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讀者之聲

讀者之聲

 讀者之聲

囊腫性纖維化 謝謝你們出版「囊腫性纖維化——天天熬煎著我」(1999年10月22日刊)這篇文章。雖然我只有17歲,並沒任何嚴重的健康問題,可是,吉米·加拉特齊奧蒂斯的經歷,給我很深刻的印象。他的經歷教我反覆思考許多的事情,叫我懂得珍惜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雖然吉米重病纏身,他仍舊保持喜樂,對耶和華的應許懷具堅強的信心。我向上帝祈求,讓吉米和迪恩繼續得著力量忍受他們所面對的艱辛。

E.Z., 俄羅斯

迷信 雖然我並不是個耶和華見證人,我閱讀貴社的出版物已經有兩年了。我為「你的一生受命運支配嗎?」(1999年8月8日刊)以及「迷信何以十分危險?」(1999年10月22日刊)這系列文章向你們致謝。由於從小受到教導,以為宿命論真有其事,我曾經十分迷信。可是,現在我認為你們在文章內表達的思想,才是真基督教的主張。

N.D., 法國

讀到你們就迷信出版的一系列文章,使我感到很生氣。我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我們出外時,打「十字」來禱告,祈求路上平安。文章竟然說乘客打十字是迷信的做法。天主教徒認為打十字是我們信仰的核心,絕不是什麼迷信行為。

S.W., 美國

事實表明,許多人打十字並不一定是虔信宗教的。有人問一名澳大利亞的足球員,他為什麼在足球場上打十字,足球員承認說:「我想只是因為迷信罷了。」這個打十字手勢從起初就帶著迷信的色彩,這是不足為奇的。《天主教百科全書》說:「從最早期開始,打十字已被視為驅趕邪魔妖怪的利器,在所有驅魔的宗教儀式上以及念咒儀式中普遍採用。」——編者按。

毒品 謝謝你們出版「吸毒歪風席捲全球?」這篇文章。(1999年11月8日刊)我爸爸受到壞朋友的影響,染上毒癮和酒癮,不能自拔。我在家裡不但得不到家人的保護,還常常擔驚受怕。不管怎麼樣,我絕不會停止向爸媽談論上帝,好讓他們也能體驗事奉上帝的種種幸福。

M.L., 意大利

警察局每星期都會派人到我的學校講解諸如毒品和酒類飲品等問題。我想過他下一次來我們的教室講解時,我會請他看看《儆醒!》論述毒品的文章。他看完以後,對文章的內容讚賞不已,還向全班同學讀出文章部分內容。結果,教室裡所有同學都從文章得益不淺!

C.D., 美國

殘障子女 「我們學會在逆境中信賴上帝」(1999年11月22日刊)記載了蘿茜·梅傑的經歷,她的經歷使我大受感動。我們一向住在城市裡,後來我察覺到大女兒習染了城市的不良風氣。於是,我們決定遷往鄉村居住。最初一切都很順利,後來我失去了年薪五萬六千美元的優差。我們現在跟三名子女住在鄉村,還要償還抵押借款,處境真不順心!可是,讀完蘿茜·梅傑的經歷,我感覺很慚愧,自己的處境跟她比較起來,實在算不了什麼。世界上需要上帝幫忙的人確實很多!可否為我訂閱《守望台》以及《儆醒!》這兩份期刊呢?

M.F., 美國

我們很高興為這位讀者訂閱了雜誌。——編者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