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對抗死亡之「吻」

對抗死亡之「吻」

 對抗死亡之「吻」

《儆醒!》駐巴西通訊員報導

夜闌人靜,你好夢正酣,牠就愈趨愈近。牠可吵不醒你。其實,牠「親」你的時候,你根本察覺不了。

這樣夜闖民居的傢伙就是獵蝽,在南美洲多的是。獵蝽叮人吸血,一「吻」可長達十五分鐘。獵蝽的「吻」本身並沒有什麼害處。可是,獵蝽在人的皮膚上留下的排泄物,卻可能含有一種稱為克魯斯氏錐蟲的微生物。克魯斯氏錐蟲是種寄生生物,一旦通過眼睛、口部或傷口進入人體,就可能導致南美洲錐蟲病,即人們常稱的恰加斯氏病。

以急性患者來說,最明顯的症狀是眼瞼腫脹。疲倦、發熱、食慾不振或腹瀉也可能接踵而來。不過,不管人有沒有接受治療,一兩個月之後,症狀通常也會自然消退。但問題不一定就此一了百了。在害病十到二十年後,人的心臟可能會出現問題,例如心律不齊或甚至心臟衰竭。 *

據估計,每年有多達一千八百萬人感染恰加斯氏病,約五萬人更因而死亡。病人不全都是給獵蝽叮咬而害病的。舉個例,一些有病的母親以母乳哺育孩子,結果把病傳給孩子,而孕婦也可以把疾病傳給胎兒,或者在嬰兒出生的時候傳給他們。接受輸血 *或吃了沒經烹調、含克魯斯氏錐蟲的食物,也能致病。

人們正怎樣對抗這種病呢?殺蟲劑一向能有效地控制獵蝽的數目,人就算不大喜歡在家裡噴灑,也得每半年就噴一次。不過,里約熱內盧聯邦大學已研製出替代品來——含殺蟲劑的油漆,並且在4800所房子做過測試。結果怎樣?兩年後,百分之80的房子仍找不著半隻獵蝽!研究人員也發現,楝樹的葉子含有一種物質(Azadirachtin),對人無害,又能被生物分解,不但能把獵蝽肚子裡的克魯斯氏錐蟲殺死,還可以保護健康的獵蝽,使牠們不致淪為克魯斯氏錐蟲的宿主。

康復有望?

數百萬害了恰加斯氏病的人可望康復過來嗎?有這個可能。一個由多國科學家組成的小組,正在研究克魯斯氏錐蟲的一萬個基因,嘗試解開箇中秘密。一旦成功,他們也許 就能發明一些診斷方法、疫苗和效力更強的藥物了。

1997年7月,克魯斯氏錐蟲一個主要蛋白質給太空穿梭機「哥倫比亞號」送上太空,讓科學家研究它在微重力的情況下結構如何。要研製能配合其結構的藥物,這是個基本步驟。科學家的確要努力研製新藥,因為到目前為止,恰加斯氏病一旦進入後期,就沒藥可治了。 *

巴西生物學家康斯坦薩·布里托深諳「病向淺中醫」的道理,並發展出聚合酶鏈反應診斷法,診斷結果兩天內就有分曉。只可惜,許多人在害病初期根本不知道自己害了病。

預防勝於治療

說到底,人如果住在滿是獵蝽的地區,可以採取哪些預防措施呢?

▪ 房子要是由泥或茅草蓋成的,就盡量給床加個蚊帳才好睡覺。

▪ 噴灑殺蟲劑,好減少害病的危險。

▪ 修補牆壁的裂縫、缺口,因為獵蝽也許在這些地方繁殖。

▪ 家裡要保持潔淨,畫或傢具後面也要注意清潔。

▪ 偶爾把床墊和毯子放到太陽下曬。

▪ 要記得動物,不管是野生的還是自己飼養的,都可能是錐蟲的宿主。

▪ 如果懷疑某隻昆蟲是獵蝽,要拿去附近的健康中心化驗。

[腳注]

^ 5段 症狀因人而異,有些症狀跟其他疾病也有相似的地方。因此,這兒談到的只是一般情況,不可作診斷之用。不少人感染了病,卻沒有出現任何 症狀,直到疾病緩緩發展下去,才知道害了病。

^ 6段 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發現,在某些國家,人們不一定檢查供血是否有恰加斯氏病。

^ 10段 醫生可用硝呋噻氧對付克魯斯氏錐蟲,但這種藥常引起嚴重的副作用。

[第13頁的附欄]

誰發現恰加斯氏病?

1909年,巴西醫生卡洛斯·恰加斯在巴西的米納斯吉拉斯州工作。當地瘧疾肆虐,令鐵路的建築工程受阻。恰加斯發現,許多病人的症狀跟任何已知疾病的都不一樣。他也留意到,當地的房子有不少叫獵蝽的昆蟲,是一種吸血蟲。恰加斯檢查獵蝽的腸臟,發現裡面有種不知名的原蟲。他把這種原蟲稱為克魯斯氏錐蟲,以記念其好友兼科學家奧斯瓦爾多·克魯斯。恰加斯深入研究問題,因而發現了這種病,病以恰加斯為名,實在是最恰當不過的了。

[第12,13頁的圖片]

鄉間的房子常常有許多獵蝽

[鳴謝]

Photos: PAHO/WHO/P. ALMA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