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黑死病——中古歐洲的浩劫

黑死病——中古歐洲的浩劫

 黑死病——中古歐洲的浩劫

《儆醒!》駐法國通訊員報導

當時是1347年,鼠疫剛在遠東地區大為肆虐,現在則傳到了歐洲東部的外圍地帶。

蒙古人把熱那亞人重兵防守的貿易站卡法團團圍住,卡法就是今天克里米亞的費奧多西亞。由於許多蒙古軍死於這種神秘的疾病,只好撤退。不過在離去之前,他們留下了一份不懷好意的禮物。他們使用一個巨型的彈弓,把鼠疫死者體溫未消的屍體扔進城內。後來鼠疫逐漸在城中蔓延,有幾個熱那亞人乘坐大木船逃走,結果把疾病傳染給每一個他們踏足的港口。

僅在數月之內,死亡陰影就遍布了整個歐洲。沒多久,鼠疫就散布到北非洲、意大利、西班牙、英國、法國、奧地利、匈牙利、瑞士、德國、斯堪的納維亞、波羅的海各國。不過兩年多,歐洲人口四分之一約二千五百萬人,就成了黑死病 *,這種據稱是「有史以來最慘酷的人口大災難」的受害者。

災難肆虐的台階

黑死病所造成的悲劇,絕不只是疾病這麼簡單。有很多因素令這場浩劫更嚴重,其中之一就是宗教狂熱的態度。煉獄的主張就是個例子。法國歷史學家雅克·勒戈夫說:「13世紀末期,煉獄信仰相當盛行。」14世紀初,但丁的《神曲》面世,影響深遠。書中附上插圖,描述地獄和煉獄的情形。結果形成了一種宗教氣候,令人面對黑死病時,竟可冷漠對待,甘心接受,還認為是上帝在懲罰他們。正如我們將會看到,這種悲觀的態度其實令疾病蔓延得更迅速。菲利普·齊格勒在他的《黑死病》一書中說:「沒有別的環境,比當時的更能令黑死病蔓延得這麼厲害。」

另一方面,歐洲各地都不斷有嚴重的農作物失收。結果這大片土地上本來健壯的居民就開始營養不良,身體虛弱,容易生病。

 鼠疫擴散

據教宗克雷芒六世的私人醫生居伊·德肖利亞克說,當時有兩種瘟疫在歐洲肆虐,一種是肺炎,一種是腺鼠疫。他生動地描寫了這兩種疾病的病徵,說:「瘟疫初期流行肺炎,流行了兩個月。病人會持續發燒、吐血。當病人一出現這些病徵,就會在三天之內死亡。肺炎平息以後,就輪到腺鼠疫肆虐。染上腺鼠疫的病人會持續發燒、膿腫,皮膚長出癰,主要會生在腋下及鼠蹊。一出現這些病徵,病人就會在五天之內死亡。」瘟疫橫行,群醫束手。

人心惶惶,許多人決定逃難,逃不掉的就是盈千累萬的病人。其實,許多逃離的都是有錢的貴族及專業人士。雖然有一些教士也想逃跑,不過也有不少教士躲在修道院中,希望免受傳染。

在這個恐慌的期間,教宗宣布1350年是聖年。到羅馬朝聖的人可以直接進入樂園,而不須經過煉獄!有成千上萬的人響應,結果瘟疫就隨他們前進的路線傳開。

白費心機

對抗黑死病的所有努力都是白費心機,因為沒有人知道疾病是怎麼傳開的。很多人發現跟患者接觸,即使只是接觸他的衣服,都是危險的。還有的人連患者的目光都不敢正視,恐懼程度可想而知!意大利弗洛倫斯的居民卻把鼠疫成因歸咎在貓狗之上。他們到處捕殺貓狗,卻把真正傳播疾病的罪魁禍首——老鼠,放了一馬。

由於死亡人數越來越多,人們紛紛求神問卜。不少人把所有資產都送給教會,希望神會保護他們不受疾病傷害;或者就算死了,也起碼可以上天堂。結果教會獲取了大量錢財。護身符、基督像、經文護符匣都成了極受歡迎的靈丹。其他人則以迷信的療法醫治,像巫術、偽藥等等;連香水、醋、神水都被人吹捧成回春妙藥。另一個常用的療法就是放血。當時巴黎大學醫學院甚至認為鼠疫是由於行星排成直線引起的!這些解釋和「療法」根本是假的,對遏止這場奪命鼠疫一點幫助都沒有。

影響深遠

五年後,黑死病的浩劫似乎要過去了。不過在那個世紀快要結束以前,黑死病曾至少四度復發。黑死病留下的影響可跟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影響相比。據1996年出版的《英國黑死病》一書說:「現代歷史家認為,這些地區性瘟疫,造成1348年以後經濟社會極為深廣的影響。歷史學家對這一點並沒有異議。」鼠疫令人口驟降,即使過了幾百年,有的地區還不能重建。勞動人口下降,工資自然上升。以前富有的地主破產了,中世紀的象徵——封建制度,也四分五裂。

 黑死病也促成了政治、宗教、社會的改變。在鼠疫之前,英國受過教育的人多說法語。後來這場浩劫令不少法國教師喪生,令英語在英國逐漸取得優勢,凌駕於法語之上。改變也見於宗教領域。法國歷史學家雅克利娜·布羅索萊特說,由於教士人手相當短缺,「教會也得聘請一些無知的、缺乏同情心的人」。布羅索萊特堅持認為「教會在教育、信仰兩方面都做得不好,這也是後來宗教改革的一個成因」。

黑死病顯然在藝術方面也留下了深遠的影響,而死亡則成為常見的藝術題材。例如著名的「死亡之舞」時常演繹骨骼和屍體,許多人都以這種手法來描述死亡的力量。由於覺得未來難以掌握,很多鼠疫生還者於是把道德約束完全拋棄,結果道德日趨敗壞。由於黑死病肆虐時各教會都束手無策,「中世紀的人於是覺得教會太令他們 失望了」。(《黑死病》)有些歷史學家認為,黑死病之後的社會轉變,令個人主義開始抬頭,企業逐漸蓬勃,而社會經濟的流動性也慢慢增加,這就是資本主義的先兆。

黑死病也驅使各國政府建立起衛生控制系統。在疫情減弱之後,威尼斯就著手清理城市街道。法王約翰二世,又稱好人約翰,也同樣命人清理街道,以作為對抗流行病的手段。法王下這樣的命令,是因為他知道古代一名希臘醫生由於清洗街道,結果把雅典從一場瘟疫中拯救出來。

只是歷史陳跡?

要到1894年,法國細菌學家亞歷山大·耶爾森才找出桿菌是黑死病的罪魁禍首。這種桿菌就命名為耶爾森桿菌 以紀念他。四年後,另一名法國人保羅-路易·西蒙德找出了一種帶菌跳蚤(附在齧齒類動物身上)就是傳播病菌的元兇。後來發展出一種疫苗,取得若干成就。

鼠疫已成歷史陳跡嗎?恐怕不是。1910年冬季,滿洲一帶約有五萬人死於鼠疫。世界衛生組織的記錄每年都添上幾千個新的個案,而這個數字正不斷上升。病菌也出現了新的變種,具抗藥性。的確,要是基本的衛生情況沒有改善,鼠疫就會永遠威脅人類。雅克利娜·布羅索萊特和亨利·莫拉雷在他們合著的《鼠疫何來?老鼠、跳蚤與淋巴腫脹》下了結論說:「鼠疫絕不只是古代中世紀歐洲的疾病而已。鼠疫很可能在未來仍會繼續肆虐。」

[腳注]

^ 5段 當時的人把這場疾病稱為大瘟疫或傳染病。

[第23頁的精選語句]

不少人把所有資產都送給教會,希望神會保護他們不受疾病傷害

[第24頁的附欄或圖片]

鞭笞派教派

有的人覺得鼠疫是來自上帝的懲罰,於是鞭打自己,希望能消減上帝的怒氣。黑死病肆虐的時候,是鞭笞派兄弟會運動的全盛時期,據說人數高峰時達八十萬人。教派禁止信徒跟女性交談,不准清洗身體,也不准換衣服。他們每天會公開鞭打自己兩次。

《中世紀的異端邪說》一書說:「人心惶惶,而鞭笞派則是少數供人發泄情緒的管道。」鞭笞派出眾的表現,包括譴責教會體系,揭露教會以赦罪為名、獲利為實的行徑。不足為奇的是1349年教宗譴責這個教派。後來在黑死病平息下來以後,這個教派運動也慢慢銷聲匿跡了。

[圖片]

鞭笞派信徒希望能消減上帝的怒氣

[鳴謝]

© Bibliothèque Royale de Belgique, Bruxelles

[第25頁的圖片]

法國馬賽的疫情

[鳴謝]

© Cliché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Paris

[第25頁的圖片]

亞歷山大·耶爾森找出桿菌是黑死病的罪魁禍首

[鳴謝]

Culver Pic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