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埃皮達魯斯劇場——歷千百年仍然完好無缺

埃皮達魯斯劇場——歷千百年仍然完好無缺

 埃皮達魯斯劇場——歷千百年仍然完好無缺

《儆醒!》駐希臘通訊員報導

你喜歡上劇場嗎?你喜歡喜劇帶給你的開懷歡笑嗎?當你看到一齣能觸動你的心情,或者能讓你看清人性真相的警世戲劇,你會感到精神一振,茅塞頓開嗎?那麼你也許會有興趣知道多一點關於埃皮達魯斯劇場的事。這裡跟古希臘戲劇的起源關係密切。

公元2世紀希臘地理學家保薩尼阿斯說在埃皮達魯斯「有古代最了不起的劇場。雖然羅馬的劇場比較宏偉莊嚴,但說到埃皮達魯斯劇場的美感與和諧,沒有其他設計師的設計能望其項背」。

保存得最好的劇場

名叫埃皮達魯斯的小村子位於希臘城市科林斯以南約60公里,二十五個世紀以前是個重要的商貿及宗教中心。

後來這裡被微微起伏的山丘、肥沃的農田和橄欖樹林覆蓋起來,沒有人想到曾經有大劇場豎立在這裡。不過,19世紀著名希臘考古學家帕納伊斯·卡瓦迪亞斯肯定山丘中正埋藏了一個保存妥當的秘密。他的好奇心源自上述保薩尼阿斯的描述,他深信在平平無奇的景物下會發現一座宏偉的劇院。結果他終於在1881年發現了這個地方。

 卡瓦迪亞斯艱苦挖掘了六年以後,一座雄偉而近乎完整無缺的劇場終於重見天日。考古學家認為劇場大概在公元前330年建成,設計者是附近阿爾戈斯城的大雕塑家兼建築家小波利克里托斯。現代建築師馬諾斯·佩拉基斯把埃皮達魯斯劇場稱為「最著名和保存得最好的希臘劇場」,這也是研究人員間公認的事實。

發現埃皮達魯斯劇場對考古學和建築學來說都意義重大。大部分遺留至今的古代劇場不是殘缺不全,就是幾經重建,但埃皮達魯斯劇場經歷了千百年後卻仍然完整無缺,這是因為有厚達6米的土壤把劇場覆蓋起來的緣故。

現代的旅客都能輕而易舉地指出劇場的基本部分。合唱台是用作舞蹈和合唱表演的圓形平台,外圍鋪上長條形的大理石做邊。劇場地面是壓實了的泥土,中間放了一座祭壇。合唱台背後是舞台,現在只殘留地基。起初演員在合唱台內演出,布景則畫在旋轉三角形板面上,裝置在合唱台邊。後來演員開始在舞台上演出,把合唱台留給合唱隊,布景就搬到舞台的牆上。

埃皮達魯斯劇場最初能容納6000個座位。在公元前2世紀,再往上加建了21行座位,令座位數目增加至一萬三千個以上。前排座位專門預留給顯貴,與其他座位不同,用的是紅色石頭,而且有靠背。

傳聲妙法

埃皮達魯斯劇場以傳聲效果絕佳而聞名。「連最微小的聲音——深呼吸和撕破紙張——在好像最後一排那麼高的地方也能清楚聽見。」考古學教授S.E.依亞科維迪斯說。

許多參觀劇場的遊客都喜歡站在圓場中央背誦詩句、引吭高歌,或甚至跟坐在最高處的朋友喁喁私語。他們發覺聲音能以如此了不起的方式傳到這個大劇場的每一個角落,不禁大為驚嘆。

埃皮達魯斯劇場能產生這麼出色的傳聲效果有賴於典型古希臘劇場半圓形設計,這使我們想起耶穌向大群聽眾演講時,也利用了天然劇場式的地勢——往往在山的一邊,好令人人都清楚聽見他的話。——馬太福音5:1,2;13:1,2

此外,埃皮達魯斯劇場的座位層層排列成陡坡一般,縮短了表演台跟頂排的距離,聲波到達上層也幾乎絲毫沒有減弱。

傳聲效果良好也有賴每排座位有適當的距離,聲音於是能擴散到每一個角落,每個角落都聽到同等聲量,同樣清晰的聲音。其他因素包括:合唱台和各層座位的表面堅硬結實有利聲音反射,建築用的大理石品質上乘,劇場位處寂靜無聲地帶,還有微風不斷從圓場吹向觀眾席。

劇場——戲劇之家

古希臘人對劇場建築一絲不苟,匠心獨運。從埃皮達魯斯劇場的設計可見一斑, 觀眾能輕易看見和聽見戲劇的內容。希臘戲劇源自豐收慶典,其間人民慶祝農作物的收成和釀酒成功,並且舉行象徵死亡和重生的儀式。人們在這些祭神的節日歌頌神話中的酒神兼豐饒之神狄奧尼索斯,其中的表演不單對傳說中的神祇歌功頌德,也常常以敘事形式進行,發展出三種主要的故事模式:悲劇、喜劇和諷刺劇。城邦的統治者發覺這些活動很受歡迎,於是鼎力支持,作為加強政治勢力的手段。

後來,狄奧尼索斯崇拜對戲劇的影響力漸減,祭神表演漸漸失去主導地位,到了公元前5世紀,埃斯庫羅斯、索福克勒斯和歐里庇得斯等著名劇作家為劇本另闢新題材,轉而把希臘歷史和神話改編演出。戲劇不斷發展,大受歡迎,於是需要有埃皮達魯斯劇場一類的大型劇場。觀眾需要聽見戲劇中的每一句話——當中常有微妙的雙關語和巧辯,建築劇場也就需要投入更多的心思和技巧。

每場戲劇都有一隊合唱隊(通常由10至15人組成)和一些演員(每一幕從不會有多過三個有台詞的角色)。演員的古希臘語是希波克里泰斯hy·po·kri·taiʹ),原意是回應合唱團的人。後來這個詞開始有人用來比喻弄虛作假的人。馬太福音就是用這個詞來形容在耶穌的日子騙人的抄經士和法利賽派。——馬太福音23:13

今日的埃皮達魯斯和古典戲劇

古典戲劇表演在希臘的埃皮達魯斯和其他地方已經復甦起來。在20世紀以前,古希臘戲劇——尤其是悲劇——只不過是學術研究的題材而已。但自1932年希臘國家劇場建成以來,古代劇作家的作品已經翻譯成現代希臘語了。

自1954年起,埃皮達魯斯戲劇節成為了一年一度的盛事。每逢夏季,埃皮達魯斯劇場都會開放給許多希臘和外國劇團表演古典戲劇。成千上萬的遊客和愛好戲劇的人會到這裡來觀看現代人演出接近二千五百年前寫成的劇本。

所以下一次遊覽希臘的時候,請到埃皮達魯斯這裡來。當你見識過這個令人印象難忘的劇場後,你的結論也許會跟保薩尼阿斯的結論一樣:「說到埃皮達魯斯劇場的美感與和諧,沒有其他設計師的設計能望其項背。」

[第13頁的附欄]

劇場與早期基督徒

「我們成了劇場裡的表演,讓世界、天使、眾人觀看。」使徒保羅向哥林多(科林斯)的基督徒這樣寫道,這些基督徒就住在埃皮達魯斯附近。(哥林多前書4:9;希伯來書10:33)他的意思是,他們受盡責難迫害,情況就像身處劇場之中給全世界觀看一般。在保羅的日子,戲劇是很受歡迎的娛樂形式。但是聖經警告早期基督徒,要抗拒不道德和兇暴的事,這些行為時常可以在當時的劇場表演中看到。(以弗所書5:3-5)有時基督徒也會被人押上劇場或羅馬帝國的競技場供人觀看,以娛觀眾,甚至被迫要同猛獸搏鬥。

[第12頁的圖片]

索福克勒斯

埃斯庫羅斯

歐里庇得斯

[鳴謝]

Greek dramatists: Musei Capitolini, Roma

[第11頁的圖片鳴謝]

Courtesy G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