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守望台——研讀版  |  2017年8月

 人物​生平

保持堅忍,終得厚福

保持堅忍,終得厚福

國安會​的​官員 *斥責​我:「你​這個​狠心​的​人,竟然​拋棄​懷孕​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兒。誰​來​照顧​她們​呢?放棄​你​的​信仰,回家​去​吧!」我​回答​他:「我​並​沒有​拋棄​家人,是​你們​把​我​關​在​這裡​的!我​做​錯​了​什麼?」他​反駁​我:「做​任何​壞事​都​比​當​耶和華見證人​來​得​好!」

以上​的​這​段​對話​發生​在​1959​年,當時​我​在​俄羅斯​伊爾庫茨克​的​監獄​裡。讓​我​説説​我​和​妻子​瑪麗亞​怎樣​準備​好「為​正義​受苦」,還​有​我們​保持​忠貞​得到​了​什麼​福分。(彼得前書​3:13,14

1933​年,我​在​烏克蘭​佐​洛特​尼​奇​的​村子​裡​出生。1937​年,阿姨​和​姨丈​從​法國​來​看​我們,他們​是​耶和華見證人。他們​留​下​兩​本​守望台社​出版​的​書​給​我們,分別​是《政府》和《拯救》。爸爸​讀​了​這​兩​本​書​後,對​上帝​又​重​燃​了​信心。不過,爸爸​在​1939​年​時​得​了​重病,他​在​臨終​前​告訴​媽媽:「這些​書​説​的​是​真理,要​教​孩子​這些​真理。」

新​的​傳道​地區——西伯利亞

1951​年​4​月,政府​當局​把​許多​耶和華見證人​從​蘇聯​西部​流放​到​西伯利亞。我​跟​媽媽​和​弟弟​格里戈雷​從​烏克蘭​西部​被​放逐​到​西伯利亞​的​圖倫,我們​搭乘​火車,經過​6000​多​公里(3700​多​英里)才​到​了​那裡。兩​個​星期​後,哥哥​波格​丹​到​了​安加爾斯克​附近​的​勞動營,他​被​判處​25​年​的​勞役。

我​跟​媽媽​和​弟弟​格里戈雷​在​圖倫​附近​的​村莊​傳道,不過​我們​必須​小心​機警。例如,我們​會​問:「這裡​有​沒​有​人​要​賣​牛?」當​我們​找​到​要​賣​牛​的​人,我們​會​跟​對方​談談​牛​是​多麼​奇妙​的​動物,然後​藉​機​提​到​創造主。當時,一​份​報紙​報導​耶和華見證人​在​尋找​牛,不過​他們​找​的​其實​是​綿羊!而​我們​確實​找​到​許多​綿羊​般​的​人!我們​很​高興​能​在​這個​沒有​傳道員​探訪​的​地區​傳道,幫助​這些​謙卑​又​好客​的​人​學習​聖經。今天,圖倫​有​一​群​會眾,當地​有​超過​100​位​傳道員。

瑪麗亞​的​信心​受​到​考驗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瑪麗亞​在​烏克蘭​學習​聖經。當時​瑪麗亞​18​歲,有​個​國安會​的​官員​常常​騷擾​她,想​要​跟​她​發生​性關係,不過 瑪麗亞​都​堅定​地​拒絕​了。有​一​天,瑪麗亞​回​到​家​時​發現​那個​官員​就​躺​在​她​的​床​上,瑪麗亞​趕緊​逃跑。國安會​的​官員​氣​得​火冒三丈,就​威脅​要​以​她​是​耶和華見證人​為​由,將​她​關​起來。1952​年,瑪麗亞​真​的​被​判處​監禁​十​年。當時​她​覺得​自己​就​像​約瑟​一樣,因​堅守​忠義​而​被​囚。(創世記​39:12,20)後來,有​個​司機​帶​著​瑪麗亞​從​法院​到​監獄,並​對​她​説:「別​害怕,許多​人​進​了​監獄,不過​出​獄​時​依舊​是​個​有​尊嚴​的​人。」這​番​話​強化​了​瑪麗亞。

1952​至​1956​年​期間,瑪麗亞​被​帶​到​俄羅斯​的​高爾基(現​稱​下諾夫哥羅德)附近​的​勞動營。她​的​工作​是​把​樹​連​根​挖​起來,就算​天氣​寒冷​也​得​在​外​工作。後來​瑪麗亞​的​健康​出​了​一些​問題,她​在​1956​年​獲釋​出​獄​並​前往​圖倫。

被​迫​和​妻​兒​分開

後來,一​個​弟兄​告訴​我​有​位​姊妹​要​來​圖倫,我​就​騎​自行車​到​車站​去​接​這​位​姊妹,幫​她​提​行李。當​我​一​見​到​瑪麗亞​時,我​就​喜歡​上​她​了。我​很​努力​要​贏得​她​的​芳心,後來​我們​在​1957​年​結婚。結婚​一​年​後,我們​的​女兒​伊里娜​出生​了。但是​陪伴​女兒​的​喜樂​很​快​就​結束,因為​我​在​1959​年​時​因​印製​聖經​書刊​被​逮捕。有​一​年​半​的​時間,我​被​單獨​監禁。那​時,我​經常​禱告​也​唱​王國​詩歌,並​想像​重​獲​自由​後​我​會​怎樣​傳道,這樣​做​讓​我​保持​內心​安寧。

1962​年,我​在​勞動營

在​獄​中,一​個​官員​審問​我​時,對​我​大​喊:「我們​很​快​就​會​消滅​你們,就​像​踩​死​老鼠​一樣​容易!」我​告訴​他:「耶穌​説​王國​的​好消息​一定​會 傳遍​世界​各​地,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接著​發生​的​事​就​像​文章​開頭​提​到​的,這個​官員​改變​了​策略,試圖​要​説服​我​放棄​信仰。不過,不論​他​用​威脅​或​利誘​的​方法,我​都​沒有​動搖,結果​我​被​判處​七​年​監禁,要​在​薩蘭斯克​附近​的​勞動營​服​勞役。在​前往​勞動營​的​途​中,我​得知​第​二​個​女兒​奧爾加​出生​了。雖然​我​被​迫​跟​妻子​和​兩​個​女兒​分開,但是​想​到​我​和​瑪麗亞​都​繼續​忠於​耶和華,就​令​我​感到​十分​安慰。

1965​年,瑪麗亞​跟​女兒​奧爾加​和​伊里娜

即使​從​圖倫​到​薩蘭斯克​坐​火車​來回​需要​12​天,瑪麗亞​還是​每​年​都​來​探望​我。她​每​年​都​會​帶​一​雙​新​的​靴子​給​我,並​把​幾​本《守望台》藏​在​鞋跟​裡。有​一​年​非常​特別,因為​瑪麗亞​帶​著​兩​個​年幼​的​女兒​來​看​我,看​到​她們​讓​我​非常​感動,我​很​高興​能​跟​她們​在​一起。

新​環境​和​新​挑戰

1966​年,我​從​勞動營​獲釋​後,我們​一​家​四​口​就​搬​到​黑海​附近​的​阿爾馬維爾,我們​的​兒子​雅羅斯拉夫​和​小​帕維爾​就是​在​那裡​出生​的。

國安會​的​調查員​很​快​就​找​上門,搜索​我們​的​家,想​要​找​到​聖經​書刊。他們​找​得​非常​仔細 ,甚至​連​牛​的​飼料​堆​都​檢查。有​一​次​調查員​來​搜索​時​熱​得​滿​頭​大汗,他們​的​制服​還​布​滿​灰塵。瑪麗亞​很​同情​他們,因為​他們​不過​是​奉命​行事。所以​瑪麗亞​為​他們​準備​了​果汁,也​給​他們​小​刷子、毛巾​和​一​盆​水,讓​他們​可以​梳洗​一下。後來,國安會​的​長官​來​時,這些​調查員​就​告訴​長官​他們​受​到​友善​的​對待。他們​離開​時,這個​長官​還​微笑​著​對​我們​揮手​呢!我們​很​高興​自己​努力「以​善​勝​惡」,因此​得到​好​結果。(羅馬書​12:21

雖然​我們​家​經常​遭​到​搜索,我們​還是​繼續​在​阿爾馬維爾​傳道。我們​也​有​機會​鼓勵​在​庫爾​加寧​斯​克​附近​的​一​小​群​傳道員。我​很​高興​今天​在​阿爾馬維爾​有​六​群​會眾,而​庫爾​加寧​斯​克​有​四​群​會眾。

在​那​段​日子,我們​在​屬靈​方面​也​曾​經歷​低潮,但​我們​很​感謝​耶和華​通過​忠貞​的​弟兄​提​出​勸告,強化​我們​的​信心。(詩篇​130:3)當時​我們​也​面對​一些​嚴峻​的​考驗,例如​國安會​的​密探​滲入​會眾,大家​卻​沒​發現。這些​假弟兄​表現​得​很​熱心,很​熱衷​傳道​工作。有些​假弟兄​還​在​會眾​裡​擔負​職責。不過​我們​後來​發現​了​他們​的​真面目。

1978​年,瑪麗亞​45​歲​時​又​再次​懷孕​了。當時​她​有​心臟​方面​的​疾病,所以​醫生​為了​她​的​生命​安全,試​著​説服​她​墮胎,但​瑪麗亞​拒絕​這樣​做。結果,醫生​就​在​醫院​裡​帶​著​針筒​跟著​瑪麗亞,想​要​找​機會​為​她​注射​藥劑​讓​胎兒​早產。瑪麗亞​為了​保護​腹​中​的​孩子,就​逃​離​那​間​醫院。

不久​之後,國安會​下令​要​我們​離開​阿爾馬維爾,我們​就​搬​到​愛沙尼亞​的​塔林,在​那​附近​的​村莊​定居。那​時,塔林​仍​屬於​蘇聯​的​管轄​範圍。瑪麗亞​在​那裡​順利​生​下​了​兒子​維塔利,他​很​健康,跟​醫生​先前​所​預告​的​完全​不​同。

之後,我們​又​從​愛沙尼亞​搬​到​俄羅斯​南部​的​涅​茲​洛布​納​亞。有​很​多​人​會​去​附近​的​度假​勝地​遊玩,所以​我們​也​在​那裡​謹慎​地​傳道。許多​人​為了​身體​健康​到​那裡​度假,但​一些​人​離開​時​卻​得到​更​好​的​收穫,就是​永生​的​希望。

教導​兒女​愛​耶和華

我們​努力​教導​兒女​愛​耶和華,幫助​他們​培養​渴望​事奉​上帝​的​心。我們​經常​邀請​一些​成熟​的​弟兄​來​家​裡​作客,希望​對​孩子​有​好​的​影響,其中​一​個​是​我​的​弟弟​格里戈雷。他​從​1970​至​1995​年​都​在​從事​探訪​會眾​的​工作。我們​全​家​都​喜歡​他,因為​他​很​幽默,總​是​帶​來​快樂​的​氣氛。每​當家​裡​有​客人​時,我們​都​會​一起​玩​聖經​遊戲,所以​孩子​們​從小​就​喜愛​聖經​裡​的​歷史​記載。

我​的​兒子​和​他們​的​妻子

由​左​至​右,後排:雅羅斯拉夫,小​帕維爾,維塔利

前排:阿廖娜,拉​婭,斯韋特蘭娜

 1987​年,兒子​雅羅斯拉夫​搬​到​拉脫維亞​的​里加,在​那裡​他​可以​比較​公開​地​從事​傳道​工作。但​後來,他​因​拒​服​兵役​被​判處​一​年​半​的​監禁,在​這​當中​他​待​過​九​個​不​同​的​監獄,我​以往​被​監禁​的​經歷​幫助​他​保持​堅忍。後來,雅羅斯拉夫​開始​參與​先驅​服務。1990​年,兒子​小​帕維爾​19​歲​時​想​去​位於​日本​北方​的​薩哈林島​做​先驅。薩哈林島​距離​我們​住​的​地方​超過​9000​公里(5500​英里),島​上​只​有​20​個​傳道員。起初,我們​不​希望​他​去,但​後來​還是​答應​了。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島​上​的​居民​對於​王國​的​信息​有​良好​的​反應,不​到​幾​年​的​時間,那裡​就​有​八​群​會眾。小​帕維爾​在​薩哈林島​服務​直到​1995​年。那​段​期間,只​有​最​小​的​兒子​維塔利​跟​我們​住​在​一起。維塔利​從小​就​喜愛​讀​聖經,14​歲​時​開始​做​先驅,而​我​也​和​他​一起​做​了​兩​年​的​先驅,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時光。後來,維塔利​在​19​歲​時​離開​我們​去​從事​特別​先驅​的​服務。

回想​1952​年​時,國安會​的​官員​告訴​瑪麗亞:「放棄​你​的​信仰,不然​你​就​要​被​關​十​年。當​你​出​獄​的​時候,你​會​變​得​又​老​又​孤單。」但​事情​的​發展​卻​不​是​如此。這些​年​來,我們​感受​到​忠貞​的​上帝​耶和華​和​兒女​對​我們​的​愛,我們​的​聖經​學生​也​很​關心​我們。我​和​瑪麗亞​去​探望​孩子​時​都​很​開心,因為​看​到​孩子​的​聖經​學生​很​感激​孩子​幫助​他們​認識​真理。

感激​耶和華​的​良善

1991​年,耶和華見證人​的​活動​得到​政府​認可,這​使得​傳道​工作​更加​蓬勃​發展。我們​的​會眾​甚至​買​了​一​部​巴士,讓​我們​每​個​週末​都​可以​到​附近​的​城鎮​和​村莊​傳道。

2011​年​與​妻子​合影

我​很​高興​雅羅斯拉夫​和​妻子​阿廖娜​以及​小​帕維爾​和​妻子​拉​婭​在​伯特利​服務,維塔利​和​妻子​斯韋特蘭娜​則​從事​分區​探訪​的​工作。大​女兒​伊里娜​和​家人​住​在​德國,她​的​丈夫​弗拉基米爾​和​三​個​兒子​都​擔任​長老。小​女兒​奧爾加​住​在​愛沙尼亞,她​經常​打​電話​關心​我。令​我​難過​的​是,愛妻​瑪麗亞​在​2014​年​過世​了,我​非常​期待​將來​她​復活​的​時候​我們​可以​重​聚。今天,我​住​在​別爾哥羅德,當地​的​弟兄​非常​照顧​我。

為​耶和華​服務​的​這些​年​來,我​學​到​雖然​保持​忠義​需要​有​所​犧牲,但​耶和華​所​賜​的​平安​卻​是​無可比擬​的。我​和​瑪麗亞​保持​堅忍​所​得到​的​福分​遠遠​超過​我​的​想像。在​1991​年​蘇聯​解體​前,傳道員​人數​才​四萬​多,但​今天​在​前​蘇聯​的​地區,傳道員​人數​已​超過​40萬​了!我​現在​已經​83​歲​了,還是​在​會眾​裡​擔任​長老。一直​以來,耶和華​都​給​我​很​多​幫助,讓​我​有​力量​可以​忍受​考驗,耶和華​確實​厚待​我。(詩篇​13:5,6

^ 4段 國安會​是​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的​簡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