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洛伊妲終於打破沉默

洛伊妲終於打破沉默

 洛伊妲終於打破沉默

洛伊妲的母親口述

任何快要生孩子的母親都會擔心小寶寶出生時會有什麼缺陷,我也有同樣的憂慮。不過,三女兒洛伊妲呱呱墜地時竟然慘叫起來,這是我始料不及的。原來醫生不慎用鉗子弄斷了洛伊妲的鎖骨。洛伊妲不得不接受矯正手術,幾星期後終於給送回家去,我們不禁大喜過望。然而,這份欣喜並不長久。

在隨後的幾個月內,洛伊妲的身體出了嚴重的問題。她對藥物有不良的反應,包括發熱、腹瀉和痙攣。為了消除這些症狀,我們讓洛伊妲接受進一步治療,但病情反倒越來越棘手。不消多久,洛伊妲已無法控制身體的活動。最後醫生診斷她患了大腦性麻痺,還說她以後也不能走路、不能說話,甚至不能跟我們溝通。

初步嘗試跟愛女溝通

儘管醫生對洛伊妲所作的診斷並不樂觀,我還是認為洛伊妲是能夠明白許多事的。於是我用淺易的書向她朗讀,又努力教導她認字母。可是,洛伊妲既不能說話,又無法顯示是否明白我的話。我根本無從知道她到底明白多少。

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我教導洛伊妲的心血看來毫無成果。不過,我繼續花許多時間誦讀給她聽。我們教導最小的女兒諾愛米學習聖經時,甚至也讓洛伊妲參與。在這個家庭聖經討論裡,我們所運用的書是《聆聽偉大的導師》和《我的聖經故事書》。 *我從這兩本書選了許多章的內容,重複誦讀給洛伊妲聽。

無法與心愛的人溝通實在令我痛苦萬分。我帶洛伊妲到公園去,她卻哭個不停。為什麼呢?看來是因為她發覺自己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樣到處跑到處玩,所以大感苦惱。有一次,洛伊妲的姊姊拿起學校課本念給我聽,洛伊妲突然淚流滿臉。她顯然受某些事所困擾,但我卻不明所以。洛伊妲只能咿呀咿呀地去表達她某些基本需要,例如需要食物、水、睡覺或如廁。

洛伊妲九歲時就讀一所學校,是專為有特殊需要的兒童而設的。可是,在隨後的三年間,洛伊妲的病情每況愈下。要是沒有人 在旁協助,她就是走幾級樓梯也害怕,後來甚至連半聲咿呀也不說了。後來,我和丈夫都認為由我們在家裡親自教導她會比較好。

在接著的六年間,我費盡心思去教導洛伊妲。我在黑板上寫字,以期洛伊妲可以抄寫下來,但到頭來只是白費心機罷了。問題在於洛伊妲的理解力比較低嗎?還是因為她無法控制手部的動作,所以不能寫字嗎?

洛伊妲到18歲的時候變得越來越難照顧,我懇切向耶和華禱告,祈求他幫助我能夠與女兒溝通。結果,上帝以異乎尋常的方式垂聽了我的禱告。

打破沉默

我的女兒重新裝飾我們的臥室,這件事成了一個轉捩點。諾愛米在還沒有給刮去的舊牆紙上寫了些名字,有些是聖經人物的名字,有些是家人、朋友的名字。女兒露特出於好奇地問洛伊妲是否知道「耶和華」這名字寫在哪裡。令人驚訝的是,洛伊妲走到牆壁那裡,然後把頭靠近上帝的名字。為了看看洛伊妲是否也認得其他名字,露特於是再次試驗她。結果,洛伊妲能夠把每個名字,包括那些她從沒有看過怎樣拼寫的名字,一一辨認出來,露特不禁目瞪口呆!露特於是把整家人召集起來,讓大家看看洛伊妲怎樣辨認名字。不錯,洛伊妲懂得閱讀!

後來我們想了一個方法,幫助洛伊妲跟我們「交談」。我們在家裡長長的走廊牆壁上,貼上一個一個的字母。把字母寫在輕便的板上並不奏效,因為洛伊妲無法控制雙手的運動,根本不能用手指著每個字母。因此,洛伊妲如果想跟我們說話,就會走到牆上的每個字母去,拼出她要說的話。你不難想像,她這樣做是多麼的吃力、多麼的疲倦。事實上,她來來回回的要走上好幾公里路,並花好幾個鐘頭的時間,才能拼出一頁紙的信息!

但無論如何,由於能夠跟我們「交談」,洛伊妲大感興奮。以下就是她對我們「說」的第一句話:「我好開心,真是謝謝耶和華,現在我終於能夠跟家人溝通了。」我們十分驚訝,於是問她:「你整天坐著的時候究竟在做什麼呢?」洛伊妲說她許多時都會想到,如果能夠跟我們說話,她會說些什麼。事實上,洛伊妲說這18年來,她一直渴望與我們溝通。她說:「露特開始念書的時候,我自己就閱讀學校的課本。我設法移動嘴巴,好發出一些聲音來,但您卻聽不懂、不明白,我許多時都為了這個而哭。」

我不禁潸然淚下。我因自己沒有好好了解洛伊妲而向她道歉。洛伊妲對我說:「您是個好媽媽,從沒有放棄幫助我。有您在我身邊,我覺得好開心。我很愛您,不要哭了,好嗎?」

靈性進步

洛伊妲對聖經已有相當的認識,還熟記了若干經文。後來她告訴我們,她想在會眾的《守望台》研究班(每週舉行的聖經問答討論)裡發表評論。她可以怎樣發表評論呢?首先 我們其中一人把整篇文章讀給她聽,接著洛伊妲選出一個她想作答的問題,然後我們把她拼出的評論寫下。聚會的時候,我們其中一人把洛伊妲的評論讀出來。洛伊妲曾對我們說:「我能夠有分評論,真是太高興了,這樣我才覺得自己是會眾的一分子。」

洛伊妲20歲時表示想受浸。有人問她是否知道獻身給耶和華意味著什麼。洛伊妲答道早在七年前,也就是當她只有13歲的時候,就已經獻身給上帝了。洛伊妲說:「我向耶和華禱告,並告訴他我想永遠事奉他。」1997年8月2日,洛伊妲接受水浸禮,以象徵她已獻身給耶和華。洛伊妲對我們說:「謝謝耶和華,我最大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洛伊妲很喜歡向親友鄰居談論上帝的王國。有時候,她也跟我們一起在街上向人傳道。洛伊妲也預備了一封信,要是住戶不在家,我們就把信留在對方的家門口。洛伊妲特別關注年長的人和患病的人。例如,在我們的會眾裡,一個姊妹有一條腿給切除了。洛伊妲告訴我們:「我明白無法走路是什麼滋味的。」因此她寫了一封信,去鼓勵這個姊妹。在另一群會眾裡,有一個叫做雅羅的男孩是全身癱瘓的。洛伊妲聽聞他的苦況,於是也寫了一封信給他。信的部分內容如下:「耶和華很快就會治好我們的病。在樂園裡,一切痛苦都會消逝。到時我要跟你賽跑,我必定會開心得哈哈大笑。試想想,我們將會回復耶和華原本所創造的人類的模樣,沒有疾病的……這豈不是好極嗎?」

接受幫助保持忍耐

以往我對洛伊妲某些反應十分困惑,現在疑團已盡解了。例如,洛伊妲說她小時候不喜歡被人擁抱,因為她感到很泄氣。她說:「姐姐妹妹都可以說話、可以學東西,我卻樣樣都不可以,我覺得很不公平。所以我感到忿怒,還想一死了之。」

洛伊妲現在雖然能夠跟別人溝通,但仍然面對不少困難。例如,她大約每個月就會出現一次大痙攣,她痙攣的時候彷彿快要窒息,雙臂雙腿都不由自主地抽搐。此外,她每次受到感染,即使是普通感冒,身體也變得相當虛弱。洛伊妲有時也會感懷身世,抑鬱沮喪。什麼幫助她忍耐下去呢?讓她用自己的話告訴你吧:

「禱告對我大有幫助。能夠跟耶和華說話,與他享有親密關係,我感到很快樂。我也很感激弟兄姊妹給我的愛和關注。雖然我的身體有缺陷,但我慶幸自己有了不起的父母,把我撫養成人,他們都很疼我。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姊妹們為我所做的事。那些寫在牆上的字真美!它挽回我的一生。要是沒有耶和華的愛、沒有家人的愛,我的一生就什麼意義都沒有了。」

[腳注]

^ 7段 紐約守望台聖經書社出版。《聆聽偉大的導師》現已絕版。

[第24頁的圖片]

洛伊妲和家人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