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法國風暴後的拯救工作

法國風暴後的拯救工作

 法國風暴後的拯救工作

《儆醒!》駐法國通訊員報導

弗朗索瓦絲把門打開,想為壁爐添幾根柴火。她回憶說:「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水淹上了門階,巨浪穿過花園的門,沖了過來。」她丈夫蒂埃里冒險跑到花園裡拿梯子,大水則淹到他的脖子。他把屋頂開了個洞,整家人才逃到頂樓。這對夫妻和三個孩子全身濕透,嚇個半死,還足足等了四個小時才有人救援。最後,一架法國直升機找到他們,把他們吊到安全的地方。

傾盆大雨下個不停,令河水暴漲溢出兩岸,沖決堤壩,毀壞橋梁。波浪夾帶大量泥沙,有時高逾10米,把沿途一切掃平。這場風暴有三十多人喪生,有的被困車中,逃生無門,有的在睡夢中溺斃。一名獲救的受害人把那個可怕的夜晚形容為「世界末日」。法國西南部地區共329個市鎮和鄉村成為災區。

更大的災害要發生了

一場災害過去,西南部地區還沒完全恢復過來,另一場災難又來了。大西洋上空出現了超級低氣壓,產生的風力幾達颶風。第一個超級颶風在1999年12月26日橫掃法國北部,第二個風暴則在第二晚蹂躪南部地區,當時記錄到每小時超過200公里的風速。根據正式的記錄顯示,法國起碼自17世紀以來,都沒發生過這麼強烈的暴風。

 當超級颶風來襲時,埃萊娜已懷了八個月身孕。她說:「我嚇個半死。先生當時騎著摩托車回家,我看到外面到處都是樹枝飛來飛去。我按捺不住自己的思緒,還以為他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小孩了。當家門外面的水位開始上升的時候,丈夫幾乎回不來。我們只得跳出窗外。」

法國起碼有九十人喪生。不是淹死,就是被墜落的屋瓦、煙囪或樹木壓死。其他數百人則受了重傷,包括平民和軍隊組織的拯救隊。這場超級颶風的影響範圍還波及附近的國家,包括英國、德國、西班牙、瑞士,共有四十多人喪生。

災後景象

法國96個地方政府中,有69個宣布成為「天災區」。根據估計,災害造成了700億法郎(110億美元)損失。一些城鎮、村莊、港口的災後景象就像戰區一樣。馬路和鐵軌被掉下來的樹木或電纜塔阻塞,建築物的屋頂被撕裂,建築起重機東倒西歪,船隻則被拋到碼頭上。數千個商業花圃經營者頓失生計,因為溫室和果園都被摧毀了。

暴風大肆破壞法國的森林和公園,不消數小時就毀壞了幾千公頃林地。據法國國家森林局估計,共有三億株樹木被破壞。這些壯觀的樹木生存了幾百年,可是它們不是被連根拔起,就是像火柴一樣斷裂。暴風來襲,阿基坦和洛林之間的森林內一段很長的林地,都被颶風鏟平。

貝爾納是一名耶和華見證人,也是個森林管理員。他說:「暴風過後,我走進森林裡,場面真叫人吃驚。看到這種場面,你不可能無動於衷!我們會眾有八成的人都是靠森林為生。所有人,尤其是老人家,都不禁目瞪口呆。」凡爾賽宮 有一萬棵樹被摧毀。一名森林管理主任心疼地說:「這片園林起碼要過兩百年才能恢復原貌。」

由於電線掉落地面,法國有六分之一人口陷入黑暗之中。儘管這些公眾服務從業員發揮了可敬的精神努力搶修,可是風暴過了兩星期,仍有成千上萬的人沒有電力供應或電話服務。有的小村莊跟外界完全隔絕。許多家庭被迫從井裡打水,又用蠟燭照明,他們都覺得自己好像生活在一百年前,而非21世紀前夕。

暴風並沒有對公眾建築、城堡或大教堂手下留情。許多宗教建築,包括15個耶和華見證人王國聚會所都受到破壞。有的地方要靠燭光或煤油燈照明,才能舉行聚會。

約二千個耶和華見證人家庭有財物損失,有的只是倒了幾棵樹或屋瓦掉了下來,有的則是整所房屋被漲溢的河水沖毀,還有幾個見證人受了傷。不幸的是,在夏朗德區,一位77歲的見證人在妻子眼前淹死,其他人則險些喪命。吉爾伯特70歲,他回憶說:「我還能活著真是個奇跡。門被大水沖開,驚人水力洶湧而來。沒多久我的身體就已泡在水中,水深一米半。幸好抓住衣櫃,才保了一命。」

提供所需幫助

這場風暴產生了異常的凝聚力,把法國和歐洲團結起來。《自由南方報》報導了它的觀察說:「差不多人人都把慈善捐款當成應盡的義務,有的是自動、自發,有的是出於友誼,也有的是出於良心。」

 風暴之後,耶和華見證人馬上組織了救災委員會,以協助當地會眾的成員及其他受風災影響的人。地區建築委員會本來是建造王國聚會所的,他們也組織了志願工作隊伍。11月西南部風暴後,三千名見證人加入了救災和清理工作的行列,以協助受害者把泥土和一屋子的水弄乾淨。第一批到達村莊救災的志願工作隊伍中,有不少都是見證人。許多公共建築都由見證人加以清理,例如學校、郵局、大會堂、養老院、甚至公墓等等。他們通常都跟救災服務工作人員並肩工作。

不論對方宗教如何,援助之手都向所有人伸出。一名見證人說:「我們也幫助村莊的牧師。我們幫 他清潔他家的地下室。」至於其他受見證人幫助的人的想法,他說:「人們當我們是從天上下來解救他們似的。」一名官員說:「你可以把他們這種行動,當成是他們學習福音的方法,以及幫助鄰人的表現。我想那些前來幫忙的人,都是實踐福音、實踐宗教信仰的人。」一位見證人志願工作者說:「你的心會推動你用這種方法前來幫忙。能為鄰人做點事,真令人快樂。」

自從12月兩次風暴後,有很多見證人家庭跟他們的基督徒同工失去聯絡有數天之久。在周遊監督和當地長老的督導下,援救工作組織了起來。由於道路受阻、電話不通,即使朋友只住在幾公里之外也無法聯絡。為了幫助孤立地區的會眾成員,即使樹木可能會掉下來,有些見證人也冒險步行或騎腳踏車穿越受破壞的林木。志願工作人員再次努力工作,清理學校、圖書館、露營區和鄰人的家庭,並且把林徑的障礙物清除。

創造愛的氣氛

這些災難的受害者,尤其是年幼的兒童和老人家,由於經歷不幸而感到悲痛。痛失家園或親人的受害者,他們很需要親友大量的時間和支持,以協助他們恢復正常生活。奧德區水災後,精神與醫藥緊急委員會的加布里埃爾·科坦醫生說:「任何來自與受害者同一宗教團體的成員支持都很有幫助。」

耶和華見證人認為,提供這種幫助不但是道義之舉,也是一種基於聖經的責任。使徒保羅指出:「免得[真基督徒團體的]身體上有分裂的情形,反倒要肢體彼此同樣關心。如果一個肢體受苦,別的肢體就都一同受苦。」——哥林多前書12:25,26

上文提到的埃萊娜,現在是個母親,她的女兒相當活潑。埃萊娜說:「風暴過後,有12個基督徒弟兄姊妹來我家幫忙清潔。有的見證人雖然自己受到風暴影響,可是也來幫助我們。他們自動自發、真心真意來幫助我,真了不起。」

奧黛特的家被洪水沖毀,她告訴見證人同工說:「他們給我很大的安慰,我簡直說不出話來。他們為我做的這一切,我相當相當感動。」另一名女子則把許多人的感覺歸納起來,感激地說:「我們的確生活在愛的氣氛中!」

[第18,19頁的附欄或圖片]

「黑潮」

在12月中旬風暴之前,超級油船「埃麗卡號」在法國西岸50公里的怒海中沉沒,1萬公噸的石油漏進海中。從布列塔尼到旺代連綿400公里的海域都受到污染。風暴把石油吹攪成許多小塊的膠黏浮油,令污染面積擴大,也使清理工作更困難,加深了這場生態大災難的災情。法國各地數以千計的志願工作者,不分老少,都來這裡清理沙石上黏稠的油漬。

這場意外產生了極嚴重的海洋生態污染。牡蠣和甲殼類生物受到嚴重影響。根據鳥類學家指出,起碼有四十萬隻海鳥死亡,包括海鸚、鸊鷉、鯡鳥及海鴿,海鴿的情形最嚴重。這相當於超級油船「阿莫庫·卡迪斯號」在1978年3月於布列塔尼擱淺造成災害的十倍。許多鳥類從英格蘭、愛爾蘭和蘇格蘭遷移到法國海岸過冬。羅什福爾鳥類保護聯盟的主任說:「這次漏油事件是一場大災難。我們所見過的災難,沒有一場這麼嚴重……我們擔心稀有鳥類的數量會進一步下降,甚至在法國海岸消失。」

[鳴謝]

© La Marine Nationale, France

[第15頁的圖片]

屈克薩克-奧德有數以百計的人被直升機救起

[鳴謝]

B.I.M.

[第15頁的圖片]

在葡萄園中間,一截斷裂的鐵軌以後不能用了

[鳴謝]

B.I.M.

[第15頁的圖片]

幾百輛毀壞的車輛分布在四周

[第16頁的圖片]

在維勒代涅,這個人受困長達七小時

[鳴謝]

J.-M Colombier

[第16,17頁的圖片]

在克勒茲省,松樹像火柴一樣斷裂

[鳴謝]

© Chareyton/La Montagne/MAXPPP

[第16,17頁的圖片]

僅在凡爾賽宮的園林,就有一萬棵樹倒下了

[鳴謝]

© Charles Platiau/Reuters/MAXPPP

[第17頁的圖片]

迪沃河畔聖皮埃爾的諾曼底,第二天早上

[鳴謝]

© M. Daniau/AFP

[第18頁的圖片]

一隊耶和華見證人清理拉熱多爾一家養老院(上圖),以及雷撒-奧德的大會堂(右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