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2014耶和華見證人年鑑》

 塞拉利昂​和​幾內亞

1915年至1947年 早期的情況(第二部分)

1915年至1947年 早期的情況(第二部分)

與“格鬥士”交鋒

弗里敦​的​教士​看​到​信徒​都​愛​聽​布朗​弟兄​的​演講,不禁​妒火中燒。《守望台》1923​年​12​月​15​日​刊(英語)報導:“教士​們​發動​攻勢,利用​報章​打壓​真理,布朗​弟兄​多​次​作​出​回應,而​報章​就​把​雙方​的​話​都​刊登​出來。”大家​都​清楚​看​出​教士​的​話​毫無​道理,教士​最後​沉寂​下來,而​聖經​真理​卻​傳遍​了​遠近,許多​讀​報​的​人​紛紛​索取​聖經​刊物。教士​們​本來​想​讓​上帝​的​子民​沉寂​下來,但​耶和華“叫​他們​所​行​的​惡事​歸​到​自己​身上”。(詩篇​94:21-23

為了​維護​教士,教會​的​一​群​叫做“格鬥士”的​年輕人,宣布​舉行​一連串​的​公眾​聚會​打倒“羅素主義”(教會​將​關於​上帝​王國​的​真理​稱​為“羅素主義”)。於是,布朗​弟兄​公開​提​出​挑戰,要​跟“格鬥士”辯論,這​件​事​被​某​個​報章​編輯​刊登​了。不過,“格鬥士”不​肯​應戰,還​指責​那個​報章​編輯。他們​又​禁止​布朗​弟兄​參加​他們​的​公眾​聚會,因此​艾爾弗雷德·約瑟夫​就​代替​他​去​了。

“格鬥士”在​巴克斯頓​紀念​教堂​舉行​聚會,巴克斯頓​紀念​教堂​是​弗里敦​循道公會​的​著名​教堂。艾爾弗雷德​回憶​説:“在​問答​環節​裏,我​就​聖公會​的​教條、三位一體​和​另外​幾​個​不​符合​聖經​的​教義​提​出​疑問。最後,主席​不許​人​再​發問。”

當晚​在場​的“格鬥士”有​一​個​聽​過“聖經布朗”演講,他​叫​墨爾本·加伯,也​就是​那個​曾​説“布朗​先生​真​了解 聖經!”的​年輕人。他​仔細​思量​所​聽​到​的,深信​自己​找​到​了​真理,於是​請​布朗​弟兄​教​他​聖經。布朗​弟兄​請​他​到​家​裏​來​參加​每​週​舉行​的《守望台》研究班。雖然​遭​到​家人​反對​和​離棄,加伯​卻​在​屬靈​方面​迅速​成長,很​快​就​跟​另外​幾​個​人​一起​受​了​浸。

撒但​試圖​把​剛​萌芽​的​傳道​工作​摧毀,結果​以​失敗​收場。弗里敦​的​市長​告訴“格鬥士”們:“他們​所​做​的,如果​出於​人,就​不​會​長久;如果​出於​上帝,你們​就​阻止​不了。”(使徒行傳​5:38,39

布朗​家族​的​宗教

1923​年​5​月​初,布朗​弟兄​打​電報​給​倫敦​的​分部​辦事處,索取​更​多​書刊。5000​本​書​很​快​就​運​來,不久​又​有​其他​書刊​運​到。布朗​弟兄​繼續​舉行​公眾​聚會,吸引​了​幾千​個​對​聖經​感​興趣​的​人​前​來​聆聽。

同年​較​後​時間,《守望台》報導​説:“[塞拉利昂​的]傳道​工作​迅速​擴展,布朗​弟兄​想​要​一​個​助手。克勞德·布朗​正​前​去​幫忙,他​原​是​西印度​群島​的​人,住​在[加拿大​的]溫尼伯。”

克勞德·布朗​傳講​好消息​多​年,飽經​試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因​堅守​基督徒​的​中立​而​在​加拿大​和​英國​坐​過​牢,受​過​虐待。克勞德​在​塞拉利昂​傳道​四​年,大大​強化​了​當地​的​弟兄​姊妹。

保利娜·科爾​憶述:“我​在​1925​年​受浸。受浸​前,克勞德​弟兄​很​認真​地​問​我​問題。

 “他​問:‘科爾​姊妹,你​明白​你​從《聖經​的​研討》學​到​的​知識​嗎?我們​不​希望​你​因為​不​明白​聖經​道理​而​離開​真理。’

“我​説:‘克勞德​弟兄,我​把​學​過​的​讀​了​一​遍​又​一​遍,我​一點​也​不​懷疑!’”

保利娜·科爾

後來,保利娜​事奉​耶和華​60​多​年,做​了​多​年​特別​先驅。她​在​1988​年​走​完​了​她​在​地上​的​人生路。

“聖經布朗”也​留意​幫助​別人​在​屬靈​方面​培養​好​習慣。艾爾弗雷德·約瑟夫​憶述:“早上​遇​到​布朗​弟兄​時,他​常常​會​這樣​説:‘早上​好,約瑟夫​弟兄,你​今天​好​嗎?今天​的​經文​是​甚麼?’如果​我​答​不​上來,他​就​會​説​每​天​閱讀《每​日​嗎哪》[現​稱《天天​考查​聖經》]是​很​ 重要​的。於是​第​二​天​早上​起來,我​馬上​就​讀​當日​經文,免得​又​答​不​上來。起先,我​不​大​知道​布朗​弟兄​這樣​訓練​我​對​我​來​説​有​多​寶貴,但​後來​我​明白​了。”

“聖經布朗”的​努力​產生​了​美好​的​成果。1923​年,弗里敦​建立​了​一​群​會眾,並且​有​14​個​人​受浸。其中​一​個​新​受浸​的​弟兄​叫​喬治·布朗,令​會眾​裏​的​布朗​家庭​增​至​三​個。這​三​家​人​都​熱心​傳道,結果​很​多​弗里敦​人​稱“聖經研究者”的​宗教​為“布朗​家族​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