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參觀「俄羅斯最古老的城市」

參觀「俄羅斯最古老的城市」

 參觀「俄羅斯最古老的城市」

我和妻子琳達要到俄羅斯出差。1998年7月,我們抵達莫斯科。由於第一次來俄羅斯,我們很想認識這個國家,它的國民和他們說的語言。

我們抵達莫斯科不久,我在一張面額5盧布的紙幣背面看到一幅引人入勝的圖畫。畫裡有一座看來像公元14或15世紀的磚砌城堡。城堡俯瞰一條河,背景有島有湖,別有一番景致。紙幣的一角印了這個地方的名稱:諾夫哥羅德。

於是我向一些莫斯科人查問這個地方,他們當中人人都認識諾夫哥羅德,然而只有一個人實際到過這個地方。人家告訴我,諾夫哥羅德離莫斯科約莫550公里,只要乘坐走聖彼得堡方向的火車,一夜車程就可以到達。於是我和妻子決定去諾夫哥羅德。

前往諾夫哥羅德

我買過去聖彼得堡的車票,所以我知道在什麼地方買票。我們坐的火車和車廂編號都印在車票上。9月一個晚上,我們在9點後不久到達火車站,坐上5號列車的私人車廂裡。

火車吱嘎作響,繼而猛然搖動,接著列車顛簸著向前開動。我們坐的是每站停的普通火車,所以這些聲音延續了整個晚上。每逢我們停下來,沒有多久就有另一列火車隆隆地走過。在這個寂靜的黑夜裡,火車在岔線上等了幾分鐘,駕駛員就鬆開制動器,繼續上路了。我們的車廂彷彿在抗議,發出吱嘎聲和淒厲的鳴叫聲,最後列車其餘的車廂也發出同樣的鳴叫聲。這個時候,我又迷迷糊糊進入了睡鄉。

我們快到諾夫哥羅德,列車的服務員敲門喚醒我們。早上7點鐘,火車站已是熙來攘往。我們在火車站的報攤買了一幅諾夫哥羅德的地圖,順便向報販打聽,坐計程車到旅館大約要多少錢。計程車司機開著俄羅斯出產的拉達牌汽車,載我們來到旅館,車費是20盧布(大約0.7美元)。這家旅館坐落在沃爾霍夫河的另一邊,沃爾霍夫河就是圖畫中的那條河了。

計程車司機告訴我們,他不是俄羅斯人,但妻子是。這就是他僑居俄羅斯的原因。旅館的接待員歡迎我們,雖然當時只是早上7點半,她通融讓我們登記入住。她還建議我們 可以到哪些地方走走。我們在河濱走了一會才回去吃早餐。

我們看見河濱有個公園,草地和樹木都修剪得十分整齊。沿著河岸有好些花壇,五色繽紛的花朵點綴著這條河濱的人行道。偶然有一輛韓國製的遊覽車載著一批觀光客駛過。雖然諾夫哥羅德也有遊客,但這個城市不是俄羅斯的旅遊點。我們平日所見的,大多數是俄羅斯人。

許多當地居民告訴我們,諾夫哥羅德是俄羅斯最古老的城市,據說它已有一千一百多年的歷史。市內教堂林立,由此可見,這個城市受著根深蒂固的宗教影響。琳達在地圖上發現,單在我們住的旅館附近就有25座教堂了。

俄語「城堡」叫「克里姆林」——跟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宮不同。我們在城堡裡找到一座塔樓。遊人可以直走到塔樓的頂部。我們只需付5盧布(不到0.2美元)就可以從螺旋式的樓梯走到塔頂。我把這裡看見的景色跟盧布上所印的圖畫作一比較。這裡現在種了許多樹,沿著城堡圍牆的人行道上也建了上蓋。但沃爾霍夫河 還是一模一樣,背景的島和湖也沒有改變。惟有河上挖泥的吊臂是畫中沒有的。

我們第二天就發現,諾夫哥羅德有個不同凡響的地方。雖然這個城市有二十五萬居民,在俄羅斯人看來,它仍是個很小的城市。但這裡的人不但記得我們,連關於我們的細節他們也沒有忘記!昨天接待我們的侍應生記得我們。她記得我們愛喝咖啡,於是不停拿咖啡給我們。她也記得我們不喝果汁,第二天她甚至沒有問我們要不要果汁。我結賬的時候,奧莉加——我記得她的名字——面帶笑容,望著我說:「356號房,是不是?」

星期天,許多人蜂擁來到城堡。河上的人行橋,街上,以及河濱的人行道上也是人山人海。琳達想向人行橋附近的攤販買爆玉米花,你知道怎樣,原來他記得琳達昨天來過。

我們再登上塔樓看看這裡的景色,收入場費的少女笑著對我們說:「你們昨天來過,是不是?昨天付過入場費,現在不用再付了。」

我們碰到戴維,他是我們許多年前在紐約結識的朋友。戴維娶了俄羅斯女郎阿廖娜,現在他們住在諾夫哥羅德,他們夫婦都是當地耶和華見證人會眾的傳道員。我們約定在杰季涅特斯餐館門外會面。這家餐館位於城堡的頂樓,就在城堡的牆內。我們在這裡吃了一頓最美味的俄國餐。對我們來說,這頓三道菜色(包括沙拉、湯、主菜,還有咖啡和甜品)的晚餐相當便宜。

諾夫哥羅德的居民不但友善,而且記得我們。這裡還有美味的食物。這個城市的歷史和與眾不同的地方令人感到別有一番情趣。我們打算再去一趟。——讀者投稿

[第22,23頁的圖片]

俄羅斯面額5盧布的紙幣,以及一張諾夫哥羅德景致相同的照片

[第23頁的圖片]

從沃爾霍夫河望去的城堡

[第24頁的圖片]

走過沃爾霍夫河上的人行橋

[第24頁的圖片]

多個世紀以來,宗教在諾夫哥羅德佔很重要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