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巴朗德的「皇皇厚禮」

巴朗德的「皇皇厚禮」

 巴朗德的「皇皇厚禮」

《儆醒!》駐捷克共和國通訊員報導

「不只是皇皇厚禮,捷克從來沒有接受過如此大的敬禮!」一個記者這樣形容巴朗德送給捷克國家博物館的遺產,巴朗德是19世紀著名的古生物學家。他送給捷克人民的「皇皇厚禮」包括滿滿1200箱的化石,這批意義重大的收藏品花了他幾十年的工夫來收集、研究和分類。也許你並不熱衷於認識什麼古老化石,但是古生物學家卻把巴朗德的這份禮物看得比寶藏更寶貴!

古生物學家是利用化石來研究古代地質時期生物的科學家。古生物學是一門比較新的科學。中世紀的人認為化石是「造物的惡作劇」,因此不屑一顧;也有人認為化石是龍的殘骸。不過到了18世紀,上流社會的人開始有興趣收集化石。許多國家的科學家也開始有興趣研究化石,巴朗德是其中之一。我們認識多少關於巴朗德的事跡呢?他對古生物學有什麼貢獻呢?既然巴朗德生活在達爾文的時代,他對達爾文的進化論有什麼意見呢?

巴朗德改行

巴朗德於1799年在法國南部小鎮索格出生。他在巴黎修讀工程,專攻道路及橋梁 建築。他也同時選修了自然科學課程,不久就顯出他是有這方面的天分。巴朗德畢業後做了工程師,但他得到法國王室垂青,應邀成為法王查理十世的孫子的家庭教師,那時候教的科目卻是自然科學。法國在1830年的一場革命迫使王室家族流亡外地,最後到了波希米亞。巴朗德在那裡跟他們會合,在波希米亞首都布拉格重操故業當工程師。

巴朗德以道路及橋梁建築專家的身份獲派前往布拉格外圍郊區做勘察工作,為馬車鐵路計劃作準備工夫。當他在野外工作的時候,他注意到那裡一帶有大量化石。他再仔細觀察下去,就驚奇地發覺波希米亞和英國的地層在許多方面都非常相似。巴朗德重新燃起對自然科學的熱情,於是放棄工程師的事業,在以後的44年間,全心投入古生物學和地質學的研究工作。

巴朗德的課室是波希米亞中部的郊區,那裡蘊藏了大量的化石。他每天都有新發現,找到的化石都特別美,種類也特別多。1846年,他作好準備,著書發表初步的研究成果。這部著作集中描述一度居住在海底的三葉蟲品種,並且將三葉蟲分類區別。

巴朗德繼續收集和研究化石,其後在1852年發表了專題著作的第一卷:《波希米亞中部的志留系生物》 *。第一卷討論三葉蟲,隨後各卷分別探討甲殼綱動物、軟骨魚、頭足動物、瓣腮綱軟體動物和其他石化的生物。他一生共發表了22卷,其中詳細剖釋超過3500個品種。這套叢書是古生物學最大型的著作之一。

細心嚴謹

巴朗德的方法跟其他科學家不同。他採納工程師的方法來做博物學家的研究工作。他是做設計的,因此不能忍受不準確的計算或繪圖方式。巴朗德是個一絲不苟的古生物學家,他盡力提高插圖的準確度, 每個細節都力求精確無誤。他親自修改著作中的許多插圖,即使原作是專業畫師的手筆。

但巴朗德不單在繪圖方面一絲不苟。專著的每一卷一經排字,他總會親自審閱一番,如果不盡滿意的話,有問題的部分就會重新排字。巴朗德的目標是,所有發表的著作都務求準確,他在這方面取得了驕人的成績。時至今日,大約一百五十年後,研究人員依然把《志留系生物》用作參考資料。

對進化論的看法

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在1859年出版,許多科學家迅速趨附進化論,但巴朗德並沒有加入附和。他一開始就否定進化論,因為化石紀錄中沒有一樣東西能說服他,使他相信進化論是實情。巴朗德說過,他從事研究工作的宗旨是「找出真相,不是建立經不起時間考驗的理論」。(強調字體本社所排。)這確實是巴朗德的宗旨,正如他在每卷《志留系生物》的扉頁上,都印上以下座右銘:「皆我親眼所見。」

巴朗德的確注意到,出土的動物骸骨顯示不同的發展階段。不過他卻作出了正確的結論,就是雖然年代不同,卻仍然屬於同一品種。他看不出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某個品種已經進化成另一個品種。《化石世界》一書歸納了巴朗德的哲學:「巴朗德的作品完全建立在事實的基礎上,這正是最可貴之處。在這樣一個初步的研究階段,根本不可能作任何推測或猜想,也不應提出任何廣義的理論。」

謙謙君子遺下「皇皇厚禮」

儘管巴朗德成就卓越,他卻從不掉進驕傲和欺騙的圈套中。雖然他身處歐洲知識分子之中仍能泰然自若,也能操數國語言,卻從未失掉平易近人的美德。他為了拉近跟人民的距離而學習捷克語,這樣做對他的研究工作也有幫助,因為他能夠跟為他收集化石樣本的採石工人直接溝通。

巴朗德很虔誠,大自然的發現也加強了他對上帝的信心。他把化石稱為「早期創造物中的大型紀念品」。此外,他在作品的導言中,談及推動他繼續研究工作的那股熱情:「這是一種欽佩、滿足和充滿讚嘆之情的感覺。當一個人發現或者靜觀造物主的部分作品時,他的心窩就會充滿這種感覺而陶醉其中。」

巴朗德在1883年去世,遺下了價值非凡的科學材料。全世界的科學家都讚許他從事研究工作時的嚴謹態度。他以實事求是、探求真相的態度,把新發現小心翼翼地記錄下來,所以著作至今仍對研究人員有參考價值。以科學的角度來看,有人把巴朗德的遺物稱為「皇皇厚禮」實在一點也不誇大。

[腳注]

^ 9段 「志留紀」是地質學的一段時期,相信是地球最早的其中一段時期。

[第12,13頁的圖片]

巴朗德的三葉蟲插圖,1852年

[鳴謝]

Sketches: S laskavým svolením Národní knihovny v Praze

[第12頁的圖片鳴謝]

Portrait: Z knihy Vývoj české přírodovědy, 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