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護士工作任重道遠

護士工作任重道遠

 護士工作任重道遠

「護士悉心照料老弱、生病、受傷的人——她們呵護你、照顧你、保護你,無微不至。」——《現代社會的護理專業——富挑戰、具爭議、創潮流》。

要做個稱職的護士,單有無私的愛心還不足夠。一個好護士也須要接受多元化的訓練,累積各方面的經驗。必經的階段是接受為期一到四年不等的護士課程,以及臨床護理訓練。然而,出色的護理人員必須具備什麼條件呢?《儆醒!》通訊員曾訪問過一些經驗豐富的護士,且讓我們來聽聽她們的心聲。

「醫生負責治病,護士負責照料病人。照料病人包括給予他們安慰和鼓舞;如果病人自知患上不治之症,不久人世,就尤其需要你的支持。你必須以母親的心懷,予以呵護和關愛。」——西班牙的卡門·吉爾馬丁。

「你必須與病人感同身受,明白他們內心的痛苦和焦慮,盡力提出協助。仁慈和耐性是不可或缺的。此外,你必須不斷求進,敏於學習有關護理和醫藥的知識。」——日本的端野正。

「近年來,護士尤其須要吸收較深入的專業知識。因此,最重要的是有好學求知的精神,懂得融會貫通。此外,護士必須有能力作出迅速的判斷,反應要敏捷。」——日本的川根桂子。

「護士必須待人親切友善,有耐心,富於同情心。」——墨西哥的阿拉切利·加西亞·帕迪利亞。

「好護士必須做事認真,善於觀察,精通護理的技巧。如果護士缺乏自我犧牲的精神,稍有自私傾向,或者不喜歡上司提供意見,那麼對病人和同事來說,她都不是個稱職 的護士。」——巴西的羅桑傑拉·桑托斯。

「有些特質是不可少的:要懂得靈活變通,堅忍而有耐性。頭腦要開明,跟同事和上司都能相處愉快。要精益求精,掌握和應用新的護理技巧。」——法國的馬克·凱勒。

「你對人必須有愛心,樂於助人。你要懂得應付壓力,因為做護理這個行業,不成功就是失敗,事事都不容有失。適應能力要強,即使人手減少,也無損服務素質。」——荷蘭的克勞迪婭·賴克·貝克。

照顧病人,無微不至

《現代社會的護理專業》指出: 「護理專業人員的職責是,在各種涉及醫療護理的情況下,給予有需要的人悉心照料。我們可以說,藥物能夠治病,護士則專責照顧病人。」

換言之,護士的職責就是要悉心照顧病人。因此,護士必須本著愛心和關懷,才能好好履行職責。不久前,調查者問一千二百個註冊護士: 「對你來說,護士的首要職責是什麼?」結果,百分之98的護士都不約而同地認為,悉心照顧病人是最重要的職責。

有時候,護士也許低估了自己對病人的價值。上文提過的卡門·吉爾馬丁已有12年的 護理經驗,她對《儆醒!》通訊員說: 「有一次我對朋友承認,每次我面對病重垂危的病人,就會自覺能力很有限。我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塊沒有什麼大用的『膠布』。」可是我的朋友說: 「如果你真是膠布,就是一塊極為珍貴 的『膠布』了!我們生病時,最需要的往往就是一個富於同情心的護士。」

對一個每天工作十個小時或更長時間的護士來說,要對人人表現這種關心有多疲累,就可想而知了!那末,究竟什麼推動這些人去當護士,把自己貢獻出來為人服務呢?

為什麼要當護士?

《儆醒!》通訊員訪問了世界各地的護士,問她們說: 「什麼促使你投身護理專業呢?」以下是其中一些人的回應。

泰莉·韋瑟遜當護士已有47年了,現在任職於英國曼徹斯特一家醫院的泌尿科,是個臨床護理專家。她說: 「我生於一個天主教家庭,在天主教寄宿學校念書。小時候,我的志願是當修女或者當護士。我希望能夠為人服務。這是我理想的終生事業。不用說,我終於選擇了當護士。」

來自日本埼玉縣的松永在八年前開了自己的產科診所。她很認同爸爸的想法,那就是: 「『人人都應該學會一技之長,作為自己的終生事業。』就這樣,我選中了護理專業。」

來自日本東京的小谷悅子做護士長已有38年,她說: 「在我念書的日子,有一次爸爸昏倒,流了很多血。我到醫院探望爸爸,當時就立志將來要當護士,好照顧有病的人。」

此外,也有人因為嘗過害病的滋味,於是決定投身護士行業的。墨西哥的護士埃內達·維埃拉說: 「我六歲那年因為支氣管炎要住在醫院兩個星期,當時我立志長大後要做護士。」

我們不難看出,做護士的確須要表現很大的自我犧牲精神。現在讓我們來仔細看看,這種高尚職業箇中的憂與喜、苦與樂吧。

護士的樂趣

護士工作有什麼樂趣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因人而異,也視乎她是哪個分科的護士。例如,助產士認為每次助產,看見母子平安就是樂事。荷蘭一個助產士說: 「看著一個健康活潑的孩子出生,你有分參與就是一大樂事了。」同樣來自荷蘭的約蘭達·吉倫范·胡夫特也有同感,她說: 「無論對夫婦還是對醫護人員來說,看到 一個新生命誕生,是人生最美妙的經歷之一。這簡直是個奇跡!」

來自法國德勒的拉希德·阿薩姆四十來歲,是麻醉科的註冊護士。他為什麼喜歡護士生涯呢?阿薩姆說: 「為了一份滿足感。能夠有分參與一次成功的手術,有幸加入多姿多采,不斷求進的醫護行業,令我十分滿足。」伊薩克·班吉里同樣來自法國,他說: 「每次病人和他們的家人向我道謝,我心裡就深深受到感動;看見我們也以為生存無望的病人竟然好過來,實在令人欣慰。」

 上文提及的泰莉·韋瑟遜曾收過一個寡婦寄來的答謝信,內容如下: 「我不能不向你致謝,感謝你在查爾斯住院期間,給我們的支持和慰藉。你總是那麼冷靜,那麼叫人安心。你親切的面容驅走了病魔的陰霾,成了我們一家人的精神支柱,讓我們有力量撐了下來。」

接受挑戰、克服困難

話說回頭,護理工作既有樂、也有苦。首先,護理專業是不容有失的!無論你給病人吃藥、抽血、安裝靜脈滴注瓶,或者只是移動病人,也得一絲不苟、小心翼翼。護士的工作是不能出錯或者疏忽大意的;如果當地的醫療訴訟相當常見,就更是這樣。然而,有時護士也會碰到左右為難的情況。舉例說,如果護士認為醫生開錯了藥,或者某個指令對病人不利,那又怎樣呢?護士應該怎樣處理這種情勢?她應該質疑醫生的決定嗎?這樣做顯然須要勇氣、機巧和說話得體才行。無論如何,當事人都得承擔一定的風險。可惜的是,不是所有醫生都能夠虛心接受下屬的建議。

面對這種兩難的局面,護士可以怎樣應付呢?在美國威斯康星州做註冊護士已有34年的芭芭拉·賴內克告訴《儆醒!》通訊員說: 「護士必須有勇氣。首先,無論給病人服藥,還是進行某種療程,只要是由她經手的,她都可能要為後果負上法律責任。 因此,如果她認為醫生的某項指令超越了她的專業範疇,或者指令失當,她就得拒絕執行這個指令。跟南丁格爾時代或者五十年前的情況比較,現代護理專業的面貌已經大不相同了。現在,護士要懂得什麼時候對醫生說:『不行』,什麼時候堅持醫生必須馬上看某個病人,那管是白天還是半夜。當然,假如你判斷錯誤,就得硬著頭皮受醫生揶揄了。」

護理人員碰到的另一個問題是暴力行為。來自南非的一篇報導指出,醫護人員「在工作地點遇襲,要應付暴力行為的可能性偏高。事實上,護士在工作地點受襲擊的可能性,比獄卒或警察還要高。有百分之72的護士認為自己的處境並不安全」。在英國,一項新近調查顯示,百分之97的受訪護士均知道一些同業曾在去年受襲。究竟暴力行為的成因何在呢?這一類病人往往是因為吸毒、醉酒、心中鬱悶,或者傷心絕望而訴諸暴力的。

另一方面,護士由於工作緊張,容易感到精疲力竭。一個因素也許是醫院人手普遍不足。責任心重的護士如果因為工作繁重,無法好好照顧某些病人,也許會自責而精神受壓。如果她們犧牲休息時間來加班,則只會徒添挫折感罷了。

在世界各地的大小醫院裡,人手不足的情形十分普遍。馬德里的一篇報導說: 「我們的醫院全都缺乏護士。任何需要醫療護理的人都清楚知道,護士對我們有多重要。」人手短缺的成因是什麼呢?醫院縮減開支是禍首!同一篇報導指出,馬德里市內醫院的醫護人員缺額共計超過一萬三千個!

另一個造成工作壓力的因素是值班時間過長,工資過低。《蘇格蘭人報》指出: 「據公共服務聯會報導,英國有兩成護士以及兩成半 助護,都得做兼職才能維持生活。」有四分之三的護士認為自己工資過低。不少人更曾考慮轉業。

誠然,護士工作壓力沉重,有不止一個客觀因素。據《儆醒!》從各地護士的評論所得,看著病人死去會令人感到沮喪。有人問生於埃及、現住美國紐約布洛克林的瑪格達·蘇安,護理工作的哪一方面最磨人,她說: 「十年間,要眼巴巴地看著三十個自己照顧的絕症病人陸續死去,實在令人倦透了!」無怪有人說: 「要是你天天都把精神心血用來照顧難免一死的病人,就遲早會覺得自己心力交瘁。」

護士的前景

科技迅速發展,影響巨大,無形中增加了護理專業的壓力。我們要解決的問題是,怎樣才能使科技與人性並行不悖,以富人情味的方式應用科技。事實是,沒有任何機器可以取代護士給你的照顧和安慰。

一本雜誌說: 「護理專業是個永遠不會式微的行業。……只要人類一朝存在,人間就得有關懷、同情和諒解。」護理專業正好滿足了人類這方面的需要。然而,展望未來,我們有更大的理由相信,人類將得到最佳的健康護理。聖經表明,終有一天,人不會再說「我病了」。(以賽亞書33:24)在上帝應許的新世界裡,我們不再需要醫生、護士和醫院。——以賽亞書65:17;彼得後書3:13

聖經同時應許: 「上帝會擦去他們眼睛裡的一切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哀慟、呼號、痛苦。從前的事已經過去了。」(啟示錄21:3,4)至於目前,我們無疑應該衷心感激世界各地千百萬投身護理專業的人,因為她們獻出自己,為有需要的人服務。沒有她們,我們住院的日子就不會好過,也許根本沒法忍受!不錯,我們確實有理由問: 「沒有護士,我們怎麼辦?」

[第6頁的附欄或圖片]

南丁格爾——現代護理學的先驅

1820年南丁格爾生於意大利,出身富有的英國家庭,萬千寵愛在一身。幾次有人來說親,都給年輕的南丁格爾推辭了。她立志鑽研護理專業,照料貧寒的人。南丁格爾不顧父母反對,到德國凱撒斯韋特一所護士訓練學校工作。後來她到巴黎繼續進修,三十三歲時成為倫敦婦女護理院的監督。

然而,南丁格爾面對的最大挑戰還在前頭。後來她自願奔赴前線,照料克里米亞的傷兵。她和手下38個護士的首要任務,是把一家鼠患嚴重的醫院清理乾淨。這項任務之所以艱巨,是因為醫院裡沒有肥皂,沒有洗濯盆,沒有毛巾,連行軍帆布床、床墊和繃帶也奇缺。然而,南丁格爾和她手下的護士終於戰勝萬難;到戰爭結束時,她已為全球的護理專業和醫院管理技術引進了重大的改革。1860年,南丁格爾創辦了南丁格爾護士訓練學校,校址設於倫敦的聖托馬斯醫院內。這是當時第一所無需宗教團體資助的護理學校。南丁格爾晚年體弱多病,纏綿病榻多年,直至她於1910年逝世。儘管健康欠佳,南丁格爾仍然通過編寫了不少書籍和冊子,致力提高護理專業的水平。

然而,南丁格爾本著無私精神為人服務的崇高形象,倒不是人人認同的。有些人認為在護理專業方面,其他一些名不見經傳的人士貢獻也同樣重大而應該受到表揚。另一方面,南丁格爾的為人和聲譽也惹起爭議。據《護理專業的歷史》指出,有些人聲稱南丁格爾「性情乖僻、喜怒無常、專橫跋扈、固執己見、急躁易怒,而且盛氣凌人」。另一方面,有些人卻認為她「才華出眾、魅力過人、朝氣勃勃,正因為種種矛盾性格集於她一身,更加耐人尋味」。無論南丁格爾的真正為人如何,不爭的事實是:南丁格爾在護理專業和醫院管理方面的嶄新概念和技巧影響深遠,早已廣傳至很多國家。毫無疑問,她堪稱是現代護理專業的先驅。

[圖片]

倫敦聖托馬斯醫院,攝於南丁格爾護士訓練學校成立之後

[鳴謝]

Courtesy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第8頁的附欄或圖片]

護士專業資格

護士: 「在護理方面受過專門的技術訓練,並按規定在教育和臨床技能方面符合標準的人。」

註冊護士: 「經國家護士考核委員會或同類機構考核……並經法律准許(登記)執行業務的護理畢業生。此類護士依法可以在其姓名後加注R.N.。」

臨床護理專家: 「在護理的某個專科方面,具備高水平的知識和技能的註冊護士。」

助產士: 「受過助產及護理兩方面專業教育的護士。」

經驗護士: 「有護理經驗,但並非在任何護士學校畢業的護士。」

合格護士: 「護士學校畢業生……在法律上准予做有執照的臨床護士或職業護士。」

[鳴謝]

摘自美國的《多蘭圖解醫學辭典》。

UN/J. Isaac

[第9頁的附欄或圖片]

「醫護專業的中流砥柱」

1999年6月,在百周年護士國際委員會的會議席上,世界衛生組織會長布倫特蘭夫人說:

「身為醫護專業的重要職系,對於推動和創建健康地球這個概念,護士的身份特殊而有利,能夠發揮重要的影響。……在大部分國家的醫療制度內,護士和助產士佔了百分之80的專業護理人才,因此,護士是一股強大的動力,有助引進必須的改革,締造21世紀的健康新紀元。毫無疑問,護士對醫療護理的各方面均作出了重大貢獻。……她們名副其實是全球醫護專業的中流砥柱。」

前墨西哥總統龐塞·德萊昂在一次演說中大力表揚當地的護理專業人員,說: 「你們日復一日……貢獻出最專業的知識,貢獻自己為人服務,任勞任怨,為增進和保護墨西哥人民的健康而默默耕耘。你們日復一日,向需要你們的人提出專業的幫助。不但這樣,你們也本著仁慈、堅定而極富人情味的精神向他們提出安慰。……你們是本國醫護人員中人數最多的一群。……每一次你們救活一個人、給小孩注射疫苗、協助產婦分娩、教授健康常識、醫治病人、給病人所需的照顧和支持,每一次,我們身邊總有你們的身影。」

[鳴謝]

UN/DPI Photo by Greg Kinch

UN/DPI Photo by Evan Schneider

[第11頁的附欄或圖片]

一位醫生對護士表示讚賞

紐約長老會醫院的桑迪普·亞哈爾醫生對好護士極表讚賞。有一次,一個護士機巧地說服他給一個垂死病人多點嗎啡。他寫道: 「醫生可以向優秀的護士學習。例如,在特別護理部工作的專科護士,往往就是醫院裡受過最佳訓練的人才。我是病人的時候,護士會教我怎樣安裝導管,怎樣調節呼吸器,還告訴我避免吃某些藥物。」

他補充說: 「護士能夠給予病人所需的精神上支持,感情上的慰藉,因為最常跟病人一起的就是她們。……如果我所信任的護士告訴我應該馬上看某個病人,我就一點不敢怠慢。」

[第7頁的圖片]

「我希望能為人服務。」——英國的泰莉·韋瑟遜。

[第7頁的圖片]

「我到醫院探望爸爸,當時就立志將來要當護士。」——日本的小谷悅子。

[第7頁的圖片]

「對助產士來說,看到一個新生命誕生,是人生最美妙的經歷之一。」——荷蘭的約蘭達·吉倫范·胡夫特。

[第8頁的圖片]

助產士在嬰兒誕生的過程中提供協助,從中尋得喜樂和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