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2014耶和華見證人年鑑》

 塞拉利昂​和​幾內亞

1915年至1947年 早期的情況(第一部分)

1915年至1947年 早期的情況(第一部分)

 真理​之​光​初​現

1915​年,一些​人​從​英國​帶​着​聖經​書刊​回​到​塞拉利昂,於是​好消息​傳​到​了​這裏。同年​7​月​左右,在​南美​的​圭亞那(蓋亞那)出生​的​艾爾弗雷德·約瑟夫​來​到​弗里敦。他​當時​31​歲,於​同年​較​早​時候​在​西印度​群島​中​的​巴巴多斯(巴貝多)受​了​浸,成為​耶和華​的​僕人。他​是​第​一​個​來​到​弗里敦​的​傳道員。他​受聘​做​機車​工程師,住​在​克萊因鎮​鐵路部​的​宿舍,距離​弗里敦​木棉樹​大約​3​公里(2​英里)。他​很​快​就​開始​向​同事​傳講​聖經​信息。

1916​年,艾爾弗雷德​的​老同事​從​巴巴多斯​來​到​弗里敦,跟​他​一起​傳道。這個​同事​名叫​倫納德·布萊克曼,他​母親​埃爾薇拉·休伊特​曾​幫助​艾爾弗雷德​認識​真理。倫納德​住​在​艾爾弗雷德​隔壁,他們​倆​定期​討論​聖經,又​向​朋友​和​其他​對​聖經​感​興趣​的​人​分發​聖經​書刊。

後來,艾爾弗雷德​和​倫納德​發現​弗里敦​的​田地“已經​發白​了,可以​收割​莊稼​了”。(約翰福音​4:35)1923​年,艾爾弗雷德​寫​信​給​在​美國​紐約​的​世界​總部,説:“塞拉利昂​有​很​多​人​都​對​聖經​感​興趣,你們​可不可以​派​一些​人​到​這裏​來​幫助​他們,並​推廣​傳道​工作?”總部​回覆​説:“我們​一定​會​派​人​來!”

“聖經布朗”和​妻子​安東尼婭

 艾爾弗雷德​回憶​説:“幾​個​月​後​的​某​個​星期六​夜晚,我​意外​地​接​到​一​個​電話。

“對方​問:‘是​不​是​你​寫​信​給​守望台社,請求​派​傳道員​來?’

“我​説:‘是​的。’

“電話​中​傳​來​洪亮​的​聲音:‘我​就是​他們​派​來​的​人。’

“説話​的​是​威廉·布朗。他​和​妻子​安東尼婭​以及​年幼​的​女兒​當天​剛剛​到達,住​在​蓋恩福德​酒店。

“第​二​天​早上,當​倫納德​和​我​正在​進行​每​週​聖經​討論​的​時候,門口​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正​是​威廉·布朗。他​對​傳道​非常​熱心,想​在​第​二​天​就​發表​公眾演講。於是​我們​馬上​租​下​弗里敦​最​大​的​禮堂​威爾伯福斯​紀念堂,並​籌劃​了​四​個​公眾演講,第​一​個​就​在​接着​的​星期四​晚上​發表。

 “我們​幾​個​逢​人​便​講,又​通過​報章​和​傳單​為​演講​做​宣傳。我們​擔心​沒有​多少​本地​人​會​響應,但​事實​證明​我們​過慮​了。演講​當晚,有​大約​500​人​把​禮堂​擠​得​滿滿​的,當中​有​不​少​還是​弗里敦​的​教士。我們​開心​極​了!”

在​一​個​小時​的​演講​裏,布朗​弟兄​引用​了​很​多​經文,並用​幻燈機​把​經文​投射​出來。他​一再​重申:“這​不​是​布朗​我​説​的,而​是​聖經​説​的。”聽眾​對​演講​讚歎​不已,每​逢​精彩​之​處​就​報​以​掌聲。令​聽眾​折服​的​不​是​布朗​弟兄​出色​的​口才,而​是​他​根據​聖經​提​出​的​有力​證據。在場​有​個​來​自​教會​的​年輕人​高聲​説:“布朗​先生​真​了解​聖經!”

1930​年

布朗​弟兄​的​演講​在​弗里敦​引起​了​很​大​反響,人們​蜂擁​前​來​聽​他​演講。在​接着​的​星期天,他​又​在​擠​得​滿滿​的​禮堂​裏​發表​了​一​個​演講,名​為“往返​陰間!誰​在​那裏?”當晚​布朗​弟兄​陳述​的​真理​確鑿​有力,使得​一些​教會​的​中堅分子​決定​脫離​教會。

最後​的​一​個​星期,當​布朗​弟兄​發表​名​為“現今​活着​的​千百萬​人​會​永遠​不​死”的​第​四​個​演講​時,來​聽​的​人​非常​多,弗里敦​的​一​個​市民​憶述:“教會​不​得​不​取消​當晚​的​崇拜​活動,因為​所有​信徒​都​去​聽​布朗​弟兄​的​演講​了。”

由於​布朗​弟兄​總​是​運用​聖經,強調​要​以​聖經​為​準,因此​有​人​開始​叫​他“聖經布朗”。後來​人們​一直​用​這個​外號​叫​他,這個​外號​漸漸​傳遍​了​西非。布朗​弟兄​以​這個​外號​為​榮,直到​走​完​了​地上​的​人生​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