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聖經真理改變人的一生

聖經真理改變人的一生

​一​個​娶​了​幾​個​妻子​並​反對​耶和華見證人​的​人​,​為甚麼​後來​竟​決定​成為​耶和華見證人​呢​?​甚麼​原因​促使​一​個​五旬節派​教會​的​牧師​改變​信仰​?​一​個​女子​在​童年​時​曾​有​悲慘​的​遭遇​,​後來​她​怎樣​克服​自卑感​,​從而​能​親近​上帝​呢​?​一​個​熱中​於​重金屬​音樂​的​男子​,​又​為甚麼​會​成為​基督徒​傳道員​呢​?​我們​一起​看看​他們​的​經歷​,​就​會​知道​了​。

“​現在​我​是​個​更​好​的​丈夫​”​——​里戈貝爾​·​烏埃托

  • ​出生​年份​:​1941​年

  • ​國籍​:​貝寧

  • ​認識​真理​前​:​有​幾​個​妻子​,​並​反對​耶和華見證人

​我​的​背景​:

​我​來​自​貝寧​的​一​個​大城市​科托努​。​小時候​,​我​跟着​家人​信​天主教​,​但是​沒有​經常​上​教堂​。​在​我​住​的​地方​,​很​多​天主教徒​都​娶​好幾​個​妻子​,​因為​那​時​貝寧​的​法律​容許​人​有​多​於​一​個​配偶​。​後來​,​我​也​娶​了​四​個​妻子​。

​20​世紀​70​年代​,​國​內​爆發​革命​。​我​認為​這​場​革命​對​國家​有​好處​,​於是​全力​支持​,​之後​我​還​開始​參與​政治​。​那些​革命​分子​很​不​喜歡​耶和華見證人​,​因為​耶和華見證人​在​政治​上​保持​中立​。​我​也​跟​其他​人​一起​迫害​他們​。​1976​年​,​耶和華見證人​的​海外傳道員​被​驅逐​出境​。​當時​我​認定​他們​永遠​不​能​回來​了​。

​聖經​怎樣​改變​了​我​:

​那​場​革命​在​1990​年​結束​。​我​萬萬​想不到​,​耶和華見證人​的​海外傳道員​不久​又​出現​了​。​我​於是​想​,​這些​人​也許​真​的​有​上帝​支持​。​差不多​在​那個​時候​,​我​換​了​工作​的​地方​,​那裏​有​一​個​同事​是​耶和華見證人​,​他​很​快​就​開始​跟​我​談論​他​的​信仰​。​他​給​我​看​一些​聖經​經文​,​經文​顯示​耶和華​是​一​位​公正​、​有​愛心​的​上帝​。(​申命記​32:4​;​約翰一書​4:8​)​這些​特質​很​吸引​我​。​我​想​更加​認識​耶和華​,​因此​同意​學習​聖經​。

​不久​我​就​開始​參加​耶和華見證人​的​聚會​。​我​發現​他們​之​間​流露​着​真愛​,​沒有​種族​和​階級​之​分​,​這​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跟​他們​接觸​越​多​,​就​越​清楚​看​出​他們​是​耶穌​的​真正​門徒​。(​約翰福音​13:35​)

我​看​出​自己​要​事奉​耶和華​就​必須​脫離​天主教會​。​這​並​不​容易​,​因為​我​很​擔心​別人​的​看法​。​很​長​一​段​時間​之後​,​靠​着​耶和華​的​幫助​,​我​終於​鼓​起​勇氣​脫離​了​教會​。

除此之外​,​我​還​要​作​出​另​一​個​重大​的 ​改變​。​我​從​聖經​學​到​,​上帝​不​喜歡​人​多妻​。(​創世記​2:18-24​;​馬太福音​19:4-6​)​在​上帝​眼​中​,​我​跟​第​一​個​妻子​的​婚姻​才​是​合法​的​。​因此​,​我​跟​這個​妻子​正式​登記​結婚​,​並​請​其他​妻子​離開​,​同時​也​作​出​安排​,​讓​她們​在​物質​上​得到​照顧​。​後來​,​我​其中​兩​個​前妻​也​成​了​耶和華見證人​。

​我​的​福分​:

​我​的​妻子​仍然​信​天主教​,​但​她​尊重​我​的​決定​,​沒有​反對​我​事奉​耶和華​。​她​和​我​都​覺得​,​現在​我​是​個​更​好​的​丈夫​。

​我​曾經​以為​可以​通過​參與​政治​來​改善​本地​人​的​生活​,​但​事實​證明​我​所​做​的​事​並​沒有​甚麼​用​。​現在​我​看​出​,​上帝​的​王國​才​是​解決​人類​難題​的​惟一​方法​。(​馬太福音​6:9,10​)​耶和華​教導​我​怎樣​過​真正​快樂​的​生活​,​我​真​的​很​感謝​他​。

“​要​作​出​這些​改變​確實​不​容易​”​——​阿萊士​·​席爾瓦

  • ​出生​年份​:​1977​年

  • ​國籍​:​巴西

  • ​認識​真理​前​:​五旬節派​教會​的​牧師

​我​的​背景​:

​我​在​聖保羅省​伊圖市​的​市郊​長大​,​很​多​人​都​知道​那​一帶​的​犯罪率​很​高​。

​我​為人​非常​粗暴​,​生活​放蕩​,​還​參與​毒品​走私​活動​。​後來​,​我​看​出​自己​這樣​下去​,​很​快​不​是​進​監獄​就是​進​墳墓​,​所以​決定​不​再​過​這​種​生活​。​我​加入​五旬節派​教會​,​後來​成​了​一​個​牧師​。

最初​,​我​覺得​為​教會​工作​可以​幫助​別人​。​我​在​本地​的​電台​主持​宗教​節目​,​因此​在​本地​很​有​名氣​。​可是​,​我​漸漸​看​出​教會​並​不​關心​信眾​,​更​不​關心​怎樣​尊崇​上帝​。​我​覺得​教會​惟一​關心​的​只是​怎樣​增加​收入​。​於是​我​向​教會​提​出​辭職​。

​聖經​怎樣​改變​了​我​:

​我​跟​耶和華見證人​學習​聖經​之後​不久​,​就​看​出​他們​跟​其他​宗教​團體​很​不​同​。​在​我​看​來​,​他們​在​兩​方面​的​表現​特別​出眾​。​首先​,​他們​不​會​只是​高談 ​愛​上帝​和​愛​別人​,​而​是​有​實際​的​行動​。​其次​,​他們​不​參與​政治​和​戰爭​。(​以賽亞書​2:4​)​這​兩​點​令​我​深信​自己​已經​找​到​了​正確​的​宗教​,​也​就是​那​條​通​往​永生​的​窄路​。(​馬太福音​7:13,14​)

​我​意識​到​,​如果​要​令​上帝​喜悅​,​就​必須​作​出​一些​重大​的​改變​。​我​需要​多​點​關心​家人​,​也​要​更​謙卑​。​要​作​出​這些​改變​確實​不​容易​,​但​在​耶和華​的​幫助​之​下​,​我​做​到​了​。​妻子​比​我​早​一點​開始​學習​聖經​,​她​看見 ​我​的​改變​就​受​到​激勵​,​後來​進步​得​很​快​。​不久​,​我們​倆​都​想​成為​耶和華見證人​,​並​在​同​一​天​受浸​。

​我​的​福分​:

​我​和​妻子​很​高興​能夠​幫助​三​個​兒女​跟​耶和華​培養​親密​的​友誼​。​現在​我們​一​家​人​很​幸福​。​我​很​感謝​耶和華​以​聖經​的​真理​吸引​我​。​真理​的確​能夠​改變​人​的​一生​!​我​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現在​,​我​覺得​自己​是​乾淨​的​”​——​維多利亞​·​唐

  • ​出生​年份​:​1957​年

  • ​國籍​:​澳大利亞

  • ​認識​真理​前​:​有​悲慘​的​童年

​我​的​背景​:

​我​在​新南威爾士州​的​紐卡斯爾​長大​,​在​家​裏​七​個​孩子​中​排行​最​大​。​父親​常常​酗酒​,​而且​性情​粗暴​,​母親​也​愛​使用​暴力​。​母親​不時​虐待​和​辱罵​我​,​又​一再​說​我​很​壞​,​將來​會​去​地獄​受​折磨​。​聽​到​她​這麼​說​,​我​害怕​極​了​。

​我​常​被​母親​打​得​不​輕​,​上​不了​學​。​11​歲​那​年​,​政府​當局​把​我​從​父母​那裏​帶​走​,​安排​我​住​在​另​一​個​地方​,​後來​又​把​我​送​進​一​所​修道院​。​14​歲​時​,​我​從​修道院​逃​了​出來​。​我​不​想​回家​,​於是​在​悉尼​市郊​的​英皇十字區​露宿​街頭​。

在​街頭​露宿​的​那​段​時期​,​我​開始​喝​酒​、​吸毒​、​看​色情​作品​和​賣淫​。​有​一​天​,​我​遇​上​了​一​件​很​可怕​的​事​。​當時​我​住​在​一​個​夜總會​老闆​的​房子​裏​。​那​天​晚上​,​有​兩​個​男子​來​找​他​。​他​把​我​打發​到​臥室​裏​去​,​但​我​能​在​房間​裏​偷聽​到​他們​的​對話​。​原來​老闆​準備​把​我​賣​給​那​兩​個​男人​,​他們​會​把​我​藏​在​一​艘​前往​日本​的​貨船​上​,​然後​安排​我​在​一​個​酒吧​裏​工作​。​我​怕​得​要命​,​慌忙​從​陽台​跳​了​下去​,​並​跑​到​外面​向​人​求救​。

我​找​到​一​個​來​悉尼​旅遊​的​男子​,​向​他​解釋​了​我​的​處境​,​希望​他​會​給​我​點​錢​。​他​沒有​給​我​錢​,​卻​請​我​去​他​住​的​地方​,​讓​我​洗澡​和​吃​東西​。​此後​,​我​就​沒有​離開​那裏​了​。​一​年​後​,​我​跟​他​結​了​婚​。

​聖經​怎樣​改變​了​我​:

​我​跟​耶和華見證人​學習​聖經​之後​,​內心​湧現​了​一些​複雜​的​情緒​。​當​我​知道​原來​撒但​才​是​苦難​的​真正​來源​時​,​就​很​氣憤​,​因為​以前​別人​常常​說​是​上帝​使​我們​受苦​的​。​而​當​我​學​到​上帝​並​沒有​用​地獄​去​懲罰​人​時​,​就​感到​非常​欣慰​。​我​從小​就​因​這個​錯誤​的​道理​而​感到​恐懼​。

​我​很​欣賞​耶和華見證人​在​作​任何​決定 ​之前​,​都​會​先​考慮​聖經​的​原則​。​他們​確實​是​一​群​實踐​信仰​的​人​。​我​雖然​不​容易​與​人​相處​,​但​不管​我​說​了​或​做​了​甚麼​,​耶和華見證人​都​繼續​以​愛心​和​尊重​的​態度​對待​我​。

對​我​來​說​,​最​大​的​困難​是​要​克服​自卑感​。​我​一直​都​很​討厭​自己​,​在​我​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之後​很​久​,​這​種​感覺​仍然​揮​之​不​去​。​我​很​愛​耶和華​,​但​卻​認定​他​不​可能​會​愛​我​這樣​的​人​。

受浸​15​年​後​,​有​一​件​事​改變​了​我​的​想法​。​一​次​,​我​在​耶和華見證人​的​王國聚會所​聆聽​演講​,​講者​引用​雅各書​1:23,24​,​指​出​經文​把​聖經​比​作​一面​鏡子​,​我們​閱讀​聖經​,​就​能​以​上帝​的​觀點​去​看​自己​。​於是​我​開始​想​,​我​對​自己​的​看法​也許​跟​上帝​對​我​的​看法​不​同​。​起初​,​我​抗拒​這​種​想法​。​我​仍然​覺得​自己​不配​得到​耶和華​的​愛​。

幾​天​後​,​我​讀​到​以賽亞書​1:18​,​這​節​經文​徹底​改變​了​我​。​在​這裏​耶和華​說​:“​你們​來​,​我們​解決​彼此間​的​問題​吧​。​你們​的​罪​雖然​深​如​朱紅​,​也​能​潔白​如​雪​”。​我​感覺​耶和華​好像​在​對​我​說​:“​維多利亞​,​我們​來​解決​彼此間​的​問題​吧​。​我​了解​你​,​知道​你​做​過​哪些​錯事​,​但​我​也​知道​你​的​心​。​我​很​愛​你​。”

那​天​晚上​,​我​無法​入睡​。​我​仍然​不​大​相信​耶和華​會​愛​我​。​但​當​我​想​到​耶穌​的​贖價​後​,​突然​間​,​就​恍然大悟​了​。​耶和華​多​年​來​都​對​我​那麼​有​耐性​,​又​用​許多​不​同​的​方法​讓​我​看​出​他​很​愛​我​。​然而​,​我​還是​不​願​相信​他​對​我​的​愛​,​彷彿​對​上帝​說​:“​你​的​愛心​還​不夠​大​,​所以​你​不​可能​會​愛​我​,​你​兒子​的​贖價​也​不​足以​彌補​我​的​罪過​。”​這樣​,​我​就​等於​把​贖價​還​給​耶和華​了​。​那個​晚上​,​在​沉思​過​贖價​這個​恩典​對​人​的​價值​之後​,​我​終於​開始​覺得​耶和華​是​愛​我​的​了​。

​我​的​福分​:

​現在​,​我​覺得​自己​是​乾淨​的​,​人生​是​圓滿​而​有​意義​的​。​我​跟​丈夫​的​關係​也​改善​了​。​此外​,​由於​以往​的​經歷​,​我​更​懂得​怎樣​去​鼓勵​和​幫助​別人​,​這​令​我​很​高興​。​我​也​覺得​自己​跟​耶和華​越來越​親近​。

“​上帝​垂聽​了​我​的​禱告​”​——​謝爾蓋​·​博坦金

  • ​出生​年份​:​1974​年

  • ​國籍​:​俄羅斯

  • ​認識​真理​前​:​熱中​於​重金屬​音樂

​我​的​背景​:

​我​在​沃特金斯克​出生​,​那裏​也​是​著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出生地​。​我們​一​家​很​貧窮​。​父親​有​不​少​美好​的​特質​,​但​由於​他​酗酒​,​家​裏​的​氣氛​常常​很​緊張​。

​我​在​學習​方面​的​表現​不​好​,​長大​一點​後​,​就​變​得​很​自卑​,​總​覺得​自己​不如​別人​。​我​的​性格​越來越​孤僻​,​也​不​信任​其他​人​。​上學​為​我​帶​來 ​很​大​的​壓力​。​比如​在​課堂​上​做​報告​時​,​我​通常​連​最​簡單​的​概念​也​不​能​解釋​清楚​,​其實​平時​我​是​可以​清楚​表達​那些​概念​的​。​初中​畢業​時​,​老師​在​成績單​上​寫​着​:“​詞彙​有限​,​不​能​表達​自己​的​想法​。”​這個​評語​打擊​了​我​的​自信心​,​使​我​更加​覺得​自己​沒​用​。​我​開始​懷疑​自己​生存​有​甚麼​意義​。

十幾​歲​的​時候​,​我​開始​喝​酒​。​起初​,​我​覺得​喝​了​酒​很​舒服​,​但​後來​越​喝​越​多​,​心裏​就​開始​不安​。​我​覺得​自己​的​生活​毫無​意義​,​心情​也​變​得​更加​抑鬱​,​有時​甚至​會​好幾​天​窩​在​家​裏​。​後來​,​我​開始​想​到​自殺​。

20​歲​那​年​,​我​接觸​到​重金屬​音樂​,​暫時​得到​精神​寄託​。​這​種​音樂​令​我​覺得​自己​很​有​精力​。​我​跟​同樣​喜歡​這​種​音樂​的​人​來往​,​又​留​長髮​,​打​耳洞​,​並且​打扮​得​像​我​所​仰慕​的​樂手​一樣​。​我​漸漸​變​得​衝動​暴躁​,​也​常常​跟​家人​吵架​。

我​以為​聽​重金屬​音樂​能夠​使​我​快樂​,​但​結果​卻​恰恰​相反​,​而且​聽​了​這​種​音樂​之後​,​我​跟​以往​判若兩人​。​後來​,​我​知道​自己​喜愛​的​音樂​明星​做​了​一些​很​不​好​的​事​,​就​覺得​自己​受​騙​了​。

於是​,​我​再次​想​到​自殺​,​而​這​次​是​認真​的​,​但​最終​卻​沒有​這樣​做​。​我​想​到​如果​自己​死​了​,​媽媽​一定​會​很​傷心​。​她​很​愛​我​,​為​我​付出​了​很​多​。​我​沒有​自殺​,​純粹​是​為了​媽媽​。​那​時​的​我​不​想​活​下去​,​但​又​不​能​了結​生命​,​內心​痛苦​極​了​。

為了​讓​自己​轉移​視線​,​我​開始​閱讀​俄羅斯​的​古典文學​著作​。​我​所​讀​的​其中​一​部​小說​描述​一​個​為​教會​服務​的​英雄​人物​,​這​使​我​突然​很​想​為​上帝​和​其他​人​做​點​事​。​接着​,​我​做​了​一​件​以前​從​沒​做​過​的​事​——​在​禱告​中​向​上帝​盡情​傾訴​。​我​請求​上帝​教導​我​怎樣​過​有​意義​的​生活​。​禱告​的​時候​,​我​感到​異常​舒暢​。​更​令​人​驚訝​的​是​,​只​不過​兩​個​小時​後​,​就​有​一​個​耶和華見證人​來​敲​我​家​的​門​,​鼓勵​我​學習​聖經​。​我​認為​這​表明​上帝​垂聽​了​我​的​禱告​。​從​那​天​開始​,​我​的​人生​揭​開​了​新​的​一​頁​,​我​終於​找​到​快樂​了​。

​聖經​怎樣​改變​了​我​:

​我​好不​容易​才​痛​下​決心​,​把​跟​重金屬​音樂​有關​的​東西​全部​扔​掉​。​但是​,​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這​種​音樂​仍​經常​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每​當​我​碰巧​經過​一些​正在​播放​這​種​音樂​的​地方​,​就​會​馬上​想​起​自己​的​過去​。​我​不​想​讓​不快​的​回憶​,​妨礙​真理​繼續​對​我​的​內心​和​思想​發揮​良好​的​影響​,​於是​刻意​避開​那些​地方​。​此外​,​每​逢​我​發覺​自己​開始​回想​往事​,​就​熱切​禱告​。​這​使​我​獲得​上帝​所​賜​的​平安​,​這​種​平安​是​“​超越​人​所​能​理解​的​”。(​腓立比書​4:7​)

​我​從​聖經​中​學​到​,​基督徒​有​責任​向​其他​人​傳講​信仰​。(​馬太福音​28:19,20​)​最初​,​我​認定​自己​永遠​也​不​可能​向​人​傳道​。​但​與此同時​,​我​所​學​到​的​知識​為​我​帶​來​很​大​的​快樂​和​內心​安寧​。​這​使​我​看​出​,​其他​人​也​需要​認識​聖經​的​真理​。​於是​,​我​努力​克服​恐懼​,​開始​把​我​學​到​的​告訴​別人​。​意想不到​的​是​,​跟​別人​談論​聖經​反而​增強​了​我​的​自信​,​也​強化​了​我​對​聖經​知識​的​信心​。

​我​的​福分​:

​我​結​了​婚​,​婚姻​生活​十分​愉快​。​我​很​高興​能夠​幫助​一些​人​認識​聖經​,​其中​包括​妹妹​和​媽媽​。​由於​努力​事奉​上帝​並​幫助​別人​認識​他​,​現在​我​的​人生​充滿​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