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守望台——研讀版  |  2017年10月

 人物​生平

聽從耶和華的吩咐使我得福

聽從耶和華的吩咐使我得福

「我們​願意​去!」我​和​丈夫、哥哥、嫂嫂​受​邀​去​參與​一​項​工作​時,説​了​以上​這​句​話。為什麼​我們​願意​接受​邀請​呢?耶和華​怎樣​賜​福​給​我們?在​回答​這些​問題​之前,讓​我​説説​自己​的​背景​吧!

1923​年,我​在​英格蘭​約克郡​的​赫​姆​斯​沃思​小鎮​出生。我​有​一​個​哥哥​名叫​鮑勃。我​的​爸爸​很​厭惡​偽善​的​宗教,在​我​九​歲​左右,爸爸​拿​到​了​一些​揭發​錯誤​宗教​的​書刊,書​裡​的​內容​令​他​印象​深刻。幾​年​後,鮑勃·阿特金森​在​傳道​時​拜訪​到​我們​家,他​用​留聲機​播放​盧述福​弟兄​的​一​個​演講。我們​發覺​錄製​這個​演講​的​人​和​出版​那些​書​的​人​應該​是​屬於​同​一​個​團體。於是​爸​媽​邀請​阿特金森​弟兄​每​天​都​來​跟​我們​一起​吃​晚餐,順便​回答​我們​提​出​的​許多​聖經​問題。後來,阿特金森​弟兄​邀請​我們​去​幾​公里​外​的​一​個​弟兄​家​裡​參加​聚會。我們​很​快​就​接受​了​真理。不久​後,在​赫​姆​斯​沃思​就​有​了​一​群​小小​的​會眾。我們​開始​有​機會​為​帶務僕人(現​稱​分區​監督)提供​住宿,也​邀請​附近​的​先驅​一起​用​餐。跟​他們​來往​對​我​影響​深遠。

在​此​之前,我們​有​一​門生​意,但是​爸爸​告訴​哥哥:「如果​你​想​要​做​先驅,家​裡​的​生意​就​需要​結束。」哥哥​同意​這麼​做,並且​在​21​歲​那​年​離家​開始​做​先驅。兩​年​後​我​也​開始​做​先驅,那​時​我​16​歲。傳道​時​我​會​使用​見證卡​和​留聲機,通常​除了​週末​之​外,我​幾乎​都​自己​一​個​人​傳道。不過​耶和華​賜​給​我​一​個​進步​很​快​的​聖經​學生,這個​學生​有​好幾​個​家人​後來​都​接受​了​真理。隔​年,我​被​委任​做​特別​先驅,跟​瑪麗·亨​歇​爾​前往​柴郡,在​還​沒有​分配​給​任何​會眾​的​地區​裡​傳道。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政府​要求​婦女​都​去​支援​戰爭​的​後勤​工作。身​為​全時​傳道員,我們​認為​特別​先驅​也​可以​像​其他​宗教​的​傳教士​一樣​獲准​免役,但​法院​判​我​坐牢​31​天。隔​年​我​19​歲,我​因​良心​緣故​不​願​支持​戰爭,所以​又​被​帶​到​法院​兩​次,但​案件​都​被​撤銷​了。我​從​這些​經歷 體會​到,耶和華​一直​握​著​我​的​手、通過​聖靈​幫助​我,使​我​能​堅定​剛強。(以賽亞書​41:10,13

我​的​新​同伴

我​和​亞瑟·馬修斯​在​1946​年​相遇。亞瑟​因​良心​緣故​而​拒​服​兵役,結果​被​判處​監禁​三​個​月。刑期​一​滿​後​他​就​去​赫​姆​斯​沃思,跟​做​特別​先驅​的​弟弟​丹尼斯​一起​傳道。他們​兄弟​倆​從小​受​爸爸​教導、學習​真理,青少年​時期​就​受​了​浸。丹尼斯​被​派​到​愛爾蘭​後,剩​下​亞瑟​自己​一​個​人​留​在​赫​姆​斯​沃思。我​的​父母​很​欣賞​亞瑟,覺得​他​是​個​勤奮​而且​年輕​有為​的​先驅,所以​邀請​亞瑟​跟​他們​一起​住。我​回家​探望​爸​媽​時,會​和​亞瑟​在​用​餐後​幫忙​洗​碗。後來,我們​開始​通信。1948​年,亞瑟​再度​被​判刑​入獄​三​個​月。之後,我們​在​1949​年​1​月​結婚,我們​都​希望​婚後​可以​繼續​全時​為​耶和華​服務。我們​總​是​精打細算,而且​會​利用​假期​幫​人​採收​水果​賺​取​一點​生活費,加​上​耶和華​的​幫助,我們​能​繼續​做​先驅。

1949​年,婚禮​後​不久​攝​於​赫​姆​斯​沃思

我們​結婚​一​年​後​被​委派​到​北愛爾蘭​的​阿馬,然後​去​紐​里,這​兩​個​地區​都​是​天主教​勢力​很​大​的​城鎮。那裡​的​人​對​不​同​宗教​有​強烈​的​偏見,我們​傳道​時​必須​非常​謹慎,跟​人​談話​時​也​要​善用​辨識力。當時​的​聚會​在​另​一​對​基督徒​夫婦​家​裡​舉行,那裡​離​我們​住​的​地方​有​16​公里,通常​有​八​個​人​參加​聚會。有​時候​他們​會​邀請​我們​留​下來​過夜,我們​會​睡​在​地板​上,隔​天​早上​一起​享用​豐盛​的​早餐。現在​那裡​的​耶和華見證人​增加​了​很​多,這​讓​我​感到​非常​開心。

「我們​願意​去!」

那​時,我​的​哥哥​和​嫂嫂​洛​蒂​已經​在​北愛爾蘭​做​特別​先驅。1952​年,我們​四​個​人​一起​去​參加​在​貝爾法斯特​舉行​的​區域​大會。有​個​弟兄​慷慨​地​接待​我們​和​當時​英國​分部​的​分部​僕人​普賴斯·休斯。有​一​天​晚上,我們​聚​在​一起​討論​新​出版​的​小冊子《上帝​之​道​就是​愛》(英語),這​本​冊子​主要​是​為​愛爾蘭​的​居民​編寫​的。休斯​弟兄​談​到​要​接觸​愛爾蘭​共和國​的​天主教徒​十分​不​容易,當地​有些​神父​唆使​人​把​我們​的​弟兄​趕​出​屋​外,虐待​他們。休斯​弟兄​説:「我們​需要​一些​夫妻​參與​特別​傳道​運動,開車​去​全​國​各​地​分發​小冊子。」 * 我們​馬上​説:「我們​願意​去!」這​就是​我​在​故事​開頭​提​到​的​那​句​話。

和​先驅​同伴​共​乘​摩托​側邊​車

先驅​們​在​都柏林​時,通常​都​會​住​在​瑪·拉特蘭​姊妹​的​家,她​是​個​忠貞​事奉​上帝​多​年​的​基督徒。 我們​四​個​人​在​那裡​短暫​停留​了​一​段​時間,賣​掉​一些​家當​後,就​擠​上​鮑勃​的​摩托​側邊​車​上路​去​尋找​合適​的​汽車。後來​我們​找​到​了​一​輛​二手車,並​請​賣​車​的​人​替​我們​運送​過來,因為​我們​都​不​會​開車。那​天​晚上,亞瑟​坐​在​床​上​模擬​怎樣​開車、換​檔。隔​天​早上,亞瑟​正​試​著​把​車子​開​出​車庫​時,特派​傳道員​姊妹​米爾德麗·威利特(後來​嫁​給​約翰·巴爾)剛好​經過,還​好​她​知道​怎麼​開車!我們​在​路​上​練習​幾​次​後,就​準備​出發​了!

我們​的​汽車​和​活動房屋車

接著,我們​需要​找​個​住​的​地方。有​人​警告​我們​不要​住​在​活動房屋車​裡,因為​反對​我們​的​人​可能​會​縱火​燒​了​房屋車,但​我們​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住家。當晚,我們​四​個​人​就​睡​在​車​裡。隔​天,我們​能​找​到​的​只​有​一​台​小型​的​活動房屋車,裡面​有​兩​張​小小​的​雙層床。這​就​成​了​我們​的​家。出乎意料​的​是,我們​到​不​同​地區​時,都​有​一些​友善​的​農夫​願意​讓​我們​把​活動房屋車​停​在​他們​的​土地​上,這樣​我們​就​可以​在​附近​16​至​24​公里​內​的​地區​傳道。即使​到​新​的​傳道​地區,我們​還是​會​回去​續訪​之前​遇​到​的​住戶。

我們​傳遍​了​愛爾蘭​共和國​東南部​的​每​一​戶​人家,但​幾乎​沒有​碰​上​什麼​麻煩。我們​分發​了​超過​2萬​本​小冊子,並且​把​對​聖經​感​興趣​的​人​的​名單​交​給​英國​分部​辦事處。今天​愛爾蘭​已​有​好幾​千​個​耶和華見證人,那裡​的​傳道​工作​確實​蒙​耶和華​賜​福!

重返​英格蘭,向​蘇格蘭​前進

一​段​時間​後,我們​被​委派​到​倫敦​南部。我們​才​剛​到​幾​個​星期,亞瑟​就​接​到​英國​分部​辦事處​打​來​的​電話,請​他​隔​天​就​開始​做​分區​探訪​的​工作!經過​一​個​星期​的​培訓​後,我們​出發​前往​蘇格蘭。亞瑟​根本​沒有​時間​準備​演講,但​他​樂於​為​耶和華​服務、接受​挑戰,這​給​我​很​大​的​鼓勵。我們​真​的​很​喜歡​這個​工作。有些​弟兄​姊妹​在​沒有​分配​給​任何​會眾​的​地區​傳道,有​好幾​年​的​時間​我們​也​負責​探訪​他們。我​很​高興​那​段​時間​可以​跟​許多​弟兄​姊妹​一起​工作。

1962​年,當​亞瑟​受​到​邀請​去​參加​為期​十​個​月​的​基列​學校​時,我們​面臨​了​一​項​重大​的​抉擇。亞瑟​跟​我​討論​過後,他​決定​接受​這個​邀請,雖然​我們​必須​分開​一​段​時間,但​對​亞瑟​來​説,這​是​個​難得​的​機會。亞瑟​去​基列​學校​後,我​被​派​回​赫​姆​斯​沃思​做​特別​先驅。一​年​後​亞瑟​畢業​回來,我們​就​開始​區域​探訪​的​工作,範圍​包括​蘇格蘭、英格蘭​北部​和​北愛爾蘭。

 在​愛爾蘭​的​新​委派

1964​年,亞瑟​接獲​新​工作,在​愛爾蘭​共和國​的​分部​辦事處​擔任​分部​僕人。我們​非常​喜歡​探訪​會眾,所以​我​一​知道​這個​消息​時,很​擔心​即將​面對​的​改變。但​回顧​以往​的​生活,我​真​的​很​高興​自己​有幸​能​在​伯特利​服務。我​相信​只要​我們​願意​去​做,就算​接獲​的​工作​不​是​我們​喜歡​的,耶和華​也​會​賜​福​給​我們。那​時​我​每​天​都​忙​著​處理​辦公室​的​工作、打包​書籍、煮​飯​和​打掃。有時,我們​也​會​做​探訪​區域​的​工作,所以​有​機會​認識​國​內​不​同​的​弟兄​姊妹。我們​能​看​到​聖經​學生​在​屬靈​方面​進步,還​能​跟​愛爾蘭​的​弟兄​姊妹​建立​深厚​的​友誼,真​的​很​開心!

愛爾蘭​屬靈​歷史​上​的​一​大​進展

1965​年,愛爾蘭​的​第​一​個​國際​大會​在​都柏林​舉行。 * 雖然​遇​到​各​種​阻礙,大會​還是​十分​成功。這個​大會​總共​有​3948​人​出席,65​人​受浸。有​3500​位​國​外​代表​留宿​在​當地​居民​的​家,每​個​招待​耶和華見證人​的​當地​家庭​都​收​到​了​一​封​感謝信。他們​也​很​讚賞​國​外​代表​的​良好​品行。這​次​的​大會​真​的​作​了​一​個​非常​好​的​見證。

1965​年,內森·諾爾​抵達​大會場​時,亞瑟​上​前​問候​他

1983​年,亞瑟​在​大會​裡​宣布​發行​蓋爾語​的《我​的​聖經​故事書》

1966​年​起,北愛爾蘭​和​南愛爾蘭​的​所有​工作​都​統一​由​都柏林​分部​辦事處​督導,這​跟​當時​整個​愛爾蘭​島​的​政治​和​宗教​分裂​形成​強烈​的​對比。對​我們​來​説,能​看見​很​多​曾經​是​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教徒​成為​耶和華見證人、並肩​為​上帝​服務,這​種​喜樂​真​的​難以​言喻。

全​新​的​挑戰

2011​年,我們​的​生活​有​了​重大​的​改變。由於​英國​分部​和​愛爾蘭​分部​合併,我們​被​派​去​倫敦​伯特利。那​時,我​很​擔心​亞瑟​的​健康​狀況,因為​他​被​診斷​出​罹患​了​帕金森氏病。後來,陪伴​我​66​年​的​亞瑟​在​2015​年​5​月​20​日​去世​了。

過去​這​幾​年,我​經常​感到​悲傷​和​憂鬱。我​實在​非常​想念​那​段​有​亞瑟​陪伴​的​日子!但​配偶​過世​的​經歷​使​我​跟​耶和華​更​親近。我​收​到​很​多​愛爾蘭、英國,甚至​是​美國​的​弟兄​姊妹​寄​來​的​信,知道​有​這麼​多​人​都​很​愛亞​瑟​令​我​感到​十分​欣慰。另外,亞瑟​的​弟弟​丹尼斯​和​他​的​太太​梅維絲​也​一直​鼓勵​我,我​的​姪女​露絲​和​朱迪​給​我​的​幫助​也​是​言語​無法​形容​的。

以賽亞書​30:18​的​經文​給​我​很​大​的​鼓勵,經文​説:「耶和華​必然​等候,要​恩待​你們,他​要​起來​向​你們​發​慈悲。因為​耶和華​是​主持​公正​的​上帝。等候​他​的​人​都​是​有​福​的。」知道​耶和華​一直​耐心​等候​要​解決​人類​的​所有​難題,而且​他​會​在​新世界​裡​給​我們​更​多​富​於​挑戰​的​工作,真​的​讓​我​感到​很​安慰。

回顧​過去,我​看​出​愛爾蘭​的​傳道​工作​確實​一直​蒙​耶和華​指引​和​賜​福!我​很​高興​自己​有​榮幸​能​在​這​方面​盡​一​分​力。毫無​疑問,聽從​耶和華​的​吩咐​為​我們​帶​來​了​滿滿​的​福分。

^ 12段 請​看《1988​耶和華見證人​年鑑》(英語)101-102​頁

^ 22段 請​看《1988​耶和華見證人​年鑑》(英語)109-11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