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2014耶和華見證人年鑑》

 塞拉利昂​和​幾內亞

1991年至2001年 “熔爐般的苦境”——以賽亞書48:10(第一部分)

1991年至2001年 “熔爐般的苦境”——以賽亞書48:10(第一部分)

 內戰​爆發

20​世紀​80​年代,社會、政治​和​經濟​問題​在​西非​各​地​引起​衝突。鄰國​利比里亞​經歷​戰爭​時,很​多​利比里亞人​都​逃​到​塞拉利昂​來。分部​安排​逃難​的​見證人​住​在​王國聚會所​和​弟兄​姊妹​家​裏,並​派​人​照顧​他們。

對​難民​來​説​這​段​日子​雖然​相當​艱苦,但​也​有​一些​趣事。做​特派​傳道員​多​年​的​伊索爾德·洛倫斯​憶述:“一​個​王國聚會所​後面​的​花園​也​是​分部​的​物業,那裏​安設​了​一​個​火爐。有​個​弟兄​叫​年幼​的​兒子​到​那裏​去​把​食物​熱​一​熱,但​孩子​回來​時​卻​兩手​空空,對​爸爸​説​今天​沒有​東西​吃​了。弟兄​問​為甚麼,小​男孩​興奮​地​大聲​説:‘因為​今天​耶和華​救​我​脫離​了​獅子​的​口!’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呢?原來​他​端​着​食物​回來​時,遇​上​了​分部​養​的​一​隻​溫順​的​德國​牧羊犬,那​隻​大狗​叫做​樂寶。小​男孩​怕​得​要命,拼命​伸​直​雙臂,想​用​盛​着​食物​的​盤子​擋​住​樂寶。樂寶​以為​小​男孩​想​請​牠​吃,當然​就​不​客氣​啦!”

1991​年​3​月​23​日,利比里亞​的​武裝​衝突​蔓延​到​塞拉利昂,點燃​了​塞拉利昂​長​達​11​年​的​內戰​之​火。稱​為​革命​聯合​陣線(簡稱​聯陣)的​反政府軍​迅速​進攻​凱拉洪 和​科因杜,當地​大​部分​居民​紛紛​逃​到​幾內亞​去,其中​約​有​120​個​見證人。與此同時,有些​見證人​從​利比里亞​逃​到​塞拉利昂​來,比​反政府軍​來​得​更​早。

當時​是​分部​委員會​統籌者​的​比爾·考恩​憶述:“有​好幾​個​月,一群群​面黃肌瘦、飢腸轆轆​的​弟兄​姊妹​來​到​弗里敦​的​伯特利。他們​很​多​人​都​靠​吃​野菜​充飢,見​過​慘無人道​的​暴行。我們​馬上​給​他們​食物​和​衣服,又​照顧​跟​他們​一起​來​的​親屬​和​對​聖經​感​興趣​的​人。本地​的​弟兄​姊妹​仁慈​地​接待​他們,接​他們​到​家​裏​住。這些​逃難​的​見證人​很​快​就​投入​本地​會眾​的​傳道​活動,協助​我們。他們​大多數​人​後來​都​走​了,但​在​逗留​期間,他們​給​我們​很​大​鼓勵!”

塞拉利昂​經歷​長​達​11​年​的​內戰

給予​安慰​和​希望

分部​辦事處​把​食物、藥物、建築​材料​和​工具​等​生活​用品,送​到​幾內亞​南部​難民營​裏​的​見證人​手​中。救援​物資​也​包括​法國​弟兄​姊妹​捐贈​的​大量​衣物。一​個​弟兄​説:“我​的​孩子​們​開心​得​又​唱​又​跳,讚美​耶和華。他們​可以​穿​新​衣服​去​聚會​啦!”有些​弟兄​姊妹​説,他們​從​沒有​穿​過​這麼​好​的​衣服!

不過,難民​需要​的​不僅​是​物質​上​的​幫助。耶穌​説:“人​活着​不可​單​靠​食物,倒​要​靠​耶和華​口​裏​所​出​的​每​一​句​話。”(馬太福音​4:4)所以,分部​辦事處​也​把​聖經 書刊​送​到​難民營,又​派​先驅​和​分區​監督​到​那裏​去,還​定期​舉行​分區​大會​和​區域​大會。

分區​監督​安德烈·巴爾特​探訪​幾內亞​的​昆杜​時,遇​到​一​個​管理​難民營​的​官員。這個​官員​邀請​他​向​難民​發表​聖經​演講。於是,巴爾特​弟兄​根據​詩篇​18​篇,發表​了​一​個​名​為“向​耶和華​尋求​庇護”的​演講,大約​有​50​人​前​來​聆聽。演講​結束​時,一​個​老太太​站​起來​説:“你​讓​我們​心裏​好受​多​了。米飯​解決​不了​我們​的​問題,但​聖經​讓​我們​知道​怎樣​仰賴​上帝。你​安慰​了​我們,又​為​我們​帶​來​希望,衷心​感激​你!”

特派​傳道員​威廉·斯勞特​和​妻子​克勞迪婭​奉派​到​幾內亞​的​蓋凱杜​時,發現​當地​由​100​多​個​難民​組​成​的​會眾“靠​着​聖靈​滿腔​熱誠”。(羅馬書​12:11)威廉​説:“很​多​年輕​的​弟兄​都​努力​在​屬靈​方面​進步。如果​有​人​不​能​按​委派​在​傳道​訓練班​發表​演講,就​會​有​10​到​15​個​年輕​弟兄​自告奮勇​想​代替​他。參與​傳道​的​人​常常​是​一​大​群,而且​都​很​熱心,當中​一些​年輕人​後來​成​了​特別​先驅​和​分區​監督。”

戰爭​期間​仍​進行​建設

塞拉利昂​內戰​爆發​後​不久,弗里敦​的​弟兄​在​威爾金森路​133​號​買​了​一​個​物業,面積​大約​是​6000​平方米(1.5​英畝),離​分部​辦事處​不​遠。艾爾弗雷德·岡恩 説:“當時,我們​想​在​那裏​建造​新​的​伯特利​宿舍,但​又​擔心​受​戰火​影響。中央長老團​的​成員​勞埃德·巴雷​弟兄​正好​前​來​探訪,我們​就​把​心​中​的​憂慮​告訴​他。他​説:‘如果​我們​讓​戰爭​綁​住​手腳,就​做​不了​甚麼​了!’他​的​話​點​醒​了​我們,讓​我們​勇往直前。”

幾百​個​志願人員​參與​工程,當中​有​50​多​個​來​自​12​個​國家​的​弟兄​姊妹,還​有​許多​本地​會眾​的​人。工程​於​1991​年​5​月​開始。工程​監督​湯姆·鮑爾​説:“來​看​熱鬧​的​人​見​到​在​工地​造​的​高質量​水泥板,都​很​驚奇。鋼​結構​建築物​跟​本地​的​房子​很​不​一樣。不過,令​他們​更​詫異​的​是,從​外國​來​的​白人​和​本地​的​黑人​竟然​能​親密​無間,開開心心​地​一起​工作。”

1997​年​4​月​19​日,來​自​不​同​國家​的​弟兄​姊妹​歡聚一堂,為​新​分部​設施​舉行​呈獻禮。一​個​月​之後,也​就是​殘酷​的​內戰​在​鄉村​爆發​五​年​後,聯陣​打​到​弗里敦​來​了。

在​弗里敦​建造​分部;分部​今天​的​模樣

弗里敦​陷入​戰火

幾千​個​頭髮​糾結、戴​着​紅​頭巾​的​聯陣​士兵​衝​進​弗里敦,四處​搶掠、強姦​和​殺​人。艾爾弗雷德·岡恩​憶述:“當時​情勢​十分​緊張,大​部分​特派​傳道員​很​快​就​疏散​了。最後​離開​的​是​比爾·考恩​和​妻子​桑德拉,吉米·霍蘭​和​妻子​喬伊絲,還​有​我​和​凱瑟琳。

“有些​本地​的​伯特利​成員​自願​留守,我們​跟​他們​一起​禱告​後,迅速​逃​到​緊急​集合​地點​去。在​路​上​我們​被​大約​20​個​粗野​的​醉醺醺​的​反政府軍​士兵​攔​住。我們​給 他們​一些​錢​和​雜誌,他們​才​放​我們​走。我們​跟​1000​多​個​緊急​疏散​的​人​聚集​在​一​個​圍​着​電網​的​檢查站,那裏​有​荷槍實彈​的​美國​海軍​把守。然後,我們​坐​軍用​直升機​飛​到​海​上​的​美國​海軍​艦艇​去。艦艇​上​的​一​個​長官​後來​告訴​我們,這​次​是​美國​海軍​自​越戰​以來​最​大​規模​的​疏散​平民​行動。第​二​天,我們​又​坐​直升機​飛​往​幾內亞​的​科納克里,後來​在​那裏​設立​了​臨時​的​分部​辦事處。”

艾爾弗雷德·岡恩​和​妻子​凱瑟琳​跟​其他​人​一起​疏散

特派​傳道員​都​很​擔心,很​想​知道​弗里敦​的​情況。後來​他們​終於​收​到​一​封​信,信​裏​説:“雖然​情況​混亂,但​我們​仍​努力​分發《王國​消息》35​號​傳單,題目​是《會​有​一​天​人人​都​彼此相愛​嗎?》。人們​的​反應​非常​好,甚至​一些​反政府​軍人​也​跟​我們​學習​聖經,所以​我們​決心​加緊​傳道。”

當時​是​分區​監督​的​喬納森·姆博馬​説:“我們​甚至​還​在​弗里敦​舉行​分區​特別​大會。大會​節目​振奮人心,所以​我​又​去​博城​和​凱內馬​增​辦​大會。那​兩​個​鎮​受​到​戰火​摧殘,那裏​的​弟兄​都​很​感激​耶和華​賜​下​這麼​美好​的​靈糧。

“1997​年​底,我們​在​弗里敦​的​國家​運動場​舉行​區域​大會。在​大會​的​最後​一​天,反政府軍​來​到​運動場,命令​我們​離開。我們​懇求​他們​讓​我們​舉行​完​大會​才​走,費​了​一​番​唇舌,他們​終於​軟化​下來,然後​就​走​了。那個​大會​有​1000​多​人​參加,27​個​人​受浸。有些​弟兄​後來​不顧​危險​去​博城​再次​參加​大會,可​見​大會​多麼​精彩,多麼​激勵​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