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搭便車旅行危險多

搭便車旅行危險多

 搭便車旅行危險多

《儆醒!》駐澳大利亞通訊員報導

1990年,一個炎熱的夏日,24歲的保羅·奧尼恩斯從英國遠道而來,在澳大利亞背著背包徒步旅行。在悉尼南部,他站在休姆公路的路邊,向來往車輛示意要求免費搭便車。一個陌生男子願意順道送他一程,保羅對此表示感激。他可沒想到,接受這個陌生人的好意就像送死一樣。保羅險些兒性命不保。 *

保羅坐在汽車的前座,不知死活,還跟司機聊天。這個外表和善的司機,轉瞬間變得暴躁好辯。他突然把汽車停在路邊,說要把座位底下的盒式音樂錄音帶拿出來。他拿出來的不是什麼錄音帶,而是一枝槍。他用槍指著保羅的胸口。

保羅並沒有聽從司機的吩咐,留在座位裡。他把座位安全帶扯掉,縱身躍出汽車,沿公路拼命向前跑。司機徒步追趕。當時的情景,往來車輛的駕駛員全都看得一清二楚。司機終於追上了保羅,他抓住保羅的T恤衫,把保羅摔在地上。保羅掙脫後,就在迎面駛來的客貨兩用車前面跑。駕車的婦人給嚇得要命,急忙把車剎住。車上還有她的孩子。保羅央求婦人讓他上車,婦人最後答應了。她隨即轉彎把客貨兩用車駛過公路的中央分隔帶,疾馳而去。當局後來證實,攻擊保羅的司機是個連環殺手。他一共殺了七個背著背包徒步旅行的人,當中有的是二人同行的。兩人一同搭便車旅行,結果一同送了命。

這些受害人有什麼特點吸引兇徒注意,以致惹上殺身之禍?審訊這個謀殺犯期間,主審法官指出:「每個受害人 都很年輕。他們的年齡由19到22歲不等。各人都是離家到很遠的地方旅行。兇手由此推想,受害人身在外地,即使遭遇不測,家人也不會這麼快就知道。他們要經過一段時間才發覺,受害人不知所終。」

漫遊的自由

今天,到外地旅遊的人遠比幾年前多。舉例說,在短短五年內,到亞洲觀光的澳大利亞人就增加了一倍有多。為了增長見識或冒險求刺激,青年人紛紛搭乘飛機到遠方去。出外旅遊的年輕人,許多都想盡量節省開支,他們打算沿途搭便車旅行。過去人們認為,用這種方式旅遊既富趣味,又不怎麼危險。但如今時勢不同了,幾乎在世上所有地方,沿途搭便車旅行都是不安全的,對乘客對司機都沒有保障。

出外見世面,一定要有冷靜的頭腦和實用的智慧,單憑一股衝勁、一片熱望是不行的。專為家長而設的尋找失蹤子女手冊指出:「年輕人急於想要到外面見識一下,他們往往準備不足就出門。他們根本不知道隻身在外多危險,也不明白『出外片時難』的道理。」

上述手冊又說:「參加旅遊團的、到外地公幹的、按照預定行程旅遊的,這些人很少會下落不明。不管在澳大利亞還是在別的國家,被當局列入失蹤者名單的,看來以背著背包、試圖廉價旅遊的人居多。」

有些人喜歡逍遙自在地遊覽觀光,不想受行程限制,這是可以理解的。話雖如此,出外旅遊的人,不管搭不搭便車,如果沒有預先編排好行程,是很容易出事的。他們的行程,無人知曉,萬一發生意外,家人和朋友想援助也援助不了。舉例說,旅客躺在外地的醫院裡不省人事,家人對他的行蹤卻一無所知。想想看,這個旅客將會怎麼樣?

保持聯絡

英國新聞記者理查德·希爾斯在《茫茫公路》一書裡,講述七個失蹤者的事例。他們出門遠遊,沿途搭便車上路,「突然跟家人和朋友失去了聯絡」。是失蹤了還是沒有保持聯絡,起初他們的家人還弄不清楚。由於真相未明,儘管他們音信杳然,家人還是不大願意報警。

在這七個搭便車旅行的人中,有一個跟父母通電話的時候,常常因不夠硬幣而斷了線。這個少女遇害以後,她的父母勸其他家長,要提供電話卡或類似的設備給出外旅遊的子女,好讓他們能夠打電話回家。雖然這樣做不一定能挽救這個少女的性命,但對出外旅遊的年輕人來說,經常跟家人聯絡的確能夠免去不少麻煩,他們要應付的困難也少得多。

這七個背著背包徒步旅行的人,通通遇害。有些旅遊手冊聲稱,在澳大利亞,搭便車旅行是非常安全的。以上七個受害人可能看過這樣的手冊,並且信以為真。事實表明,即使是有人作伴,即使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沿途搭便車旅行始終是愚蠢、魯莽的行為。

[腳注]

^ 3段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地方,向來往車輛示意要求免費搭便車是違法的。

[第27頁的圖片]

為免過度憂慮,做父母的可提供電話卡或類似的設備給出外旅遊的子女,好讓他們能夠打電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