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非洲愛滋病患者——新的千年希望何在?

非洲愛滋病患者——新的千年希望何在?

 非洲愛滋病患者——新的千年希望何在?

《儆醒!》駐贊比亞通訊員報導

去年9月,愛滋病與性傳染病第11屆國際會議在非洲舉行,來自非洲不同國家的代表齊集贊比亞的盧薩卡。這次大會的一個主要議題是,「怎樣阻止愛滋病在非洲蔓延?」。大會鼓勵加強地區與地區之間的合作,共謀對策,解決上述的問題。

贊比亞當時的衛生部長,蒽坎杜·盧洛教授說,非洲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處境「極為嚴峻」。她接著說,嚴峻的程度「使以往在健康護理、社會以及經濟層面上取得的一些重要進展,停滯不前,還使這一切努力成為枉然」。

在一個就血有多安全的專題演講系列中,專家承認許多人通過輸血感染愛滋病。世界衛生組織血庫安全組的一位醫生代表指出,跟愛滋病患者發生性關係,不一定會感染到愛滋病,但是,輸入感染了病毒的血液,就必然會 染上愛滋病!既然這樣,這位醫生有充分的理由說,「最安全的輸血法,就是不輸血」。

會議也指出由於醫療費用高昂,愛滋病患者要得著醫藥護理,就難上加難了。例如,在烏干達,住在城市裡的人,平均每月收入二百美元。但是,以抗逆轉錄酶病毒劑作為醫治的療程,每個月則要用上一千美元!

盧薩卡舉行的會議顯示,踏入新的千年對阻止愛滋病蔓延,希望仍然渺茫。不過,研究聖經的人卻意識到,造物主耶和華上帝,才是根治種種病症的惟一希望。他曾應許在他的新世界裡,「城內居民必不說:我病了」。——以賽亞書33:24

[第31頁的地圖或圖片]

蒽坎杜·盧洛教授

[鳴謝]

Photograph by permission of E. Mwanaleza, Times of Zamb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