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2014耶和華見證人年鑑》

 塞拉利昂​和​幾內亞

1991年至2001年 “熔爐般的苦境”——以賽亞書48:10(第二部分)

1991年至2001年 “熔爐般的苦境”——以賽亞書48:10(第二部分)

伯特利​受​襲擊!

1998​年​2​月,政府軍​和​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監察組​的​軍隊​全力​發動​攻擊,要​將​反政府軍​趕​出​弗里敦,結果​爆發​一​場​惡鬥。很​不幸,有​一​個​弟兄​被​橫​飛​的​彈片​擊​中​身​亡。

大約​150​個​傳道員​在​基斯​和​科克勒里​的​特派​傳道員​之​家​避難。當時​伯特利​有​兩​個​夜間​守衛員,拉帝·桑迪​是​其中​一​個。他​説:“一​天​深夜,菲利普·圖拉伊​和​我​當​值​時,兩​個​持​槍​的​聯陣​士兵​來​到​伯特利,命令​我們​打開​大堂​的​玻璃門。菲利普​和​我​馬上​躲​起來,他們​不斷​對​着​門鎖​開​槍。神奇​的​是,門鎖​始終​打​不​開,而​他們​也​沒有​想​到​要​向​玻璃​開​槍。最後,他們​氣呼呼​地​走​了。

“過​了​兩​晚,這​兩​個​士兵​帶​來​大約​20​個​同夥,他們​裝備​齊全,看​來​是​不​達​目的​不​罷休。我們​馬上​通知​其他​伯特利​成員,並​逃​到​預先​準備​好​的​地下室​躲藏。那裏​漆黑​一​片,我們​七​個​人​躲​在​兩​個​大桶​後面,渾身​顫抖。反政府軍​把​門鎖​熔​開,闖​進​伯特利,邊​走​邊​開​槍。一​個​士兵​喊​道:‘把​耶和華見證人​找​出來,割斷​他們​的​喉嚨!’我們​屏息​靜氣​地​蹲​着,他們​則​大肆​搶掠​和​破壞,七​個​小時​之後​才​得意洋洋​地​離​去。

“我們​收拾​了​一些​個人​物品,然後​跑​到​科克勒里​的​特派​傳道員​之​家,那兒​離​伯特利​不​遠,從前​是​伯特利​宿舍。在​路​上,我們​被​另​一​夥​反政府軍​士兵 搶劫,到​了​特派​傳道員​之​家​時,我們​還是​心有餘悸,但​慶幸​保​住​了​性命。休息​了​幾​天​之後,我們​回​伯特利​收拾​殘局。”

兩​個​月​後,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監察組​的​軍隊​控制​了​弗里敦,特派​傳道員​就​陸續​從​幾內亞​回來。可是,他們​並​不​知道​他們​不久​又​得​離開​了。

大​開​殺戒

八​個​月​後,即​1998​年​12​月,幾百​個​弟兄​姊妹​聚集​在​弗里敦​的​國家​運動場,參加“上帝​的​生命​之​道”區域​大會。其間,他們​突然​聽​到​低沉​的​隆隆聲,又​發現​山巒​冒​煙,原來​反政府軍​捲土重來!

在​接着​的​日子,弗里敦​的​情況​越來越​糟。因此,分部​委員會​租​了​一​架​小​飛機,疏散​12​個​特派​傳道員、8​個​外籍​的​伯特利​成員​和​5​個​志願​建築人員,把​他們​送​到​科納克里​去。三​天​後,即​1999​年​1​月​6​日,反政府軍​展開​了​殘忍​的​殺​人​行動,叫做“大​開​殺戒”。弗里敦​慘遭​蹂躪,反政府軍​殺​了​大約​6000​個​平民,又​隨意​地​砍​斷​人​的​手腳,抓​去​幾百​個​孩子,摧毀​了​數​以​千​計​的​房子。

愛德華·托比​是​很​多​人​都​喜歡​的​弟兄,被​殘忍​地​殺害​了。200​多​個​身心​受​創​的​傳道員,暫時​住​在​伯特利​和​科克勒里​的​特派​傳道員​之​家;有些​傳道員​藏​在​家​裏;有些​在​基斯​的​特派​傳道員​之​家​避難。基斯​的​特派​傳道員​之​家​位於​弗里敦​的​東端,那裏​的​見證人​急需​藥物,但​要​穿​過​市區​到​那裏​去​十分​危險。誰​願意​冒險 呢?拉帝·桑迪​和​菲利普·圖拉伊,這​兩​個​勇敢​的​伯特利​夜間​守衛,馬上​請纓​前​去。

菲利普​憶述:“市​內​一​片​混亂,反政府軍​設立​了​很​多​檢查站,肆意​虐待​路過​的​人。由於​戒嚴​時間​很​長,從​每​日​下午​三​點​左右​開始,到​第​二​天​早上​約莫​九​點​結束,所以​我們​每​天​能​走​的​路​不​多。我們​用​了​兩​天​才​來​到​基斯​的​特派​傳道員​之​家,卻​發現​那裏​曾​被​搶掠​和​縱火。

“我們​四處​查看,發現​了​頭部​被​重創​的​安德魯·考爾克​弟兄。反政府軍​曾​把​他​綁​起來,一再​用​斧頭​打​他​的​頭。神奇​的​是,他​不但​沒有​死,還​成功​逃脫​了。 我們​連忙​把​他​送​進​醫院,他​在​那裏​漸漸​康復,後來​開始​做​正規​先驅。”

(從​左​到​右)拉帝·桑迪、安德魯·考爾克​和​菲利普·圖拉伊

許多​人​都​知道​耶和華見證人​在​政治​方面​嚴守​中立,有些​弟兄​姊妹​因而​保​住​了​性命​或​沒有​被​傷害。一​個​弟兄​説:“反政府軍​命令​我們​用​印花​白布​纏​頭,要​我們​在​街​上​跳舞​以​示​支持​他們,還​説:‘如果​你們​不​跳,我們​就​砍​斷​你們​的​手腳,説不定​還​會​殺​了​你們。’我​和​妻子​都​很​害怕,站​在​一旁​向​耶和華​默禱​求助。剛好​反政府軍​當中​有​個​年輕人​是​我們​的​鄰居,他​看​出​我們​的​處境​危險,就​對​將領​説:‘他​是​我們​的“兄弟”,從​不​參與​政治,不如​您​讓​我們​幾​個​替​他​跳​吧!’將領​很​滿意,決定​放​過​我們,我們​於是​趕快​回家。”

一​片​可怕​的​寂靜​籠罩​着​弗里敦,弟兄​們​小心翼翼​地​恢復​聚會​和​傳道。為了​向​檢查站​的​人​表明​身份,傳道員​都​佩戴​大會​胸章。在​檢查站​前​長長​的​人龍​中​排隊​的​弟兄,漸漸​學​會​怎樣​跟​別人​攀談,説説​聖經。

由於​弗里敦​物資​短缺,英國​分部​空運​了​200​箱​救援​物品​過來。比爾·考恩​和​艾倫·瓊斯​從​科納克里​飛​到​弗里敦,護送​救援​物品​通過​一​個​又​一​個​檢查站,剛好​在​夜間​的​戒嚴​開始​前​運​到​伯特利。詹姆斯·科羅馬​到​科納克里​去​了​幾​次,把​一些​書刊​和​其他​重要​物資​帶​回來。有些​靈糧​後來​又​轉​到​在​博城​和​凱內馬​的​傳道員​手​裏。

救援​物品​抵達​弗里敦

1999​年​8​月​9​日,科納克里​的​特派​傳道員​陸續​回​到​弗里敦。2000​年,英國​特遣部隊​把​反政府軍​趕​出​了​ 弗里敦,但​零星​的​武裝​衝突​還是​持續​了​一​段​時間,直到​2002​年​1​月​戰爭​宣布​結束​為止。在​這​場​延續​了​11​年​的​內戰​中,共有​5萬​人​被​殺,2萬​人​因​傷​致殘,30萬​個​房子​被​摧毀,120萬​人​流離失所。

耶和華​的​組織​又​怎樣​呢?耶和華​顯然​加以​保護​和​賜​福。在​內戰​期間,有​大約​700​人​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雖然​有​幾百​個​見證人​逃​離​了​戰區,但​塞拉利昂​的​傳道員​增加​了​百​分​之​50,幾內亞​的​傳道員​更​是​增加​了​3​倍​多!最​重要​的​是,上帝​的​子民​一直​緊守​忠義。在“熔爐​般​的​苦境”中,他們​依然​精誠團結,彼此相愛,並且“持續​不懈​地​教導​人”,宣揚​聖經​的​好消息。(以賽亞書​48:10;使徒行傳​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