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讀者之聲

讀者之聲

 讀者之聲

二十世紀 貴社的工作富於教益,確實值得恭賀。身為一個政治軍事事務的通訊記者,我總以嚴謹的眼光閱讀任何文章。我發覺「二十世紀——巨變的時代」(1999年12月8日刊)一系列文章非常優良。封面圖片充分反映出這個世紀的各項大事。

A.P., 安哥拉

褪黑激素和抑鬱症 「世聞點滴」下一則題名為「漫漫長夜」(2000年3月8日刊)的報導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在一所研究褪黑激素的研究所裡工作,貴社的報導看來不大準確。如果季節性的抑鬱症跟褪黑激素有關,那麼問題應當是在於褪黑激素過多而非過少所致。

X.Y., 法國

目前有關褪黑激素和季節性抑鬱症的精確關係,看來還沒有定論。最近研究人員表示,問題也許不在於褪黑激素的水平,而是在於光線不足影響到身體生產褪黑激素的周期。顯然有關方面必須進行更多研究,才能下定論。——編者按。

插圖出錯? 我住院期間閱讀2000年1月8日刊《儆醒!》,封面的文章系列主題為「不輸血內外科療法日趨普及」。後來有一位高級心臟科醫生和一隊學生進入病房,醫生告訴我封面的心電圖方向倒轉了。

J.T., 英國

這心電圖是作插圖之用的。在出版之前,我們曾把這插圖給一些健康護理人員過目;可是在出版後,其他醫護人員卻一致表示這幅插圖弄錯了。我們謹此致歉。——編者按。

戒煙 我以往不但染上煙癮和酒癮,還吸食大麻和可卡因,但最近我把這一切都戒掉了。我曾多次想憑自己的力量戒掉這些惡習,卻勞而無功。後來有一位耶和華見證人跟我研讀聖經,那時我才意識到自己並非一文不值的。憑著耶和華的幫助,結果自從1月以來,我已經一直沒有吸食任何毒品或吸煙了。脫癮的症狀的確很痛苦。自1月以來,我沒有一晚是睡得好的。可是,2000年3月22日刊《儆醒!》,題名為「戒煙有何妙法?」的一系列文章幫助我看出,我夜不成寐只是脫癮症狀罷了。我並不是快要瘋了!謝謝您們。

D.M., 美國

《儆醒!》提到有關尼古丁的脫癮狀態,我讀到這些資料時,不禁想起自己以往的經歷。起初我終日煙不離手。但隨著時間過去,日復一日,週復一週,甚至月復一月,我得以擺脫煙癮。我曾立定心意要戒煙,後來耶和華的確給了我所需的幫助。那已是20年前的事了。事實上,自此以後,我連一口煙也沒有抽過。

D.A., 意大利

謝謝您們刊出「盲目的愛」一文(2000年3月22日刊),提供有關皇蛾的資料。我在後院發現一隻皇蛾。後來有另一隻蛾與牠會合,我於是立即拍下一幅照片。本地電視台也採用了這幅照片,並且放映出來。我深深賞識您們花了這麼多人力物力,去製作這些雜誌。

I.K., 美國

厄爾尼諾現象 謝謝您們刊出「厄爾尼諾現象是什麼?」(2000年3月22日刊)這篇內容充實的文章。老實說,我在1998年常常聽見人家談及厄爾尼諾現象,但至於厄爾尼諾現象是什麼,我卻不甚了了。可是,答案竟寄到我的家來!這篇文章篇幅簡短,內容卻十分充實。

U.N.,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