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令人驚嘆的昆蟲世界

令人驚嘆的昆蟲世界

 令人驚嘆的昆蟲世界

《儆醒!》駐西班牙通訊員報導

你討厭昆蟲嗎?你希望這些令人憎惡的害蟲銷聲匿跡嗎?你一看見昆蟲,就會向牠們大噴殺蟲劑、拍打牠們,或把牠們踩在腳下嗎?與其每次遇見昆蟲就大開殺戒,何不嘗試認識一下牠們的世界呢?事實上,人類的數目遠遠不及昆蟲(大約是1比2億)。昆蟲自會繼續繁殖下去!

昆蟲世界令人嘖嘖稱奇。你只需多了解一點,就會對牠們另眼相看。

飛行高手,視力驚人

許多昆蟲都有超卓的飛行本領。請讀讀以下的一些例子。蚊子能夠倒轉飛行。有些蚊子甚至能夠在雨中飛行而沒有沾上雨點。不錯,牠們實際上能夠閃開雨點!有些熱帶的黃蜂和蜜蜂能夠以時速72公里飛行。北美洲有一隻王蝶展開長達3010公里的移棲旅程。食蚜蠅每秒鐘振翅一千多次,比蜂鳥還快。蜻蜓能夠向後飛行,這一點引起了研究人員的好奇,並促使他們對這種昆蟲作更仔細的研究。

假如你拍過蒼蠅,你準會發覺這種昆蟲的視力十分銳利, 迅速反應的能力快人類十倍。值得注意的是,蒼蠅有一隻複眼,包含數以千計的六邊形晶體,每個晶體都是獨立運作的。因此,蒼蠅看東西時,景象也許是由無數小格子組成的。

人類無法看到紫外光,有些昆蟲卻能夠。因此,即使我們見到一隻看來平平無奇的白蝴蝶,但雄性蝴蝶看見的卻完全不一樣。事實上,在紫外光下,雌蝶花紋漂亮,足以把正在覓偶的雄蝶迷住。

不少昆蟲的眼睛彷彿指南針一樣。例如,蜜蜂和黃蜂能夠察覺到平面偏振光,從而確定太陽在天空中的位置,即使太陽被密雲遮蔽,牠們的視力也不會受到影響。由於具有 這種能力,這些昆蟲即使離巢遠去覓食,也仍然能夠找著回巢的路線,絲毫不爽。

傳情達意

昆蟲往往通過聲音和氣味來覓偶。這樣做殊不簡單,尤其鑑於昆蟲一般只有數週的壽命,而且合意的對象實在很有限。

雌性的皇蛾求偶時發出一種濃烈的氣味,雄性的皇蛾即使身在差不多11公里遠的地方,也能探測到這種氣味,並向著氣味的源頭飛去。雄性皇蛾的觸角十分靈敏,能夠探測到氣味的每一個分子。

蟋蟀、蚱蜢和蟬都喜歡用聲音傳情。蟬求偶的時候,整個身體就像個共鳴板一樣發出聲音來,甚至人類也可以聽到。事實上,一大群 蟬如果一起求偶,所發出的聲音比開動著的風鑽更喧鬧!然而,有些雌蟬真真正正是「靜若寒蟬」。

醒來取暖

對於人類來說,在寒冷的地區保持身體溫暖十分重要。對於冷血的昆蟲來說,情形也一樣。昆蟲每天早上醒來時實際上已凍僵了。然而,太陽是個好幫手,昆蟲會充分利用陽光,使身體暖和。

早晨時分,花兒和葉兒都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中,吸引了各種小飛蟲或甲蟲飛來。澳大利亞睡蓮特別吸引某些甲蟲,因為這種花兒像個植物火爐一樣,花兒的溫度可以比周遭溫度高攝氏20度。另一方面,蝴蝶有一個體內的發熱系統。如果牠們想使身體暖和,就會展開雙翅,彷彿一對效能卓越的太陽能電池板一樣,向著太陽的方向傾斜。

多才多藝

在昆蟲世界裡,差不多每一種昆蟲都有牠們的特色,有些甚至頗為奇異。例如,有些 蛾吸吮水牛的淚水,以求取得生命所需的鹽分和水分。另外,有些昆蟲具有效能卓越的防凍劑,因此能夠棲息在冰冷的山頂上,終生以凍死的蟲子為食糧。

正如睿智的所羅門王在幾千年前也留意到,螞蟻是非常勤勞的。所羅門寫道:「懶惰人哪,你去察看螞蟻的動作就可得智慧。螞蟻沒有元帥,沒有官長,沒有君王,尚且在夏天預備食物,在收割時聚斂糧食。」(箴言6:6-8)有時候,一群螞蟻的數目可以多達2000萬隻之巨!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螞蟻沒有君王,可是這些昆蟲「大城市」卻運作得井井有條,每隻螞蟻都有自己的工作,因此整群螞蟻都不愁食物,而且也得著棲身之所。

在昆蟲所築的巢當中,最令人驚嘆的莫過於白蟻墩了。有些白蟻墩高達7.5米。 *白蟻墩的建築十分奇妙,設有精密的空氣調節,還有地下的真菌花園。更不可思議的是,築起這些高聳土墩的白蟻竟然是瞎眼的!

不可或缺

昆蟲跟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事實上,我們的食物有大約百分之30是靠蜜蜂——主要是野蜂——傳播花粉而來的。然而,傳播花粉只是昆蟲對人類的貢獻之一罷了。昆蟲把枯萎的植物和死去的動物重新處理,結果形成了一種有效的循環系統,有助於使地球保持清潔。泥土不但因此受到滋養,其中所含的養分也能夠使作物生長。昆蟲學家克里斯托弗·奧圖爾在他所著的《異類》一書中寫道:「要是沒有昆蟲,我們也許會被枯萎的植物或死去的動物所淹沒。」

假如由昆蟲所照料的工作沒有給做好,我們就會發覺人類原來多麼需要昆蟲。請想想澳大利亞一個例子。澳大利亞有幾百萬隻牛。牛群難免隨處排泄。牛糞不但大殺風景,而且也很容易滋生灌木蠅,對人對牛都有害。因此,人們把蜣螂(又叫金龜子)從非洲和歐洲運往澳大利亞去,問題才得以解決!

孰敵孰友?

無可否認的是,有些昆蟲把農作物吃掉,又傳播病菌。然而,世上只有大約百分之一的昆蟲是害蟲,而且當中有許多害蟲造成更大破壞,是由於人類改變了自然環境。例如,傳播瘧疾的蚊子甚少影響赤道附近森林區的居民。可是,在森林周圍的市鎮,由於污水很多,蚊子才到處肆虐。

人類可以用天然方法去控制破壞作物的害蟲,例如,他們可以輪種作物,引進或保存天然的捕食者。瓢蟲和草蛉能夠有效地控制蚜蟲所造成的災害。在東南亞,公眾衛生人員發覺,只要把兩隻蜻蜓幼蟲放在貯水箱裡,就能杜絕蚊子的幼蟲。

因此,雖然昆蟲可以造成難題,可是牠們仍然是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世界中一個重要部分。正如克里斯托弗·奧圖爾指出,即使沒有人類,昆蟲仍然可以生存,然而,「要是沒有昆蟲,人類就無法生存了」。

[腳注]

^ 20段 按大小的比例來說,這相當於人類要蓋一幢超過9公里高的摩天大廈。

[第16,17頁的附欄或圖片]

昆蟲變態展新姿

有些昆蟲經歷變態過程後,就完全改頭換面了。變態的字面意思就是「改變形態」。這樣的改變可以頗為戲劇性的。蛆變成蒼蠅,毛蟲變成蝴蝶,水棲的幼蟲變成空中飛行的蜻蜓。無數昆蟲都經歷變態過程。

這樣的改變好比火車變成飛機一樣;為了產生這種改變,昆蟲的體內必須發生巨大的變化才行。且以蝴蝶為例:毛蟲在蝶蛹裡處於冬眠狀態,牠以往大部分的細胞和身體器官都會退化,然後發展出整套成體的新器官來,例如翅膀、眼睛和觸角。

變態也意味著新的生活方式。例如,幼體階段的蜻蜓捕食魚兒或蝌蚪,可是到了可以自由飛翔的成體階段時,牠就轉而捕食昆蟲。這好比人在出生的頭20年內都在海裡游泳,然後餘下一生都像鳥兒一樣在空中飛翔。

進化能夠促成這種令人驚嘆的變態過程嗎?一條毛蟲可以怎樣把自己改變成蝴蝶呢?在這個問題上,究竟先有毛蟲還是先有蝴蝶呢?無論是毛蟲也好,是蝴蝶也好,牠們是互相依存的,因為惟有蝴蝶才會產卵。

毫無疑問,變態過程證明有一位偉大的設計者存在。聖經透露,這位設計者就是萬物的創造主,是全能的上帝。——詩篇104:24;啟示錄4:11

[圖片]

鳳蝶剛從蛹裡出來,伸展翅膀

[第18頁的圖片]

上圖:吃花粉的昆蟲

上右圖:沾滿了露水的葉蟲正在取暖

較遠的右圖:獨角仙

[第18頁的圖片]

非洲短角蝗

[第18頁的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