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守望台——研讀版  |  2016年12月

 人物​生平

對什麼人我就做什麼人

對什麼人我就做什麼人

「如果​你​敢​受浸,我​就​會​離開​你!」在​1941​年,爸爸​對​媽媽​説​了​這​句​話。雖然​爸爸​威脅​説​要​離開​我們,媽媽​還是​受​了​浸,將​自己​獻​給​耶和華​上帝。後來​爸爸​果然​離開​了,當時​我​才​八​歲。

在​這​之前,我​就​對​聖經​真理​很​感​興趣。當時,媽媽​收​到​了​一些​聖經​書刊,我​很​喜歡​這些​書刊​的​內容,尤其​是​裡面​的​插圖。爸爸​不​喜歡​媽媽​把​學​到​的​真理​告訴​我,但​我​很​想​了解​書​中​寫​了​什麼,問​了​媽媽​很​多​問題,所以​媽媽​就​利用​爸爸​不​在​家​的​時間​教​我​聖經。後來,我​也​決定​將​一生​獻​給​耶和華,於是​在​1943​年,我​10​歲​的​時候​在​英國​的​布萊克浦(黑潭)受​了​浸。

開始​事奉​耶和華

從​那​時​起,我​和​媽媽​就​經常​一起​傳道。我們​會​用​留聲機​向​人​介紹​聖經​的​信息。這些​留聲機​相當​笨重,一​台​大約​有​4.5​公斤(10​磅)那麼​重。你​可以​想像​那個​畫面​嗎?我​當時​只是​一​個​小​男孩,卻​拖​著​一​台​又​大​又​重​的​留聲機!

我​14​歲​時​很​想​要​做​先驅,媽媽​建議​我​先​跟「弟兄​的​僕人」(現​稱​分區​監督)談談。 結果​弟兄​建議​我​先​學​會​一些​技能​來​維持​先驅​的​生活,我​接受​了​他​的​建議。工作​兩​年​後,我​問​了​另​一​位​分區​監督​的​意見,他​説:「那​你​開始​做​先驅​吧!」

所以,在​1949​年​4​月,媽媽​和​我​處理​掉​一些​家具​後,就​搬​到​曼徹斯特​附近​的​米德爾頓(密德頓),開始​我們​的​先驅​生活。四​個​月​後,我​找​了​一​位​弟兄​做​我​的​先驅​同伴,分部​建議​我們​搬​到​厄拉姆,那裡​剛​成立​一​群​會眾。媽媽​則​和​一​位​姊妹​到​另​一​群​會眾​做​先驅。

搬​到​新​會眾​時​我​才​17​歲,就​要​和​先驅​同伴​負責​主持​會眾​的​聚會,因為​當時​會眾​裡​符合​資格​的​弟兄​很​少。後來,我​受​到​邀請​搬​去​巴克斯頓​會眾,那裡​的​傳道員​不​多,很​需要​人​幫忙。我​到​現在​都​覺得,年輕​時​為​耶和華​服務​的​經驗​是​很​好​的​訓練,讓​我​能夠​負​起​更​多​職責。

1953​年​和​弟兄​姊妹​在​紐約​羅切斯特(洛契斯特)宣傳​公眾演講

我​在​1951​年​時​申請​參加​守望台​基列​聖經​學校,但​在​1952​年​12​月,我​卻​收​到​了​政府​的​徵召令​要​到​軍隊​服役。我​想​以​全時​傳道員​的​身分​申請​兵役​豁免,但​法官​卻​認為​我​不​符合​不用​當​兵​的​資格,反而 判​我​入獄​服刑​六​個​月。在​服刑​期間,我​收​到​了​第​22​屆​基列​學校​的​邀請函。後來​在​1953​年​7​月,我​搭乘「喬治克號」前往​紐約。

到達​紐約​後,我​有​機會​參加​1953​年​的「新世界​社會」大會。大會​後,我​就​坐​火車​到​紐約​的​南蘭星​去​參加​基列​學校。火車​到​站​後,我​還​需要​搭​公車​才​能​到達​目的地。那​時,我​剛​離開​監獄,身上​沒​什麼​錢,所以​我​需要​跟​一​位​乘客​借​25​美分​才​能​搭​公車。

海外​服務

我​從​基列​學校​受​到​很​好​的​訓練,讓​我​在​特派​傳道員​的​崗位​上​能夠「對​什麼​人……就​做​什麼​人」。(哥林多前書​9:22)我​和​保羅·布魯恩、雷蒙德·利奇​被​委派​去​菲律賓。畢業​後,我們​等​了​幾​個​月​才​拿​到​簽證,然後​搭​船​前往​目的地。途​中​我們​經過​鹿特丹、地中海、蘇伊士​運河、印度洋、馬來西亞​和​香港,一共​在​海​上​航行​了​47​天!1954​年​11​月​9​日,我們​終於​抵達​了​馬尼拉。

我​和​基列​學校​的​同學​雷蒙德·利奇​在​海​上​航行​了​47​天​後​抵達​菲律賓

我們​需要​適應​當地​的​環境​和​居民,也​需要​學習​當地​的​語言。起初,我們​三​個​人​被​派​到​奎松城​的​一​群​會眾,當地​大​部分​的​居民​都​會​説​英語,結果​過​了​六​個​月,我們​還是​不​太​會​説​他加祿語。但​下​一​個​工作​崗位​就​會​解決​這個​問題​了。

1955​年​5​月​的​某​一​天,我​和​雷蒙德​傳道​完​回家​後,發現​有​一​疊​信件​在​我們​的​房間​裡,我們​被​通知​要​去​做​分區​監督。雖然​當時​我​才​22​歲,但​這個​新​的​工作​崗位​讓​我​有​機會​以​不​同​的​方式,對​什麼​人​就​做​什麼​人。

在​比科爾語​的​分區​大會​上​發表​演講

我​記得​有​一​次​探訪​會眾​時,在​一​個​村莊​的​小店​前​發表​公眾演講。我​很​快​就​發現,原來​當時​對​菲律賓人​來​説,發表​公眾演講​就​要​在「公眾」場所!所以​我​探訪​會眾​時,曾​在​涼亭、市場、籃球場、公園、市政廳​前​發表​演講,也​經常​在​街角​這麼​做。有​一​次,我​本來​要​在​聖巴勃羅​的​一​個​市場​前​發表​演講,但是​一​場​傾盆大雨​打​亂​了​這個​計劃,於是​我​建議​會眾​的​弟兄​把​演講​改​在​聚會所​裡​進行。後來​弟兄​問​我,這​次​的​演講​能​不​能​算是​公眾演講​聚會,因為​弟兄​覺得​這​次​聚會​不​是​在「公眾」場所​進行​的。

探訪​會眾​期間,我​都​住​在​弟兄​姊妹​的​家。雖然​住​的​地方​不​是​很​豪華,但​都​很​乾淨。我​常常​睡​在​鋪​了​蓆子​的​木​地板​上。洗澡​的​地方​沒​什麼​隱私,所以​我​學​會​怎樣​小心翼翼​地​洗澡。我​通常​會​搭​公車​或​一​種​菲律賓​的​小型​公車​去​探訪​會眾,有時​也​會​搭​船​去​不​同​的​小島。我​為​上帝​服務​的​這些​年​來,從來​沒有​自己​的​車。

傳道​和​探訪​會眾​的​工作​幫助​我​學​會​他加祿語。我​沒有​上​過​正式​的​語言​課程,但​我​在​傳道​和​聚會​時​聽​弟兄​們​怎樣​説話​就​慢慢​學​會​了。很​多​弟兄​都​願意​幫助​我​學習,我​很​感謝​他們​對​我​表現​耐心​也​坦率​地​糾正​我。

隨​著​時間​過去,新​的​工作​激勵​我​作 出​更​多​調整。1956​年,內森·諾爾​弟兄​來​探訪​菲律賓,那​時​舉行​了​全​國​大會,而​我​負責​跟​新聞​媒體​聯繫,我​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很​多​弟兄​都​願意​教​我。不​到​一​年,世界​總部​的​弗德烈克·法蘭兹​弟兄​來​菲律賓​時,也​舉行​了​全​國​大會,那​時​我​是​大會​監督。當地​的​弟兄​姊妹​很​高興​看見​法蘭兹​弟兄​穿​著​菲律賓​傳統​服飾​發表​演講。我​從​法蘭兹​弟兄​身上​學​到,要​樂意​為了​別人​調整​自己。

後來,我​奉派​做​區域​監督,需要​作​出​更​多​調整。當時,我們​經常​在​戶外​播放《新世界​社會​的​快樂》影片​給​大眾​觀看。不過,我們​常常​被​小​蟲子​找麻煩。小​蟲子​受​放映機​的​燈光​吸引,結果​都​卡​在​放映機​裡,所以​播​完​影片​後,我們​還​要​花​時間​清理。雖然​播放​影片​牽涉​到​很​多​工作,但​我們​看見​許多​人​有​良好​的​反應​就​很​高興,他們​可以​從​影片​看​出​耶和華​的​組織​是​個​國際​弟兄​團體。

有些​天主教​教士​向​當地​的​政府​官員​施壓,逼​他們​不要​發​給​我們​舉行​大會​的​許可證。要是​舉行​大會​的​地點​靠近​教堂, 有些​教士​也​會​故意​敲​響​教堂​的​鐘,試圖​讓​我們​聽​不​到​大會​的​節目。儘管​如此,傳道​工作​還是​不斷​地​擴展,在​那些​受​到​教士​反對​的​傳道​地區​裡,有​許多​居民​現在​都​成為​崇拜​耶和華​的​人。

作​出​更​多​調整

在​1959​年,我​收​到​通知​要​到​分部​辦事處​服務。這個​新​的​工作​崗位​讓​我​學​到​更​多。當時,我​也​奉派​去​探訪​不​同​的​國家。在​其中​一​次​探訪​期間,我​認識​了​珍妮特·杜蒙德,當時​她​在​泰國​做​特派​傳道員。我們​彼此​通信​了​一​段​時間​後​就​結婚​了。我們​夫妻​倆​一起​事奉​上帝​已經​51​年,這些​年​來​我們​都​感到​心滿意足。

我​和​珍妮特​在​菲律賓​的​一​個​小島​上

我​很​高興​曾​到​33​個​國家​探訪​弟兄​姊妹。我​非常​感謝​耶和華​讓​我​從​以往​的​委派​得到​所​需​的​訓練,使​我​懂得​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相處,能​應付​這​項​獨特​的​挑戰。這些​探訪​的​經驗​也​讓​我​的​視野​更​開闊,幫助​我​看​出​耶和華​有​多​關愛​各種各樣​的​人。(使徒行傳​10:34,35

我們​努力​經常​傳道

繼續​調整​自己

跟​菲律賓​的​弟兄​姊妹​一起​事奉​上帝​真​的​非常​快樂!今天​菲律賓​的​傳道員​人數​幾乎​是​我​剛​到​這裡​時​的​十​倍。我​和​珍妮特​現在​仍然​在​菲律賓​分部​服務。雖然​我​在​海外​服務​超過​60​年​了,我​仍​需​做​好​準備​接受​耶和華​所​給​的​任何​委派。最近​上帝​的​組織​有​不​少​改變,我​和​珍妮特​都​需要​不斷​調整​自己,才​能​繼續​為​上帝​和​弟兄​姊妹​服務。

傳道員​人數​不斷​增加,讓​我們​感到​很​快樂

我們​努力​接受​上帝​交託​的​任何​工作,這​對​我們​來​説​是​最佳​的​生活​方式。我們​也​盡力​作​出​任何​必要​的​調整,好好​為​弟兄​姊妹​服務。我們​下​定​決心,繼續​做​耶和華​喜悅​的​事,對​什麼​人​就​做​什麼​人。

我們​目前​仍然​在​奎松城​的​分部​辦事處​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