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人物專訪 | 馬西莫·蒂斯塔雷利

一位設計機械人的科學家談到他的信仰

一位設計機械人的科學家談到他的信仰

馬西莫·蒂斯塔雷利教授是位科學家,在意大利的薩薩里大學任教。他是三份國際科學雜誌的副編輯,曾與其他人一起撰寫過一百多份科研報告。他專門研究人怎樣辨認面孔和怎樣做一些看來很簡單的動作,例如接球。他仿照人的視覺為機械人設計目視系統。蒂斯塔雷利教授接受《警醒!》的專訪,談談自己的科學研究和信仰。

你本來有什麼宗教信仰?

我的父母是天主教徒,但他們很少上教堂。我年輕的時候比較相信無神論。學校的老師說生命是從進化而來的,我就相信了。雖然我不相信有造物主,但我覺得必定有一股高於人的力量存在。為了找出那是什麼,我研究過佛教、印度教和道教,可是這些宗教並不能給我滿意的答案。

你為什麼會對科學有興趣呢?

從小我就特別喜愛機器,常常把自己的電動玩具拆開,然後重新組裝。爸爸是電訊工程師,我很喜歡問他收音機和電話是怎樣運作的,而且常常問個不停。

你從事過哪些科學研究?

我在熱那亞大學攻讀電子工程學。讀博士學位時,我研究的是機械人的設計。我專門研究人的視覺系統,並嘗試仿照這個系統來設計機械人。

為什麼你對人的視覺系統那麼感興趣?

人的視覺系統非常複雜,不僅讓人能夠看見東西,也能夠分析所看到的一切。就以 接球為例吧。當你跑上前去接一個拋過來的球時,你眼睛裡的水晶體會將球的影像投射到視網膜上。你眼睛的焦點和球的移動,會直接影響這個影像在視網膜上的位置。一般來說,這個時候你會定睛看著球,因此在你的視網膜上,球的影像會停著不動,只有旁邊的東西在「移動」。

與此同時,你的視覺系統會計算那個球的速度和移動的方向。令人驚訝的是,從球的影像投射到你視網膜上的那一刻,計算就開始了。接著,你的視覺神經會將視網膜產生的信號傳送到腦部。腦進一步分析所得的信息之後,就會告訴你怎樣接那個球。整個過程確實複雜得叫人驚嘆。

後來你為什麼會相信有造物主呢?

1990年,我到愛爾蘭的都柏林三一學院做了幾個月的研究工作。我和妻子芭芭拉在回國途中,談到孩子們的將來。我們也順道探望我的姐姐,她是個耶和華見證人。姐姐給了我一本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的書,叫《生命——從何而來?進化抑或創造?》。我最欣賞的是,書中含有非常充分的科學根據。那時我才發現,我雖然相信進化論,但其實從沒有考查過支持這個理論的證據。比如說,我一直以為有很多化石紀錄支持進化論,但原來是沒有的。我越深入研究進化論,就越覺得這個理論是毫無根據的。

我想到自己設計的機械人。我模仿的是誰的設計呢?

接著,我想到自己設計的機械人。我模仿的是誰的設計呢?我絕對設計不出一個能像人那樣接球的機械人。機械人可以按照電腦程式去接球,但只能在特定的情況之下才能做到。相比起來,人的能力就比機器高得多。可是,連機器也必須有製造者啊!很多證據都讓我看出必定有一位設計者把人創造出來,上面說的只是其中一個證據。

為什麼你會成為耶和華見證人呢?

一個原因是,我和芭芭拉都很喜歡他們研究問題的方式。我尤其欣賞他們的出版物,可以看出他們花了不少心力去搜集資料,並且把事情研究得十分深入、透徹。這很吸引我,因為我就是一個愛尋根究底的人。比如說,我對聖經的預言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仔細研究過這些預言後,我深信聖經確實是來自上帝的。1992年,我和芭芭拉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

科學知識有沒有削弱你對上帝的信心?

沒有。剛相反,科學大大強化了我的信心。就以人類辨認面孔的能力為例。一個嬰孩在出生幾個小時後已經能夠認人,我們也能在一大群人當中馬上認出自己認識的人,甚至能夠看出他當時的情緒狀態。這一切涉及到傳送巨量的信息,而且在一瞬間,在我們完全沒有察覺的時候,傳送過程就已經完成了。

我確實看出人的視覺系統是來自耶和華上帝的寶貴禮物。我很感激上帝賜給我們那麼多美好的東西,其中包括聖經,也很想幫助別人認識他。上帝既然創造了宇宙萬物,我們應該把功勞歸給他,我認為這才是公道和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