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鳳尾綠咬鵑——璀璨奪目的雀鳥

鳳尾綠咬鵑——璀璨奪目的雀鳥

 鳳尾綠咬鵑——璀璨奪目的雀鳥

《儆醒!》駐哥斯達黎加通訊員報導

哥斯達黎加佔地球陸地面積還不及百分之0.03,境內卻有875種業已在品種協會登記的雀鳥。據一份資料來源報導,這比在加拿大和美國所能找著的鳥類品種加起來還要多。難怪哥斯達黎加成為觀鳥愛好者的主要觀賞地。請跟我們一起觀賞其中的一種,羽毛璀璨奪目的鳳尾綠咬鵑。

西班牙征服者埃爾南·科爾特斯在16世紀初期抵達墨西哥。阿茲特克人把一頂用鳳尾綠咬鵑羽毛製成的頭飾送給他作為禮物。阿茲特克人非常珍視這種飾物,只有皇室成員才有資格佩戴。在他們看來,鳳尾綠咬鵑的翡翠綠羽毛比金子還要貴重。

今天,這些美得異乎尋常的雀鳥棲息在幅員遼闊,從墨西哥至巴拿馬一帶的地區中。你可以在海拔1200米至3000米的雲霧雨林中找到鳳尾綠咬鵑。雨林中的霧氣是由上升的暖空氣迅速冷卻而形成的。這使雲林終年草木繁茂,碧綠青翠,巨樹參天——這些高聳的 大樹可高達30米或甚至更高,樹頂被雲霧所遮蓋。

聖埃倫娜雲林保護區位於聖何塞以北約200公里,是在大自然觀賞鳳尾綠咬鵑的好處所。我們在導遊帶領下,開始尋覓鳳尾綠咬鵑的蹤跡。鳥兒的羽毛呈翡翠綠色,跟樹上的葉子融為一體,叫人難於察覺。導遊開始模仿雀鳥的鳴聲;那細微、柔和的叫聲,活像小狗在嗚咽似的。事實上,我們同行的一個女士聽到鳳尾綠咬鵑的回應時,還真的以為有隻小狗在雲林中迷了路呢!

過了沒多久,在大約15米高的樹上,一隻雄性的鳳尾綠咬鵑怯生生的從枝子上窺察。我們立時提起雙筒望遠鏡,看到牠一身滿是色彩斑斕的羽毛,比想像中更加奪目耀眼。牠胸膛的羽毛是深紅色的,跟其餘翡翠綠的羽毛形成美麗而強烈的對照。牠的尾部是白色的;可是,襯上兩條像彩虹般翠綠色,長60厘米而有「彩帶」之稱的尾羽,更顯光輝燦爛。鳳尾綠咬鵑坐在樹枝上,「彩帶」隨著微風飄曳,看起來是那麼的安謐亮麗。

能夠遇上鳳尾綠咬鵑是個難得的經歷。我們的導遊指出,人們通常要到雲林走上好幾趟,才得一睹鳳尾綠咬鵑的風采。從三月到六月是鳥兒交配的季節,也是觀賞鳳尾綠咬鵑的大好時機。在這段時期,牠們可能下蛋兩次,每次兩隻。

我們回到保護區辦事處時,聽到另一隻鳳尾綠咬鵑在鳴叫。牠拖著飄逸翠綠的「彩帶」,優美地從空中滑下,落在距離我們所坐之處還不到5米的樹枝上!導遊解釋有一隻雀蛋從巢中不翼而飛;鳳尾綠咬鵑爸爸正在逐樹逐枝地尋覓。我們獲悉只有大約四分之一的蛋可以成功地孵化。其他的則被松鼠、綠寶小巨嘴鳥、褐鵲、鼬鼠和白頭鼬等吃去。鳳尾綠咬鵑築巢的地方也威脅到雛鳥的成長。牠們喜歡在枯樹上挖洞築巢,跟啄木鳥所挖的洞相似,巢穴離地面約3米到20米不等。落下傾盆大雨時,鳥巢就有泛濫或倒坍的危險了。

野生鱷梨是鳳尾綠咬鵑喜愛的食物。牠會坐在樹枝上,緊緊盯著一個懸掛在鄰近樹上的鱷梨。然後,牠拍動翅膀,像疾風般飛向鱷梨,絲毫不差地把目標攫住,含在嘴裡,帶返自己的巢裡。牠把整個鱷梨吞下,在大約20至30分鐘之後,再把鱷梨的大籽粒回吐出來。

為了尋找野生的鱷梨,鳳尾綠咬鵑在大陸分水嶺(落基山脈)陡峭的山坡上不斷遷移。例如:從7月到9月,牠們會在面向太平洋一邊的斜坡上居住。然後,到10月,牠們就會遷往朝向加勒比海的山坡,找尋新一批的鱷梨。

後來,當我們走過一條離地面約30米高的吊橋時,一隻鳳尾綠咬鵑從我們頭頂飛過,幾乎撞中我們!牠看來正在尋覓午餐,而我們卻擋住牠的路。這隻雌鳥在我們頭上的枝子停下來,狠狠盯著我們,好像責怪我們無禮地打擾了牠似的。

有人告訴我們,鳳尾綠咬鵑也喜歡吃生長在荊棘叢中的黑刺梅。有時,牠們猛然飛身而下,要啄取果子,結果被荊棘纏住,弄斷了美麗的「彩帶」。幸好牠們的尾羽最終還是會再次長起來的。

鳳尾綠咬鵑的確名副其實。鳳尾綠咬鵑的英語名字是Quetzal,出自阿茲特克語的quetzalli 一詞,意思是「貴重」或「美麗」。可惜,牠們的美麗卻對自己的生存構成了重大威脅。事實上,鳳尾綠咬鵑已被列為瀕臨絕種的生物之一。人們捕捉牠們,用鳥皮製造紀念品出售。有些則被捉來給人作寵物飼養。不過,據我們的導遊說,鳳尾綠咬鵑已獲得法律保護,不准人胡亂捕捉牠們了。

可是,另一個危害鳳尾綠咬鵑生存的因素是人們砍伐樹林,使牠們失去棲息地。為了保護這種美麗奪目的雀鳥以及其他野生動物,哥斯達黎加政府已把國內大約百分之27的土地撥作野生動物保護區。

我們這次觀賞鳳尾綠咬鵑之旅的確可說是收穫豐富。誠然,你可以在倫敦的大英博物館見到阿茲特克人送給埃爾南·科爾特斯那頂用鳳尾綠咬鵑羽毛製成的頭飾。可是,羽毛在野生的鳳尾綠咬鵑身上無疑可觀得多!至少到目前為止,野生的鳳尾綠咬鵑仍能夠在中美洲的雲林裡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且享有若干程度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