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守望台  |  2012年12月

 信——貝寧

我是不是在給自己找麻煩?

我是不是在給自己找麻煩?

那​是​西非​一​個​尋常​的​早晨。我​走​在​街​上,聞​到​一陣陣​正在​煮​着​的​米飯​和​醬料​的​香味。婦女​們​頭​上​頂​着​很​大​或​是​很​重​的​東西,從​我​身邊​走​過。人們​的​歡笑聲​和​激烈​的​討價還價​聲,不斷​地​傳​到​我​的​耳​邊。雖然​時間​還​早,太陽​卻​已經​成​了​一​個​炙熱​的​火球。

路邊​的​孩子​一​看​到​我​這個​白人,就​唱​起​他們​常​唱​的​那​首​歌,而且​邊​唱歌​邊​跳舞。歌​的​第​一​句​是“老外,老外,你​好​嗎?”,最後​一​句​是“我們​表演​得​這麽​好,可以​給​點​獎賞​嗎?”。可是,其中​有​個​男孩​沒有​一起​唱。我​繼續​往​前​走,他​在​後頭​緊​跟着​我,並​開始​向​我​打手​勢,看​起來​像​在​打​手語。我​在​美國​曾​學​過​用​手語​拼​字,但​我​學​的​是​美國​手語,而​貝寧​卻​是​個​説​法語​的​國家。

我​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名字​用​手語​拼​出來。那個​男孩​看​到,臉​上​立刻​露​出​一​個​很​大​的​笑容。他拉​起​我​的​手,帶​我​走​過​一些​小巷,最後​來​到​他​的​家。那​是​一​個​兩​室​的​空心磚​房子,這樣​的​房子​在​貝寧​很​常​見。他​的​家人​看​到​我​就​馬上​圍​過來,每​個​人​都​在​打​手語。我​該​怎麽​辦​呢?我​再次​用​手語​拼​出​自己​的​名字,然後​在​紙​上​寫:我​是​從​外國​派​來​這裏​教​人​聖經​的​傳道員,以後​會​再​回來​看​他們。有些​健聽​的​鄰居​也​來​了,所有​在場​的​人​都​點頭​同意。那​一刻​我​想:“我​是​不​是​在​給​自己​找麻煩?”

回​到​家​後,我​想:“一定​有​人​能够​幫助​這些​人​認識​上帝​的​應許,知道‘聾人​的​耳朵​必​開通’。”(以賽亞書​35:5)於是,我​查​了​一些​有關​的​資料。根據​近年​的​一​次​人口​普查,貝寧​有​1​萬​2000​個​已​知​的​聾人​和​有​聽力​障礙​的​人。我​又​發現,原來​貝寧​的​聾人​學校​教​的​不​是​法國​手語,而​是​美國​手語,這​令​我​很​驚訝。很​可惜,貝寧​沒有​任何​懂​美國​手語​的​耶和華見證人。我​對​本地​的​一​個​耶和華見證人​朋友​説:“唉,如果​有​一​個​懂​美國​手語​的​人​來​幫忙​就​好​了。”她​卻​對​我​説:“你​不​就是​那個​人​嗎?”她​説​得​對,我​也​可以​幫忙​啊。於是,我​買​了​一​本​自學​手語 的​書,也​索取​了​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的​一些​美國​手語​DVD。後來,有​一​個​很​會​美國​手語​的​基督徒​姊妹​從​喀麥隆​搬​到​貝寧​來,我​看​出​上帝​確實​回應​了​我​的​禱告。

有​越來越​多​人​聽説​我​在學​手語。後來,有​人​建議​我​去​找​一​個​叫​布里斯​的​聾人,他​是​畫​廣告​的。布里斯​的​工作室​用​棕櫚葉​搭​成,雖然​外面​的​天氣​又​熱​又​濕,但​工作室​裏​卻​很​涼快。多​年​來​他​在​這裏​作​畫,由於​常常​在​牆​上​擦​畫筆,牆面​留​下​了​五彩​繽紛​的​顔料。他​用​手​揮​掉​兩​張​凳子​上​的​灰塵,然後​坐​下來​看​着​我。我​把​一​片​DVD​放​進​手提​播放器​裏,他​把​自己​的​凳子​拉​到​播放器​前,然後​盯​着​小​屏幕​看。一會兒​後,他​打​手語​説:“我​明白!我​明白!”附近​的​孩子​們​過來​了,他們​也​伸​長脖子​擠​着​看​屏幕。其中​一​個​説:“為甚麽​他們​在​看​的​電影​沒有​聲音​呢?”

每​次​我​回去​探訪​布里斯,圍​着​DVD​播放器​觀看​的​人​都​比​上​次​多。不久,布里斯​和​另​一些​聾人​開始​參加​我們​的​基督徒​聚會。由於​要​為​他們​傳譯,我​的​手語​越來越​好​了。跟​我​學​聖經​的​聾人​慢慢​地​多​起來,後來​甚至​有​聾人​親自​來​找​我。有​一​次,我​為了​避開​那些​走​到​馬路​上​的​山羊​和​豬,不​小心​把​車子​開​到​路面​的​坑洞​上,我​的​老爺車​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彷彿​在​抗議​似​的。接着,我​聽​到​車尾​傳​來“砰!”的​一​聲。啊!車子​不​是​又​壞​了​吧?原來​是​一​個​聾人​一直​追​在​我​的​車​後面,為了​引起​我​的​注意,他​只好​用力​拍打​我​的​車。

貝寧​的​其他​城市​也​陸續​成立​了​美國​手語​小組。後來,我們​的​基督徒​大會​開始​安排​手語​傳譯,我​是​其中​一​個​傳譯員。當​我​站​在​講台​上,等​着​講者​開始​時,忽然​想​起​剛​被​派​到​非洲​來​的​那些​日子。那​時​我​常常​想:“現在​我​已經​在​非洲​傳道​了,但​我​怎樣​才​能​有​更​大​的​貢獻​呢?”看​着​台​下​的​觀衆,我​知道​答案​是​甚麽​了,那​就是​幫助​這裏​的​聾人​學習​聖經。現在​我​不​再​問​自己:“我​是​不​是​在​給​自己​找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