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俄羅斯人珍視崇拜自由

俄羅斯人珍視崇拜自由

 俄羅斯人珍視崇拜自由

蘇聯自1991年解體後,人民開始享有更大的崇拜自由。即使移居外國,他們仍然相當珍視這種自由。

對許多經歷過前蘇聯統治的人來說,現在可以公開聚會、崇拜上帝是一件樂事,因為這種權利已被剝奪了幾十年之久。

自1917年布爾什維克革命爆發後,在俄羅斯境內讀聖經是很危險的,大多數人都不願為了閱讀聖經,而冒失去自由的危險。耶和華見證人是個例外。事實上,44年前,《新聞週刊》1956年4月16日刊引述一名東德青年的話說:「除了耶和華見證人以外,沒有人看聖經。」許多見證人由於參加學習聖經的聚會或傳揚聖經的信息,結果被關在監獄、勞動營裡。可是不管身在何方,他們都把注意集中在聖經的希望之上,正如附欄所述。

當蘇聯在1991年解體的時候,當地見證人共舉辦了七個大會,聖經的教訓就是大會的主題。這些大會總共有7萬4252人參加。短短兩年後,1993年,蘇聯15個前加盟共和國 *中的4個,就舉行了8個同類大會,參加人數達11萬2326人。當中有幾千人曾在蘇聯監獄和勞動營中囚禁了很長的時間。這些忠心基督徒由於可以自由地崇拜上帝而不受妨礙,就格外喜樂。

自1993年以來,每一年前蘇聯共和國都可以自由地舉行基督徒聚會,境內許多人都相當珍惜這個福分。就以去年來說,總共有28萬2333個耶和華見證人和他們的朋友,由於可在前蘇聯共和國裡舉行80個「上帝的預言」區務大會而欣喜不已,共有1萬3452人在這些大會中受浸。

令人特別高興的是,去年在其他國家也有俄語的大會舉行,共有6336人參加了四個前蘇聯以外 的國家所舉行的大會。這些 聚會到底在哪裡舉行呢?為什麼這麼多操俄語的人對聖經這麼有興趣呢?且讓我們先回答後一個問題。

他們看出自己靈性的需要

俄羅斯的宗教歷史極為豐富。世界各地著名的教堂裡,總少不了俄羅斯境內富麗堂皇的大教堂。至於俄羅斯東正教會,跟羅馬天主教教會一樣,信徒對聖經都沒什麼認識。

最近出版的《俄羅斯的悲劇——歷史的包袱》一書說:「聖經從來不是俄羅斯東正教會的主題。」這產生什麼結果呢?據俄羅斯宗教學者謝爾蓋·伊萬年科說,結果就是「許多東正教信徒對聖經一點認識都沒有,結果他們比不信者更受到迷信、玄秘術和魔術所影響」。

著名的俄國作家托爾斯泰也作了類似的觀察。他說:「我相信[東正]教會理論上是騙人的,實際上也吸納了大量的迷信和玄秘術,卻把基督教教訓的真義完全掩蔽起來。」

這種情形的確有利於俄國共產黨的興起、無神論主張的宣傳,以及「宗教是人民的鴉片」這個著名論調的影響。可是沒多久,共產黨也變成一種宗教,人稱「紅教」。不過紅教也存留不了多少。蘇聯在1991年解體後,無數人感到茫然無措,不知何去何從。在耶和華見證人鼓勵下,成千上萬的俄羅斯人於是從聖經 中尋找答案。

由於俄羅斯的教育體系健全,所以世上最飽學的人中,總是少不了俄羅斯人。因此,許多俄羅斯人不但閱讀聖經,還相當喜愛聖經的教訓。在同一個時期,尤其在1990年後的十年間,前蘇聯有很多人移民到其他國家,像德國、希臘和美國。結果如何呢?

在德國享有崇拜自由

在18及19世紀,有許多德國人搬到俄羅斯。其中一個最出名的,就是15歲的索菲。1762年,她繼承夫位,統治俄國。索菲(人稱葉卡捷琳娜大帝)統治的時候,邀請了德國農人住在俄國。後來第二次世界大戰 爆發,德軍侵俄,許多德國人都被送往西伯利亞和蘇聯其他共和國,像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由於德國經濟狀況比較好,所以最近有不少操俄語的德國人和其他來自前蘇聯的人都搬到德國去。

1992年12月,德國第一群俄語會眾在柏林成立。到去年為止,共有52群會眾和43個小組也在德國成立起來,構成三個俄語環。「上帝的預言」區務大會在7月30日至8月1日於科隆舉行。參加人數最多時達4920人,有164人受浸,象徵他們獻身給耶和華。前一陣子在4月1日,德國俄語會眾共有6175人參加受難紀念聚會,以記念耶穌的死亡。

俄國人在美國

許多來自前蘇聯操俄語的人紛紛湧進美國。《紐約時報》報導說:「在1991至1996年間,布洛克林增長得最快的外國移民就是俄羅斯人。在那個時期,移民歸化局批准了超過33萬9000個前蘇聯居民移民到美國的申請。」

後來,1999年1月的《紐約時報》提到,在過去十年,約有四十萬個前蘇聯的猶太人也移民到紐約市及附近地區。此外,近年來也有幾萬個俄羅斯人在美國其他地方落腳。例如加利福尼亞州北部最近有三萬五千個俄國移民搬了進去,令加州北部成為前蘇聯移民落腳的第三大中心,緊接在紐約市和洛杉磯之後。這些操俄語的人士也開始研究聖經,有幾百個還下定決心要崇拜真神耶和華。

1994年4月1日,美國近年來第一群耶和華見證人俄語會眾,在紐約布洛克林成立。後來賓雪法尼亞州、加利福尼亞州和華盛頓州也有俄語會眾紛紛成立起來。在美國境內其他地方,也有很多研究小組成立。

 美國第一個俄語區務大會

去年8月20日至22日,許多人從美國和加拿大各地來到紐約市,參加第一次俄語區務大會,人數最多的時候有670人,他們都相當感動。所有演講都以俄語講出,還有一齣全副古裝戲劇,把聖經中雅各和以掃的故事表演出來。演員是來自洛杉磯和加利福尼亞州俄語會眾的成員。大會這個節目的確相當精彩。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節目就是浸禮,有14人受浸,附圖照片可看到他們。有好幾個人要穿越4000公里的路程,分別從俄勒岡州的波特蘭、加利福尼亞州的洛杉磯、三藩市等地來到紐約市,在大會裡受浸。這14人以前住在前蘇聯不同的共和國裡,分別是亞美尼亞、阿塞拜疆、白俄羅斯、摩爾多瓦、俄羅斯及烏克蘭。他們的經歷表明,他們是多麼地珍視上帝的知識,及崇拜他的自由。

斯韋特蘭娜(前排,左起第三人)在莫斯科長大,17歲時嫁給一個年紀比她大很多的著名歌手,1989年帶著年幼的兒子來到美國。她的丈夫喜歡到處旅行,五年後終於離婚。

後來斯韋特蘭娜遇到見證人同事,她的朋友卻警告她說,千萬不要掉進「會操縱[她的]生命,騙光[她]所有金錢的教派」的圈套中。不過她倒想學習聖經的教訓。有關上帝的名字在聖經中出現一事,她說:「只有見證人才讓人知道這件事,我深受感動。」

安德烈(後排,左起第三人)年紀很輕時就離開他在西伯利亞的家,想在現在的聖彼得堡接受先進的體育訓練,成為運動員。沒多久,蘇聯政府就解體了。1993年,22歲的安德烈於是移民到美國。他解釋說:「我開始想到上帝,並去了俄羅斯東正教會。有一次是俄羅斯的復活節,我整晚留在教堂,想跟上帝親近一點。」

這時斯韋特蘭娜遇到了安德烈,並把 她在聖經中學到的事情告訴他。安德烈同意跟斯韋特蘭娜一起參加耶和華見證人的聚會,後來還接受了聖經研究的安排。1999年1月,他們結了婚。在大會受浸後,他們不禁喜形於色。

帕維爾(後排,左起第四人)在哈薩克斯坦的卡拉甘迪附近出生,後來搬到了俄羅斯的納爾奇克。這個大城市相當接近車臣和達吉斯坦,經常發生武力衝突。帕維爾在1996年8月第一次在那兒遇到見證人,不過在第二個月就移民到了三藩市。他染上毒癮,育有一女,女兒隨她母親留在俄羅斯。

帕維爾一到美國,就馬上聯絡耶和華見證人,並開始研究聖經。他安頓下來後,就寫信給女兒的母親,把最近學到的信仰告訴她。她現在跟見證人研究聖經,並計劃前往美國,跟帕維爾正式結婚,到時就可跟女兒一起在加利福尼亞州事奉耶和華了。

喬治(後排,左起第二人)在莫斯科出生長大,1996年前往美國,第二年就跟弗洛拉結婚,弗洛拉來自阿塞拜疆。喬治本來參加俄羅斯東正教會,可是讀了一本《守望台》之後,就對三位一體的教義產生了許多疑問。他後來寫信給守望台聖經書社,守望台社則寄給他一本《你應當相信三位一體嗎?》,他跟弗洛拉在1998年都開始學習聖經。現在弗洛拉還計劃要受浸呢!

大會另一樁喜樂的事,就是收到莫斯科的問候,莫斯科在同一個週末也舉行大會,有1萬5108人參加。在紐約市參加大會的人,聽到莫斯科有600人受浸的宣布,是多麼喜樂!在大會舉行的那一週,美國 及其他地方的電視、報刊的新聞,都認為能否在莫斯科舉行大會還很難說,所以這個宣布就令人格外興奮了。

莫斯科發生了什麼事?

1999年7月21日,見證人跟當局簽約,租用奧林匹克體育館。這個體育館位於莫斯科市中心附近,旁邊有一座大型的俄羅斯東正教會教堂。可是在大會開幕前一週,阻撓開始出現。到了8月18日星期三,見證人雖然已經繳付租金,但仍未獲准使用體育館。正如第28頁附欄所述,耶和華見證人亦向當局強調,見證人乃是俄羅斯合法註冊的宗教組織。

由於約有一萬五千人準備在星期五早上參加大會,跟當局談判的見證人就緊張起來。很多參加大會的人從相當遙遠的市鎮來到莫斯科。最後經過了多個小時的討論,8月19日星期四約晚上8點,體育館管理層終於欣然通知見證人,大會可以舉行了。市政府也表示他們不反對大會的舉行。

第二天早上,數以千計的人湧進體育館。見證人的志願工作人員通宵工作,以迎接與會者的來臨。第一天早上新聞記者也進入會場,他們在前一陣子已經知道大會遇到挫折。「恭喜恭喜!」其中一人說,「知道你們的大會可以順利舉行,我們也很高興」。

遵守秩序的榜樣

體育館管理層認為,有點保安措施會好一點。於是保安人員在所有的通道都放上探測金屬的器材,就好像機場乘客通道使用的一樣。警員也在場館各處駐守。雖然 有人揚言恐嚇,不讓大會順利舉行,大會仍能有秩序地舉行下去。

星期六下午,有人打電話來,說體育館裡面放了炸彈。這個恐嚇電話是在當天最後第二個演講講完以前收到的。於是在體育館管理層的要求下,大會作出簡短的宣布,疏散場地。人群疏散時井然有序,連場地人員和警員都看得瞠目結舌!他們從沒見過這種事情,還問這個場面有沒有事先排練過。

由於找不到炸彈,所以星期日的節目就得延長,把星期六還沒上場的節目也包括在內。場館當局也很滿意我們的大會。

希臘及其他地方

在8月最後一週及9月第一週,希臘也舉行了幾個俄語區務大會,第一個在雅典,接著就是塞薩洛尼基(帖撒羅尼迦)。共有746人參加,34人受浸。希臘有8個俄語會眾及17個小組,成員都來自前蘇聯南部的共和國。這些外國移民以俄語及其他語言舉行聚會。

其中一個在雅典受浸的是維克托。他本是無神論者,但他曾參加1998年8月耶和華見證人在雅典舉行的國際大會,而他的妻子則在這個大會受浸。他說參加大會的人所表現出來的愛心令他印象深刻,並推動他學習聖經。

一個名叫伊格霍爾的男子收到《你能夠永遠生活在地上的樂園裡》一書,讀了以後,就把宗教聖像全部丟掉,還自稱是耶和華見證人。後來他寫信給雅典分社,見證人則在1998年11月來訪,他馬上參加第一次會眾聚會,以後連一次都沒有錯過。現在他受了浸,並定下目標,希望可以成為耶和華見證人的全時傳道員。

說俄語的人還遷進了其他許多國家,這篇文章並沒有提到。很多這些人也由於可以自由地研究聖經、公開聚會、崇拜上帝而欣喜不已。對他們而言,這種權利的確是一件樂事!

[腳注]

^ 5段 這15個現已獨立的共和國:亞美尼亞、阿塞拜疆、白俄羅斯、愛沙尼亞、格魯吉亞、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拉脫維亞、立陶宛、摩爾多瓦、俄羅斯、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烏克蘭、烏茲別克斯坦。

[第22頁的附欄]

熱愛聖經的俄羅斯人

謝爾蓋·伊萬年科教授,是位深受敬重的俄羅斯宗教學者,他把耶和華見證人形容為一群真正獻出自己,努力學習聖經的人。他最近出版的書《聖經的忠實朋友》就把他們在蘇聯的早期歷史寫下,說:「耶和華見證人即使因為忠於信仰而入獄,他們在獄中也有辦法閱讀聖經。」他還舉出了下面的經歷來說明這點。

「囚犯不能擁有聖經,搜了出來就會沒收。在北部一個勞工營,一個耶和華見證人是名電工,他把聖經書刊藏在高壓電變壓器中。聖經的每一部分都用繩子綁著不同的電線,只有這個電工才知道,該拉哪一條繩子才能把哪部分的聖經(例如馬太福音)抽出來,而不致電死。不管守衛搜得有多嚴都搜不出什麼來,所以這本獨特的聖經始終沒被人發現。」

[第28頁的附欄]

耶和華見證人在俄羅斯重新註冊

耶和華見證人在俄羅斯活躍地宣揚上帝的王國,已超過一百年了。不過由於受到政府的限制,所以在1991年3月27日以前,見證人一直沒有受到法律認可。直到那一天,他們才能以「蘇聯耶和華見證人宗教團體行政中心」這個名稱正式登記。

到了1997年9月26日,「良心與宗教組織自由法」生效,這項法案卻備受國際輿論批評。為什麼呢?原來許多人認為,這項法案目的在於壓抑俄羅斯境內少數宗教組織的活動。

雖然耶和華見證人在1991年的註冊得來不易,可是俄羅斯新的法案卻要求他們和其他宗教組織重新登記,結果引起了不少問題。這意味著俄羅斯政府要重新採納壓制耶和華見證人的政策嗎?宗教寬容與崇拜自由,在俄羅斯聯邦憲法下,還會受到保障嗎?

答案終於揭曉。1999年4月29日,見證人再次獲得法律認可。司法部簽發「俄羅斯耶和華見證人行政中心」的證明文件時,見證人是多麼喜樂啊!

[第23頁的圖片]

美國舉行的第一個俄語區務大會

[第24頁的圖片]

由洛杉磯俄語會眾主演的聖經話劇

[第25頁的圖片]

這14個在紐約受浸的人,來自六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

[第26,27頁的圖片]

超過1萬5000人在莫斯科奧林匹克體育館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