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守望台  |  2017年第4期

埃利亞斯·胡特爾和希伯來語聖經

埃利亞斯·胡特爾和希伯來語聖經

埃利亞斯·胡特爾​是​16​世紀​的​一​位​學者,曾經​出版​過​兩​部​希伯來語​聖經。你​能​看​懂​聖經​使用​的​希伯來語​嗎?很​可能​看​不​懂。你​也許​都​沒有​見​過​希伯來語​聖經。胡特爾​和​他​的​希伯來語​聖經,會​幫助​你​更​珍惜​手​上​的​聖經。

1553​年,胡特爾​出生​在​德國​的​格爾利茨,這個​小鎮​位於​今天​德國、波蘭​和​捷克共和國​的​交界處。胡特爾​年輕​時,在​耶拿​市​的​路德​大學​修讀​中東​語言。後來​他​去​了​萊比錫,成為​一​名​希伯來語​教授,那​時​他​還​不​到​24​歲。胡特爾​致力​於​教育​改革,曾​在​紐倫堡​創辦​了​一​所​學校,幫助​學生​在​四​年​內​學​會​希伯來語、希臘語、拉丁語​和​德語。在​當時,沒有​任何​其他​院校​能​做​到​這​一​點。

「獨具匠心​的​版本」

胡特爾​的​希伯來語​聖經(1587​年​出版)題名頁

1587​年,胡特爾​出版​了​一​部​希伯來語​的《舊約》(聖經《希伯來語​經卷》的​通稱)。胡特爾​根據​以賽亞書​35:8,將​這個​版本​的​聖經​命名​為《聖潔​之​路》。他​在​書​裡​使用​了​非常​秀麗​的​字體,因此​有​評論家​説:「該​書​每​個​細節​都​顯示,這​是​一​個​獨具匠心​的​版本。」這個​版本​還​有​一​個​獨特​之​處,就是​可以​有效​地​幫助​人​學習​希伯來語。

為什麼​這樣​説​呢?想​要​閱讀​希伯來語​聖經,必須​克服​兩​個​障礙:首先,希伯來語​字母​非常​獨特,又​是​從​右​向​左​書寫​的,大​部分​人​只是​看​到​這樣​的​文字​就​會​覺得​陌生;其次,一般​人​看​希伯來語​單詞​時,很​難​把​詞根​和​前後​綴​區分​開​來。舉例​來​説,希伯來語​單詞​ נפשׁ(「尼發希」,音譯)在​以西結書​18:4​出現​時,有​定冠詞​ ה(「哈」,音譯)作為​前綴,變​成​合成詞​ הנפשׁ(「漢尼發希」,音譯)。不​熟悉​希伯來語​的​人,很​難​看​出​這個​合成詞​就是​ נפשׁ(「尼發希」)加​上​了​定冠詞​ ה(「哈」)。胡特爾​出版​的​希伯來語​聖經​巧妙​地​解決​了​這個​難題。

胡特爾​使用​了​一​種​創新​的​印刷​技巧,就是​用​實心​字體​印刷​希伯來語​單詞​的​詞根,用​空心​字體​印刷​前後​綴。下​一​頁​插圖​上​半​部分​顯示 的,是​以西結書​18:4​在​胡特爾​的​希伯來語​聖經​中​的​處理​方法。這個​方法​簡單​實用,能​幫助​學生​辨識​詞根,這樣​他們​學習​希伯來語​就​輕鬆​多​了。類似​的​方法​也​被《聖經​新世界​譯本​詳注本》(英語)採用。 * 在​這個​譯本​的​腳注​裡,音譯​出來​的​希伯來​語詞​的​前後​綴​都​是​普通​字體,詞根​卻​以​粗體​標示。本​頁​插圖​下​半​部分​顯示​的,就是​同​一​節​經文​在《聖經​新世界​譯本​詳注本》腳注​中​的​處理​方法。

《新約》希伯來語​譯本

1599​年,胡特爾​在​紐倫堡​出版​了​12​種​語言​對照​的《新約》(聖經《希臘語​經卷》的​通稱),這個​版本​常​被​稱​作《紐倫堡​合參本​聖經》。胡特爾​希望​在​這​部​聖經​裡​收錄​一​個​希伯來語​譯本,但​他​承認,即使​自己「願意​傾家蕩產」也​不​可能​找​到​這樣​一​個​譯本。 * 於是​他​決定​放​下​其他​工作,親自​動手​翻譯。不​到​一​年,他​就​將《新約》從​希臘語​翻譯​成​了​希伯來語!

胡特爾​的​譯本​究竟​有​多​好​呢?19​世紀​的​希伯來語​學者​弗朗茨·德利奇​評論​道:「直到​今天,這個​譯本​仍然​深​具​參考​價值。胡特爾​總​能​找​到​恰當​的​詞語​來​準確​地​傳達​原意,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令​人​驚嘆!他​對​希伯來語​的​掌握​在​基督徒​當中​實​屬​罕見。」

影響​深遠

胡特爾​出版​的​聖經​銷量​並​不​太​好,他​也​沒有​因此​富裕​起來。儘管​如此,胡特爾​的​作品​卻​對​後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威廉·羅伯遜​和​理查德·卡迪克​就​曾​分別​在​1661​年、1798​年​修訂​並​重印​了​胡特爾​的《新約》希伯來語​譯本。胡特爾​在​自己​的​譯本​中,把​他​認為​指​代​耶和華​上帝​的「基里奧斯」(音譯,意思​是「主」)、「提奧斯」(音譯,意思​是「神」)這​兩​個​頭銜,都​恰當​地​譯​為「耶和華」(יהוה),特別​是​當​這​兩​個​頭銜​出現​在​引​自《希伯來語​經卷》的​經文​時。這​一​點​很​值得​留意,雖然​很​多《新約》譯本​都​沒有​使用​上帝​的​名字,但​胡特爾​的​做法​卻​清楚​表明,在《希臘語​經卷》中​恢復​使用​上帝​的​名字​是​十分​恰當​的。

下​次​你​在《希臘語​經卷》中​看​到​上帝​的​名字​耶和華​時,請​想想​胡特爾​和​他​的​希伯來語​聖經。

^ 7段 請​參考《聖經​新世界​譯本​詳注本》(英語)以西結書​18:4​的​第​二​個​腳注​以及附錄​3​B。

^ 9段 有​證據​顯示,之前​已經​有​人​將《新約》翻譯​成​希伯來語。拜占庭​修士​阿圖曼諾斯​和​德國​學者​施雷肯富赫斯,就​曾​分別​在​1360​年​和​1565​年​前後​完成​了​各自​的​譯本,但​這些​譯本​從未​出版,現​已​失傳。

延伸閱讀

辨明聖經的真理

上帝的聖名——使用和含義

為甚麽很多聖經譯本沒有把上帝的名字翻譯出來呢?使用上帝的名字重要嗎?

伯特利的生活

聖經特展——顯揚上帝的聖名耶和華

耶和華見證人的紐約總部在2013年舉辦了一個聖經特展,展示一些稀有又珍貴的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