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非共和國​熱帶雨林​深處,有​一​種​很​少​人​見​過​的​珍稀​動物。我們​坐​車​在​崎嶇​不平​的​路​上​顛簸​了​12​小時,才​抵達​贊加—恩​多​基​國家公園。這​是​個​原始​野生​動物​保護區,位​處​中非共和國​的​西南部,在​喀麥隆​和​剛果共和國​之​間。我們​來​的​目的,就是​要​認識​西部​的​低地​大猩猩​馬孔巴​和​牠​的​家族。

導遊​告訴​我們​不要​分散,要​小心​大象,因為​我們​要​走​的​那​條​路,是​象群​每​天​覓食​的​必經之路。但是,我們​不單單​要​小心​大象,還​得​留意​大猩猩。導遊​警告​我們:“如果​大猩猩​衝​着​你​而​來,你​就​要​站​着​不​動,看​着​地面。大猩猩​會​不斷​地​叫,但​不​會​傷害​你。不要​跟​牠​有​目光​接觸,最好​閉​上​眼睛。”

追蹤​動物​的​人​為​我們​和​導遊​帶路,他​來​自​巴卡​族,由於​外表​特徵​和​身材​矮小​而​被​稱​為​俾格米人。那些​隱藏​起來、不​容易​看見​的​動物,這個​能够​熟練​地​追蹤​動物​的​本地​人​卻​可以 看見,或​僅​憑​着​一點點​氣味​和​聲音​就​知道​牠們​在​哪裏。他​可以​輕輕鬆鬆​地​快步​穿​過​叢林,我們​卻​要​很​辛苦​地​追趕​才​能​跟​上​他,還​有​一​大​群​討厭​的​汗​蜂​圍​着​我們。

不久,這個​俾格米人​就​帶​着​我們​穿​過​很​少​西方人​來​過​的​原始​森林。突然,他​停​了​下來,用​手​指​着​前方。我們​看見​不遠處​有​一​大塊​空地,那裏​有​一些​被​壓倒​的​灌木,幾​隻​小​猩猩​在​草地​上​玩耍。那裏​還​有​被​折​斷​和​剝​了​皮​的​樹枝,看​來​是​牠們​剛​吃​完​的“早點”殘渣。我們​越​走​近​牠們,心情​就​越​興奮。

一​隻​西部​低地​大猩猩​的​身高​可​達​1.8​米(約​6​英尺),體重​可​達​200​公斤(超過​440​磅)

走​了​差不多​3​公里(約​2​英里),追蹤​動物​的​人​放慢​了​腳步。為​免​驚動​大猩猩,他​彈​了​彈​舌頭。離​大猩猩​不​遠​時,我們​聽見​牠們​發出​深沉​的​聲響,還​不時​夾雜​着​樹枝​斷裂​的​噼啪聲。導遊​輕輕​揮手,叫​我們​慢慢​走​過去。她​做​了​個​禁​聲​的​手勢,並​示意​我們​蹲​下,然後​指​向​林​中​的​空隙。在​8​米(約​26​英尺)左右​的​前方,我們​終於​看見​一​隻​大猩猩,牠​就是​馬孔巴!

一度​喧鬧​的​森林​現在​寂靜​無聲,靜​得​我們​連​自己​的​心跳聲​都​能​聽​到。我們​心想,馬孔巴​會​不​會​襲擊​我們​呢?馬孔巴​轉​過​牠​那​皮膚​粗糙​的​臉​來,滿不在乎​地​看​了​看​我們,然後​張​開​大​嘴​打​了​個​哈欠。以​這樣​的​方式​歡迎​人​還​真​有趣。不用​説,我們​鬆​了​口​大氣。

雖然“馬孔巴”在​阿卡​語​的​意思​是“迅速”,但​我們​見​到​的​卻​是​個​悠閒​自在​地​吃​早餐​的​馬孔巴。附近​有​兩​隻​小馬​孔​巴,牠們​扭​成​一​團​在​嬉戲。十​個​月​大​的​索​波​眼睛​又​大​又​圓,正在​媽媽​莫潘​比​身邊​玩,每​次​牠​想​跳​開,媽媽​就​温柔​地​把​牠​拉​回來。家族​的​其他​成員​不​是​在​剝​樹枝​上​的​葉​和​皮,就是​在​一起​嬉戲,有時​只是​出​於​好奇,才​看​我們​一​眼,然後​就​繼續​玩樂​了。

一​個​小時​之後,我們​打算​離開。馬孔巴​也​好像​開始​厭煩​我們,咕噥​了​一​聲,舉​起​粗壯​的​手臂,然後​就​走​進​森林。不消​一會兒,整個​猩猩​家族​也​從​我們​面前​消失​了。雖然​我們​跟​這些​惹​人​喜愛​的​動物​相處​的​時間​不​長,但​這​次​經歷​在​多​年​後​仍​難以忘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