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守望台——研讀版  |  2017年12月

 人物​生平

撇下一切跟隨基督

撇下一切跟隨基督

「你​敢​去​傳道​就​別​想​回來,否則​我​打​斷​你​的​腿。」聽​了​爸爸​的​威脅​後,我​決定​要​離開​家​裡。那​時​我​16​歲,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撇​下​一切,跟隨​基督。

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遭遇​呢?讓​我​説説​自己​的​故事。我​出生​於​1929​年​7​月​29​日,在​菲律賓​布拉干省​的​一​個​村莊​長大。因為​經濟​不景氣,所以​大家​的​生活​都​很​簡單。在​我​還​小​的​時候​戰爭​爆發​了,後來​日軍​入侵​菲律賓。不過,我們​的​村莊​非常​偏遠,所以​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當時​我們​沒有​收音機、電視機、報紙,所以​我們​只​能​從​別人​那裡​得知​戰爭​的​消息。

我​在​八​個​孩子​中​排行​第​二。八​歲​時,外公​外婆​把​我​接​去​跟​他們​一起​住。雖然​我們​是​天主教徒,但是​外公​對​宗教​很​開明,所以​他​從​朋友​那裡​拿​了​一些​宗教​書刊。我​記得​外公​給​我​看​了​一些​他加祿語​書刊,像​是​聖經​還​有​幾​本​小冊子,分別​是《保護》、《安全》、《揭露》。 * 我​很​喜歡​讀​聖經,尤其​是​四福音。讀​這些​記載​讓​我​打從​心裡​想​要​效法​耶穌​的​榜樣。(約翰福音​10:27

學習​跟隨​基督

1945​年​日軍​撤離​菲律賓。那​時​我​的​父母​要求​我​搬​回​家​住,我​的​外公​希望​我​搬​回去,所以​我​就​搬​回​家​了。

同​一​年​的​12​月,有​一​群​耶和華見證人​從​昂阿特鎮​來​到​我們​的​村莊​傳道。其中​一​位​年長​的​耶和華見證人​來​到​我​家,他​解釋​了​聖經​提​到​的「最後​的​日子」。(提摩太後書​3:1-5)後來,他​邀請​我們​參加​附近​村莊​的​一​個​聖經​討論,爸​媽​並​沒有​去,只​有​我​去​參加。參加​聖經​討論​的​人​約​有​20​個,其中​一些​人​也​提​出​聖經​的​問題。

其實,大​部分​的​內容​我​都​不​明白,所以​就​想​離開。就​在​那​時候,他們​開始​唱​王國​詩歌,詩歌​吸引​了​我,所以​我​決定​留​下來。唱​完​詩歌 和​禱告​後,所有​人​都​受​到​邀請,參加​下​個​星期日​在​昂阿特​的​聚會。

我們​幾​個​人​走​了​八​公里,到​了​克魯斯​弟兄​家​裡​聚會。參加​聚會​的​50​人​當中,就​連​小孩子​都​會​舉​手​回答​比較​難​的​聖經​問題,這​真​的​讓​我​印象​深刻。參加​聚會​幾​次​後,一​位​年長​的​先驅​達米安·桑托斯​邀請​我​到​他​家​過夜。那​天​晚上,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討論​聖經。

那​段​時期,大​部分​的​人​學​了​基本​的​真理​後,就​會​馬上​採取​正確​的​行動。參加​聚會​幾​次​後,弟兄​們​問​我​跟​其他​的​人:「你們​想​要​受浸​嗎?」我​説:「是,我​想。」我​想​要「竭力​為​主人​基督​效勞」。(歌羅西書​3:24)因此,我​和​另​一​個​人​到​附近​的​河​邊​受浸,那​一​天​是​1946​年​2​月​15​日。

後來,我們​明白​受​了​浸​的​基督徒​要​效法​耶穌​經常​傳道。但是​爸爸​非常​生氣,他​説:「你​只是​個​孩子​怎麼​可以​傳道?你​不過​是​在​河​裡​泡​個​水,難道​就​可以​做​傳教士​了​嗎?」我​向​爸爸​解釋,上帝​的​旨意​是​要​我們​傳講​王國​的​好消息。(馬太福音​24:14)我​説:「我​需要​履行​對​上帝​的​誓願。」所以,就​像​文章​開頭​説​的,爸爸​威脅​要​趕​我​出去。他​想​阻止​我​傳道,結果​卻​讓​我​體驗​到,什麼​是​撇​下​一切​來​追求​屬靈​目標。

克魯斯​家庭​邀請​我​跟​他們​一起​住​在​昂阿特,他們​鼓勵​我​和​他們​最​小​的​女兒​諾拉​加入​先驅​的​行列。因此,我們​兩​個​在​1947​年​11​月​1​日​開始​做​先驅。之後,我​繼續​留​在​昂阿特​傳道,諾拉​則​到​另​一​個​城鎮​服務。

再度​撇​下​一切

在​我​先驅​服務​的​第​三​年,有​一​次​分部​的​厄爾·斯圖爾特​弟兄​在​昂阿特​的​廣場​演講,當時​有​超過​500​人​出席。他​以​英語​發表​演講,而​我​把​演講​的​大意​翻譯​成​他加祿語。其實,我​只​接受​過​7​年​的​教育,但​學校​的​老師​都​經常​説​英語。另外,當時​他加祿語​的​聖經​書刊​非常​稀少,我​需要​閱讀​很​多​英語​的​聖經​刊物,這​提升​我​的​英語​能力,讓​我​可以​在​不​同​的​場合​傳譯​英語​演講。

另​一​次,我​為​斯圖爾特​弟兄​傳譯​演講​時,他​告訴​本地​會眾,伯特利​想​要​邀請​一、兩​位​先驅​弟兄​到​分部​幫忙。當時​許多​特派​傳道員​受​邀​到​美國​紐約,參加​1950​年「神治國​的​擴展」大會,所以​伯特利​需要​人手,而​我​就是​受​邀​的​其中​一​位​弟兄。因此,我​又​再次​離開​熟悉​的​環境,去​伯特利​服務。

1950​年​6​月​19​日​我​來​到​了​伯特利,開始​在​新​的​崗位​工作。當時​的​伯特利​在​一​間​又​大​又​老舊​的​房子​裡,四周​被​高大​的​樹木​環繞,占​地​1​公頃,有​大約​12​位​單身​弟兄​在​那裡​服務。每​天​清晨,我​在​廚房​幫忙;到​了​9​點,我​到​洗衣部​燙​衣服;下午​的​工作​安排​也​類似。國際​大會​之後,特派​傳道員​都​回​到​菲律賓,但​我​還是​繼續​在​伯特利​服務。我​的​工作​也​包括​把​需要​郵寄​的​雜誌​包​好、處理​雜誌​的​訂閱、在​服務台​工作,不管​弟兄​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做。

離開​菲律賓,前往​基列​學校

1952​年,我​和​其他​六​位​弟兄​受​到​邀請,從​菲律賓​出發​參加​第​20​屆​基列​學校,我​真​的​很​興奮。在​美國,我們​看​到​許多​從來​沒​見​過​的​事物,對​我們​來​説​既​新鮮​又​特別,跟​我們​家鄉​的​小​村落​完全​不​一樣。

和​基列​學校​的​同學

例如,我們​要​學習​使用​家電​用品​還​有​餐具,這些​對​我們​來​説​都​非常​陌生,不只​如此,連​天氣​也​完全​不​一樣。有​一​天​早上,我​一​踏​出​屋​外​就​見​到​一​片​銀白色​的​世界,多麼​壯觀。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下​雪,隨​之​而​來​的​是​寒冷​的​感覺,真​的​非常​冷。

 不過,我​很​快​就​忘​了​新​環境​的​種種​不便,因為​我​很​喜歡​基列​學校​的​課程。導師​都​善於​教導,我們​還​學​到​以​有效​的​方式​查找​資料​和​研讀。基列​學校​的​訓練​課程​讓​我​在​屬靈​方面​更​成熟。

畢業​後,我​暫時​以​特別​先驅​的​身分​在​紐約市​的​布朗克斯​服務。因此​在​1953​年​7​月,我​參加​了​當地​的「新世界​社會」大會。大會​之後,我​又​被​派​回​到​菲律賓​服務。

離開​舒適​的​都市​生活

後來,分部​的​弟兄​告訴​我:「現在​你​會​開始​做​探訪​的​工作。」這​讓​我​有​機會​可以​親自​跟隨​基督​的​腳步,跋山涉水​到​遙遠​的​城鎮,幫助​耶和華​的​綿羊。(彼得前書​2:21)我​探訪​的​分區​在​呂宋島​中部,這個​分區​非常​大。呂宋島​是​菲律賓​最​大​的​島,範圍​包括​布拉干省、新怡詩夏省、打拉省、三描禮士省。為了​到​這些​城鎮,我​要​穿越​崎嶇​的​馬德雷山,但是​沒有​公共​交通工具​可以​到達​那裡,所以​我​通常​會​問​運送​木頭​的​大​卡車​司機​可​否​載​我​一​程,通常​他們​都​願意,但是​坐​在​木材​上,一路​上​都​很​不​舒服。

那裡​大​部分​的​會眾​都​是​新​成立​的,人數​不​多,所以​弟兄​姊妹​都​很​感激​我​到​那裡,幫助​他們​組織​聚會​和​傳道,讓​工作​更​有​成效。

接著,我​被​調​到​另​一​個​分區​服務,範圍​包括​比科爾區。這個​分區​有​很​多​偏遠​小組​都​是​由​特別​先驅​建立​的,本來​這些​地區​都​沒有​傳道員​探訪。有​一​次​我​在​一​個​人​的​家​裡,他們​家​只​有​一​個​廁所,那個「廁所」其實​只是​地上​的​一​個​洞,然後​洞​的​上方​放​著​兩​塊​木板​而已。我​在​上​廁所​時,踩​在​那​兩​塊​木板​上,突然​間,那​兩​塊​木板​掉​進​洞​裡,而​我​也​跟著​掉​下去。我​花​了​很​多​時間​把​自己​弄​乾淨,才​能​去​吃​早餐。

在​探訪​的​那​段​期間,我​開始​想​起​諾拉。原本​她​在​布拉干​開始​做​先驅,後來​在​杜馬格特城​做​特別​先驅,所以​我​到​那裡​去​看​她。在​那​之後,我們​倆​開始​通信,後來​我們​在​1956​年​結婚​了。婚後​的​第​一​個​星期,我們​就​開始​探訪​拉普拉普島​的​會眾。在​那裡,我們​需要​翻山越嶺、長途跋涉,不過,可以​協助​偏遠​地區​的​弟兄​姊妹,我們​夫妻​倆​都​很​開心。

 再次​回​到​伯特利​服務

我們​一起​從事​探訪​工作​將近​4​年​後,分部​辦事處​邀請​我們​到​伯特利​服務。1960​年​1​月,我們​在​伯特利​開始​服務,一直​到​現在。在​這​段​期間,我​跟​負​有​重大​責任​的​弟兄​工作,真​的​學​到​很​多,諾拉​在​伯特利​也​做​過​不​同​的​工作。

在​大會​上​演講,旁邊​是​宿務語​翻譯員

在​伯特利​工作​給​了​我​很​大​的​福分,讓​我​見證​了​菲律賓​令​人​振奮​的​屬靈​增長。我​剛​到​伯特利​時​還是​個​年輕​小夥子,也​還​沒​結婚,那​時​整個​國家​大約​有​1萬​個​傳道員。今天,菲律賓​傳道員​人數​已經​超過​20萬​了,也​有​幾百​位​伯特利​成員​全力​協助​傳道​工作。

隨​著​時間​過去,工作​不斷​擴展,伯特利​的​設施​也​不夠​大​了。因此,中央長老團​要​我們​找​其他​地方,看看​能​不​能​蓋​更​新​更​大​的​設施。出版部​監督​和​我​在​分部​附近,挨家​挨戶​地​詢問​有​沒​有​人​願意​出售​土地。那裡​住​了​許多​中國人,沒有​人​願意​賣​土地,其中​一​位​地主​甚至​告訴​我們:「中國人​只​會​買​土地,不​會​賣​土地。」

為​艾伯特·史勞德​弟兄​翻譯​演講

有​一​天,其中​一​位​地主​突然​問​我們​要​不​要​買​他​的​土地,因為​他​要​搬​去​美國,我們​都​很​驚訝。而且,另​一​位​鄰居​也​決定​出售​他​的​土地,甚至​遊説​附近​其他​地主​也​出售​他們​的​土地。不僅​如此,當初​説「中國人​只​買​不​賣」的​那個​地主​也​願意​賣​了。因此​在​短​時間​之​內,我們​分部​的​土地​擴增​到​原本​的​三​倍​多。我​深信​是​耶和華​促成​這些​成果​的。

1950​年​時,我​是​全​伯特利​家庭​最​年輕​的​成員,但​現在​我​和​妻子​卻​是​年紀​最​大​的​成員。我​從​不​後悔​當初​跟隨​基督​的​腳蹤,不管​他​要​我​去​哪裡,我​都​願意​去。雖然​我​的​父母​把​我​趕​出​家門,但是​耶和華​卻​給​了​我​一​個​基督徒​大家庭。我​深信​不論​我們​的​崗位​在​哪裡,耶和華​一定​都​會​提供​我們​一切​所​需。諾拉​和​我​都​很​感激​耶和華​一直​看顧​我們​的​需要,我們​也​鼓勵​其他​人​這樣​試試​耶和華。(瑪拉基書​3:10

耶穌​曾經​邀請​一​位​名叫​馬太​的​收稅人,對​他​説:「來​跟隨​我​吧。」馬太「就​撇​下​一切,起來​跟隨​耶穌」。(路加福音​5:27,28)我​也​有​機會​不斷​跟隨​耶穌,而且​衷心​地​鼓勵​其他​人​這樣​做,他們​就​可以​親自​體驗​上帝​賜​的​許多​福分。

繼續​協助​傳道​工作,看​到​菲律賓​的​成長​真​的​讓​我​很​開心

^ 6段 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現​已​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