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守望台  |  2013年9月

 人物生平

物質上貧窮,靈性上富足

物質上貧窮,靈性上富足

爺爺爸爸房子裏。科農村,位於現在摩爾多瓦北部。193912月,我那裏出生。20世紀30年代初,爺爺爸爸已經耶和華見證人。後來,媽媽爺爺聖經知識神父多,也耶和華見證人。

時候,爸爸、叔叔爺爺緊守基督徒政治中立立場勞動營,只爸爸下來。二戰結束後,爸爸1947家,但後背傷。雖然身體不行了,但一直堅守信仰。

生活發生巨變

時,我們另外幾百摩爾多瓦耶和華見證人流放西伯利亞。1949日,我們火車,經過12超過6400公里(4000英里)的路程,火車終於下來。當地官員已經車站我們,他們我們組,並馬上我們地方。我們安置空置學校裏。到達那裏時,我們非常疲累,心情沉重。有基督徒姊妹歌,是耶和華見證人二戰期間的。不久,所有由衷來。歌詞這樣的:

“那麽弟兄姊妹流放遠方;

他們北方,有東方;

他們上帝工作判刑,儘管遭受嚴峻考驗,也決心忍耐到底。”

後來,我們星期天基督徒聚會,聚會地方13公里(8英里)。為了參加聚會,我們通常起來,冬天攝氏40度(華氏40度)的嚴寒,踏積雪上路。聚會地方19平方米(200平方英尺),參加聚會50多。我們兩三詩歌,然後帶領大家衷心上帝禱告,接着討論聖經問題。一小時後,我們詩歌,再討論一些聖經問題。聚會的確大大强化我們信心!

問題産生

1974前後,攝科伊火車站

1960年,流放西伯利亞耶和華見證人得到自由。雖然窮,但還是可以摩爾多瓦看看。這其間,我認識尼娜,她父母外祖父母耶和華見證人。不久,我們婚,並西伯利亞。1964年,我們女兒迪娜出生,1966年,我們兒子維克托。兩後,我們烏克蘭,住科伊房子裏。占科伊位於克里米亞半島,離雅爾塔大約160公里(100英里)。

 跟前蘇聯其他地方一樣,耶和華見證人基督徒活動克里米亞禁止的。可是,我們傳道工作沒有嚴格限制,我們沒有猛烈迫害。於是,有些弟兄姊妹信仰熱心開始減退。他們覺得自己西伯利亞那麽苦,現在努力改善生活,享受一下人生,也無可厚非。

籌辦大會,一波三折

199127日,耶和華見證人蘇聯獲得法律認可,於是,弟兄馬上計劃舉行為期特别大會。我家人準備出席24烏克蘭敖德薩舉行大會,會場大型足球場。為了協助大會籌備工作,我提前了。

我們工作時間,晚上常常球場長凳上。許多基督徒姊妹幫忙打掃球場公園,清理差不多70垃圾。由於預期5000弟兄姊妹敖德薩出席大會,住宿部弟兄地,尋找住宿地方。可是,突然震驚消息。

19日,距離大會舉行了,正在雅爾塔附近度假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突然捕。雅爾塔我們舉行大會地方近。當局於是我們取消大會。弟兄姊妹紛紛電話大會事務處,問:“我們已經車,買火車票,現在怎麽辦?”負責籌備大會弟兄上帝懇切禱告回覆大家:“你們吧!”

弟兄一邊繼續籌備大會,一邊懇切禱告。各弟兄姊妹陸續到達,有關部門弟兄迎接他們,帶他們住宿地方。大會委員會弟兄早上市政府官員協商,一就是天,但事情始終沒有甚麽進展。

禱告得到回應

22星期四,也就是大會舉行天,大會委員會成員終於好消息:我們大會批准了!大會星期六開始時,大家一起詩歌禱告,人人高興了。那節目結束後,大家遲遲離開會場,跟相識叙舊晚。許多弟兄姊妹信心十分堅强,他們經歷嚴峻考驗,但始終忠於上帝。

1991敖德薩舉行大會

轉眼22過去了,這其間,傳道工作烏克蘭擴展,王國聚會所紛紛興建起來。1991年,傳道員2萬5000,現在已經超過15萬!

靈性仍然富足

家人還是科伊房子裏。這個居民。1968年,我們西伯利亞時,鎮耶和華見證人家庭,現在已經會衆了。

我們人口增加少,我已經曾祖父了!現在我們總共一起事奉耶和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