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語言既是溝通的橋梁又是屏障

語言既是溝通的橋梁又是屏障

 語言既是溝通的橋梁又是屏障

《儆醒!》駐墨西哥通訊員報導

「分析一個民族的語言能夠讓我們清楚知道這個民族的興衰,他們的社會組織、信仰和感情。這點就算翻查歷史也做不到。」——馬丁·阿隆索。

自古以來,語言的起源、差異和千變萬化的特性都令學者著迷。的確,語言本身就散發著一股魅力,像一般歷史記載一樣歷久不衰。語言是人類極其重要的溝通方法。

據語言學家估計,不包括地區方言在內,現在世上有六千多種語言。世上有超過八億人說中國國語(普通話),顯然是世上最多人說的語言。接著四種多人說的語言不按順序排列分別是,英語、西班牙語、印地語和孟加拉語。

當不同的文化和語言突然彼此接觸會怎樣呢?另一方面,要是一些社區孤立起來,對他們的語言又會有什麼影響呢?讓我們看看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橋梁及屏障是怎樣形成吧。

混雜語、混合語和通用語

由於沒有共通語言,當人開拓殖民地、國與國通商,甚至被關進集中營時,都覺得有必要用一種語言來消除彼此的溝通隔膜。於是,他們把一種語言簡單化,刪掉複雜的語法,減少用字,盡量把文字限於彼此的共同利益有關的用語之上。混雜語就這樣產生了。混雜語有自己一種簡單的語言系統。 但要是這種語言失去作用,就會逐漸被人遺忘。

當混雜語成為一個地區主要的語言時,就會有越來越多新的詞彙產生出來,語法也會重新編制。於是混雜語就變為混合語(克里奧耳語)。克里奧耳語跟混雜語不同,這種語言能夠表達當地的文化。今天,全球有數十種以英語、法語、葡萄牙語、斯瓦希里語和其他語言為基礎的混雜語和混合語。有些混雜語和混合語甚至成為當地十分重要的語言。例如,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托皮金語和瓦努阿圖的比斯拉瑪語都對當地人的生活有很大影響。

另一種促進溝通的橋梁是通用語。通用語是講不同母語的人共同使用的語言。例如,在中非共和國,即使人說不同地方語,也可以用桑戈語來溝通。外交官會用英語和法語溝通,所以這兩種語言都是通用語。而混雜語和混合語也可以是通用語。

一個國家裡不同地區的語言,可能從官方語言發展出不同的地方語言來,這些語言稱為方言。通常地區越偏遠,方言跟標準語的差別就越大。隨著時間過去,有些方言會變得跟當地的標準語有很大差別,於是變成另一種語言。有時,就算語言學家也很難界定某些人講的究竟是語言還是方言。此外,由於語言正在不斷變化,要是 一種方言已沒有人使用,就會變成歷史陳跡。

語言是上帝賜給我們的禮物。(出埃及記4:11)語言的變化過程引人入勝,充分顯示這份禮物靈活、變化多端。語言也讓我們知道,既然沒有一種語言是次等語言,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種族比別人優越。上帝賜給人的禮物總是平均分配的,語言也不例外。無論人來自什麼文化背景,屬於哪個國家,都擁有自己的語言。不同種族的語言自古已發展完善,足以達成溝通的目的。所以,無論使用的人數多與少,語言都值得我們尊重。

歷史及社會因素

語言表明人類喜歡群體生活。來自不同文化的人經常會彼此交流,這時,他們交流的成果會一代傳一代,從他們的語言顯示出來。

例如,西班牙的領土在公元8世紀給伊斯蘭教徒征服。所以西班牙語至今仍保留了很多源自阿拉伯語的詞彙,也稱為修訂拉丁語。此外,希臘語、法語、英語和其他語言對西班牙語也影響深遠。美洲的西班牙語也深受古代美洲大陸居民的語言影響。例如,很多美洲的西班牙語詞彙,都源自中美洲阿茲特克人講的納瓦特爾語。

你可以根據一個人講的母語來判斷這個人屬於某個國家,甚至地區。同樣,人講的慣用語也表明他屬於某個社會階層。只要留意一個人經常講什麼話,就知道他的職業,隸屬的商業、文化或體育機構,甚至犯罪組織,而社會上的階層數之不盡。語言學家把這些特別的慣用語稱為專門術語或俚語,有時甚至稱為方言。

可是,當國家、種族或來自不同文化的人之間產生仇恨,語言就不再是橋梁。反而成為人與人之間溝通的障礙,紛爭也由此而生。

語言的前景

人與人之間的溝通絕不簡單。現在語言之間的隔膜越來越小,大眾傳播媒介的功勞最大。《不列顛百科全書》指出,現在每七個人就有一個以英語為母語或第二語言。所以,英語是全世界最多人用的通用語。不同母語的人用英語溝通可以大大減少彼此的隔膜,讓有益的資訊得以傳播。

可是,語言的障礙也帶來不少紛爭、仇恨和戰爭。《世界圖書百科全書》寫道:「要是所有人都說一種語言……國與國的關係就會大為改善。」當然,國與國的關係不能單靠通用語來改善,必須配合多方面的改革才行。只有語言的始創者才會令所有人說一種語言。

上帝主要通過聖經跟人類溝通。這本書清楚表明上帝不久會把現今這個邪惡的制度鏟除。上帝已在天上立一個政府施行統治,這個政府就是上帝的王國。(但以理書2:44)這個政府將會把所有人類團結起來,讓他們生活在地上和平、公義的新制度裡。——馬太福音6:9,10;彼得後書3:10-13

甚至現在,關於耶和華上帝和他的旨意的真理就彷彿是清潔的屬靈言語,正把數百萬講不同語言、來自不同國家以及曾信奉不同宗教的人團結起來。(西番雅書3:9)所以,按理說來,在上帝的新世界裡,他會讓全人類說同一種語言,令人類社會更團結,跟他在巴別時所做的剛相反。

[第12頁的附欄]

多種語言的起源

滿有智慧的創造者耶和華讓天上的靈界使用一種語言。(約伯記1:6-12;哥林多前書13:1)當他創造人類時,也把一套詞彙放進人的心裡,讓他們有能力把這套詞彙加以發展。事實上,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人類曾用一些咕嚕聲和狺狺聲構成原始的語言。相反,《不列顛百科全書》論及最古老的文字蘇美爾語說:「蘇美爾語的動詞有很多前綴、中綴和後綴,充分表明蘇美爾語是一種複雜的語言。」

公元前20世紀,有些人想控制整個人類社會,試圖把人集中在美索不達米亞的示拿平原一帶,方便管理。於是他們著手建造巴別塔。這跟上帝要人「遍滿地面」的旨意背道而馳。於是上帝變亂天下人的語言,令他們言語不通,他們危害人間的計劃也終告失敗。——創世記1:28;11:1-9

聖經並沒有說所有語言都是從原本的語言演變出來的。其實上帝在示拿向不同的人灌輸不同的詞彙和思想模式,結果他們的語言就變亂了。所以,人類根本不可能根據複雜的語言發展過程來追溯人類始祖所用的語言。

[第12頁的圖片]

上帝在巴別把反叛的人的語言變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