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2014耶和華見證人年鑑》

 塞拉利昂​和​幾內亞

1945年至1990年 “帶領很多人歸義”——但以理書12:3(第四部分)

1945年至1990年 “帶領很多人歸義”——但以理書12:3(第四部分)

掃除​文盲

早​在​1963​年,米爾頓·韓素爾​弟兄​第​二​次​探訪​塞拉利昂​時,就​提​到​要​掃除​文盲,當時​分部​着手​處理​這個​問題​已​有​一​段​時間​了。韓素爾​鼓勵​弟兄​們​加緊​掃盲。

當時,有些​會眾​舉辦​英語​識字班。韓素爾​探訪​過後,弟兄​們​就​開始​教​學生​讀寫​自己​的​母語。有些​會眾​舉辦​兩三​種​語言​的​識字班。這些​識字班​大​受​歡迎,全​國​有​三​分​之​一​的​傳道員​都​上​過。

1966​年,利比里亞​的​弟兄​編制​了​一​本​圖文並茂​的​基西語​識字​課本。弟兄​們​向​利比里亞​的​政府​官員​展示​這個​課本,官員​十分​欣賞,決定​印刷,免費​分發。這個​課本​在​幾內亞、利比里亞​和​塞拉利昂​分發,幫助​了​數​以​百​計​説​基西語​的​人​學​會​讀寫。後來,弟兄​們​也​製作​了​其他​語言​的​識字​課本,幫助​更​多​人​識字。

西亞​用​紅繩​和​黑繩​記錄​傳道​活動

識字班​不但​讓​人​學​會​讀寫,也​幫助​人​在​屬靈​方面 進步。50​歲​的​西亞·恩加拉​是​個​不​識字​的​未受浸​傳道員。她​用​繩子​記錄​自己​的​傳道​活動,傳道​一​小時​就​用​黑繩​打​個​結,做​完​一​個​續訪​就​用​紅繩​打​個​結。西亞​上​完​識字班​後,就​能​更​準確​地​記錄​傳道​活動​了。她​後來​受​了​浸,在​傳道​教​人​方面​也​很​有​成效。

今天,塞拉利昂​和​幾內亞​很​多​會眾​仍然​舉辦​識字班。塞拉利昂​政府​一​個​高級​官員​對​分部​辦事處​的​弟兄​説:“你們​不但​教​人​聖經,還​教​人​讀書​寫​字,實在​值得​表揚。”

“石頭”喊叫​起來

上​過​學​的​塞拉利昂人​懂​英語,讀​過​書​的​幾內亞人​懂​法語,但​大多數​族群​的​人​卻​很​難​在​市面​上​找​到​以​自己​母語​出版​的​書刊。隨​着​越來越​多​族群​學​會​了​閱讀,翻譯​聖經​書刊​的​需求​就​更​大​了。為了​讓​人們​讀​到​以​母語​印製​的​聖經​書刊,耶和華見證人​做​了​些​甚麼​呢?

1959​年,兩​個​基列​畢業生​把​一​份​傳單​和​一​本​冊子​譯​成​門德語,但​分發量​不​大。10​年​後,《這​王國​的​好消息》和《懷​着​一​個​公義​的​新世界​的​希望​而​生活》這​兩​本​冊子​譯​成​基西語,分發​了​大約​3萬​本,用​於​主持​聖經研究。

1975​年,分部​辦事處​開始​印刷​基西語​的《守望台》研讀​文章。基西族​的​傳道員​非常​興奮!一​個​弟兄​説: “耶和華​為​我們​行​了​一​個​大​奇迹。我們​都​沒有​上​過​學,從前​像​石頭​一樣​不​會​説話。但​現在​有​了​基西語《守望台》,我們​就​能​開口​談論​耶和華​偉大​的​作為​了。”(路加福音​19:40)後來,又​有​一些​聖經​書刊​譯​成​基西語。

今天,大多數​塞拉利昂人​和​幾內亞人​閱讀​我們​以​英語​和​法語​出版​的​刊物,我們​的​聚會​也​主要​以​這​兩​種​語言​舉行。但​近年​來,我們​用​當地​語言​出版​的​聖經​刊物​大大​增加​了,不​少​書刊​有​格爾澤語、基西語、克里奧爾語、馬寧卡坎語、門德語、普拉爾語​和​蘇蘇語​的​版本。《要​聽從​上帝》和《聽從​上帝​得​永生》這​兩​本​冊子​也​有​上述​語言​的​版本。這​兩​本​冊子​容易​使用,令​很​多​閱讀​能力​有限​的​人​都​能​了解​甚至​喜愛​聖經​的​寶貴​信息。

建造​分部​辦事處

20​世紀​60​年代​初,弗里敦​的​弟兄​一直​在​尋找​一​塊​合適​的​地​來​建造​新​的​分部​辦事處。1965​年,他們​終於​在​威爾金森路​找​到​一​塊​臨​海​的​地,這​塊​地​位於​市​內​數一數二​的​住宅區。

弟兄​最終​採納​的​設計​是,既​有​王國聚會所,又​有​特派​傳道員​之​家​和​辦公室​的​美觀​樓房。威爾金森路​本來​就​十分​繁忙,樓房​工程​進行​期間,交通​常常​接近​癱瘓,因為​路過​的​司機​和​乘客​都​想​看​個​究竟。1967​年​8​月​19​日,弟兄​們​為​新​分部​舉行​呈獻禮,差不多​有​300 人​參加,當中​包括​當地​的​名人​和​幾​個​於​1923​年​由“聖經布朗”施浸​的​資深​傳道員。

弗里敦​的​分部​辦事處​和​特派​傳道員​之​家(1965​年​至​1997​年)

新​分部​大樓​令​許多​人​對​耶和華見證人​刮目相看,並且​堵​住​了​一些​宗教​評論家​的​口,他們​曾​説​見證人​在​塞拉利昂​不​會​長久,新​分部​大樓​正好​表明​耶和華見證人​不​會​離開​塞拉利昂。

熱心​的​特派​傳道員​促進​增長

一​群​傳道員​經過​泥濘​的​稻田

自​20​世紀​70​年代​中​開始,總部​就​定期​差派​基列​畢業生​到​塞拉利昂​和​幾內亞,這​加快​了​當地​傳道​工作​的​發展。這些​特派​傳道員​有​的​在​非洲​其他​地區​服務​過, 很​快​就​適應​了​當地​的​環境,但​有​的​卻​從​沒​到​過​非洲。在​這個​稱​為“白人​墓地”的​地區,他們​是​怎樣​克服​生活​挑戰​的​呢?請​聽聽​他們​怎麼​説。

“這裏​的​人​都​很​謙卑,渴求​真理。看​到​真理​改善​了​他們​的​生活,我​感到​很​滿足。”——漢內洛蕾·奧特邁耶

“要​應付​熱帶​氣候​和​疾病​都​不​是​容易​的​事。但是​能夠​幫助​心地​誠實​的​人​認識​耶和華,我​感到​很​開心,覺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謝莉爾·弗格森

“我​學​會​了​忍耐。我​問​一​個​姊妹​探訪​她​的​人​甚麼​時候​會​來,她​説:‘可能​今天,可能​明天,也​可能​後天。’想必​我​當時​看​上去​滿​臉​驚訝,因為​她​又​説:‘他們​一定​會​來​的!’”——克麗斯丁·瓊斯

“弗里敦​的​特派​傳道員​之​家​只​有​兩​個​廁所、一​個​淋浴間、一​台​洗衣機​和​一​個​廚房,卻​有​14​個​人​住​在​這裏,種族​和​文化​彼此​不​同。市面​上​食物​供應​有限,而且​質量​不​好。有​時候,電力​會​突然​中斷,甚至​一​斷​就是​幾​天。我們​大多數​人​都​得​過​瘧疾​和​其他​熱帶病。雖然​這​一切​聽​起來​都​能​使​人​灰心,但​我們​學​會​了​彼此​遷就,甘心​寬恕,笑​對​逆境。傳道​工作​令​我們​很​開心,我們​之​間​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誼。”——羅拔·蘭迪斯​和​妻子​保利娜

保利娜·蘭迪斯​在​教導​人​學習​聖經

“在​塞拉利昂​的​日子​是​我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我們​無怨無悔,十分​懷念​那​段​日子。”——本傑明·馬丁​和​妻子​莫妮卡

“有​一​次,我們​在​一​個​對​聖經​感​興趣​的​女子​家​裏​過夜,她​請​我們​吃​一些​看​起來​很​古怪​的​食物。她​説:‘這​是​用​蛇​做​的。我​已經​把​毒牙​拔​掉​了,請​嘗嘗。’我們​婉言​謝絕,她​還是​一再​要​我們​試試。雖然​這​種​事​讓​我們​心裏​害怕,但​我們​很​感激​家主​的​熱情​款待,對​他們​的​愛​有增無減。”——弗德烈克·莫里西​和​妻子​芭芭拉

“我​做​特派​傳道員​已經​有​43​年​了,前後​跟​100​多​個​人​生活​過,能​認識​這麼​多​人​實在​有​福。雖然​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但​全都​為了​同​一​個​目的​而​工作!能夠​成為​上帝​的​同工,有​份​幫助​人​認識​真理,我​很​開心!”——琳內特·彼得斯

“能夠​成為​上帝​的​同工,有​份​幫助​人​認識​真理,我​很​開心!”

自​1947​年​以來,有​154​個​特派​傳道員​在​塞拉利昂​服務​過,幾內亞​則​有​88​個。很​多​弟兄​姊妹​看​到​這裏​需要​更​多​傳道員,也​前​來​幫忙。今天,塞拉利昂​仍然​有​44​個​特派​傳道員,幾內亞​則​有​31​個。他們​無私​地​獻​出​自己,努力​不懈​地​工作,幫助​了​很​多​人。在​塞拉利昂​分部​委員會​服務​了​很​長​時間​的​艾爾弗雷德·岡恩​説:“我們​一​想​起​他們​就​很​開心。”