仔細研究過後,發現只要小心安排飲食,多吃含豐富鐵質和維生素的食物,這樣也許就能取代輸血。最重要的是,我已經心堅意決,要遵守上帝在聖經裡頒布的律法。

可想而知,爸媽苦惱極了。打從我呱呱墜地以來,他們就盡力要保住我的命,現在我卻說不要再輸血了!話雖如此,爸媽到底還是尊重我的決定。

於是,我向醫院裡的醫護人員解釋我的宗教立場,同時讓他們知道,我會積極尋找能取代輸血的療法。醫生無可奈何,只好依從我的意願。

過去接受輸血,我認識了一些也患了地中海貧血的年輕人。我決定不再輸血,叫他們都大惑不解。其中一個還諷刺我,說沒多久,我就會「給四個人抬走了」,意思是我死定了。說來遺憾,後來有五個病人因輸了受污染的血液而死,這個女孩子就是其中一個!

打從1991年8月起,我再沒有輸血。我今天還活著,健康狀況也過得去,叫不少人都大跌眼鏡。我不斷留意飲食,多攝取維生素和鐵,身體還算健康,只是有時候仍得受併發症折磨,以及忍受害病帶來的長期不便。

但最要緊的,還是人生有了目的。我跟造物主耶和華上帝關係密切,活得豐富又充實。1992年7月,我受了浸,象徵我已經獻身給耶和華。摯友馬諾利斯給我聯絡耶和華見證人基督徒會眾,讓我得著支持,他自己也在同一天受了浸。大約年半以後,我們結婚了。後來,媽媽和妹妹也受了浸,成為耶和華的僕人,叫我欣喜不已。爸爸對耶和華見證人的看法也改變了,有時候還參加會眾的聚會呢。

我明白到死亡不錯是人類大敵,卻不足懼。(詩篇23:4)人是活是死,取決於耶和華;我們的生命都在他手裡。(羅馬書14:8)如今,死亡的陰霾已散,我還期待能永遠活下去呢!耶和華的恩德,我永誌不忘!——啟示錄21:1-4

[腳注]

^ 18段 紐約守望台聖經書社出版。

[第21頁的圖片]

我急於尋求慰藉

[第22頁的圖片]

跟丈夫馬諾利斯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